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53

  ,
    對于唐寅而言,這張七石弓還是輕,不過再挑剔的話,就顯得自己太過于矯情。【】他含笑接過,說道:“多謝了。”
    “啊!風王殿下太客氣了。”這名王廷護衛可比貴族子弟們有禮貌得多,說話之間,他又把箭壺摘下,一并遞交給唐寅。
    箭壺里裝的皆是鋼制的箭矢,連尾部的箭羽都是精鋼打造,這么一支鋼箭,差不多得有兩三斤重,如果用尋常的弓,又哪能射得出去。
    等唐寅將弓箭全部收好后,肖香笑盈盈地向周圍眾人招呼一聲,然后率先向北面快馬奔去。貴族子弟們緊隨其后,一個個大呼小叫,還不時發出悠長又尖銳的哨音。
    唐寅也不爭先,依舊是不緊不慢地跟在后面。果然,他們向北面跑出時間不長便發現了鹿群,放眼望去,得有上百頭之多。
    肖香和貴族子弟們大喜,更是快馬加鞭,向前狂追。馬蹄聲很快也驚動了鹿群,群鹿隨之紛紛向北逃。肖香在馬上捻弓搭箭,看準了落后的一只小鹿,一箭射出。
    騎射可不是尋常的本領,那需要長年在馬上苦練鉆研才能精通,肖香騎射的本事充其量也就是一般,尤其是在戰馬狂奔的情況下,更失去準頭。
    她對著那只小鹿連射三箭,可三箭全部落空,當她正準備放第四箭時,斜側方突然飛來一箭,正中那頭小鹿的脖頸。
    就聽撲的一聲,小鹿立刻栽倒,又向前翻滾出好遠才停下來,四蹄抽動,倒地不起。
    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長笑一聲,快馬跑上前去,到了小鹿的近前他勒住戰馬,然后回頭對肖香笑道:“公主,小人可搶先一步了!”
    肖香氣得牙根癢癢,連停都沒停,直接催馬跑了過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很快,鹿群跑進了山林當中,這時候鹿群的速度慢了下來,肖香等人的速度也因林木的阻礙而大減。
    趁著追蹤鹿群的空檔,肖香仔細打量一番那些貴族子弟,幾乎人人都有所斬獲,唯獨她,一無所得。性情高傲又向來好勝的肖香哪能不急。
    她加快馬速,不管不顧地在山林之中狂奔,后面的護衛們見狀嚇得大驚失色,紛紛叫喊道:“公主慢些,公主慢一些!”
    在林中快馬急行可是很危險的,一是林木多,一不小心就可能撞到樹上,二的草藤和石塊多,馬兒隨時都有被絆倒的可能。無論是撞樹還是被絆倒,對于馬上的騎士而言都是有生命危險的。
    肖香也是牛脾氣,根本不聽后面護衛的勸阻,只是一個勁的快馬加鞭。
    也不知跑出多久,她只感覺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少,倒是距離鹿群越來越近,她嘴角揚起,這回恐怕沒人能勝過得自己了。
    她仍沒有放慢馬速的意思,騎馬奔跑中,她看準一只落后的成年梅花鹿,搭上箭矢,抬手射出一箭。
    嗖!箭矢破風,發出尖銳的呼嘯,只聽嘭的一聲,這一箭,恰好射中那頭鹿的臀部,只不過并不致命。
    梅花鹿吃痛,奔跑得更快,肖香氣急敗壞地咬了咬牙,隨即更是加快馬速,猛追過去。她正縱馬向前追趕之時,在她的后方有急促的馬蹄聲傳來,聲音越來越近,沒過多久,一人策馬追了上來,當二人持平之時,那人探臂膀扣住她的韁繩,將她的馬速拉緩,同時沉聲說道:“你瘋了?想摔斷脖子嗎!”
    肖香扭頭一瞧,追上來的這位正是唐寅。她急得連連拍打唐寅抓著她韁繩的手,說道:“快放手,我已經射中那頭鹿了,它要跑了!”
    唐寅順著她的視線向前望去,果然有一頭臀部掛著箭矢的梅花鹿正向前飛奔。他雙目一瞇,沒有任何松手的意思,問道:“到底是那頭梅花鹿重要還是你的命重要?”
    “贏最重要!”肖香回答得干脆,見自己拉不開唐寅的手,她轉頭看向他說道:“你拉著我做什么,快去追啊!”
    唐寅暗暗搖頭,肖香還真是爭強好勝得很!
    他終于放開手,肖香片刻都未耽擱,立刻又沖了出去,可是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后面飛來的箭矢。只聽嗖的一聲,一道電光從她身側掠過,直直飛向那只受傷的梅花鹿。
    電光不偏不倚,同樣是釘在梅花鹿的臀部上,只是其中的力道太大了,直接把那頭二百來斤重的梅花鹿串飛起來,然后又狠狠地釘在一顆老樹上。
    肖香倒吸口涼氣,跑到近前,定睛細看,原來擊中梅花鹿的是一支鋼箭,這支鋼箭不僅射穿了梅花鹿的身體,而且還深深嵌入樹木中,使整頭梅花鹿懸掛在樹身上。
    看了好一會她才難以置信地轉回頭,向后面的唐寅望去。直至唐寅慢馬走到近前,她才略帶結巴地問道:“這箭是……是你射的?”
    “難道這里還有第三個人嗎?”唐寅看了肖香一眼。
    “我不知道,原來你的箭法也這么厲害。”肖香知道他的靈武很高強,只是見他在狩獵的時候不太用心,以為他是不善于騎射,沒想到,唐寅是深藏不露,他騎射的本事并不次于任何一名靈射手。
    對唐寅而言,箭術只是稀松平常的技能而已,根本沒什么好值得炫耀的。他向釘在樹上的梅花鹿揚揚頭,說道:“它算是你的獵物,現在可以回去了吧!”
    肖香眼珠轉了轉,突然沖著唐寅叱牙一笑,興奮道:“才獵到一頭鹿而已,那怎么能夠呢!既然你箭術這么好,就再多獵幾頭吧!”
    唐寅無奈而笑,坐在馬上,向四周望了望,然后向肖香揮下手,說道:“隨我來!”
    他的馬速不快,但追蹤得卻極準,通過地面留下的蹄印以及草藤折斷的痕跡,很快又找到一只落單的梅花鹿。肖香連鹿在哪都沒看清楚,唐寅已在馬上搭好鋼箭,隨之一箭射出。
    撲!又是精準無比的一箭,將一只藏于草叢中的梅花鹿直接射斃于地。
    也直到這個時候,肖香才看清楚,她兩眼放光,樂得合不攏嘴,急忙催馬跑過去,把唐寅射出的鋼箭拔掉,然后換上自己的箭矢。
    她不在乎過程如何,她只要最后的結果是自己贏。
    有唐寅助她,沒用上半個時辰的時間,肖香已成功‘獵殺’五頭鹿。唐寅收好弓箭,說道:“這些鹿應該足夠讓你贏的了,我們現在總該可以回去了吧!”
    肖香心滿意足地點點頭,又在死鹿的旁邊做好標記,這才重新上馬,與唐寅并肩往回走。走出沒有多遠,她看向唐寅,忍不住重重嘆息了一聲。
    “等到下一次狩獵,恐怕你就不會來幫我了。”
    唐寅但笑不語。這一次他都是耐著性子才來的,當然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聽說鎮江的獵場也很大,以后有機會,我也可以到鎮江去玩!”肖香的語氣都不是在詢問他。
    唐寅聳聳肩,不置可否。
    正望前走著,前方的樹林中傳來沙沙聲,似有許多人迎面而來。
    肖香舉目向前望去,樹林中果然有人影晃動,她撇了撇嘴,嘟囔道:“他們找過來還挺快的!”說著話,她伸長脖子,揮手道:“本宮在這里……”
    她話音還未落,走在她身邊的唐寅突然一側身,把她直接從馬背上撲了下去。
    肖香本能的驚叫出聲,同時嚇得一閉眼。馬背是不高,但大頭朝下的摔下去,再加上有唐寅壓著她,也足夠要她半條命的。
    撲通!二人摔落在地,不過肖香并未感覺到疼痛,她睜開眼睛一瞧,原來唐寅一只手支在地上,另只手則把她托了起來。肖香又驚又氣,叫道:“你……”
    撲、撲、撲——她才說出一個字,在她的身邊已連續傳出悶響聲,她扭頭再看,臉色頓時大變,只見她和唐寅的戰馬就如同刺猬似的,馬身上插滿了長長的靈槍。
    有刺客!肖香終于反應過來,前方來的那些人根本不是己方的護衛,而是要致自己于死地的刺客!她下意識地抓緊唐寅的衣服,尖叫道:“有刺客!有刺客要殺我!怎么辦?”
    “閉嘴!”唐寅沒好氣地呵斥一聲,他是察覺到對方的殺氣,但是他可不知道對方有多少人,肖香刺耳的尖叫聲足夠把附近所有刺客都吸引過來的。
    肖香還想再說話,不過,第二波投擲過來的靈槍又到了。
    唐寅來不及細想,抽身而退。在他退開的一瞬間,就聽撲撲的悶響聲不絕于耳,一桿桿靈槍插在他二人剛才停身的地面上,數量之多,足有數十桿。
    好熟悉的戰術!唐寅第一時間判斷出來,這些刺客的戰術與自己在升平郡所碰到的那批刺客幾乎是一模一樣。
    刺客不是神池的人,而是川人!唐寅心思在急轉的同時,抱起肖香,連連后退。
    他退得快,可是對方投擲的靈槍速度也不慢,很快,在唐寅和肖香的兩翼也飛射過來靈槍,刺耳的呼嘯聲此起彼伏。
    唐寅無奈,只好改變后退的方向,向密林深處退去。正在他急速后退的當口,突然感覺腳下的地面一軟,緊接著,整個人猛然沉了下去。
    有陷阱!唐寅也是驚出一身冷汗,左手緊緊夾住肖香,右手則散出靈氣,罩起靈鎧,然后片刻都未耽擱,對準陷阱的墻壁,狠狠插了下去。
    嘭!他這一爪,使他的五根手指深深嵌入泥土當中,唐寅夾著肖香是懸掛在陷阱的壁上。低頭再往下看,只見陷阱的底部密密麻麻都是削尖的鐵釬子,人要是掉進去,得當場被刺成馬蜂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