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54

  ,
    看到陷阱,唐寅更加確定這些刺客是來自于川國的內部。【】只有王宮里的人才知道肖香會在今日狩獵,并有充裕的時間提前做好如此充分的準備。
    “看起來,上次那批要致你于死地的刺客仍未死心,這已是我第二次救你了!”唐寅說著話,雙腳猛的一蹬井壁,同時手臂又用力向上一拉,夾著肖香從陷阱中彈跳出來。
    他才剛剛跳到陷阱外,腳還沒站穩呢,迎面便飛射過來一桿靈槍,直取他的心口。
    唐寅反應也快,身形微側,接著探手一抓,就聽嘭的一聲,飛來的靈槍被他硬生生的抓住,身子如同一根釘子釘在地上似的,沒有后退半步,也未晃動一下。
    “殺!”一名身罩靈鎧的修靈者突然從樹梢上蹦了下來,人還沒有落地,手中的靈劍已橫削向唐寅的腦袋。后者冷哼一聲,站在原地穩絲未動,只是把手中的靈槍反刺出去。
    撲!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唐寅手中的靈槍刺透對方的胸膛,而那人的靈劍則是在他鼻尖前劃過。撲通!唐寅松手,那名修靈者連同貫穿他身體的靈槍一并摔落在地上。
    看著倒在地上抽搐不停的尸體,肖香艱難地吞口唾沫,顫聲問道:“他們和上次行刺我的那批刺客是同一群人?”
    “不然呢?”唐寅瞇縫著眼睛,緩緩掃視四周,與此同時,他把肖香向旁推了推。
    還以為他不想管自己了,肖香一把把他的胳膊抓住,尖聲叫道:“你要干什么?你可不能見死不救……”
    “放手!”唐寅想甩開肖香,可是也不知道她哪來的力氣,死命地抓著他的袖子,就是不肯松手。
    可是這時候,在他們的正前方已走出數十號之多的修靈者,手中皆提著靈槍,一步步地向唐寅和肖香接近過來。
    唐寅再次喝道:“你快放手!”
    肖香是打定了主意,就是抓著唐寅不放,不給他棄自己于不顧的機會,就算死,她也要拉著唐寅陪她一起死。
    唐寅氣悶,肖香這么死死拉著他,他根本罩不起靈鎧,如果是強行罩起靈鎧的話,肖香的手就算廢了,得被自己的靈鎧切掉。
    你這不僅是想害死你自己啊,是想把我也一并害死啊!唐寅在心里暗罵,這些刺客都不是尋常的修靈者,即便是他,也不敢在不罩起靈鎧的情況下和他們對戰。
    沒時間和肖香理論,他突然單手扣住肖香,緊接著,再次抽身而退,直接躍過陷阱,繼續往密林深處跑。
    他一跑,刺客也隨之加快步伐,同時,靈槍還不時地劃破長空,向唐寅和肖香二人飛射過來。
    唐寅速度不減,邊躲閃飛射而至的靈槍,邊對肋下的肖香說道:“你抓著我不放我如何能用上靈鎧!”
    “我知道你是想扔下我一個人逃命,我告訴你,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做墊背!”被他夾在肋下的肖香挑起目光,氣鼓鼓地死死瞪著他。
    唐寅突感胸口一熱,似有一團火焰在熊熊燃燒,他是看出來了,自己就算沒被這些刺客殺掉,也得被肖香給活活氣死。“我要扔下你,還需要那么麻煩嗎?”
    肖香說道:“反正我是賴定你了,你別想扔下我!”
    “那樣我們誰都活不成!”“對!要死就一起死!”
    唐寅不再說話,現在他算明白什么叫對牛彈琴了。他夾著肖香,幾乎是使出全力向前飛奔,速度之快,就好像穿梭于林木當中的一顆流星。
    不知過了多久,后面急促的腳步聲漸漸消失,似乎刺客們已被他甩遠了。肖香奮力地轉回頭,向后張望,沒有發現刺客的蹤影,她這才長噓口氣。
    正在這時,唐寅突然停下腳步,并把肖香慢慢放了下來。她滿臉的不解,看向他,疑問道:“怎么不跑了?刺客不會被那么輕易甩掉的,我們得趕緊走……”
    說話間,她終于發現唐寅的異樣,只見他兩眼瞇縫著,死死盯著前方的樹林,肖香順著他的視線環顧一番,毫無發現,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怎么了?你倒是說句話啊!”
    “閉嘴!”
    “喂!你就不能換個詞嗎?”
    “我讓你閉嘴!”唐寅猛的一推肖香,就聽嘶的一聲,肖香跌坐在地,同時唐寅的衣袖也被她扯掉好大一塊。
    唐寅看都沒看斷裂的衣袖,目光仍緊緊盯著前方,右手下意識地緩緩抬起,摸向腰間的佩劍。
    肖香坐在地上愣了片刻才回過神來,一把把手中的短袖扔掉,眼圈通紅,眼神中帶著指責看向唐寅,哽咽著說道:“你……你竟然打我……”
    在她說話的同時,突然聽著前方傳來沙沙聲,她本能反應地扭頭看去,只見,叢林當中緩緩走出來三人,三個身罩白色靈鎧的修靈者。
    由于這三人身上的殺氣太重,即便是一身白,也感覺不出絲毫的圣潔感,反倒是像三只飄動的幽靈。
    剛才在面對那么多刺客的時候,唐寅都沒有拔劍的沖動,而此時只面對三個人,他卻難以抑制的要去拔劍。
    很簡單,這三個人所帶給他的壓迫感要比剛才那數十名刺客的壓迫感加到一起都強。好像自己若是再不拔劍,就隨時都有被對方擊殺的可能。
    三個人的殺氣能比數十號人都重都強烈,這很不尋常。唐寅瞇縫著眼睛,黑色的霧氣由他周身上下騰出,在他的身體周圍環繞,他凝聲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無人回話,居中的那人緩緩抬起手,指向坐在地上的肖香,問道:“她可是紅袖公主?”
    “是又如何?”唐寅反問道。
    “我們找的就是她!”說話間,三人同時亮劍,一并向肖香沖去。快!這三人的速度簡直像閃電一般,幾乎是一瞬間就到了肖香的近前,三把靈劍一并刺向她的胸口。
    肖香連怎么回事都沒有看清楚,只覺得身子一輕,人已騰空而起,她還沒來得及定睛細看,就見自己的周圍閃出無數的火光,與此同時,鐵器的碰撞聲連成一串。
    唐寅依舊是把肖香夾于肋下,與三名刺客戰到一處。他們四人皆是以快打快,四把靈劍在四人之間時隱時現,來回穿梭,令人目不暇接,一道道的電光像是在空中編織成一張大網。
    如果沒有肖香做拖累,唐寅想戰下這三人都不是件容易的事,現在他還帶著肖香,還得顧及她的安危,場面上就顯得很被動了。
    正當他們交戰之時,后面追殺的刺客們趕了上來。見到場上的惡戰,這些刺客明顯很是意外,皆有些反應不過來,一個個面面相覷,似乎都在詢問同伴,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為首的一名刺客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沉聲喝道:“不是我們的人,一律斬殺,不留活口!”
    聽聞他的話,刺客們不再猶豫,紛紛舉起手中的靈槍,然后一齊向戰場上投擲過去。嗡!靈槍破風,掛著呼嘯聲,劈頭蓋臉的向場內的五人飛去。
    靈槍所攻擊的目標可不僅僅是唐寅和肖香,也把那三名神秘的修靈者也一并囊括進去。
    這一下讓唐寅都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了,難道這兩波刺客不是一伙的嗎?要致肖香于死地的到底有幾波人?沒時間再去細想,唐寅連連揮劍,將飛射過來的靈槍全部擋開。
    那三名修靈者也同樣是連連撥打飛來的靈槍,很快,三人分出一人,迎向那些刺客,留下的二人則繼續搶攻唐寅。
    雖然少了一人,讓唐寅的壓力頓減,不過現場的局勢太混亂,他也判斷不出來具體的狀況是怎樣。是非之地,他不愿久留,抓住一個機會,急攻數招,*退兩名修靈者后,抓住機會,抽身而退,再次跑進密林深處。
    他知道往這個方向跑只會距離己方人員越來越遠,但是沒辦法,后面的刺客太多,情況又復雜,他自保是沒問題,但無法保證肖香一定會沒事。
    這時候,肖香還是滿臉的茫然,疑問道:“奇怪,刺客和刺客怎么打起來了?”
    “這得問你啊!”狂奔中的唐寅仍有余力說話。
    “問我?”
    “是啊,為何會有那么多人要殺你!”唐寅實在想不出來后出現的那三名修靈者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很想知道這究竟是為什么……”肖香臉上難得的閃過一絲苦澀,然后閉緊嘴巴,不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