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55

  ,
    唐寅帶著肖香在山林當中也不知跑出多久,按照他的推算,估計現在應該已經出了昭陽的獵場。
    向后看,雖無追兵,但唐寅知道,危機并沒有度過。他停下腳步,放下肖香,問道:“再往前走將到哪里?”
    肖香現在早已是暈頭轉向,分不清楚東西南北,她又哪里知道前方是何地?她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唐寅皺起眉頭,耐著性子又問道:“獵場的北面是哪?”
    肖香想了想,說道:“那應該是離春陽鎮不遠了!”
    “那里可有駐軍?”
    肖香眨眨眼睛,猛然想起什么,急聲說道:“春陽鎮的附近就是第五軍團的駐地。”
    春陽鎮就位于昭陽的東北部,相距才幾十里而已,川國的十多支中央軍軍團不可能都駐扎在昭陽,大半的軍團是駐扎于昭陽周邊的城鎮,即距離都城不遠,能及時接收到朝廷的調派,又有足夠的空間讓軍團屯田,自給自足。
    聽聞她的話,唐寅正色說道:“好!我們先趕到春陽鎮再說。”
    肖香明白他的意思,只要能逃進第五軍的駐地,即便刺客再多,膽子再大,靈武再高強,也不敢沖進十多萬大軍的軍營里來追殺自己。
    不過她又面露擔憂之色,低聲說道:“春陽鎮雖說不算遠,但也有二、三十里的路程,我們現在又沒有馬匹,你……你能跑到哪里嗎?”
    何況還得帶著我呢!她在心里又補充一句。
    對于唐寅而言,二、三十里的路程根本不算什么,即便是背著肖香也能輕松抵達,怕就怕刺客會追上來,或是沿途還埋伏有其他的刺客。
    他深吸口氣,說道:“不必擔心!”說著話,他向下蹲了蹲身,同時拍拍自己的肩膀,說道:“上來!”
    肖香猶豫了片刻,還是乖乖趴到唐寅的背上,同時雙手把他的脖頸摟抱得緊緊的。
    靈鎧又冰又硬,趴在上面也讓人很不舒服,如同抱著一個大鐵塊似的,不過此時肖香已計較不了那么多了,何況現在的她已不覺得唐寅的靈鎧讓她難受,反而很有安全感。
    唐寅背著肖香繼續往北面跑,樹林越走越稀疏,就在他和肖香眼看著要跑出樹林的時候,突然間,在他二人的四周傳來一陣陣詭異的嗡嗡聲。
    聲音原本不大,但由遠及近,聲音變得越來越刺耳。
    肖香下意識地仰起頭來,向四周觀望,只見空中飛來無數的黑影,由于速度太快,也看不清楚是什么東西,就好像是一群黑壓壓怪異的蝙蝠在漫天飛舞。
    唰!一道黑影率先飛到唐寅近前,后者提起手中的靈劍向外一挑,就聽當啷一聲,黑影被彈開,同時爆出一團火星子,也直到這個時候肖香才算看清楚,原來那是一把圓盤狀的飛刀,怪異的是飛刀上面還連接著細細的鎖鏈,一直延伸到樹林當中。
    飛刀被唐寅一劍擋開后,反彈落地,本以為這就沒事了,可哪里想到墜地后的飛刀又懸浮起來,貼著地面又向前飛行,直直削向唐寅的腳踝。
    神池的暗系修靈者!唐寅心頭一驚,這種怪異的飛刀他有聽皇甫秀臺和金宣講述過,當時他還很好奇,沒想到今日自己倒是親眼見識到了。
    來不及細想,唐寅原地跳起,等飛刀要從自己腳下掠過的時候,猛的使出千斤墜,身子快速落地,就聽嘭的一聲,那柄飛刀被他結結實實的踩在腳下。
    “裝神弄鬼,我想讓你現形!”唐寅沉喝一聲,玩下腰身,一把把連接飛刀的鐵鏈抓住,接著用力向回一拉,就聽不遠處的樹梢上有人驚叫出聲,接著,一條人影載落下來。
    不等那人落地,唐寅將腳下的飛刀狠狠甩飛出去,同時喝道:“還給你!”
    撲!飛刀并沒能刺中那條人影,在飛刀反射到他近前的一瞬間,那人的身子突然一虛,凌空消失不見,飛刀是狠狠釘在樹干上,力道之大,輪形的飛刀大半都沒入樹干當中,險些把兩人多粗的老樹貫穿。
    果然是暗系修靈者!今天可真熱鬧啊,不僅川國國內有人要殺肖香,神池也把深藏不露的暗系修靈者派了過來,刺客們倒是都聚到一塊了!
    他微微瞇縫起眼睛,來不及搜尋對方以暗影飄移閃到何處,這時候,又有更多的飛刀由四面八方向他飛射過來。
    暗系修靈者之間的對決是離不開暗影飄移的,而唐寅現在還背著肖香,用不出來暗影飄移,只能是被動挨打,在這種情況下,縱然他的修為再高深也只能選擇逃跑。
    在他拼盡全力擋下第一輪飛刀后,他突然一扯背后肖香的衣服,直接把她的外衣強行撕下來,肖香嚇得驚叫出聲,正要問他想干什么,唐寅已迅速地把衣服擰了擰,向后一甩,另只手再接住,將肖香牢牢系于自己的背后,緊接著,他使出全力向樹林外狂奔。
    身為暗系修靈者,唐寅自然心知肚明,林地是暗系修靈者的最佳戰場,這里有太多太多的空間可供他們施展暗影飄移,自己只有帶著肖香跑出樹林,到了開闊之地,方能最大程度的削弱暗系修靈者的能力。
    唐寅使出全力,健步如飛,向林外沖去,可刺客們又怎會放他出林子?唐寅跑出沒幾步,數名刺客在他前方憑空出現,與此同時,數把飛刀齊齊向他射來。
    他的出劍也快,只聽一連串的脆響聲,數把靈刀齊齊被擋開。可是這時候,由唐寅的左右及后側又飛過來十數把靈刀,刀刀都是奔他要害而來的。
    唐寅暗暗咋舌,難怪以皇甫秀臺那么高深的修為都未在這些暗系修靈者面前討得便宜,這些人確實難纏,不僅修為深厚,而且配合嫻熟,合力圍攻,威力驚人。
    他深吸口氣,大喝一聲,連續出劍,再次把飛射到自己近前的靈刀全部擋開,可是彈出去的靈刀并沒有被刺客收回,落地后立刻又紛紛騰飛起來,依舊是向唐寅急速的飛射過去。
    這么打下去可不是辦法,對方都不用露面就得把自己累死。唐寅皺緊眉頭,當前方的飛刀又至近前時,他猛的向旁一側身,先閃過飛刀的鋒芒,接著,靈劍出手,全力劈砍下去。
    他劈砍的目標不再是飛刀,而是連接飛刀的鎖鏈。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唐寅這一劍將三根鎖鏈一并斬斷。
    要知道他所用的佩劍可是當初皇甫玉成的龍吟劍,削鐵如泥,靈化之后更是鋒利,那些連接靈刀的細細鎖鏈雖被靈化,但還是擋不住龍吟劍的重劈。
    一招得手,唐寅不再盲目地格擋飛刀,而是鎖定連接飛刀的鎖鏈,在他的重劍之下,只是頃刻之間便有十數條鎖鏈被斬斷。失去鎖鏈,飛刀紛紛落地,由靈刀也變回普通的形態。
    刺客們反應也快,見飛刀已然對唐寅無效,隨之紛紛收回靈刀,改為近身肉搏戰。
    一時間,隱藏于暗處的刺客們紛紛現身,有些人從樹梢上蹦下來,有些人從樹后、草藤中鉆出,時間不長,在唐寅的前后左右已圍攏上來二、三十號之多的暗系修靈者。
    放眼望去,這些刺客是清一色的黑色靈鎧,手中持有清一色的環形靈刀,隨著他們一步步的走進唐寅,包圍圈變得越來越小。
    剛才,光是飛刀射來的場面就夠嚇人的了,現在刺客們齊齊現身,又一同向己方這邊圍攏*近,肖香嚇得臉色頓變,趴在唐寅的背上,將他脖子抱得更緊,顫聲說道:“刺客有好多人,我們……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涼拌!”唐寅哼笑出聲。他就是有這樣的定力和氣魄,不管面對多么兇險的情況,他總是能保持輕松的心態,讓自己處于最佳狀態。
    他瞇縫著眼睛,冷冷環視周圍的刺客們,同時心中也在快速地做著盤算和分析,自己此時到底是戰還是撤,若戰,以什么樣的戰術能取勝,若撤,又從哪個地方展開突圍最好。
    在思緒飛轉之間,唐寅做出判斷,若想保肖香的活命,此戰自己無論如何也打不下去,只能撤走,要突圍,也只能從正面突圍出去,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樹林之外。
    做好決定,他眼中立刻閃過一抹精光,這時候,刺客們業已圍攏到距他不足五步遠的地方,他大喝一聲,搶先出手,身形仿佛離弦之箭,直直地向前方的刺客們竄去。
    人與劍是同時到的,靈劍直取一名刺客的喉嚨。那名刺客下意識地要施展暗影飄移閃躲,可是黑色的靈霧已由他周身散出,人卻未到閃走,那一瞬間,他周圍的靈壓倍增,將他牢牢困在原地。
    那刺客驚得臉色大變,險些驚叫出聲,他本能的后退一步,與此同時提起手中的環刀,以刀面硬擋唐寅的靈劍。
    當啷啷——這一劍刺得結結實實,正中環刀的刀面上,不過唐寅可沒有收劍,劍尖頂著刀面,持續發力,頂著那名刺客連連后退。
    “殺——”
    見唐寅眼看著要頂著同伴突圍出去,另有一名刺客跳躍過來,以環刀狠砸唐寅的頭頂。
    唐寅的出手也快,當環刀距離他的天靈蓋只有三寸之時,手臂猛的向上一抬,剛好擎住那名刺客持刀的手腕,使環刀再難砍下半分。
    不等那人回過神來,唐寅五指一抓,將其手腕死死扣住,接著又大喝一聲,猛的向外一輪,那刺客好似斷線的風箏,尖叫著橫飛出去,與另一名飛撲向唐寅的刺客在空中相撞。
    啪!這一聲脆響,如同晴空炸雷一般,再看這兩名刺客,雙雙由半空中墜落下來,躺在地上直呻吟,身上的靈鎧業已被撞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