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56

  ,
    唐寅帶著肖香拼盡全力,一口氣沖出樹林,到了林外再瞧,外面是一望無垠的麥田,只是附近連戶人家都看不到。【】
    他片刻都未停頓,直接沖進麥田地里。他剛跑出來,后面的刺客們就像群狼一般也追了出來,嗡嗡聲此起彼伏,飛刀呼嘯而至。
    唐寅背后如同長了眼睛似的,頭都沒回,單手向后連挑數劍,將飛到近前的靈刀一一挑開。
    雙方邊追邊打,就這樣足足跑出兩里地,唐寅抬頭再看,麥田之中有一間孤零零的茅草屋,他想也沒想,直奔那間茅草屋跑去。
    如此強度的交戰,讓唐寅的體力也消耗不少,加上系著肖香的衣服已有些松動,他需要找個地方停歇片刻,順便把肖香固定牢靠。
    唐寅三步并成兩步,竄到茅草屋近前,飛身撞開房門,一頭沖了進去。這間茅草屋不大,應該是看莊稼的農戶蓋的,只是此時里面沒人,茅草屋里空空蕩蕩,別無長物。
    他剛沖進茅草屋里,后面便有一名刺客跟了進來,唐寅回手一劍,反削那名刺客的腦袋,后者揮刀招架,隨著當啷一聲脆響,唐寅的劍被他擋開,可他沒有防住唐寅下面的那一腳。
    隨著啪的一聲脆響,身在茅草屋房門口的刺客被他一腳踢飛出去,胸前的靈鎧頓碎,人還在空中已先噴出一口血水。
    茅草屋四面是土墻,唐寅用手推了推,感覺還算牢固,這才松開腰間所系的衣服,把肖香放了下來,同時他站到房門口處,瞇眼向外觀望。
    追上來的刺客瞬間便把茅草屋團團圍住,只是沒有馬上采取進攻,人們趴伏在麥田之中,打眼看去,根本看不到刺客的存在,不過唐寅可能感受得到他們的靈壓。
    “你有沒有受傷?”唐寅如門神似的堵在房門處,頭也不回地問道。
    肖香此時癱坐在地上,臉色蒼白,身子不由自主地突突直哆嗦,她只剩下大口大口喘氣的力氣,好半晌沒說出話來。
    喘息好一會,她才吞口唾沫,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搖頭說道:“沒……好像沒有受傷……”
    唐寅側頭撇了她一眼,肖香此時可是夠狼狽的,頭發凌亂,因為汗漬的關系不少發絲都已粘在臉上,外衣也沒了,只剩下兩只斷袖掛在胳膊上,白花花的中衣完全露在外面,和平日里端莊的形象有天壤之別。
    “這里距離春陽鎮還有多遠?”唐寅警惕地環視外面的麥田,同時低聲問道。
    肖香現在已完全被嚇懵了,哪里還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又離春陽鎮有多遠?她結結巴巴地說道:“應該……應該不遠了吧!”
    唐寅再次回頭看她一眼,見她的眼神中滿是驚慌失措之色,他不再多問,估計問了也是白問。
    他自己在心中默默衡量,如果春陽鎮位于昭陽東北部的二、三十里,那么這里距離春陽鎮充其量也就有十里之遙,這么近的距離,自己帶著肖香強行沖過去體力應該能支撐得住。
    想到這里,他深吸口氣,正打算重新背起肖香,可正在這時,在麥田當中出現幾只白影。
    唐寅心頭一震,攏目仔細觀瞧,原來新出現的白影就是先前攻擊他的那三名神秘修靈者,不過令唐寅驚訝的是,對方的身邊又多出三名同伴,現在已然是六人。
    這六人站在麥田當中,動也不動,好像是六只白色的幽靈似的,給人一股死氣沉沉的壓抑感。
    唐寅雙目緩緩瞇縫起來。這些修靈者并沒有和附近的暗系修靈者們交手,這只有一種解釋,他們是一伙的。那么,這些修靈者也應該是出自于神池。
    難怪他們的修為那么高深,而且還與第一批刺客動起手來。
    現在,他差不多可以判斷出刺客共有兩伙,一伙是出自于川國內部,因為利益之爭而要致肖香于死地,另一伙則是來自于神池,代替凌夜來完成他沒有完成的任務。
    外面有這么多的刺客,唐寅立即打消了強行沖出去的念頭。
    光是暗系修靈者就夠令人頭疼的了,此時又多出這許多的光明系靈武高手,他自己一人與之對敵都會很困難,何況他還得保護肖香呢。
    他現在要做的只能是等了,等肖香的護衛們找到這里,等昭陽的援兵能及時趕到。
    由于刺客遲遲沒有發動進攻,外面格外的安靜,毫無聲響,肖香緩緩站起身形,邊向門口的唐寅走過來邊好奇地問道:“刺客沒有追上來嗎?”
    唐寅退后一步,一把把肖香推開,沉聲說道:“刺客就在外面,你離門口和窗戶遠點!”
    肖香臉色頓是一變,急忙縮到墻角。唐寅又向外面環視一眼,接著,他深吸口氣,退回到房內,盤地而坐,閉目冥思。既然刺客沒有動手,他也正好借此機會恢復體力。
    看著唐寅,肖香喃喃說道:“刺客們為什么直到現在還未退去?”
    “因為他們還沒有完成任務。”唐寅閉著眼睛說道。
    “難道……他們就不怕大軍趕過來圍剿嗎?”
    “他們當然會怕,不過在大軍趕到之前,他們還有時間做最后一搏。”唐寅幽幽說道。
    “王兄們到底是從哪里找來的這么多厲害的刺客……”肖香輕輕嘆息了一聲。
    唐寅苦笑,如果這些人真是川國某位公子的手下,那么肖香早就死了,哪還能活到今日?他懶得解釋,或者說,他也不愿意點破。
    暴風雨前的寧靜并沒有維持太久,正如唐寅說的那樣,刺客們也怕肖香的護衛和川國的大隊人馬趕到增援,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使出全力,做最后一搏。
    原本坐在茅草屋里的唐寅突然抓起佩劍,將其靈化,肖香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呢,唐寅的手臂一抖,靈劍脫手而飛,直奔她的腦袋射來。
    肖香嚇得魂飛魄散,本能的撲倒在地,就聽撲的一聲,靈劍沒有刺中她,而是刺在她背后的墻壁上。土墻被靈劍輕而易舉的貫穿,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墻壁外也傳來一聲慘叫。
    唐寅挺身站起,走到肖香近前,順手把她拉起,然后抓住釘在墻壁上的靈劍,慢慢抽回,邊甩掉上面殘留的血跡邊說道:“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的!”
    他話音還未落,就聽咔嚓一聲脆響,三把飛刀擊碎窗戶,從外面同時射入屋內,飛刀在屋中旋轉飛舞,刮出一股股的勁風。
    唐寅先是把肖香拉到自己的身后,隨后連出三劍,隨著三聲脆響,連接靈刀的鎖鏈相繼被他斬斷,飛旋的靈刀紛紛摔落到地上,發出咣當、咣當的悶響聲。
    剛剛把三把靈刀斬落,從窗外、門外又飛射進來十數顆黑色的光球,唐寅心頭一顫,暗叫一聲是暗影魔咒!沒時間多做考慮,他直接把肖香壓到自己的身下。
    啪、啪、啪!
    飛射進來的黑色光球相繼炸開,黑色的物質四處飛濺,落到墻壁上、地上,發出嘶嘶的腐蝕聲,同時還冒出白煙。身在其中的唐寅自然也未能幸免,背部的靈鎧被濺射了一層,好在他的修為夠深厚,靈鎧還抗得住暗影魔咒的腐蝕。
    當然,這也僅僅是刺客展開全面進攻的序幕,很快,由窗口和房門兩處各竄進來一條黑影,手中高舉著靈刀,箭步來到唐寅近前,掄刀就劈。
    他二人快,可唐寅的劍更快,他雖是趴在肖香的身上,又是后出手的,但他的靈劍卻先一步點在那二人的腳面上。
    撲、撲!靈劍刺破靈鎧,將二人的腳面刺穿。
    兩名刺客吃痛叫了一聲,原本掄起來的靈刀也未砍下去,踉蹌著退出茅草屋。他倆剛退到外面,立刻又有兩人竄了進來,以靈刀分取唐寅的腦袋和腰身。
    唐寅快速地站起身形,閃開對方攻擊的同時,抖手回刺兩劍,分取二人的胸口。這兩名刺客也不退避,以靈刀擋開唐寅的劍,接著,一人猛攻唐寅,另一人則撲向一旁的肖香。
    唐寅反應極快,身子如同隨風楊柳一般,閃躲開對方的連連出刀,同時手臂一甩,靈劍射出,將那名撲向肖香的刺客直接釘在墻上。
    看到同伴慘死于他的劍下,另名刺客怪叫一聲,出刀更快,瘋了似的對唐寅展開搶攻。他的出刀已經夠快了,只可惜還是快不過唐寅的身法。
    他手中已沒有武器,身子好似陀螺似的提溜一轉,由刺客的面前瞬間滑到他的背后,緊接著雙手探住,一把抓住刺客的腰身。
    刺客大驚,可他還沒來得及掙脫開唐寅的手掌,后者的掌心里已燃起黑暗之火,就聽呼的一聲,黑暗之火頃刻間便燒遍刺客的周身。
    他的靈鎧在黑暗之火的焚燒下化為烏有,刺客發出撕心裂肺的嚎叫聲,身子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說來慢,實則極快,唐寅連傷兩人,連殺兩人,從頭到尾也只是十幾秒鐘的事。這一下,刺客剛剛展開的進攻又再次宣告終止。
    同一時間,昭陽城內,萬花樓。
    一名中年人步履匆匆地走進酒樓的后院,上到二樓的雅間,推門而入,大步流星來到里屋的床榻前,對著落下的簾帳拱手施禮,低聲說道:“公子!”
    簾帳內傳出懶洋洋的問話聲:“事情辦得怎么樣了?”
    “回……回稟公子,未能成功!”
    “呵呵,又未能成功,那你還回來做甚。”簾帳里響起陰沉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