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57

  ,
    “公子,這次并非屬下辦事不利,而是因為另有一批刺客也要行刺紅袖公主,這些刺客擋住了我們的人,所以才……”
    不等中年人把話說完,簾帳里的人已輕笑出聲,輕柔的聲音中帶著幾分慵懶,說道:“你知道你為何一直懷才不遇嗎?”
    中年人一怔,忙拱手說道:“還請公子明示。”
    “很簡單,因為,你的托詞太多,而能辦成的事卻太少。”
    中年人聞言,臉色頓是一變,隨之慢慢垂下頭。
    “你剛才說,還有一批刺客?”
    “是的,公子。這批刺客十分厲害,實力并不在我方之下。”中年人急忙說道。
    “哦?這倒有意思了,除了本公子之外,還有哪位王兄、王弟也要致香妹于死地呢?”
    “屬下不知。”
    “不知就去查,弄清楚那些人的身份,你去吧!”
    “是!公子,屬下告退!”中年人再次施了一禮,必恭必敬地倒退數步,然后轉身退出房間。
    且說唐寅和肖香,現在還受困于小茅草屋里,他二人不敢貿然沖出去,外面的刺客們也不敢再輕易的沖進來,雙方就這么僵持著。
    不過唐寅心中有數,刺客不會拖延得太久,他們也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可耗。
    果不其然。刺客們的進攻在停止幾分鐘后,又一次展開。這回,向茅草屋接近的不再是暗系修靈者,而是換成光明系修靈者。
    唐寅身在屋子里,即便看不到外面的情況,也能清楚地感覺到周圍有強大的靈壓在慢慢靠近。他面色一正,將肖香拉到自己的身后,沉聲說道:“上來!”
    此時肖香倒是很聽話,已完全失去了平日里趾高氣揚的傲慢,如同聽話的小貓咪一般,乖乖地趴伏在唐寅的背上。
    后者甩了甩那件從肖香身上撕下來的衣服,將她重新系好,而后屏住呼吸,只等著對方的第二輪進攻展開。
    時間不長,一道白影最先在房門口出現,與此同時,靈亂風從外面刮了進來,密集的靈刃漫天飛舞著向唐寅急射過去。
    茅草屋里狹窄,空間有限,縱然唐寅的身份再靈活也全無閃避的空間。他反應極快,第一時間完成兵鎧靈合,緊接著,將融入靈兵的手臂抬起,手臂處的靈鎧向四周擴散開來,瞬間形成一面大大的盾牌,將飛射過來的靈刃全部格擋住。
    等靈亂風散去之后,唐寅還沒來得及反擊,就聽身側猛然傳來轟隆一聲的悶響,一名修靈者直接撞破土墻,從外面飛撲進來。
    這名修靈者一頭撞在唐寅的肩膀上,后者受其沖勁,站立不住,橫著連續退出數步,等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時,對方的劍業已刺到他的近前。
    唐寅急忙把手臂上的盾牌收回,在靈劍要刺中他的一瞬間,他一把將劍身死死抓住。這時候,那名門口處的修靈者喊喝一聲,沖到他近前,靈劍斬出,直取他的脖頸。
    他向后退身,同時抓著靈劍用力往回一帶,持劍的那名修靈者受其拉力,不由自主地向前踉蹌了一步,剛好將另名修靈者砍來的靈劍擋住。
    眼看著自己的劍要砍在同伴身上,那人倒吸口涼氣,他急忙收力。唐寅趁此機會,下面狠狠踢出一腳,腳尖點向對方的小腹。
    那名修靈者暗暗皺眉,無奈之下,只好放棄靈劍,抽身后退。沙!唐寅這一腳幾乎是貼著他的胸腹掠過。
    唐寅剛*退一人,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茅草屋的四周又相繼傳來喊喝聲,隨后,四名修靈者或是破墻而入,或是從房頂跳下,一同向唐寅圍攻過來。
    這六名刺客皆是修為高深的修靈者,而且精于搏殺,出招與收招快得驚人。唐寅此時業已使出了全力,他一手拿著剛奪過來的靈劍,另只手臂則將靈鎧凝化成盾牌,以一敵六。
    雙方是以快打快,靈劍在空中來回穿梭呼嘯,令人目不暇接。
    隨著眾人激戰的持續,茅草屋內的靈壓也在快速地膨脹著,猛然間,就聽轟隆的一聲悶響,茅草屋如同自內而外的炸開似的,四分五裂,土墻連同棚頂一并向外彈飛出去。
    再看現場,茅草屋已經消失不見了,就剩下光禿禿的地面,而背著肖香的唐寅仍在與六名修靈者進行著你死我活的激戰。
    藏身于麥田中的暗系修靈者們紛紛站起身形,互相看了看,隨后不約而同地輪起鎖鏈,靈刀在他們的頭頂來快速地旋轉著。
    “殺——”不知是誰最先大喊一聲,話音剛落,暗系修靈者們手中的靈刀已齊齊甩飛出去,鉆過光明系修靈者之間的縫隙,襲向人群內的唐寅和肖香。
    光是抵御六名光明系修靈者的圍攻已夠讓唐寅吃力的了,現在又襲來這許多的飛刀,縱然使出全力,唐寅仍顯得忙腳亂,窮于應對,而更關鍵的是,他還得分心去保護毫無抵抗能力的肖香。
    激戰中,他只是一個沒照應到,一把靈刀便飛射到他近前,唐寅此時再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他只能盡力側了側身。
    就聽撲的一聲,靈刀未能刺中他的胸口,不過卻釘在他的肩頭。
    這一刀的力道之大,不僅穿透唐寅的靈鎧,連他的肩膀也被一并貫穿,刀尖在他的肩膀后面探出來,險些傷到他背上的肖香。
    如月牙形的彎刀就像鉤子似的把他的肩頭死死鎖住,持刀的那名刺客眼睛頓是一亮,想都沒想,使出全力向回一扯鎖鏈,嘩啦一聲,唐寅站立不住,身子側摔在地。
    不過那人并沒有就此停手,拉著鎖鏈向后飛奔出去,受到靈刀的拉扯,唐寅倒地是身形也被硬生生地拽進麥田地里。
    圍攻他的那六名修靈者精神同是一震,紛紛大吼一聲,凌空躍起,六個人,五把劍,由半空中向倒地的唐寅刺去。
    唐寅還想站起身,可是拉著鎖鏈的那名刺客根本不給他站起的機會,一直拖著他狂奔。眼看著五把靈劍已刺到近前,倒在地上的唐寅只能以手臂上的靈盾招架。
    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脆響,五把靈劍幾乎是同時刺在靈盾上。
    刺客們是居高臨下刺出的一劍,除了自身的力道外,還融入了身體下落時的慣性,單是一劍,力道就已然不輕,何況還是五劍同時刺下,其中的力道又何止千斤。
    唐寅感覺自己不像是擋下五把靈劍,更像是擋住一座坍塌下來的大山,那強大的力道頂著他的手臂回擊到他自己的胸口上,隨著啪的一聲脆響,連他胸口處的靈鎧都被自己手臂上的靈鎧所撞碎。
    同時,他的嘴角也緩緩流出血絲。
    唐寅已經好久未曾被人打得如此狼狽了,在這種情況,他其實完全可以不顧肖香的死活,放棄她,選擇自己逃命,不過隨著他連續吃虧,胸中的火氣也被打了出來。
    他的雙眼射出駭人的綠光,回手抓住肩頭上的鎖鏈,意念轉動之間,黑暗之火生出,只聽呼的一聲,黑暗之火順著鎖鏈,飛速地蔓延出去,一直燒向拉著鎖鏈狂奔的那名刺客。
    那人有看到黑暗之火向自己竄來,他也知道自己的修為不如唐寅,靈鎧根本抵擋不住黑暗之火的焚燒,但他硬是沒有松手,咬著牙仍拖著唐寅在麥田中狂奔,打算給自己的同伴們贏取最后的一點時間。
    呼!黑暗之火順著鎖鏈一直燒到他的雙手,接著,又由他的雙手擴散到他的周身,再看這名刺客,已然成了火人,渾身上下皆燃燒起黑色的火焰,靈鎧在黑火的焚燒下發出嘶嘶的尖叫聲,黑騰騰的霧氣由靈鎧冒出。
    他想盡可能多的為同伴爭取時間,只可惜他自己并沒能堅持得太久,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他的靈鎧便被黑暗之火所燒化,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直接燒到他的肉身。
    刺客發出一聲仿佛來自煉獄般的慘叫,雙腿一軟,頹然倒地,大量的靈霧由他身上散發出來。沒有了刺客拉扯,唐寅終于可以從地上站起身。
    唰、唰、唰!六名修靈者如影隨形,紛紛落在他的前后左右,仍是把他圍困在中間。
    唐寅低頭看了看自己前胸破碎的靈鎧,然后抬起手來,在靈鎧上的撫了撫,隨著他掌心里散出黑霧,破碎的靈鎧迅速愈合,裂紋漸漸消失,眨眼工夫,又變得完好如初。
    他環視周圍的六人,說道:“報名!本王不想在自己的劍下增添無名之鬼!”
    六名修靈者無人答話,六對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唐寅。
    他點點頭,冷聲說道:“你們不說也沒關系,本王自會從靈魂燃燒中找到答案……”
    “幽明。”他話音未落,一名修靈者突然開口說道。
    “幽明?”
    “他們是幽暗。”那名修靈者轉頭又看了看周圍的暗系修靈者們,然后對唐寅說道:“風王殿下,此事本就與你無關,希望,你能把紅袖公主交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