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58

  ,
    “把她交給你們?那你們又打算如何處置她呢?”唐寅邊冷笑著,邊回手抓住插在肩頭上的彎刀,一點點的將其拔出來。【】
    隨著彎刀被拔出,鮮血也汩汩流出,看著唐寅的舉動,六名修靈者也是暗暗咋舌。
    身為一國之君,哪個不是嬌生慣養,就算身上只割破個小口子都得呼天喊地的,而唐寅卻像是沒有感覺似的,就這么把穿透肩胛骨的彎刀給硬拔出來,由始至終,聲都沒吭一下,單是這份超出常人的意志力就足以令人心折。
    說話的那名修靈者深吸口氣,沉聲說道:“殿下問得太多了。”
    “哼!”唐寅哼笑出聲,將拔出來的彎刀揮手扔到地上,說道:“本王也要勸你們一句,這里距離昭陽并不遠,川國的軍隊即刻就能趕到,等大軍一到,你們誰都跑不掉,到時,你們的圣王也救不了你們!”
    聽聞此話,眾修靈者和肖香臉色同是一變。刺客們驚訝的是唐寅竟然知道己方的身份,而肖香驚訝的則是刺客竟然是神池的人,而非受命于自己的那些兄長們。
    那名修靈者目光一凝,冷冷說道:“所以,我們必須得在川軍趕到之前完成任務。”
    唐寅聳聳肩,說道:“看來,你們是打定了主意要堅持到底,既然如此,那就拿出你們看家的本事吧!”說話之間,他抬起手中的靈劍,指向對面的刺客。
    眾修靈者見狀,互相看了看,然后不約而同地緩緩后撤。肖香看得真切,心中不由得暗松口氣,唐寅的話似乎起了作用,刺客們還真的要退走了。
    不過唐寅可不是這么認為的,在他看來,這是刺客們準備展開最后一擊的前兆。
    六名修靈者,五個人手中的靈劍閃爍著霞光異彩,另一人則是身上的靈鎧閃現出光芒。
    眨眼工夫,六人分別完成兵之靈變與鎧之靈變,緊接著,五把靈變后的靈劍一齊向唐寅擊去。
    這五人的兵之靈變皆是走陰柔一系,靈劍變得異常柔軟,如同化成了鞭子,不過唐寅明白,這看似柔軟的靈劍可是無堅不摧,削鐵如泥。
    三名修靈者將手中的靈劍直接甩向唐寅,另兩人的靈劍則插入地下。看眼著三劍襲來,唐寅凌空躍起,足足跳起有兩米多高,將三柄靈劍一并閃開。
    但不可思議的是,三把靈劍如同有生命的靈蛇,刺空后,劍鋒立刻改變方向,由下而上的繼續刺向唐寅。
    他人在空中,無處借力,也無法閃躲,只能運足力氣,將手中的靈劍向下連點三劍。耳輪中就聽當、當、當連續三聲脆響,三把刺過來的靈劍一并被他擋開。
    而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間,地面上突然竄起兩只劍尖,剛好對準了他的腳底。原來,那兩名把靈劍刺入地面的二人是利用兵之靈變后的特性由地面攻擊唐寅。
    此時,唐寅已無力閃躲,更無法格擋,關鍵時刻,他把手臂上的兵鎧靈合運用到雙腳,那一瞬間,他雙腳處的靈鎧變得堅韌如靈兵。
    兵鎧靈合能不能抵御得住對方的兵之靈變,唐寅心中也沒底,之所以這么做也是被*得沒有辦法的辦法,只能冒險嘗試。
    就聽他的腳下傳來咔咔兩聲脆響,他的腳底結結實實地踩在兩只靈劍的劍尖上,不過靈劍并未能刺破他的兵鎧靈合,直接被他踩回到地下。
    唐寅心頭暗喜,知道自己的兵鎧靈合能擋住對方的兵之靈變,接下來的應對就變得輕松很多了。
    與之相反的是那六名修靈者,他們沒想到唐寅的修為已深厚到這般地步,自己的兵之靈變竟然破不了他的兵鎧靈合。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心有靈犀地一同改變了攻擊的目標,唐寅本就不在他們的任務之內,而且他也太難對付,與其把時間浪費在他身上,不如直接去攻毫無抵抗能力的肖香。
    六人借助兵之靈變后的特性,改變戰術,以柔軟的靈劍繞過唐寅,轉而去攻他背后的肖香。他們臨時改換打法,確實讓唐寅有些不適應。
    如果對方的殺招都是攻向他,他可以擋、可以躲閃,甚至都不用思考,只憑長年積累的實戰經驗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做出應對,但對方的目標換成他背后的肖香,這讓他漸漸陷入被動當中。
    唐寅越打越別扭,也越打越急躁,不過對方又何嘗不是如此。
    兵之靈變是極為消耗靈氣的技能,無法長時間維持,而且川軍也隨時有可能趕到,眼看著戰斗越拖越久,刺客們皆是心急如焚。
    在六名光明系修靈者對唐寅展開狂攻的同時,暗系修靈者們也悄悄進入到戰斗當中,在旁時不時地甩出靈刀,偷襲唐寅。
    唐寅邊打邊暗自搖頭,照這樣下去可不是個辦法,就算自己不被對方傷到,也難保肖香不會有失。想到這里,他猛的將靈氣灌入到靈劍內,同一時間,他手中的靈劍閃爍著刺眼的光芒,兵之靈變隨之完成,而后,他對準那六名難纏的光明系修靈者施放出幽魂血刃狂暴六連決。
    幻化而出的幻象騰空而起,直直向六名修靈者飛撲過去,靈劍揮砍而出,發出鬼哭神嚎的呼嘯聲。首當其沖的那名刺客急忙收回靈劍,招架幻象劈來的巨劍。
    當啷!隨著一聲刺耳的巨響聲,那名刺客被震退出數步,幻象沒有繼續追擊,調轉方向,又撲向另一名刺客。
    六名修靈者誰都未能幸免,皆承受了幻象勢大力沉的一擊,不過,他們的修為夠深厚,所用的武器也是靈變后的靈兵,并未能被幻象所傷。
    其實唐寅也沒指望自己所施放的幽魂血刃狂暴能傷到他們,只求能把他們擊退就好,趁著六人被震退的空檔,他轉身就跑。
    見唐寅又要逃走,周圍的暗系修靈者們立刻追了上去,其中有兩人擋住唐寅的去路,雙刀齊出,分取他的面門與小腹。
    唐寅揮劍格擋,挑開對方雙刀的同時,趁勢沖到兩名刺客近前,靈劍橫掃,斬向二人的脖頸。
    兩名刺客暗道一聲好快,無力抵擋,只好施展出暗影飄移,由唐寅的面前閃開,他二人剛閃走,立刻又有刺客填補上來,而且這回一同撲過來的是三人。
    三名刺客高高躍起,三把靈刀在空中甩了下來。唐寅雙目微瞇,看準靈刀飛來的軌跡,正打算出劍招架,可正在這時,斜側方突然傳來一陣尖銳的破風聲。
    破風聲太急促,連唐寅都沒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聽半空中撲、撲、撲連續傳出數聲悶響。
    等他抬頭再看,那三名跳躍在空中的刺客皆是身中數支靈劍,叫聲都沒發出來,當場斃命,身子直挺挺地摔落下來。
    呦!是靈箭手!唐寅心中一動,扭頭向靈箭射來的方向看去,只見在遠處正快速奔過來一支馬隊,馬上的騎士們正是負責保護肖香的公主儀仗。
    終于趕過來了!唐寅看罷,不由得長長松了口氣。不過他們的出現對刺客而言無疑如迎頭一棒,人們身子同是一震,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那六名修靈者先是看看唐寅,再瞧瞧業已奔過來的馬隊,無不在心中哀嘆了一聲,其中為首的那人沉聲喝道:“撤!”
    說話間,他率先扭頭就跑,幾個縱身出去,人便消失在一望無垠的麥田當中。其余的刺客見狀,各自散開,紛紛鉆進麥田地里,只眨眼的工夫,現場的刺客們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原本一直默不作聲、顫顫栗栗的肖香這時候可來了精神,在唐寅的背上來回扭動,連聲催促道:“你別在這干站著了,趕快追啊,至少得抓住一個活口……”
    她話還沒有說完,唐寅已把腰間所系的衣服解開,他背后的肖香毫無準備,一下子摔了下去,屁股重重地坐到地上。
    雖說田地松軟,但肖香還是疼得直咧嘴,抬頭怒視著唐寅吼道:“你……打我?”
    “注意一下你對救命恩人的態度。”唐寅頭也沒回,看也沒看他,舉目望向迎面趕過來的馬隊。
    時間不長,馬隊沖到近前,身在馬隊之中的阿三阿四、尹蘭第一時間翻身下馬,搶步跑到唐寅近前,看到他肩頭有血跡,忙急聲問道:“大王,你受傷了?”
    其余那些趕過來的護衛們也都是紛紛下馬,把肖香團團圍攏住,上一眼下一眼的來回打量,看到肖香安然無恙,眾護衛們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算落回去。
    唐寅散掉身上的靈鎧,扭頭看眼肩頭上的傷口,淡然一笑,說道:“小傷而已,不礙事!”
    他說是小傷,但阿三阿四、尹蘭又不是瞎子,這處傷口明顯已經貫穿他的肩膀,又怎么可能是小傷。尹蘭二話沒說,立刻從懷中取出金瘡藥,撕開唐寅肩頭的衣服,為他上藥止血。
    阿三阿四也是取出繃帶,在旁幫著尹蘭為唐寅包扎傷口。
    正當三人緊張忙碌地為唐寅處理傷口的時候,肖香分開護衛的人群走了過來,看到他肩頭的傷口,她亦是心頭一顫。
    剛才她是趴在唐寅的背上,加上有靈鎧遮擋,她看不到他的傷勢情況,也想不到會這么嚴重,現在看清楚了,她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感嘆,受了這么重的傷還能像沒事人似的,背著自己生龍活虎的與刺客們拼殺,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啊,難道就不知道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