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59

  ,
    “你傷得怎么樣?”肖香又表現出那股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姿態,但眼神中倒是透出幾分關切之色。【】
    唐寅看了她一眼,淡然說道:“只是小傷。”
    “這還算小傷?”肖香不自覺地瞪大眼睛。
    唐寅擺擺手,正色說道:“現在,讓你的人馬上去追拿刺客,能抓住多少算多少,若是讓他們就這么跑回去了,難保不會再有下一次。”
    他的話提醒了肖香,她身子一震,急忙轉頭向周圍看了看,見護衛們都圍攏在自己周圍,一個個正大眼瞪小眼地瞧著自己。
    肖香心中氣悶,語氣不善地訓斥道:“你們都站在這里看著本宮做甚?趕快去追拿刺客啊!難道這些也要本宮教你們去做嗎?”
    護衛們紛紛回神,為首的護衛頭領急忙分出一半的人手,讓他們騎馬去抓拿那些逃走的刺客們。
    唐寅知道,這些刺客都是廣玄靈最信任的心腹,也是最忠誠于他的爪牙,以后他們都將會是自己的大敵,現在既然有機會,就應該借用川人之手盡可能多的殲滅他們,為以后除掉廣玄靈鋪平道路。
    追拿刺客的護衛們前腳剛走,又有更多的護衛、軍兵趕了過來,那些隨肖香一同來狩獵的貴族子弟們也都跟了過來。
    見到肖香,貴族子弟們一股腦地涌上前去,問長問短,一個比一個緊張。
    看肖香毫發未損,倒是唐寅負了傷,不少貴族子弟的臉上都露出不以為然之色。其中更有人出聲嗤笑,嘲諷道:“什么驍勇善戰、馬上國君,實者連個女人都不如。”
    聽聞他們的嘲笑,阿三阿四、尹蘭的臉色陰沉難看、怒火中燒,不過唐寅卻不以為然,川人怎么看他根本不重要,如果所有川人都能如此輕視他那反而是件好事了。
    倒是肖香大感惱火,不由自主地為唐寅鳴不平,沖著嘲笑他的那些貴族子弟們大聲呵斥道:“你們閉嘴!這次多虧有風王,要不然本宮早就被刺客殺了,倒是你們,本宮被刺客追殺的時候,你們又在哪里?”
    那些貴族子弟聽聞,一個個啞口無言,紛紛垂下頭去。其中有一名其貌不揚的青年主動走到唐寅近前,拱手施禮,正色說道:“多謝風王殿下出手相救,讓公主免于被刺客所害。”
    想不到這些貴族子弟中竟然還有人會向自己道謝,這讓唐寅頗感意外,他上下打量這名青年,看上去也就二十出頭的年歲,靈武應該很不錯,兩只并不大的眼睛閃閃放光。
    只是模樣長得太普通了,屬于掉進人群里再也找不到的那種。他含笑問道:“這位小兄弟尊姓大名啊?”
    “在下布崇。”青年必恭必敬地拱手答道。其余那些貴族子弟們嘴角撩起,紛紛露出鄙夷之色,似乎都很看不起這個叫布崇的青年。
    布崇?布姓可是很少見的。唐寅沉吟片刻,好奇問道:“布英將軍是……”
    “啊,回稟風王殿下,那正是在下的叔父!”青年忙道。
    哦,原來是布英的侄子。唐寅明白了那些貴族子弟為何會對布崇有反感和排斥了。
    布英出身于公子府,是肖軒的心腹愛將,也是當朝的大紅人,雖說他已貴為侯爵,又是中央軍的軍團長又擁有自己的家族軍,但對于川國的那些傳統貴族而言,他究竟是個靠選對了主子才擠入貴族階層的泥腿子,至于他的侄子,自然更是打心眼里瞧不起。
    說白了,在川人眼中,爵位不傳三代那就不能算貴族,現在這些貴族子弟們對布崇的排斥,歸根結底就是老貴族對新貴族的排斥,這也是目前川國內部最主要的矛盾之一。
    看到布崇能主動向唐寅道謝,肖香很高興,沖著他含笑點了點頭,然后又讓護衛們去找輛馬車過來。
    等了大概有兩刻鐘的時間,護衛們趕過來一輛馬車,肖香主動攙扶著唐寅坐進馬車里。現在她也沒心思再狩獵了,對車外的護衛們下令,打道回府。
    馬車不大,里面的空間也有限,現在唐寅和肖香兩個人坐在地面,顯得有些擁擠。肖香倒是滿不在乎,也沒想其它,自坐進馬車內后,她的眼珠子就一直轉動個不停。
    很好奇她心里又在打什么主意,不過唐寅并沒有發問,只是樂呵呵地看著她。過了好一會,肖香開口問道:“你說,那些刺客真的是來自神池嗎?”
    “至少后來圍攻我們的那些刺客是。”唐寅慢悠悠地說道。
    “那神池為什么要殺我?是誰主使他們的?”肖香皺緊眉頭問道。
    唐寅沉默片刻,方說道:“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更好。”
    “真的會是神池的圣王要殺我?這又是為什么?”肖香神色緊張地抓住唐寅的胳膊。她和神池沒有過節,更沒有得罪過神池的圣王,他怎么會派人來殺自己呢?
    “難道是我的那些哥哥們暗中買通了圣王,讓他派人來殺我的?”
    唐寅淡笑著說道:“我不是神仙,我又怎知廣寒聽心里是怎么想的。”
    肖香握緊拳頭,沉聲說道:“難怪父王要準備對神池用兵,神池果真可惡至極!”頓了一下,她又問道:“你說刺客是有兩波,另外還有一波是……”
    她話還沒有說完,迎面快速奔過來一支馬隊,放眼往去,是清一色的川騎兵,為首的一位沒有穿戴盔甲,身著華麗的錦衣,背披白色的大氅,向臉上看,相貌堂堂,英俊硬朗。
    這位正是川國的二公子,肖淵。很快,馬車停了下來,外面的護衛跑過來插手稟報道:“報,公主,二公子率騎兵來接公主回城了!”
    肖香聞言,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刺客是有兩波,一波是神池派來的,她懷疑另一波就是自己的這位二哥派的。
    對肖淵,她沒有一丁點的好印象,而且并非是現在她才開始懷疑肖淵,早在上一次她遇刺的時候就已經懷疑他了,只是沒查出確鑿的證據罷了。
    “黃鼠狼給雞拜年。”她嘴里囫圇不清地嘟囔一句,心中暗道:二哥恐怕不是來接自己的回都的,應該是來看自己到底死了沒有。她冷笑一聲,挺身走出馬車。
    在兩名侍女的攙扶下,肖香下了馬車,剛站到外面,前方便傳來急促的馬蹄聲,肖淵帶著一干隨從快馬奔了過來。
    到了近前,他翻身下馬,先是把肖香好一番打量,見她無事,他方長長出了口氣,說道:“聽說香妹在狩獵的時候遇到了刺客,到底怎么回事?把二哥可快嚇死了!”
    肖香站在那里,背著手,臉上掛滿笑容,說道:“二哥好靈通的消息啊!”
    “我也是才接到的稟報,就帶著人趕過來了!”肖淵正色說道。
    才接到的消息?肖香心中暗笑,這許多的騎兵,又哪是一時半刻能準備好的?難道早就知道自己要出事,這些騎兵早已在公子府的外面候著了?
    泥菩薩還有三分土性呢,何況是肖香?自己三番兩次的遇刺,哪里還能忍得下這口氣?
    她怒火中燒,正打算撕破臉,當面怒罵肖淵幾句,可這時候,突然又有馬蹄聲傳來,她和肖淵下意識地舉目一瞧,好嘛,大公子肖亭也帶著一隊千余人左右的騎兵趕了過來。
    肖香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如果說二哥是早有準備,那大哥又是怎么回事,難道是他二人共同派出的刺客?這一下連肖香都被弄糊涂了。
    見肖亭也來了,肖淵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喃喃說道:“大哥來得也不慢嘛!”
    “……”肖香無言以對。
    時間不長,肖亭飛馬趕到,下馬之后,他快步來到肖香近前,說道:“據報香妹遇襲,香妹沒有受傷吧?刺客抓到了嗎?”
    肖香強顏笑道:“大哥,我沒事,刺客已經跑了,護衛們有去追拿,只是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抓住他們。”
    “他們?刺客有多少人?”
    “大概有幾十人吧!”
    “啊?幾十人!無法無天,簡直是無法無天!”肖亭氣得連連跺腳,怒聲道:“都城郊外,竟然有數十人之多的刺客公然行刺公主,中尉府的那群飯桶都該被免職問罪!”
    肖香心中苦笑,不過還是說道:“大哥莫氣,我想,此事父王會追查清楚的!”
    “對!一定得查個水落石出,看看是何人這么大的膽子,竟敢指使刺客行刺香妹!”肖亭憤憤不平地說道。
    坐在馬車里的唐寅險些笑出聲來,明明是貌合神離,可肖香的這兩位兄長卻裝得一個比一個關心她,在那個至高無上的王位面前,還有什么血濃于水,還有什么手足之情啊!
    想到這里,唐寅突然打了個冷戰,他在想如果以后自己有了子嗣,他們會不會也像現在的肖香、肖亭、肖淵這樣,表面融洽,暗中卻是勾心斗角,恨不得一下就致對方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