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61

  ,
    肖香怪異地看眼唐寅,說道:“王位,自然人人都想得到,還有誰會不想要呢?”
    唐寅笑了笑,未在就此事多言。【】他一揚頭,將杯中酒喝干,向窗外望了望,說道:“天色已然不早,你也該回去了!”
    肖香本還想多留一會,但聽到外面已傳來二更天的更聲,她點點頭,隨即站起身形,恍然又想起什么,正色說道:“明天,我可能會有要緊的事去處理,未必能趕得及送你了。”
    唐寅擺手說道:“不必,你送我,我送你,送來送去太麻煩。”
    肖香一笑,她很欣賞唐寅這種灑脫的性格。她向唐寅福了一禮,又道聲珍重,然后方轉身離去。
    看著她的背影,唐寅暗暗嘆了口氣,不知道等下次再與肖香見面的時候,是會像現在這樣把酒言歡,還會是在你死我活的戰場上……
    翌日,唐寅啟程回國,肖軒以及川國的文武大臣們都有出城相送。肖軒的幾位公子、公主也都來了,不過唐寅并未看到肖香,果真如她所說未來送行。
    一直出城十里,送行的隊伍才停下來,肖軒動容地拉著唐寅的手,滿臉的戀戀不舍,一再叮囑他在路上要多加小心,千萬別累壞了身子。
    可在唐寅看來,肖軒真正該關心的人應是他自己。肖軒并不好色,但是他太好貪杯,臉色灰蒙蒙的,讓人一看就覺得很不健康,明明才五十多歲,卻已顯得老態龍鐘,身上透出一股死氣。
    當然,他和肖軒還沒有親密到無話不談的地步,有些話他自然也不會說。他含笑與肖軒道別,接著又向周圍的川國大臣們點了點頭,揮手致意一下,這才坐進馬車里。
    唐寅的儀仗只有五千多人,肖軒派來護送他的軍兵卻有兩、三萬人之多,整個儀仗隊伍規模不小,放眼望去,旗幟招展,兵甲如林。
    長話短說,這日,唐寅行到川國的周饒郡。再向往前走,是川國北部的升平郡,過了升平便是邊陽郡,而邊陽郡以北那就是風國的領地了。
    天色漸暗,儀仗隊伍走到一處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荒野之地,黑夜不益行進,負責指揮儀仗隊伍的川軍將領向唐寅稟報,希望今晚扎營于野外。
    唐寅沒有異議,點頭應允。等川軍扎寨的時候,唐寅還特意從自己的寢帳中出來查看,川軍身上也有不少值得學習的地方,比如川軍的扎營。
    阿三阿四、尹蘭、皇甫秀臺、金宣、任笑、常封等人都有陪同唐寅,對于軍中的安營扎寨,外行或許只能看個熱鬧,不過唐寅能看出其中的門道。
    別看川軍才兩三萬人,但營盤可建得一絲不茍,由于只是一座臨時營寨,未造寨墻,外圍只是用拒馬簡單的圍了一圈,而內部營帳的擺放可是毫不馬虎,大環套著小環,環環相扣,有些營帳是連在一起的,有些營寨之間則是留有出口,錯綜復雜,使整座營盤看上去就像一座巨大的軍陣,若貿然闖進來,人在其中都會感到發懵,無法辨清東南西北。
    唐寅暗暗點頭,川人的個性比較死板,但同樣的,他們做事也很認真。
    他帶著一行人慢步到營地的門口附近,看到有不少川兵正在這里堆土壘造了望臺。他不由得搖頭而笑,己方只住一晚,這大晚上的,造好了望臺又有何用?
    他正感無法理解,發現有很多川兵點燃起火把,然后紛紛走出營地,在距離營地百米左右的地方將火把紛紛埋到地上。
    唐寅看罷,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川人是以火把當路燈來用,如此一來,所建造的了望臺就有作用了,一旦有敵來襲,只要近營地百米,必然會被了望臺上的軍兵所發現。
    這倒是個簡單又實用的好辦法,以后可以用到己方的扎營上。
    唐寅邊看邊尋思。這時候,營外突然傳來急促的馬蹄聲,正在忙碌的川兵們紛紛放下手中的工作,拿起各自的武器,不約而同地向營地門口聚攏。
    很快,有兩匹駿馬在營門前停了下來,川軍將士們抬頭一瞧,來的是兩名百姓打扮的青年,穿著普通的布衣布褲和薄底快靴,倒是二人的馬匹很不錯,高大健壯,身上連根雜毛都找不到。
    “什么人?膽敢冒犯軍營,不想要腦袋了嗎!”一名川兵隊長跨前兩步,邊打量馬上的二人邊沉聲喝問道。
    “這位兄弟,”說話間,兩名青年雙雙下馬,其中一人拱手說道:“我二人有緊急之事要見風王,煩勞這位兄弟進營通稟一聲!”
    呦,是風人口音!那名川兵隊長頓是一愣,再次打量一番這名青年,疑問道:“你是何人?報上名姓!”
    “風國,中將軍,樂天!”那青年正色說道。
    中將軍!川兵隊長沒聽過樂天的名字,但中將軍的名頭可不小。
    他身子一震,小退半步,盯著樂天沉吟半晌,說道:“你……你在這里稍等,我這就去稟報!”說著話,他還向周圍的軍兵使個眼色,示意他們盯緊這二人,然后轉身跑進營地里。
    此時唐寅就在營門口附近,川兵隊長沒跑多久就來到了唐寅近前,他插手施禮,必恭必敬地說道:“風王殿下,營外來了一位自稱是樂天的人欲求見殿下,不知殿下見是不見……”
    唐寅精神一震,樂天竟然來了!他想都沒想,揮手道:“快請他進營!”
    “是!”川兵隊長應了一聲,然后又急匆匆地跑出營地。
    時間不長,樂天和同行的隨從雙雙走了過來。唐寅舉目一瞧,來的不是樂天還是誰!等樂天來到自己近前后,他疑問道:“樂天,你怎么來了?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樂天連連點頭,吞了口唾沫,拱手說道:“末將參見大王!”
    “快說,究竟出了什么事!”
    “這……”樂天向左右瞄了一眼。唐寅明白他的意思,甩頭道:“隨我回營帳去說!”
    唐寅帶著樂天回到自己的寢帳,剛進來,他便問道:“到底什么事這么急?”
    “大王!”樂天低聲說道:“末將業已接到凌夜傳回的信鴿了。”
    “哦?”唐寅眼睛頓是一亮,雖說凌夜傳回消息的時間比預期要晚上許多,但好在終于是有傳,這說明他并沒有像肖軒估計的那樣回到神池后又反水了。
    他急聲問道:“凌夜在傳書中都說了什么?他回到神池后有沒有引起廣玄靈的懷疑?”
    樂天再次吞了口唾沫,揉了揉發干的喉嚨,尷尬地問道:“大王,有水嗎?”
    不用唐寅發話,尹蘭已自動自覺地倒了一碗水遞給樂天,后者接過,看都沒看,一揚頭喝了個干凈。一碗水下肚,樂天感覺舒服了不少,他清了清喉嚨,壓低聲音道:“凌夜在回書中說他一切安好,廣玄靈雖對他返回神池有頗多不滿,但也未責罰于他,另外,凌夜還說,廣玄靈在知道風川兩國議和之后,大為震怒,他業已傳令心腹,不能……哦……不能……”
    他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沒說出個下文,唐寅急得火冒三丈,喝道:“有什么話就說,不能什么?”
    “廣玄靈說,絕對不能讓大王活著離開川國!”說話間,樂天躬身倒退了兩步。
    唐寅聽后,先是震怒,但很快他又冷靜下來。是啊,廣玄靈當然不希望看到風川兩國議和的結果,如此一來,他也不知道該把靈魂吞噬用在哪一方身上了。
    如果自己在川國被殺,風國勢必會把這筆帳記在川國頭上,屆時,誰都不能再阻止風川兩國之間的戰爭了。
    廣玄靈算計來算計去,終于又把主意算計到自己的頭上了,不過這一次他不會再重蹈五百年前的覆轍。唐寅嘴角挑起,問道:“那么,廣玄靈打算派誰來殺我?幽明?或是幽暗?”
    樂天并不知道幽明幽暗是什么,他小心翼翼地說道:“廣玄靈要派何人來行刺大王,凌夜在書信中并未說明,只是提醒大王在離開川國的路上務必得多加小心,還提醒大王不要讓皇甫長老和金長老離身。”
    說話間,他自然而然地看向皇甫秀臺和金宣。聞言,金宣正色說道:“樂將軍請放心,在下和皇甫自會竭盡全力保護風王殿下的安全。”
    “如此就太感謝兩位長老了。”樂天急忙拱手沖著金宣和皇甫秀臺深施一禮。
    唐寅沒有表態,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沉默了好半晌,他喃喃說道:“再往前走,就是升平和邊陽二郡,這兩地皆駐扎有為數眾多的川軍,難道,廣玄靈派來的人敢在這兩地對我下手不成?”
    金宣眉頭一皺,說道:“廣玄靈陰險狡詐,殿下不可大意,如此大事,我想凌夜也不會在傳書中亂講,殿下還是小心提防為上!”
    樂天聽得點點頭,同時又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唐寅卻是出聲,滿不在乎地哼笑道:“我倒也想看看,廣玄靈這回會派什么樣的高手來刺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