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62

  ,
    第八百六十二章
    樂天看眼唐寅,低聲說道:“凌夜在書信中還提到一件事。”
    “什么事?”唐寅問道。
    樂天先是向帳外瞄了一眼,接著走到唐寅近前,在他耳邊細語道:“提防川人!”
    雖說他的話音很低,不過在場的眾人都是修為精湛的靈武高手,皆有聽清楚他的話。
    聽聞之后,人們無不是眉頭大皺。提防川人?這話是什么意思,兩國才剛剛議和,而且肖軒的誠意任誰都能看得出來,還有什么好提防的?
    尹蘭下意識地脫口說道:“大王,小心這是凌夜的離間之計!”
    唐寅的第一反應也覺得這可能是離間計,但轉念一想,又覺得凌夜的提醒并非沒有道理。
    如果說,廣玄靈已經認準了要用川國來吞并風國,那么他勢必會在川王的候選人當中挑選一個能夠給他做靈魂吞噬的對象,暗中支持這個人坐上川國的王位,以供他日后可以取而代之。所以說,廣玄靈私通川國的某位公子是很有可能的,這又讓唐寅想起當初肖香遇刺的事,對方連肖香身邊的儀仗都能買通,難道還買不通自己身邊的這些川軍嗎?
    弄不好,廣玄靈派出的刺客現在已經混入自己身邊的川軍當中,正伺機對自己下手呢!
    想到這里,他深吸了口氣,同時瞇縫起眼睛,沖著樂天點下頭,說道:“樂天,你這次帶過來的消息很有用,我會小心的提防的。”
    樂天怔了一下,忍不住疑問道:“大王真的認為川人會對大王下毒手?”
    唐寅嘴角挑起,虎目瞇縫著冷笑一聲,說道:“川國內部并非鐵板一塊,勾心斗角,矛盾重重,主戰之人本就不在少數,若是再被別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來。”
    聽他這么一說,眾人面面相覷,皆未說話。倘若真是如此的話,那可就防不勝防了,總不能把現在護駕的這兩三萬川軍全部支走吧!
    見眾人同是眉頭緊鎖,沉默不語,唐寅樂了,說道:“大家也不必太擔心,以后多加留意也就是了。”
    說著話,他看向樂天,仔細打量他一番,正色道:“這一路趕來,你也夠辛苦的了,趕快去休息吧!”
    看得出來,樂天是日夜兼程趕到這里的,頭發上、臉上、身上滿是塵土,眼珠子通紅,也不知道他有幾宿沒睡覺了。
    樂天現在確實是又累又乏,但他可不敢休息,沉吟片刻,憂心忡忡地說道:“大王,末將今晚就在帳外睡吧,一旦有事……”
    唐寅咧嘴樂了,搖頭說道:“不必表現得那么明顯,若是川人當中真混入了刺客的話,應該盡快把他引出來,而不是嚇得他不敢有所行動。”
    樂天想了想覺得大王說得也對,隨即拱手說道:“大王所言極是,末將先告退了。”
    “恩!你去吧!”唐寅點了點頭。
    等樂天走后,唐寅又向其余的眾人揮揮手,說道:“諸位也都去休息吧!”
    皇甫秀臺是第一個轉身離去的,他二話沒說,大步走出唐寅的寢帳,不過他可沒有走遠,而是直接進了旁邊侍女的寢帳當中。
    他把里面的侍女們統統趕出去,隨后他盤膝而坐,閉目吐吶。
    與其說他是在打坐修煉,不如說他是在幫唐寅守夜。皇甫秀臺不是個不明白事理的人,他很清楚唐寅對他的重要性,只是他太清高,又好臉面,在唐寅面前一直表現得很冷漠。
    對于皇甫秀臺的桀驁不馴,眾人皆已習以為常,任笑說道:“殿下,今晚我留下來吧!”
    沒等唐寅說話,金宣先撲哧一聲笑了,說道:“公子若是整夜留在殿下寢帳,難免不被人說閑話,也可能會影響殿下的聲譽,若需要有人留下守夜,自然也應是我留下。”
    說話時,她還露出甜甜的笑容,那副含羞帶怯的模樣,看起來像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
    聽金宣說要留下守夜,任笑不再爭了,也沒有再爭的必要,他的靈武和金宣比起來,差得太遠太懸殊。
    唐寅笑看著金宣,正要說話,后者搶先說道:“殿下可不要拒絕哦,殿下總不會認為我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吧!”
    她這么講,唐寅無話可說。如果前來行刺自己的刺客已厲害到連金宣都抵擋不住,那自己也不用再和刺客動手了。
    寢帳中的眾人相繼離去,時間不長,寢帳里就只剩下唐寅、尹蘭和金宣三人。
    見尹蘭還未走,唐寅說道:“尹蘭,你也去休息吧,今晚應該不會有事。”
    尹蘭瞄了一眼金宣,低聲說道:“大王,今晚我想留下來……”
    金宣噗嗤一聲樂了,笑問道:“難道尹蘭小姐還怕我把你的大王吃了不成?”
    尹蘭臉色頓是一紅,正要解釋,唐寅揚頭笑道:“去吧!有阿三阿四在外面守著就行了。”
    唐寅已經開口,尹蘭也不好強留,她沖著唐寅福了一禮,然后才慢吞吞地退出寢帳。
    她前腳剛走,金宣就站起身形,走到床榻前,低頭看了看,笑吟吟道:“床榻怎么鋪得這么窄,根本睡不下兩個人嘛!”
    唐寅能聽出她話中的戲謔之意,晃身走了過來,笑道:“一人睡床頭、一人睡床尾就夠用了。”
    金宣忍不住笑出聲來,說道:“那可連腿都伸不開了。”
    唐寅聳聳肩,走到床頭,脫下鞋子,盤膝而坐。金宣見狀,點點頭,走到床尾,和唐寅一樣,也是盤膝打坐。
    其實像金宣這等修為的修靈者,打坐比睡覺更能養足精神,只是唐寅的修煉方式與她不同,打坐對他而言也沒有任何效果,充其量就是閉目養神。
    坐了片刻,金宣突然開口問道:“殿下剛才所說的幽明、幽暗是什么?”
    唐寅眼睛沒睜,坐在那里紋絲未動,面無表情地說道:“是廣玄靈暗中訓練的兩個刺客組織,幽明里的刺客都是光明系修靈者,幽暗里的刺客則是暗系修靈者。”
    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問道:“金長老在神池時從未聽說過嗎?”
    金宣緩緩搖了搖頭,說道:“從未聽說,廣玄靈也從未提起過,本來,我以為自己身為長老,已經很了解神池,其實,我所知道的神池只是個表,而里是什么樣子,我毫無所知。”
    唐寅輕輕嘆了口氣,說道:“廣玄靈苦心經營數百年,所隱藏的秘密還不知有多少呢,即便是幽明、幽暗對他的了解也甚少。”
    他有用黑暗之火吸食過幽暗中的刺客,可是在那名刺客的記憶中,有價值的信息幾乎沒有。他們的生活太簡單太枯燥,在神池就像見不得光的老鼠,長年藏身于地下一個叫幽殿的地方,又像是機器人,每日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修煉靈武。從小到大,日復一日就是這么過來的,他們甚至都不太有自己的思想,只知遵從廣玄靈的命令行事。
    缺失情感,如同冷血的機器,這才是他們的可怕之處。在他們身上,唐寅能看到自己當年時的影子,正因為這樣,他同情他們,但也忌憚他們。
    這一晚風平浪靜,并沒有出現刺客,也沒有一丁點的異常情況,翌日一早,尹蘭第一個來到唐寅的寢帳‘報道’,看到唐寅和金宣分坐床頭和床尾打坐,她下意識地噓了口氣。
    等到天色大亮,儀仗隊伍拔寨起程,繼續趕路。
    兩日后,唐寅一行人進入升平郡,數日后,又順利進入邊陽郡。到了邊陽郡,就等于是看到了風國的大門,充其量再需五天的時間便可回到風國本土。
    由于這一路走來太順利,期間沒有任何的風吹草動,人們不由得對凌夜傳回的消息再次產生懷疑,就連樂天都覺得要么是凌夜的消息有誤,要么就是他別有居心。
    在邊陽郡行進兩天,隊伍抵達邊陽郡的郡城大章。川國的民風是有差異的,南方保守,北方豪邁,唐寅對邊陽郡這里的民風甚是喜歡,人與人之間似乎沒有隔膜,走在街頭的那些百姓們,不管是布衣還是錦衣,在人們的臉上最常看到的就是笑容。
    聽說風王路經大章,郡首周聰早早地出城迎接。
    見到唐寅后,他滿臉堆笑,快速迎上前去,一躬到地,說道:“風王殿下一路辛苦,小人已在郡首府內擺下酒宴,只等著為殿下接風洗塵呢!”
    唐寅一笑,擺手道:“周大人不必多禮。”他不是第一次見到周聰,對這個人的印象很一般,油嘴滑舌,極善阿諛奉承。
    “風王殿下,快,城內請!”
    進入大章城,街道兩旁圍觀的百姓可不少,對這樣的場面唐寅習以為常,倒是阿三阿四、尹蘭等人緊張異常,緊緊護在馬車的兩翼,目光不時掃向人群當中。
    從城外到城中心的郡首府,依然是風平浪靜。等進了郡首府后,眾人不約而同地長松口氣。
    周聰準備的酒宴很豐盛,可謂是山珍海味,一應俱全,與會之人倒是不多,皆為邊陽郡的高官。在宴席上,周聰召來他精挑細選的舞姬表演助興,并頻頻向唐寅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