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65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唐寅看著廖飛久久沒有說話,他現在也在猜測廖飛所言的這些究竟是真是假。
    沉思好半晌,他方柔聲問道:“廖先生,你說周聰周大人是你的姑父?”
    “正是!”廖飛重重地點了點頭。
    “既然周聰是你的姑父,那你又為何會背叛他,偷偷跑來向本王說這些?”唐寅含笑問道。
    廖飛沒有說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直言道:“小人是為了自保!風王殿下已于昭陽與大王議和,姑父若是幫著血衣侯謀害殿下,那就是公然對抗朝廷,是大逆不道之罪,會牽連九族,小人不想受其拖累,也不想眼睜睜看著姑父往火坑里跳,所以才斗膽跑來向殿下告密,只要殿下能逃出大章,只要殿下不發生意外,那么,姑父還有小人就都不會有事了。”
    他說的這些雖然顯得他自私又膽小怕事,但倒也合情合理,畢竟性命攸關,這是人之常情嘛,如果他要以為了兩國的和平相處等等這些大道理作為理由,反而更會引人懷疑。
    當然,即便如此,唐寅仍對他的話半信半疑。洪越天在川國的勢力再大,他究竟是一侯爺,敢做出背著肖軒謀害自己的勾當嗎?
    他沉吟片刻,柔聲說道:“你說的這些,又如何能讓本王相信呢?”
    廖飛急道:“小人句句屬實,絕無半句虛言,小人可以對天發誓……”
    “那倒不必。”唐寅笑了笑,站起身形,走到廖飛近前,在他面前來回踱步徘徊,與此同時,他的心思也在急轉,如果廖飛說的都是真的,自己在郡首府確實不能久留。
    現在負責保護自己的儀仗都在城外,一旦十萬的洪家軍突然殺進來,再配合上大章內城的郡軍以及郡首府的護衛,只靠自己以及身邊的這幾個人,又如何應對得來?
    想了好一會,唐寅緩緩開口說道:“現在天色已晚,郡城早已關閉,本王若想悄悄出城,也非易事。”
    廖飛正色道:“小人早已安排好了,鎮守西城的高將軍與小人交情莫逆,只要殿下到了西城,高將軍自便會放殿下出城。”
    見唐寅還在猶豫,廖飛急聲說道:“殿下沒時間了,再不走,等到子時洪家軍入城,殿下想走都走不了。”
    “你說的這些都是空口無憑,本王又怎知你是不是在故意騙本王出城呢?”
    “殿下,小人所說……”
    “想要本王相信你,那也簡單,把你的命給我!”
    正在走動的唐寅突然停下身形,毫無預兆,一把扣住廖飛的面門,后者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唐寅掌心里已燃燒起黑暗之火。
    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瞬間榨干了廖飛的生命,在黑暗之火下,他的身子劇烈地顫抖著,想要叫喊,但唐寅的手掌死死扣住他的雙腮,使他只能發出低微的嗚嗚聲,與此同時,絲絲的霧氣由他周身上下散發出來。
    劇烈抖動的身軀漸漸安靜下去,軟綿綿地掛在唐寅的手上,隨著后者松開五指,尸體撲通一聲摔落在地。
    唐寅揚起頭來,將空中飄蕩的靈氣全部吸入體內,而后就地盤膝打坐,閉目冥思。
    一旁的阿三片刻都未猶豫,回身把房門關嚴,緊接著,又把尸體拉進里屋,塞到床鋪底下。
    大概等了足足兩柱香的時間,唐寅才從冥想中蘇醒過來,他瞇縫著眼睛,虎目當中不時閃爍出精光。
    守在旁邊的阿三小心翼翼地低聲問道:“大王?”
    “是真的!”唐寅站起身,冷冷說道:“洪越天果然勾結周聰,欲謀害于我。”
    “那……大王,我們現在怎么辦?要不要先把周聰擒下,等到洪越天進城的時候再出其不意的將此賊斬殺!”阿三狠聲說道。
    唐寅擺了下手,說道:“洪越天再可惡,再目無王法,那也是川國內部的事,我們身為外人,若是在川國的地頭上殺了他,必定會被別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從而挑起兩國之間的爭戰!”
    “那我們……”
    “廖飛說得沒錯,當務之急,得趕快撤出大章。”說著話,他猛然想起什么,急道:“速去找皇甫長老和金長老,周聰現在正要對他二人下手!”
    阿三差點樂了,周聰要去找皇甫秀臺和金宣的麻煩,那可真是自找苦吃,嫌自己的命長了,這兩位,又豈是他能惹得起的。他正琢磨著,唐寅又補充一句:“用迷藥!”
    啊?阿三吸了口氣,接著臉色頓是一變,再不敢耽擱,急忙轉身向外走去。他出去的快,回來得更快,與他一同回來的還有兩位,正是皇甫秀臺和金宣。
    “風王殿下,出大事了!”金宣進來之后,立刻說道:“洪越天勾結周聰,今晚就要謀害殿下,殿下得早做定奪啊!”
    看到他二人都平安無事,唐寅噓了口氣,他沖著金宣點點頭,說道:“此事我已經知道了。”
    “知道了?”金宣和皇甫秀臺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這么隱秘的事,唐寅又是怎么知道的?
    看出他二人的疑問,唐寅也沒有做太多解釋,只是說道:“周聰的一名親信怕受此事牽連,所以偷偷跑來向我告密。大章現已成是非之地,我們不能久留,得馬上離開!”
    “殿下要走,恐怕勢必會驚動周聰。”金宣皺著眉頭說道。
    “換個裝扮,再由一個郡首府的熟客送我們出去就沒問題了。”
    說話之間,唐寅的周身上下突然散發出大量的靈氣。皇甫秀臺和金宣同是一皺眉頭,找郡首府的熟客?到哪里去找這樣的人?即便找到了,人家又怎么肯幫他們呢?
    二人正琢磨著,唐寅散發出的靈氣已在他身邊凝聚成人形,時間不長,這個人形變得越來越清楚,越來越真切,五官樣貌、衣服鞋子一應俱全。
    其實,皇甫秀臺和金宣也是第一次看到暗系修靈者施放暗影分身時的場景,兩人眼中即有好奇,又有不以為然,還隱隱帶著敵意與戒備。
    可以說從小到大,在他二人的觀念中就一直被灌輸著暗系靈武是邪門歪道,只有光明系靈武才是靈武學的正統,所以對唐寅,他二人的情感也是很復雜的。
    唐寅身上有令他倆欣賞的一面,而且以他倆目前的處境也不得不依賴唐寅,但同樣的,這并不代表他倆就已經認同黑暗靈武了。
    此時,唐寅幻化出來的暗影分身正是廖飛的模樣。等凝化完成,‘廖飛’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周身上下,沒有察覺有不妥之處,然后說道:“皇甫長老、金長老,我現在出去引些川軍進來,屆時兩位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們除掉,而且不能發出聲響。”
    皇甫秀臺和金宣都是聰明人,一點就透,想必唐寅所說的熟客就是他現在幻化出來的暗影分身,真人找已被他殺了,現在他是要自己這些人喬裝成川軍的模樣混出去。
    二人齊齊點下頭,應道:“好!”
    唐寅片刻也未停留,真身坐到鋪墊上,暗影分身則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穿過院落,‘廖飛’走出院門,到了外面,向左右的守衛召喚道:“過來,你們都過來!”
    郡首府內的守衛都認識廖飛,知道他是郡首大人的幕僚,也是郡首大人的親侄子。左右的十數名護衛紛紛上前,賠笑著說道:“廖先生,您有什么事嗎?”
    “你等隨我進去一趟,風王殿下有事要交代!”‘廖飛’向眾人甩了下頭,再不多話,轉身走了回去。
    眾護衛面面相覷,站在原地誰都沒有動。走進院門的‘廖飛’回頭凝視眾人一眼,語氣不善地說道:“你們還愣在那里干什么?快隨我進去啊!”
    “廖大人,郡首大人發過話,要小人不得私自進入別院,違令者是要……殺頭的!”一名護衛咧著嘴,抬起手掌還在脖子上比了比。
    ‘廖飛’翻了翻白眼,氣道:“有我在,你們還怕什么?再者說,幫著風王殿下把事情辦好了,你們個個都能領到重賞,算了,既然你們不敢,我再去找其他的弟兄們!”
    一聽風王會有賞,在場的護衛們皆是兩眼放光,哪里還管周聰對他們的命令,紛紛進入院內,把正要往外走的‘廖飛’攔住,滿臉堆笑地紛紛說道:“哎呀,廖先生別生氣嘛,其實廖先生發話和郡首大人發話是一樣的,廖先生讓小人去做的事,就算掉腦袋小人也得去做嘛!”
    ‘廖飛’白了眾人一眼,又不滿地哼了一聲,隨后轉身向里面走去,頭也不回地說道:“都跟我過來吧!”既然都這么說了,我就送你們上路。
    眾護衛們樂呵呵地跟在‘廖飛’的后面,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一只腳其實已經邁進了鬼門關里,他們心中只想著風王會給他們什么樣的獎賞,風王可是堂堂大國之君,他的獎賞也肯定差不了。
    這些護衛們并不清楚周聰和洪越天之間的勾當,更不清楚周聰已要致唐寅于死地,毫無防備的跟隨‘廖飛’進入唐寅所在的正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