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66

  ,
    第八百六十六章
    跟隨著‘廖飛’進入正房,眾護衛舉目一瞧,不僅唐寅在,皇甫秀臺和金宣這兩位神池的長老也在。【】隨著他們進來,守在門口的阿三阿四立刻把房門關嚴。
    護衛們同是一怔,其中一名隊長上前兩步,必恭必敬地拱手說道:“風王殿下,不知你找小人有何吩咐?”
    “本王要向你們借樣東西!”坐在那里的唐寅頭也沒抬,笑呵呵地說道。
    “不知……殿下要借什么?”護衛隊長以及其他的護衛們皆是滿腦子的莫名其妙。
    “你們的命!”唐寅話音還未落,‘廖飛’、皇甫秀臺、金宣、阿三阿四等人已齊齊出手。
    他們都是靈武高手,十幾名護衛在毫無防范的情況下,連怎么回事都搞弄明白,臉上還帶著茫然,人已紛紛摔倒在地。
    再看他們,同是喉嚨被捏碎,人們躺在地上還沒有馬上斷氣,一個個瞪大驚恐萬分的眼睛,難以置信地望著周圍眾人,他們想要叫喊,但張開好大的嘴巴里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要怪,就怪你們的郡首大人吧,是他的愚蠢害死的你們。”
    唐寅終于抬起頭來,緩緩站起身形,接著向在場的眾人甩下頭。人們會意,立刻蹲下身形,將護衛們身上的盔甲和軍裝一一扒下。
    時間不長,地上已擺放好十余套川軍的盔甲和軍裝,唐寅又讓阿三、阿四把尹蘭、任笑、常封、樂天等人找過來。
    等尹蘭等人趕到的時候,看到的正是滿地尸體的場面,他們臉色同是一變,下意識地看向唐寅,驚問道:“大王(殿下),這……這是怎么回事?”
    唐寅先把事情的經過簡單向眾人講述一遍,而后說道:“你們趕快換上川軍的衣服,我們得馬上撤離大章。”
    聽聞他的話,尹蘭等人同是倒吸口涼氣,再不多問,紛紛拿起擺放在地上的盔甲和軍裝,快速地穿起來。
    過了還不到一盞茶的時間,眾人皆已換好行頭,舉目看去,一個個皆是穿著川軍的軍裝,頭頂鋼盔,身罩鋼甲,手中提著長槍,和川軍的打扮一模一樣,如果不碰到熟人,根本認不出來他們。
    見眾人都已準備妥當,唐寅這才向眾人甩了甩頭,示意現在可以走了。眾人先把房間里的燭火一一吹滅,然后由‘廖飛’在前引路,一行人悄然無聲地走出別院。
    廖飛是周聰的侄子,每日進出郡首府如家常便飯,他走在郡首府內都不會有人上來盤問,另外唐寅等人又都是川軍打扮,還和‘廖飛’走在一起,自然也不會引人懷疑。
    他們離開別院后,并沒有往郡首府的后面走,而是光明正大的往正門方向去了。
    郡首府現在的守衛異常森嚴,兵甲林立,如臨大敵。他們一路走過來,都不記得遇到多少川軍護衛了。路上無話,眾人有驚無險地來到郡首府的大門。
    這里的守衛更加嚴密,站崗的軍兵幾乎都快把郡首府的大門堵死。‘廖飛’看都沒看在場的軍兵,旁若無人地向外走去。
    他剛邁出門檻,一名將官打扮的青年便快步迎上前來,笑道:“呦!廖先生,這么晚還出去啊!”
    ‘廖飛’樂呵呵地看著這名青年將官,暗中他可是在腦海里努力地搜索著關于此人的記憶。愣了有那么兩三秒鐘的時間,他說道:“王將軍,今晚應該不是你當值吧?”
    那青年將官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沒辦法,大人有令,我也只能趕過來了,誰讓今天的情況特殊呢!”頓了一下,他又問道:“廖先生可是要去夫人那里?”
    不知道他所說的夫人是誰,‘廖飛’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青年將官恍然向起什么,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賠笑道:“啊,差點忘了大人交代這事不能說,廖先生可別……”
    ‘廖飛’擺了擺手,順著他的話道:“我就當什么都沒聽到。”
    “是、是、是!”青年將官連連點頭,然后側身向‘廖飛’身后望了望,見還跟有十數名護衛,低聲狐疑道:“保護夫人的兄弟已經不少了,還用再加派護衛嗎?”
    由始至終‘廖飛’都不清楚他究竟在說什么,但他反應也快,臉色一沉,不悅地說道:“不該你管的事就別問。”
    青年將官一縮脖,再不敢多言,快速地退讓到一旁,躬身說道:“廖先生請!”
    ‘廖飛’應了一聲,大步流星走了出去。直至‘廖飛’帶著一行護衛走遠,青年將官才挺直身軀,冷哼出聲,嘟囔道:“神氣什么?要不是和大人沾親帶故,我豈會怕你?!”
    且說唐寅一行人,順利出了郡首府后,直向西城方向趕過去。廖飛和西城的守將高震私交頗深,而且事先也打過招呼,就目前情況而言,他們從西城出去的可能性最大。
    長話短說,兩刻鐘后,眾人趕到西城的城門處。距離城門還有十多米的距離,他們便被守城的軍兵攔住,為首的隊長沉聲喝道:“什么人?”
    “是我,廖飛!”‘廖飛’走上前去,皺著眉頭說道:“你們去稟報高將軍,就說我來了!”
    川兵隊長高舉著火把,探頭向前看了好一會才把廖飛認出來,臉上的陰冷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笑容滿面,他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廖先生,您等等,小人這就去向將軍稟報!”
    說話之間,川兵隊長轉頭跑開。沒過多久,他又跑了回來,點頭哈腰地說道:“廖先生是要出城吧,將軍已下令打開城門了,廖先生請!”
    廖飛點下頭,邁步向前走去。邊往前走著,他也邊悄悄打量四周,好嘛,今晚在西城門這里駐守的軍兵也真夠多的,在遠處看不出來什么,可走到近前便可發現,在城墻下面,密壓壓站著的全是川軍。
    不能說有上萬人,但至少也在五千往上。
    走到城門洞前,向里面一瞧,城門果然被打開了,‘廖飛’正準備向里面進的時候,城墻上面傳來粗獷的喊話聲:“廖兄,他們就是你說要帶出城的那些人嗎?”
    他抬頭向上觀望,只見城門樓里正有人探出腦袋,向自己這邊張望著。
    認出問話的這位就是高震,廖飛點點頭,拱手說道:“高兄,這次你幫了我,可是功德無量啊,日后兄弟必有重謝!”
    “哎,我們之間還談什么謝不謝的,既然兄弟有急事在身,就趕快走吧!”那名將領又向下面的人群喊道:“你們趕快給廖兄他們備幾匹快馬,都快一點,耽誤了廖兄的事,我拿你等試問!”
    隨著他的話音,有川兵士卒快速地牽過來十余匹戰馬,交給唐寅等人。眾人接過韁繩后,紛紛上馬,然后再不停留,催馬沖出城門。
    他們前腳才剛出城,一名偏將便急匆匆地跑上城門樓,面露疑惑之色,問道:“將軍,廖先生有修過靈武嗎?”
    高震聞言樂了,說道:“高兄只是一介書生,哪里修煉過靈武?”
    “那就奇怪了,廖先生身上又怎會有靈壓呢?!”偏將皺著眉頭,滿臉的不解。
    如果換成旁人,他或許會用洞察探查一番,但對方是廖飛,既是郡首大人的侄子,又是他頂頭上司的知己好友,對廖飛用洞察太失禮,也怕得罪了他自己以后沒有好果子吃。
    “廖兄身上有靈壓?”高震瞪大眼睛,他二人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相互之間知根知底,廖飛有沒有修過靈武他又豈會不知?
    怔了片刻,他猛的轉回身,快步走到城門樓的另一側,手扶箭垛,兩眼閃爍著精光向外觀望。這時候唐寅等人也剛好跑出城外,高震以洞察之術探得清楚,廖飛不僅是修靈者,而且還是個修為深不可測的暗系修靈者。
    不對!此人絕對不是廖飛!他激靈靈打個冷戰,沖著城外大喊道:“廖兄,等一等,你先等一等再走!”
    出了大章城的唐寅哪里還會再聽他的召喚,一個勁的快馬加鞭,催促著戰馬向前飛奔。
    哎呀!見出了城的‘廖飛’理都不理自己,高震更加確認自己上當了,如果這人不是廖飛,那廖飛本人可就兇多吉少了。想到這里,高震眼珠子都急紅了,沖著周圍的川軍將士們急聲喝道:“放箭!快放箭!”說話間,他先搶過來一把鋼弓,抖臂膀將其靈化,接著,對準城外正策馬奔馳的‘廖飛’,狠狠射出一支靈箭。
    吱——靈箭的破風聲刺耳,在空中畫出一道電光,直向‘廖飛’的后心飛去。只見那‘廖飛’連頭都沒回,只是等靈箭飛射到他近前時,他信手向背后一揮,就聽當啷一聲,靈箭在空中打著旋飛落到一旁。
    果然是假的,我上當了!高震看向左右,見周圍的川兵川將們都大眼瞪小眼地看著自己,高震怒吼道:“你們都看著我做什么?快給我放箭啊!”
    說著話,他又回身喝道:“張寧,你速率騎兵隊去追捕,無論如何也要把那個假扮廖飛的賊人給我擒回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