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68

  ,
    “風王殿下,您這是……”金卓催馬來到唐寅近前,先是拱了拱手,而后滿臉不解地向他身邊看了看。【】
    唐寅一笑,隨口說道:“儀仗行進的速度太慢,本王便先行一步回國了。”
    “原來如此!”金卓暗暗咧嘴,風王還真是特立獨行啊,堂堂的國君,哪有只帶十幾名隨從趕路的道理?
    他心中暗笑,臉上可不敢表露出來,說道:“風王殿下路上辛苦,請先入營休息吧!”
    唐寅擺擺手,說道:“多謝金將軍的好意,本王正是急于回國所以才先行一步,就不到貴軍營地做客了。”
    金卓也不勉強,說道:“那就讓在下送殿下一程吧!”
    他和唐寅騎馬并肩而行,邊走邊說道:“我軍已陸續撤往神池一帶,在下在這里也待不上幾日了。大王有令,要在下于神池邊境駐扎,想來難免會與神池人接觸,不知殿下可有忠告能提醒一二?”
    唐寅對金卓的印象不壞,即便是對手,也是個值得敬佩的對手。他沉吟片刻,說道:“不要輕易與神池子弟動武,真正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廣寒聽。等你駐扎于神池邊境后,不必擔心神池會來偷營,而務必要提防神池可能派出的刺客,這也是神池最有可能使用的退敵手段。”
    金卓聽得格外認真,唐寅邊說他在旁邊點頭,等他說完,他小心翼翼地問道:“殿下的意思是,廣寒聽會派刺客行刺在下?”
    “恐怕不僅是金將軍一人,軍中的所有將官都有危險。神池沒用過兵,也不會用兵,在無法與大軍抗衡的情況下,擒賊先擒王便是首選戰術。”
    唐寅看向金卓,含笑說道:“既然要去神池,身邊多帶些靈武高強的護衛總是有必要的。”
    金卓連連點頭,暗道一聲有理,他拱手說道:“多謝殿下提醒,在下牢記于心。”
    唐寅一笑,說道:“放心吧,不日,我風軍也會抵達神池邊境,到時你我兩軍兵合一處,神池也不敢輕舉妄動。”
    金卓疑問道:“不知殿下要派哪支軍團前往神池?”
    唐寅想了想,說道:“本王打算派平原軍和天鷹軍。”
    金卓眼睛頓是一亮,喜笑顏開道:“如此的話,在下便可高枕無憂了。”平原軍可是風國最精銳的王牌軍團,天鷹軍也差不到哪去,若有這兩支軍團在,川軍的壓力自然會大減。
    邊走邊聊,不知不覺間,唐寅等人已行過川營,再往前走就是風國境內。到了這里,金卓勒住韁繩,向唐寅拱手說道:“風王殿下,在下不便繼續遠送,在此地與殿下別過了。”
    唐寅也停下戰馬,向金卓含笑點了點頭,再次提醒道:“金將軍到神池后得多加小心,千萬不可大意,神池雖無兵馬,但其中臥虎藏龍,高手如云。”
    “在下銘記殿下教誨!”金卓在馬上恭恭敬敬地躬身施禮。
    “告辭了!”唐寅又深深看了他一眼,隨后催馬向風國境內而去。
    目送著唐寅一行人的身影在風境消失,金卓這才撥轉馬頭,帶著一干隨從返回川營。
    且說唐寅一行人,進入到風國境內之后,人們不約而同地長松口氣。
    這一路走來,雖說沒有發生戰斗,但也是危機重重,尤其是在大章,險些與洪家軍和當地的郡軍發生直接交鋒,好在他們撤離得快,若是再遲緩片刻,就得被困在大章城內。
    唐寅等人向前沒走出多遠,便碰上迎面而來的關口城守軍。目前駐扎于關口城的守軍只剩下新軍,新軍的統帥劉彰帶著白安、閻炎諸將出城迎接。
    在關口城只休息一日,第二天,唐寅又再次起程,劉彰還特意從新軍當中挑選出一萬精銳之士,負責護送唐寅回都城。
    長話短說,唐寅等人風餐露宿,加緊趕路,兩個月后,終于回到風都鎮江。
    唐寅這一次離開都城的時間可算是最長的了,先是討伐安國,而后又去了川都昭陽,前前后后的時間加到一起得接近一年。
    這次他回都比以前要好一些,受到不少鎮江百姓的歡迎。
    鎮江的百姓多為莫人,對唐寅、對風人都存在強烈的排斥感,這回唐寅率領風軍成功吞并安國,使風國的整體國力提升一大截,風國也從中賺得大量的實惠,國庫富足,朝廷趁機減免了風國各地百姓一年的賦稅和徭役,這些惠民的政策讓莫人百姓對唐寅乃至風國朝廷都改觀了不少,也漸漸接受了自己由莫人變為風人的現實。
    以殷諄為首的皇廷和以邱真、上官元吉為首的風國朝廷都有出城迎接唐寅,皇廷和王廷的文武官員加到一起得有二百多人,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面。
    看得出來,莫地的百姓業已漸漸接受唐寅,殷諄對他的態度也顯得格外熱情,見面之后,噓寒問暖,又好一頓夸贊他的‘豐功偉績’,還有意搬出一頂‘千古忠賢’的大帽子扣在唐寅頭上。
    唐寅當然知道殷諄現在心里是怎么想的,風國已先后吞并寧、莫、安、桓四國,基本統一了帝國的中北方,目前唯一能與風國分庭抗禮的只有南方的川國,殷諄實際上也很害怕他突然廢除自己的帝位,取而代之。
    他對帝位嗤之以鼻,如果他想要的話,根本不用等到現在,殷諄早成為他的刀下之鬼了。對殷諄這位天子、他的大舅哥,唐寅還算是客氣,禮讓有加。
    等他應付完殷諄,邱真和上官元吉這才雙雙走過來,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對唐寅的埋怨。
    邱真湊到唐寅近前,低聲說道:“大王只身去往川國都城昭陽,實在太冒失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我大風豈不要亡國了?”
    上官元吉雖然沒附和,但也是在旁連連點頭。
    唐寅臉上的笑容未減,先是向周圍走過來的風國大臣們點頭示意,而后也壓低聲音,安撫道:“邱相所言極是,這次確實是我冒失了一些,欠缺考慮,下回不會再這樣了。”
    其實他并不認為自己的做法有錯,當然,他也不認為邱真和上官元吉的擔憂是錯的,事情總是有兩面性,風險越大,收益往往也越大。
    見他認錯得干脆,邱真和上官元吉也不好再多說什么,后者輕笑一聲,岔開話題,問道:“大王一路回都可還順利?”
    “當然,就是連日趕路勞累了點。”身體那么健壯的唐寅也是露出疲憊之色,近兩個月的日夜兼程,讓他渾身上下的骨頭都快散了架子。
    上官元吉面色一正,急忙側了側身,說道:“大王趕快回宮休息吧!”
    “恩!”唐寅點點頭,一手拉著邱真,一手拉著上官元吉,讓他二人與自己同乘一車。
    在回往王宮的路上,唐寅把他離開都城這段時間里風國所發生的大事詢問了一番。
    這一年里,風國對各地的平叛進行得十分順利,原本分派到各地的軍團業已紛紛回收,只有桓地還不太平,尤其是桓地的南邊境,依舊時常遭受貞人的襲擾,以聶澤為首的百戰軍仍駐扎于桓地南邊沒有回撤。邱真有意讓百戰軍在當地長年駐扎,實際上他也是這么做的,早在數月前便已責令百戰軍于當地屯田,自給自足。
    對于邱真的決策,唐寅沒有異議,邊聽邊點頭,應道:“很好,應該這么做。”
    上官元吉的稟報繁瑣許多,無外乎哪里受災,哪里又向朝廷請求救濟等等諸如此類。
    回到王宮之后,邱真和上官元吉等風國大臣們識趣的一一告退,人們都看得出來,大王疲憊,就算有要緊的事,也應等到明日朝堂上再議。
    唐寅確實是乏了,沒有攔阻眾人,只是等邱真和上官元吉離開時向他二人交了個底,表示自己已與肖軒議和,并且二人業已決定,要共同對神池用兵。
    扔下這記重磅炸彈后,唐寅才揮手讓邱真和上官元吉離開。
    邱真和上官元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王宮,直至站在王宮的大門外二人才回過神來。對于兩國議和之事,他兩人心中已有準備,只是沒想到風川要聯手對付神池。
    千百年來,不管帝國內部的各公國怎么爭戰,怎么廝殺,怎么互相吞并,戰禍可始終沒有蔓延到神池,這次風川兩國的君主一致把矛頭指向神池,可謂是開了先河。
    “邱相,我……剛才沒有聽錯吧?”上官元吉眼巴巴地看著邱真。
    邱真則是苦笑,說道:“我倒寧愿自己聽錯了……看起來,我風國要發生大事了!”
    神池,那是可以用兵之地嗎?野心比唐寅還要大的邱真這時候都心里沒底了,他感覺對神池用兵,如同是引火**。
    “元吉啊,如果今天你沒事的話,到我府上去坐坐吧!”
    “正有此意!”上官元吉答應得干脆,欲對神池用兵之事,他可得和邱真好好談一談。
    唐寅回到王宮后,立刻令人在王宮里準備幾間幽靜的院子,將皇甫秀臺、金宣、任笑、常封等人安頓下來,而后,他才回往自己的寢宮。
    現在寢宮里可是很熱鬧,不僅王妃殷柔在,舞媚、范敏、袁千依、肖娜幾位夫人也在,很難得的眾女齊聚一堂。
    看到她們,唐寅臉上立刻露處笑容,不過很快,他的心頭又蒙上一層陰影,在川王宮內所發生的事,會不會也發生在自己身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