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71

  ,
    第八百七十一章
    唐寅頗感難為情地干笑一聲,想了片刻,慢悠悠地說道:“我打算精簡參政堂和軍政堂。”
    上官元吉點頭,但沒有表態,等他繼續說下去,他洋洋灑灑寫了這么多,當然不會只有這點內容。
    果然。唐寅又繼續說道:“然后再把參政堂和軍政堂合到一處,讓其直接參與朝政。”
    他的意思說白了就是不打算再把參政堂和軍政堂只當成一個君主背后的幕僚機構,而是要參政。
    “那合并之后又叫什么名字呢?其中的官員品級又當如何來定呢?”上官元吉一邊尋思著一邊問道。
    參政堂和軍政堂的人數加到一起得接近百人,再精簡,至少也得有數十號人,難道這么多人都要參加朝議?能上朝議政的官員至少都是從三品,那么多人,難道都要封三品官?
    “名字我已經想好了,就叫內閣,品級嗎,統一為從一品。”唐寅問道:“元吉,你意下如何啊?”
    “內閣?從一品?”上官元吉眨眨眼睛,半晌都沒有反應不過來。
    唐寅要放權,成立內閣就是必然的,不過他要建立的并不是君主立憲制,就目前的情況而言,風國還沒有進步到可以建立君主立憲制的程度。
    他所借鑒的是明朝的內閣制,朝廷議政,內閣輔政。而與之不同的是,內閣的權力將變得更大,可以對朝廷提出的決議給予否定,而且君主不能干擾或左右內閣的決定。
    如此一來,就等于是把處理國家大小事務的決定權都交到內閣手上,而不再是由君主做最后的定奪。
    至于內閣的人選,君主無權直接任命,也不是通過民選,而是由朝廷推薦,君主有權否決,但對同一人選,君主最多可否決三次,三次過后,如果朝廷再推薦,君主也無權反對。
    他所提出的這個內閣制,已徹徹底底的架空了君主的權力,君主變成可有可無,或者說只變成了一個象征,真正的權力都掌握在朝廷和內閣手上,而內閣又要凌駕于朝廷之上。
    等唐寅把自己的構想都對上官元吉講完,后者看著他,久久沒說出話來。他無法理解唐寅的腦袋里究竟在想什么,君主之所以稱為君主,是因為他有這個國家最至高無上的權力,現在他要把這個權力全部轉交給內閣,這簡直就是瘋了。別國的君主都生怕有人專權、奪權,而自己的這位大王倒好,在想盡辦法的將權力推給旁人。
    他只能在心里報以搖頭苦笑。
    見他眼巴巴地瞅著自己,久久無語,唐寅正色問道:“元吉,你覺得我要成立內閣這個主意是好,還是不好?”
    上官元吉苦笑,這讓自己如何來回答?如果說不好,顯得自己像怕被削權似的,如果說好,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君主無權,大權旁落,這不是自古以來的大忌嗎?
    沉吟許久,他方說道:“此事關系到我國的生死存亡,還應從長計議,從長計議為好。”這么大的事,他可不敢一個人輕易下定論。
    看他謹慎的樣子,唐寅忍不住笑了,說道:“這還僅僅是我的構想罷了,你也別太認真,我們只當是私下里聊天就好。”
    上官元吉說道:“若是這么說,臣以為……不妥。”
    “哦?哪里不妥?”
    “君主大權旁落,萬一落到野心勃勃的臣子手中,豈不是……要重蹈前朝之覆轍?”上官元吉小心翼翼地說道。
    “所以說,權力即得要分散,又得要相互制衡,絕不能存在大權只落于一人手上的事。”唐寅問道:“元吉,你是不是覺得若依我的構想,內閣的權力太大了?”
    “是的,大王,若按照大王的構想,這個內閣已完全凌駕于大王和朝廷之上。”
    “我所構想的內閣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
    “即便是一群人,其中也必有一位是主事之人,如若不然,遇到意見分歧的時候,誰又來做最后的定奪呢?”
    “可以投票,少數服從多數。”
    “這豈不是太兒戲了?”
    唐寅默然,不是他認為上官元吉說的有道理,而是二人思想上的差距太大,少數服從多數,這在唐寅看來是很正常的事,但在上官元吉的觀念中就是件無法理解、不可理喻的事。
    他所要建立的內閣制連上官元吉都說服不了,對于其他那些大臣的反應也就可想而知,唐寅心中暗嘆口氣,不過他可沒有放棄自己的想法,組建內閣,這勢在必行。
    “好了,對于此事,我們以后再議,其中的許多細節,我也需要再仔細斟酌。”
    他的話正合上官元吉的心意,他也不想再為此等荒謬之事和唐寅繼續爭論下去。他話鋒一轉,含笑說道:“大王不是要去請天子下詔嗎?現在天子也應該下朝了,大王是否動身?”
    唐寅點點頭,起身說道:“走吧,我們去皇宮!”
    他帶著上官元吉去了皇宮,等在御書房里見到殷諄,說明來意后,殷諄嚇得一哆嗦,險些沒癱到坐塌上。
    風國已經吞并了四國,現在竟然又把矛頭指向了神池,神池又哪是能隨便動兵的地方?
    唐寅懶得向殷諄多做解釋,轉頭看向上官元吉,后者會意,上前兩步,隨即把廣玄靈的所作所為向殷諄詳細講述一遍。
    最后,唐寅接話道:“廣玄靈所圖謀的可不僅僅是風川二國,他想要的可是整個天下,是天子的寶座,陛下,現在你認為廣玄靈還有沒有鏟除的必要?”
    殷諄激靈靈地打了個冷戰,面露驚駭之色,結結巴巴道:“竟然……竟然還有此事……”
    “臣與川王欲對神池用兵,絕非無的放矢,全是為陛下的皇位著想,所以,還請陛下盡快下旨,揭穿廣玄靈的罪行,將其公之于眾!”
    唐寅跨前一步,來到龍案前,不等殷諄做出反應,他已開始幫他研磨了。
    不管唐寅對廣玄靈的這些指責是真是假,他讓殷諄下詔,殷諄別無選擇,只能聽從他的話。
    他吞口唾沫,提起筆來,隨后抬頭看向唐寅,咧嘴問道:“愛卿,這……這讓朕如何起筆啊?”
    唐寅一笑,說道:“陛下只須按照上官丞相說的來寫就好。”說著話,他又向上官元吉點點頭。接下來,上官元吉說一句,殷諄便寫一句,時間不長,已洋洋灑灑得寫了有數百字之多,其中的內容全是針對廣玄靈的譴責,將他利用秘宗靈武技能永生不滅、偷盜各國嬰兒為神池所用、在神池暗中培養暗系修靈者和殺手等等惡性一一列舉出來。
    這份詔書,與其說是天子頒布的,還不如說是唐寅一手*辦的。
    等殷諄寫完之后,他緩緩拿起來,將上面的墨跡吹干,然后遞到唐寅面前,問道:“愛卿,你看看其中可有不妥之處?”
    唐寅含笑接過,看都沒看,直接合起,向殷諄拱手施禮道:“陛下英明,臣,告辭了。”
    “啊,愛卿啊,廣玄靈能把細作安插進川王宮,那……那朕的皇宮里會不會也……”
    唐寅正色說道:“陛下盡管放心,皇宮的守衛固若金湯,皇宮內的宮女、侍衛也皆是臣精挑細選出來的,絕不會藏有神池的細作。”
    “哦!愛卿這么說,朕就放心了。”殷諄松了口氣。
    唐寅在皇宮里沒有久留,隨即向殷諄告辭。自從殷柔不在皇宮之后,這里也沒什么可以吸引他的了。
    走出皇宮,唐寅立刻把天子詔書交給上官元吉,讓他擬成公告,張貼到全國的各郡、各縣、各城鎮,另外再派人把詔書的原文快馬送到川國都城昭陽,交由肖軒過目。
    這份天子詔書在風川兩國之間可謂是一石擊起千層浪,由天子下詔,公開譴責神池的圣王,這可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而且在天子的詔書中,神池的圣王簡直就是個罪大惡極、十惡不赦之人,這讓百姓們一時間都感到無法適從,人們心中難免起疑,自己一直頂禮膜拜的對象真的會是如此不堪嗎?
    在天子下詔的第二天,唐寅便發出調令,責令平原軍、天鷹軍立刻去往安地和神池的交界處,與那里的川軍匯合,對神池展開合圍之勢。
    通過暗影,唐寅每時每刻都能了解到國內民眾對于此事的反應,有些人認為廣玄靈確實可惡,而神池也難逃其咎,理應一并鏟除,有些人則認為這是廣玄靈一人之過,與神池不關,只要懲罰廣玄靈一人就好,不能牽連到神池身上,還有些人壓根就不相信這份天子詔書的內容,認為天子是受風王的挾持才不得不頒布這份詔書,說白了就是風川兩國野心太大,皆把神池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所以這次才決定聯手將其鏟除。
    民眾當中的聲音有很多,其中即有贊成者也有反對和質疑者,當然,有反對和質疑的聲音也很正常,畢竟神池千百年來所樹立的威信擺在那里,在唐寅看來,只要不是所有的民眾都站在同一條陣線上,不一致反對對神池用兵就行。
    隨著風國平原軍和天鷹軍的南下,也正式拉開了風川兩國聯手對抗神池的序幕,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唐寅和肖軒都預料不到,二人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是一心想著盡快除掉廣玄靈這個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