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872

  ,
    第八百七十二章
    風川兩軍匯合之后,隨即對神池展開合圍。【】
    這次風國出動的是平原軍和天鷹軍,蕭慕青為主帥,子纓為副帥。川軍那邊出動的是第三和第六軍團,上將軍衛衡為主帥,金卓為副帥。
    本來以為兩國四十萬大軍是可以對神池完成合圍之勢的,不過等兩軍開始進行實際行動的時候才發現神池周邊的地形太復雜,周邊既有山丘又有叢林,想完成合圍又談何容易,這也遠非四十萬的軍隊所能做到的。
    兩軍的統帥蕭慕青、子纓、衛衡、金卓聚到一起一商議,一致決定傳書各自的朝廷,再繼續加派兵力。
    傳書送回到風國和川國之后,兩國的君主也立刻做出應對,唐寅加派了飛羽軍,而肖軒則加派了川國的第四軍團,如此一來,兩國聚于神池外的總兵力便達到了六十萬眾。
    人過一萬無邊無沿,人過十萬扯地連天。六十萬的大軍這一次可把神池圍了個水泄不通,即便是山林,都被兩軍將士們開墾出來,扎起營帳,布起營防。
    風國,鎮江。
    現在風川兩軍對神池的合圍進展得很順利,神池方面還毫無動靜,唐寅也就不著急去往前方的軍中了,趁著這段時候,他需要在鎮江處理一些‘瑣事’。
    這天,散朝之后,唐寅直接去往舞媚所在的華英宮。他到時,舞媚正和幾名貼身的侍女聊天,看見唐寅,幾名侍女急忙福了一禮,然后快速退了出去。
    舞媚起身笑問道:“今天怎么來得這么早,不用處理政務了嗎?”
    “恩,今天比較清閑。”唐寅笑了笑,拉著舞媚坐下,問道:“媚兒,再過幾天就到你的生日了吧?”
    舞媚聞言喜笑顏開,驚喜道:“原來你還記得。”
    唐寅說道:“當然,這怎么可能會忘呢!”頓了頓,他立刻又說道:“這次你的生辰,排場就不要做得太大了……”
    舞媚怔了怔,然后疑問道:“是因為國庫空虛嗎?聽說張大人最近又在念叨庫銀不夠用了。”
    唐寅笑了,擺手說道:“與那無關,如果國庫真的空虛見底,以張哲的個性也就不僅僅是念叨了。”估計早就沖進王宮里來找自己理論了。
    舞媚聞言噗嗤一聲也樂了,感覺他對張哲的個性還真是了解得透徹呢!她問道:“既然不是因為國庫空虛,那又是為什么?”
    唐寅說道:“媚兒生辰的時候,排場小一點,也不必請親朋好友到場,只需和柔兒、小敏她們聚一聚就好。”
    見舞媚面露疑色,他又說道:“川王宮所發生的事,媚兒應該聽說過吧?”
    “夫君說的是神池的細作?”
    “沒錯!神池能把細作安插到川王的枕邊,我擔心,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我身上。”唐寅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
    “那怎么可能呢!”舞媚條件反射性的連連搖頭,唐寅雖不算清心寡欲,但也絕非貪圖女色之人,他的女人只有王妃和四位夫人,連個侍妾都沒有,如果說他的枕邊人當中有細作的話,那么便是王妃和四名夫人當中的一個。
    唐寅說道:“沒有自然最好,但也不能不防啊!”
    舞媚像是不認識唐寅似的,滿臉錯愕地看著他,過了半晌,她喃喃問道:“你……連我們都不相信嗎?”
    從她的眼神中看出她的受傷,唐寅忙把舞媚拉入懷中,柔聲說道:“如果我不相信你的話,又怎么可能會和你說這些?”
    眾女當中,只有舞媚是修過靈武的,唐寅也相信她絕不會是廣玄靈派出的奸細,正因為這樣,他才來找舞媚幫忙,讓她協助自己做試探。
    唐寅說話之間從袖口中掏出一只小瓷瓶,遞到舞媚面前,說道:“這是聚靈丹,在你生辰之時,可邀姐妹們一同來用膳,到時,把散靈丹混入酒中,讓她們喝下即可。”
    舞媚緩緩接過唐寅遞過來的瓷瓶,久久沒有接話。唐寅說道:“只是聚靈丹而已,不會對人有害的。我也相信她們當中不會有細作,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緊緊握住小瓷瓶,舞媚問道:“每個人都要喝嗎?”
    唐寅點點頭,正色說道:“既然要做試探,就要做到萬無一失,不然還不如不做。”
    說到這里,他話鋒一轉,又道:“屆時,我會找借口離開鎮江,我不在場,你會更方便行事。”
    舞媚輕輕應了一聲,而后又皺著秀眉,問道:“真的有必要這么做嗎?”
    唐寅沉默半晌方長嘆一聲,說道:“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吧,我……也希望她們都沒事啊!”
    看著他臉上流露出的無奈與苦澀,舞媚突然之間能夠理解他了,想必川王宮所發生的那些事帶給他不小的震撼,也提醒他必須得時時刻刻的小心提防。
    前宮的事她幫不上忙,但后宮的事,她理應出一分力。想到這里,她深吸口氣,拉著唐寅的手說道:“夫君放心吧,媚兒會辦好此事的!”
    唐寅拍拍舞媚嬌嫩的手背,苦笑道:“難為你了。”
    三天后,是舞媚的生辰,按照唐寅的意思,她沒有在宮中大排筵宴,甚至連自己的父母都沒有邀請,只在自己的宮中擺了簡單的宴席,邀請殷柔、范敏、袁千依、肖娜前來參加。
    另外還有兩人在她的邀請之列,就是皇甫秀臺和金宣二人。
    邀請他倆,是唐寅的意思,一是顯示出風國對他二人的重視,其次,也是最主要的一點,若是在宴會上真有細作露餡,有他二人在場,那細作非但傷不到旁人,而且也插翅難飛。
    至于唐寅,他以駐軍營地突然發生意外為借口,離開鎮江城,去了城外的風軍大營。
    下午,受邀之人紛紛來到舞媚的華英宮,當然,每個人都不是空手而來的,即便是皇甫秀臺和金宣也都準備了精致的禮物。當范敏到時,大殿里立刻響起她咯咯的笑聲,對居中而坐的‘壽星’舞媚說道:“生辰可是大日子,怎么只辦了這么小的宴會,聽說大王也出城了,看起來,大王可不像從前那么寵幸你嘍!”
    她的話里話外都透出幸災樂禍,難得有挖苦舞媚的機會,范敏可不會錯過。
    舞媚也不是好欺負的主,氣急敗壞地呵斥道:“閉上你的烏鴉嘴,不愿意待在這里,就回你的寢宮去!”范敏根本就無須試探,舞媚可以百分之一千的確定她不可能是神池的細作。她二人之間太熟悉了,打小就認識,從小吵到大,一直到現在,如果范敏是細作的話,她都敢把自己的腦袋砍下來當球踢。
    范敏當然不會走,看著舞媚吃癟,她心中暗爽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會走?
    她笑吟吟地坐了下來,還特意向四周望了望,說道:“堂堂的夫人,生辰只來這么幾個人祝賀,本宮還是留下來陪陪你吧!”
    舞媚白了她一眼,正要接話,這時候,殷柔從外面走了進來。殷柔到場,舞媚主動讓出正席,坐到她的下手邊。不管怎么說,殷柔可是王妃,在身份上要比她高出一等。
    而后,肖娜和袁千依也陸續到場,原本空蕩蕩的大殿隨著眾人的到齊也總算有了些人氣。
    殷柔坐了一會,舉目向大殿外面瞧瞧,然后身子向舞媚那邊湊了湊,問道:“寅真的不來了嗎?今天可是媚姐姐的生辰!”
    舞媚一笑,低聲說道:“大王公務在身,還是處理正事要緊……”
    她話還沒說完,范敏眨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打斷道:“真是奇怪,軍營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趕到樂平夫人的生辰出事,大王不會是故意躲著你吧?”
    聽聞此話,眾女臉上皆露出無奈之色。其實范敏的為人還不錯,平日里待人雖冷淡,但也沒什么壞心眼,可只要是在舞媚面前,立刻就變得尖酸刻薄,當然了,舞媚對她的態度也好不到哪去,二人碰面就吵,幾乎都找不到她倆能好好說話的時候。
    “敏姐姐也不要這么說嘛……”殷柔小心翼翼地為舞媚鳴不平。
    “柔兒不用理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天生一副小人嘴臉!”舞媚惡狠狠瞪了范敏一眼,然后向左右的宮女說道:“人都到齊了,上酒上菜吧!”
    “是!夫人!”兩旁的侍女們紛紛答應一聲,魚貫而出,時間不長,宮女們一個個手捧著酒菜從外面走了回來,一一擺放于眾人的桌前。
    別看宴會的排場不大,但酒菜可夠豐盛的,每個人的桌上都擺放滿滿的,后面有專職的宮女侍侯著,只要看到有沒動筷或者吃膩的菜肴,立刻撤換掉,換上新菜。
    隨著宮女們幫眾人斟滿酒,殷柔首先拿起杯子,說道:“妹妹先敬媚姐姐一杯!”
    看著殷柔天真無邪、毫無城府的笑臉,舞媚心中滿是愧疚之情,她強笑著端起杯子,說道:“我也敬柔兒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