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874

  ,
    其實春、夏、秋、冬四人名為袁千依的侍女,實者和她師出同門,是她的師姐妹,只是袁千依做夫人做得久了,身上自然而然地帶有一股威嚴,漸漸的,春、夏、秋、冬四女也變得有些怕她。【】
    侍女春兒說得沒錯,廣玄靈好不容易在唐寅的身邊安插了袁千依,又怎么可能會放棄這么重要的一顆棋子呢?
    何況現在因為川王宮的事已引起唐寅的警覺,再繼續把袁千依埋在唐寅身邊,只怕遲早會暴露,重蹈先前的覆轍。
    事過兩天,這日,袁千依正在宮中看書,侍女冬兒急匆匆地從外面走了進來,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殿門關上。袁千依聞聲,放下手中的書卷,不解地看著她。
    冬兒快步來到袁千依近前,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小姐,圣王傳來消息了!”
    “什么?”袁千依臉色頓是一變,她已經有好幾年沒接到圣王的命令了。
    冬兒從腰帶內抽出一顆小蠟丸,遞給袁千依,細聲道:“這是剛剛接到的。”
    “是誰送來的!”袁千依接過蠟丸的同時下意識地問道。
    “是一名宮女,以前從未見過。”
    “你又怎知她是圣王派來的人?”
    “她知道圣王當初制定的暗號和口信。”
    知道冬兒一向沉穩,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是不會相信對方的。她不再追問,捏著小蠟丸,微微一用力,外面的蠟皮立刻破碎,她從里面抽出一卷小紙條。
    小心翼翼地將其展開,正要拿起來查看,見冬兒在旁正伸長著脖子向紙條上看,她立刻又把紙條放了下去,冷眼凝視著冬兒。
    冬兒縮了縮脖子,后退一步,即便心里再好奇也不敢造次。
    袁千依拿起紙條,低頭細看,上面只寥寥數字,但就這么一行字卻讓袁千依呆若木雞,久久回不過來神。冬兒實在忍不住,輕聲問道:“小姐,圣王到底傳來什么命令?”
    她沒有說話,只是把紙條慢慢放到桌上。冬兒壯著膽子接過來,攏目仔細一瞧,上面只寫著六個字:攜殷柔,回神池。
    看完這六個字,冬兒也忍不住倒吸口涼氣,圣王竟然要她們挾持王妃?先不說這個命令有多驚人,以她們的能力和實力,又怎么可能完成這個任務呢?
    風王最寵愛的就是王妃,在王妃所在的永和宮所安排的護衛也最多最精銳,就算沒有那些護衛,單單是肖敏、傲晴、江半雪這三女就不好對付啊!
    看過紙條后,冬兒也傻眼了,站在那里久久說不出話來。不知過了多久,殿門外傳來敲門聲,接著,春、夏、秋三名侍女也走了進來。
    “冬兒,你不是說圣王傳來任務了嗎?究竟什么任務?快說說!”
    “在這!”冬兒有氣無力地把紙條遞給她們三人。
    三女急忙接過來,看罷后,不約而同地發出吸氣聲。
    夏兒第一個開口說道:“這怎么可能辦得到?王妃身邊有那么多的護衛,我們要挾持王妃,勢必會驚動護衛,到時我們連王宮都逃不出去!”
    春兒狠狠瞪了她一眼,沉聲說道:“如果是簡單又容易完成的任務,圣王也就不會交代給我們來辦了!王妃越難被挾持,說明風王對王妃也就越重視,等把她帶回神池后也就越有用,現在風川兩國六十萬大軍圍困神池,只要挾持了風王妃,風軍自然會撤退,到時只剩下川軍一家也就容易對付了。”
    “你說得簡單,我們怎么能辦得到?”夏兒不滿地說道。
    “辦不到也得辦,這可是圣王的命令!”春兒急聲說道。
    “這是讓我們去送死……”
    “單憑你這句話,你就該死!”
    一直沉默不語的袁千依突然抬起手來,打斷她二人之間的爭吵,語氣不善地說道:“有力氣吵嘴,不如先想想應對之策!”
    春兒眼珠子轉了轉,低聲說道:“小姐,想在王宮里動手挾持王妃,那根本做不到,我們得想個辦法把王妃騙出王宮,最好是騙出城,在城外動手,此事就變得容易許多了。”
    呦!這倒是個辦法!夏、秋、冬三女眼睛同是一亮,緊接著,夏兒又有些泄氣地說道:“又能用什么辦法騙王妃出城呢?小姐平日里一向不喜與人接觸,與王妃也沒什么交情……”
    這確實不太好辦!春兒垂下頭,沉思不語。冬兒心思一轉,說道:“王妃生性好奇,又喜熱鬧,聽說鎮江城外的集市又大又繁華,小姐何不邀請王妃到城外一游?”
    “那太過于明顯了吧,只怕就算王妃同意,大王也未必會應允。”
    “所以,最好是讓王妃主動的悄悄隨我們出城。”
    “這怎么可能?”
    冬兒突然樂了,對袁千依說道:“小姐可多準備一些稀奇古怪又精美別致的東西,送給王妃,勾起王妃的興趣,當王妃問起時,小姐可說是在城外的集市挑選的,我想,以王妃的個性,很可能會主動要求小姐帶她一同去城外的集市游玩!”
    此話一出,眾女皆陷入深思,細細想想,覺得冬兒出的這個主意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三女不約而同地點點頭,一齊看向袁千依,說道:“小姐,我也覺得冬兒的主意可以一試!”
    袁千依看著她們,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她是打心眼里不愿意接受圣王的命令,王妃那么單純善良,自己怎么能去騙她,還要攜她去神池做人質,落到圣王手里,只怕連王妃的清白都得被毀掉。再者說,一旦讓圣王控制了殷柔,那對唐寅、對風國而言所造成的打擊將會是致命的,自己怎么能這么去做?
    可是如果她不去做,春、夏、秋、冬四女又怎會同意?她們一直都對圣王忠心耿耿,以圣王馬首是瞻,自己若不按照圣王的命令行事,她們的矛頭就得第一時間指向自己。
    現在,袁千依是騎虎難下,進退兩難,一時間,她心亂如麻,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過表面上她還是裝得很鎮定,慢條斯理地說道:“此事,我還得再仔細考慮一番,你們都先出去吧,讓我靜一靜!”
    四女相互看了看,最后還是齊齊應了一聲,紛紛轉身向外走去。當她們要走出房門的時候,袁千依又突然開口說道:“冬兒,這封紙條是誰送給你的?”
    “是個宮女打扮的人,以前我也沒見過她。”
    “把她找出來,帶到我這里,我要親自確認一下。”袁千依面無表情地說道:“事關重大,必須得謹慎行事。”
    “我已經確認過了,肯定沒問題的……”
    “本宮讓你去找你就去找,哪來的那么多廢話!”
    “小姐可是不信任我?”
    “你與守宮侍衛私下里勾勾搭搭之事當本宮不知?”袁千依臉色陰冷下來,原本精美標致的五官透出一股*人的寒氣。
    宮女和王宮侍衛之間成親是很正常的事,無論在哪國的王宮里都時有發生,其實也很好理解,宮女和王宮侍衛所能接觸的人太少了,活動的范圍也很有限,平時在王宮這個小圈子里朝夕相處,日久生情實屬正常,只是她們的身份特殊,乃神池安插于風王宮的細作,與風王宮里的侍衛發生關系可是大忌,一旦傳到圣王那里,只會有一個下場,被秘密處死。
    袁千依的這番話讓冬兒臉色頓變,同時,春、夏、秋三女的臉色也變了。她們是神池秘密訓練出來的細作沒錯,但她們也是人,也有生理需求,袁千依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唐寅在一起,而她們呢?與守護金寧宮的侍衛發生關系的可不僅僅是冬兒一個,另外三女也都有各自的相好之人。
    沉默好一會,冬兒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說道:“冬兒會把那個人找出來,帶來讓小姐過目的。”
    “很好。”袁千依的臉色緩和了一些,揮手說道:“你們去吧!記住,在本宮沒有確認之前,你等絕不能輕舉妄動。”
    “是!小姐!”四女齊齊應了一聲,走出大殿。等她們離開之后,袁千依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似的,緩緩癱軟了下去。
    她不想回神池,不想再回到圣王的身邊,受圣王的控制,過那種見不得光,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日子,同樣的,她也舍不得離開唐寅,離開這個她早已視之為家的風王宮。
    讓冬兒去找那個傳信之人,只是她拖延時間的借口罷了,她不知道,接下來自己還能拖延多久。
    廣玄靈命令袁千依挾持殷柔,只是他應對神池被困之危的一個手段,另外,他又派出長老房錚和戴興,分別去往風川兩軍的大營,勸兩軍退兵。
    去往風營的是房錚,一位七十開外的老頭子,身上穿著洗得泛白的灰袍,白發蒼蒼,須眉花白,走起路來輕飄飄的,看上去道骨仙風,與眾不同。
    他剛接近風營的大門便被軍兵們攔住,人們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著他,厲聲喝問道:“什么人?報上名號!”
    “本座,神池長老,房錚!”老頭子也不隱瞞身份,直接報出家底。
    風兵們聞言,身子同是一震,停頓了片刻,有人突然大喝一聲:“拿下!”
    隨著話音,一名軍兵端起長槍,直向房錚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