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76

  ,
    第八百七十六章
    看著房錚離去的背影,蕭慕青也未攔阻,目光幽深,久久無語。
    “他娘的,這個房錚跑到我軍大營就為了說這么幾句狗屁話?”上官元讓氣呼呼地說道:“如果你不攔我,我還真想和他一較高下呢,倒要看看他神池的長老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江凡皺著眉頭說道:“依我看,廣玄靈派房錚前來的目的可不簡單。”
    “哦?”上官元讓挑起眉毛,問道:“江凡,你認為他還有什么目的?打探軍情?”
    “沒錯!”江凡點點頭,說道:“來的時候,大王可交代過我們,神池最可能采用的戰術就是擒賊擒王!”
    上官元讓吸了口氣,說道:“房錚是先來打探我軍軍營的地形,而后再布置刺客前來行刺?”
    江凡大點其頭,正色道:“極有可能!”說著話,他看向蕭慕青,道:“蕭將軍,接下來的幾日,你可得小心提防啊!”
    他想到的這一點,蕭慕青也想到了。
    聽聞江凡的話,他微微一笑,道:“我是在考慮,廣玄靈會不會派暗系修靈者來行刺我,若是這樣的話,我們便可趁機將其擒拿,到時,廣玄靈也就無從狡辯了。”
    上官元讓和江凡眼睛同是一亮,這倒是個好主意。前者咧嘴笑道:“我們就來給他們布個局,等著甕中捉鱉!”說話之間,三人相視而笑。
    蕭慕青、江凡真就猜對了,房錚這次前來風營可不單單是來勸風軍退兵的,另一個目的就是打探風營的地形和內部結構。
    等他離開風營,返回神池,見到廣寒聽之后,將他在風營的所見所聞原原本本的講述一遍,而后。他又繪制出一份大致的草圖,將其交給廣寒聽。
    廣寒聽接過草圖,低頭掃了兩眼,然后卷好收起,對房錚柔聲說道:“房長老,這次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吧!”
    房錚沒有馬上離開,沉吟片刻,壯著膽子問道:“圣王,您可是要打算偷營?”
    廣寒聽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含笑反問道:“房長老可是覺得有不妥之處?”
    房錚連連點頭,說道:“圣王,風軍營防森嚴,守衛眾多,其中又不乏修靈者,實難接近,另外,蕭慕青身邊還有上官元讓和江凡這兩員風國大將以及為首眾多的暗系修靈者,偷營只怕……難以奏效!”而且如此偷偷摸摸,也非神池所為!后句話他沒敢說出口。
    廣寒聽樂了,說道:“本王并沒有打算偷營,房長老也不必多慮,放心回去休息吧!”
    “是!圣王!臣,告退!”房錚拱手施禮,接著退出大殿。
    房錚前腳剛走,廣寒聽便側頭喚道:“月!”
    “屬下在!”在旁伺候的紫月急忙快步上前。
    “你去把凌夜找來。”廣寒聽話才剛出口,又搖了搖頭,擺手說道:“算了,不必去找他了。”說著話,他站起身形,向外走去。
    紫月急忙小心翼翼地跟上前去,廣寒聽突然站住,頭也沒回地說道:“不必跟著我。”說完話,他已飄身行出大殿。
    望著廣寒聽消失的方向,紫月眼中流露出迷茫之色,圣王剛才要她去找凌夜,肯定是為了秘密行刺風軍統帥之事,但她想不明白,圣王又為何突然改變了主意,不找凌夜了。
    難道是圣王已對夜起了疑心?紫月暗暗搖頭,如果圣王真起了疑心,以圣王的個性,斷不會再留下夜,那究竟是為什么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且說廣玄靈,出了大殿后,直接去往后宮的禁地。神池城落座與半山腰上,依山而建,地形極為險峻,所以說對神池不宜用兵也是有道理的,就拿神池城而言,即便有百萬大軍前來攻打,也完全施展不開,大型的攻城武器很少能派上用場。
    由后宮走出王宮,再繼續前行,便已接近山壁,這里剛好位于王宮之外,神池城的盡頭,平日里沒人會到這里,而且想來也來不了,此地兩頭的道路皆被堵死,還有大批的護衛專職看守。
    且說廣寒聽,緩緩的走到山壁前。在他正前方的山壁上,赫然豎立兩扇寬大的殿門,在殿門之上清清楚楚地刻有兩個大字——幽殿。
    他向殿門口的守衛甩下頭,面無表情地說道:“開門!”
    “遵命!”眾守衛們急忙躬身施禮,然后齊齊拉動殿門,隨著嘎吱吱的聲響,殿門被緩緩打開。廣寒聽片刻未停,直接大步流星地走了進去。
    誰能想到,在這高高的山壁內部竟然還別有洞天。先是走過一條深長的甬道,而后眼前豁然開朗,在甬道的勁頭是一座偌大的巨型山洞,在其中少說也得有百余號人。
    有些人正在打坐修煉,有些人則在練習靈武技能,還有人在相互對戰搏斗,整座山洞里好不熱鬧。
    見到廣寒聽來了,山洞中的所有人紛紛停止練習,齊刷刷地站直身形,緊接著,一同單膝跪地,施禮道:“圣王!”
    廣寒聽隨意地向他們擺了擺手,示意眾人繼續練習。這時候,一名中年人健步如飛地來到廣寒聽近前,必恭必敬地躬身說道:“圣王!”
    “恩!”廣寒聽應了一聲,從袖口中抽出房錚所繪制的那張草圖,遞給中年人,說道:“這是風國平原軍軍營的草圖,你拿去好好研究研究。”
    “是!圣王!”那中年人急忙把草圖接過來。
    “你知道該怎么做嗎?”廣寒聽背著手,看向那些正在修煉的修靈者們,慢悠悠地問道。
    “圣王放心,屬下這次絕不會再辱使命!”中年人屈膝跪地,在陰森冰冷的山洞里,他的額頭竟然還滲出了汗珠。
    “你可知本王要你殺的人是誰?”廣寒聽依舊是不緊不慢地問道。
    “風軍統帥,也是平原軍的軍團長,蕭慕青!”
    “錯了,蕭慕青身邊的護衛眾多,還有上官元讓和江凡二人貼身守護,你難以得手,本王給你這份草圖,是讓你好好研究風營內部的結構。風國各軍團之間雖有差別,但風格相似,研究透徹了平原軍營地的布局,也就等于掌握了天鷹軍和飛羽軍營地的結構。這次,本王要你除掉的不是蕭慕青,而是子纓和青羽二人。”
    中年人深吸口氣,低聲說道:“小人明白了。”
    “取下他二人的人頭回來見本王,本王重重有賞,若是再無功而返,下場如何,不用本王再多說了吧?”
    “是!屬下明白!”
    “知道這次本王為何不派幽暗,而派你幽明嗎?因為本王信任你,希望你也不要一再讓本王失望。”說話之間,廣寒聽轉過身形,邁步向外走去。
    中年人稍愣片刻,隨后急忙向前叩首,顫聲說道:“屬下恭送圣王!”
    廣寒聽能背著神池所有人,一手建立起一個如此秘密又龐大的網絡,自然有他的過人之處,論城府、論心計,恐怕普天之下也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他。
    蕭慕青和江凡都有猜到他的意圖,也意識到他可能會派人來行刺,只是沒想到廣寒聽的目標并非風軍之首的蕭慕青,而是把矛頭指向了子纓和青羽。
    很簡單,子纓和青羽雖不是風軍統帥,但卻是天鷹軍和飛羽軍的軍團長,只要他二人一死,這兩個軍團群龍無首,必然大亂,到時只剩下平原軍,也就不足為慮了。
    和唐寅預料的一樣,廣寒聽所用的就是擒賊先擒王的戰術,不過要想預防,可不是那么簡單的。
    三日后,夜。飛羽軍連營。
    此時已是深夜亥時,飛羽軍的帥帳里還亮著燈,直到現在青羽也沒有休息,他手里拿著神池的地圖站在帥帳中央的沙盤旁,不停的對照比畫著。
    現在全軍正處于防守狀態,當然沒什么好值得研究的,不過青羽明白,對神池發動全面進攻是早晚的事,現在他必須得抓緊時間做進攻部署,此時他所做的部署多精妙一分,日后在戰場上,下面的將士們便會少傷亡成百上千甚至上萬的人。
    “公子,時間不早,該歇息了!”一名侍女從外面輕輕走進來,見青羽還在研究地圖和沙盤,她邊遞過參茶邊小聲勸道。
    她是青羽的貼身丫鬟,在他身邊伺候多年,和他的關系也較為親密。青羽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接過參茶,看也沒看,一口喝個精光,隨即又把茶杯還給侍女。
    過了一會,他抬頭向外召喚道:“華安、余淵!”
    “屬下在!”隨著他的呼喚,兩名將官裝扮的漢子雙雙走了進來,插手施禮道:“將軍有何吩咐?”
    “最近神池方面可有什么舉動?”
    名叫華安、余淵的二將雙雙搖頭,說道:“風平浪靜,毫無異樣!”
    “聽說,前幾日,有個神池的長老前去平原軍營地找過蕭將軍。”
    “是的,是去勸說蕭將軍退兵。”
    “然后呢?”
    “然后……然后被蕭將軍拒絕了,就再沒動靜了。”
    “呵呵!”青羽笑了,搖頭說道:“這可真是有趣。”一個神池的長老,只為了勸說蕭慕青幾句,卻甘愿冒險深入平原軍的大營,實在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