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77

  ,
    第八百七十七章
    青羽打了個呵欠,問道:“現在是什么時辰了?”
    余淵說道:“將軍,已經是亥時了。【】”
    青羽點點頭,喃喃說道:“也該去休息了。”說著話,他把手中的地圖交給華安,讓他收好,然后邁步向外走去。
    他的寢帳就在中軍帳的后側,相隔不足十米。出了中軍帳后,他仰面長長吸了口氣,稍站了一會,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侍女急忙上前,將一件大氅披在他身上,低聲說道:“公子,現在天冷,還是早些回去歇息,別凍壞了身子。”
    青羽回頭向她感激的一笑,隨即扭身向寢帳走去。他剛走出沒幾步,這時候,剛好有一支風軍的巡邏隊在寢帳前經過。
    這支風軍的巡邏隊盔歪甲斜,走路時,步伐也不協調,看上去亂糟糟的。青羽見狀,忍不住暗暗皺眉,他治軍一向嚴禁,尤其是軍容,要求的非常嚴格。
    他停下腳步,對那隊風軍招招手,讓他們過來。風兵巡邏隊急忙走上前去,齊齊插手施禮,說道:“將軍!”
    “你們是哪個兵團的?”青羽邊打量他們邊問道。
    “第九兵團!”為首的隊長恭恭敬敬地遞上自己的軍牌。
    青羽沒有接,而是瞇縫著眼睛上下掃視這名隊長。雖然此時天色黑暗,光線有限,但還是能看清楚他的模樣。
    看起來,此人少說也有四十左右,這若換到別的國家倒也沒什么,但風軍將士一向是以青壯年為主,年過四十的老兵極少,可眼前這一隊風兵,不僅隊長的年歲在四十開外,后面的那些士卒似乎也都不年輕了,甚至有些人看上去比隊長還要年長。再者說,軍中的老兵哪一個不是養尊處優,被當成活寶供著,像夜間巡邏這種苦差事又怎會輪到他們身上?
    論頭腦、才智以及敏銳,在風軍那么多的統帥當中還真就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青羽。此時他看出了異樣,但也沒大驚小怪,表情依舊平靜,淡然問道:“第九兵團哪一陣哪一隊?”
    “第七陣,二隊。”隊長語氣謙卑,可言語簡潔,似乎多一個字都不愿意說。
    青羽恩了一聲,又問道:“你們的千夫長、隊長都叫什么名字?”
    “……”隊長垂著頭,沉默未語。
    “沒聽到將軍在問你話嗎?”對于他的態度,青羽身邊的華安和余淵二將勃然大怒,沉聲呵斥道。
    “千夫長是劉習大人,隊長是……”
    “劉習?”青羽笑了,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第九兵團第七陣的千夫長應該名叫龐尊,閣下該不會連自己千夫長的名字都記錯了吧!”
    此話一出,那名隊長以及后面的士卒們臉色無不為之一變,誰能想到,一軍的統帥,竟然能記住下面各陣千夫長的名字。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華安和余淵二人也察覺出異樣,兩人下意識地跨步上前,喝問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他倆話音還未落,那名隊長猛的抽出佩劍,毫無預兆,對準青羽的胸口,惡狠狠的刺了過去。
    他的動作太快也太突然,即便是青羽也沒想到他會突然向自己出手,而且出手的速度還這么快。
    青羽自小體弱多病,不適合修煉靈武,但他一直有苦練劍法,論身手,一般人想勝他還真不容易。
    眼看著對方一劍刺到自己近前,關鍵時刻,青羽用力一側身,就聽沙的一聲,劍鋒幾乎是貼身的他胸腹掠過,將他胸前的衣襟挑開一條大口子,露出里面白花花的中衣。
    “呀!是刺客!”華安、余淵以及周圍眾多的護衛們臉色同是大變,人們一同亮出佩劍,向那隊風軍巡邏隊快速地圍攏過去,與此同時,華安和余淵二人拉著青羽連連后退,將他死死護在自己的身后。
    身份暴露,這些喬裝成風軍的刺客也不在隱藏,一個個快速地掏出聚靈丹,塞入口中,而后各持武器,與圍攻上來的護衛們戰到一處。
    為首的那名隊長帶著兩名同伴直向青羽殺去。三人在前沖的過程中不約而同地散發出白色的靈霧,緊接著,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三個人,三把靈劍,直取青羽。
    華安和余淵大喝一聲,同樣罩起靈鎧,手持靈兵,迎上前去,與三名刺客戰到一處。
    他二人是青羽的護將,靈武在飛羽軍中已屬不錯,但和三名刺客比起來,還有一段差距。
    刺客分出兩人,分別顫住華安和余淵,剩下的那名刺客繼續攻向青羽,靈劍猛刺向他的喉嚨。
    青羽的身手對付普通人還可以,對付修靈者,尤其是一流的修靈者,那無疑是螳臂當車。
    此時他實在無力格擋對方刺來的靈劍,被*無奈的情況下,也顧不上自己的身份了,就地撲倒,向一旁轱轆出去。
    唰!靈劍沒有刺中青羽,那刺客片刻都未停頓,隨著靈劍乍現出耀眼的光芒,靈亂風釋放出來,漫天的靈刃猶如雪花一般刮向青羽,這一次,他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了。
    眼看著靈亂風的靈刃已把青羽團團籠罩,要把他切成碎塊,正在這時,青羽的身邊突然冒出兩團黑煙,他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兩團黑煙已凝化成人形,那兩人雙雙扣住青羽的肩膀,齊齊用力向外一甩,青羽如同射出膛口的炮彈,直直倒飛出去,也飛出了靈亂風的攻擊范圍。在把青羽拋出去的同時,那兩人身子一虛,又化為兩團煙霧,消失不見。
    嗡!靈亂風刮過,但掃到的只是一團空氣。那名刺客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下意識地叫道:“暗系修靈者!”
    “哼!閣下,想刺殺我軍統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隨著話音傳來,一條人影在刺客的背后慢慢浮現出來,緊接著,他的東西南北不時有人影浮現,只眨眼的工夫,周圍已出現十多名暗系修靈者。
    他們皆披掛著黑色的靈鎧,從頭到腳一身黑,只有兩只陰森森的眼睛露在外面,而在他們的手中則拿著圓盤形的輪刀,刀上連接著鎖鏈,隨著他們甩動輪刀,鎖鏈發出嘩啦啦的脆響聲。
    看到他們手中的武器,那刺客的臉色又是一變,眼中的驚光更盛,脫口叫道:“幽暗!”
    這些暗系修靈者當然不是幽暗,幽暗也不可能跑來保護青羽,他們正是風國的暗箭。之所以使用的武器和幽暗一樣,那是在唐寅的授意下由暗箭仿造出來的。
    唐寅可不是個刻板教條之人,恰恰相反,在這個時代,他的思想比任何人都要靈活。有好的東西,當然要學,這沒什么丟人的。他和幽暗交過手,也感覺出暗系修靈者使用這種連接有鎖鏈的輪刀極為適合,他人還在川國的時候,便已派人快馬加鞭的把繳獲的輪刀送回風國國內,由軍械司進行仿造,并配發給暗箭的全體人員。
    “我不知道幽暗是個什么東西,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的名字叫——暗箭!”說話的那名暗系修靈者緩緩向刺客走了過去,隨著他的走近,周圍那些暗箭人員也紛紛*近過來。
    “殺——”
    他率先大喝一聲,手中的輪刀向刺客甩飛過去。
    他們所用的輪刀與幽暗不同的是,中間有孔,在空中飛行時會發出時高時低的哨音,尖銳異常,聽得讓人心煩意亂,也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感。
    刺客剛想揮刀招架,可是,在他的前后左右哨音四起,放眼望去,十多把輪刀已從各個方向向他飛來,要命的是輪刀所飛行的軌跡還是飄浮不定的,時而在上,時而在下,令人防不勝防,也無從預先做出判斷,只能等輪刀飛近方可做出格擋。
    等十多把輪刀全部飛到近前后,這名刺客大喝一聲,全力出劍,耳輪中就聽當、當、當連續的脆響聲,十數把輪刀一同被他打落在地,可他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落地的輪刀又再次浮起,依舊向他飛襲過去。
    刺客使出全力,前后格擋,現場的當當之聲不絕于耳,并沒過多長時間,刺客只是一招沒顧及到,便被一把輪刀的鎖鏈纏住腳踝,隨著持刀的那名暗箭人員用力向回一拉,他站立不住,仰面摔倒在地。
    “啊——”刺客驚呼出聲,腰眼用力,探起身子,高舉著靈劍,想把纏住自己腳踝的鎖鏈砍斷,只是他手里的靈劍還沒有砍下去,又有一把輪刀在他手腕處旋轉而過。
    隨著嘩啦一聲,鎖鏈將他的手腕纏住,他心頭一驚,沒來得及作出應變,另一只手腕連同腳踝又一并被纏,這一下,他整個人是仰面朝天的懸浮在空中,四條鎖鏈將他死死鎖住。
    他劇烈地掙扎著,只可惜一人之力又哪能斗得過四人的合力,任憑他使出吃奶地力氣,就是掙脫不開。
    吱、吱——如同來自地獄里的哨音再次在他耳畔響起,他還沒看清楚怎么回事,突然感覺脖頸一緊,原來又有一條鎖鏈纏住他的脖子。
    “圖謀行刺我軍統帥者,殺無赦!”
    隨著一人的喊喝,纏住他脖頸的鎖鏈突然縮緊,靈化后的鎖鏈勒著他脖頸處的靈鎧,咯吱咯吱的作響,如果此時靠近觀瞧,能明顯看到他頸部的靈鎧在漸漸扭曲、變形。
    “吼!”在他的頭頂那邊有人發出大吼,隨后,就聽撲哧一聲,那刺客的腦袋竟被鎖鏈硬生生的勒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