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78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咔嚓!人頭落地。【】撲!血漿噴射。懸浮于空中的尸體劇烈顫抖幾下,慢慢地軟了下去。
    無人發號司令,拉緊鎖鏈的四人齊齊松手,將尸體摔在地上,而后快速走上前去,收回各自的輪刀,開始尋找下一個攻擊的目標。
    為首的那名暗箭人員走到青羽近前,拱手施禮,說道:“青羽將軍,在下來遲,讓將軍受驚了。”
    唐寅可不是只在蕭慕青的身邊派了暗箭人員,在子纓和青羽身邊也有加派大批的暗箭精銳,負責保護青羽的正是暗箭的二隊隊長張笑。
    青羽心有余悸地長吁口氣,強笑道:“張大人客氣了,若非你們及時趕到,我恐怕已死在刺客的手上了。”
    說著話,他皺起秀氣的眉毛,看著地上那具被勒斷脖子的尸體,又對張笑說道:“張大人,盡量抓活口,或許會對我們有用。”
    張笑垂首應道:“是!青羽將軍,在下知道怎么做了。”
    雖說青羽是男子,但他的長相比女子還要嬌美,此時剛受過驚嚇,只能用花容失色來形容,那楚楚動人的模樣讓張笑也不太敢正視他。
    隨著暗箭的加入,以及越來越多的風軍沖過來對刺客們展開圍攻,漸漸的,其余那十名刺客也因寡不敵眾,開始支撐不住。
    在激戰的持續中,風軍方面固然有傷亡,但刺客也沒好到哪去,先后已有五人倒地不起,剩下的五名刺客也都是身上掛彩,要么是刀傷,要么的箭傷,只是在苦苦支撐著。
    風軍是越打人越多,放眼看去,人山人海,而刺客是越打人越少,幾乎完全淹沒在風軍的人海當中,這種情況下,他們插翅也難飛,可那五人卻無一人投降,全部在咬牙硬挺著。
    張笑收回拋出去的靈刀,對五名刺客大聲喊喝道:“你等已被包圍,不想死的就放下你們的武器,如若不然,將死無葬身之地!”
    沒有人回應他,五名傷痕累累、精疲力竭的刺客緊緊聚攏在一起,他們先是望望周圍的眾多風軍,再互相瞧了瞧,不約而同地散掉身上的靈鎧,從懷中掏出丹藥,直接塞入口中。
    “攔住他們……”當張笑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再想去攔阻他們已經晚了。五人吞下丹藥之后,僅僅過了數秒鐘,嘴角便流淌出鮮血,緊接著,五人身子一軟,齊齊撲倒在地。
    張笑搶步上前,先探手摸了摸五人的鼻息,再抓起他們的手腕查探他們的脈象,最后站起身形,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時候,人群分開,青羽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目光落在幾名刺客的尸體上,問道:“他們都死了?”
    “服毒自盡。”張笑在心里也是蠻佩服這些刺客,他們在了解自己性命的時候竟是那么的干脆,連想都不想,就好像在做一件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事,神池培養死士的手腕當真是不簡單啊!
    青羽走到尸體近前,慢慢環視,與此同時,他抬起手來,對周圍的將官說道:“各軍各陣,從現在開始點兵,查探還有無賊人混入其中,另外,各處哨卡加雙崗、設雙哨,并增設口訊,每過一時辰更換一次。”
    “是!將軍!”趕來的眾將紛紛拱手應道。
    “還有,派人通知平原軍和天鷹軍,務必要小心提防刺客的偷襲。”
    “是!”
    “再有,把這些刺客的尸體統統扔回神池,要讓他們看清楚,這就是圖謀行刺的下場!”青羽連珠炮似的發號著司令。
    “遵命!”眾將連連點頭,將青羽的命令一一記下。
    這晚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青羽躲過一劫,回到自己的寢帳,屁股還沒有坐熱呢,便接到從天鷹軍傳來的消息,子纓遇刺,雖無性命之憂,但卻負了重傷,恐怕無法再留在軍營,需送到后方休養。
    青羽聽聞這個消息后,暗暗跺了跺腳,自己的提醒還是晚了一步啊!他能預感得到,己方接下來的處境恐怕要變得很艱難了,由于子纓的負傷,天鷹軍群龍無首,只能暫時撤離神池,己方的兵力一下子縮減三成多,這空出來的缺口又由誰來填補?即便朝廷立刻派兵前來支援,但也需要時間,這段時間里還會不會再發生意外呢?
    禍不單行,子纓的受傷已夠讓人憂心的了,可是在破曉時,川營那邊又傳來消息,川軍的兩位主帥衛衡和金卓雙雙遇刺,現在傷勢不明,川軍軍心大亂,現已有許多將官主張全軍暫時撤離神池。
    這就是神池的難纏之處,風川兩軍合計六十萬眾,已對神池完成了合圍之勢,也預料到神池肯定會采用擒賊擒王的戰術,但就是防不住,兩軍統帥相繼遭受刺客偷襲,五人已傷其三,接下來的仗還怎么打?
    風國,鎮江。
    接到神池那邊的傳書后,唐寅的心情一整天都陷入陰霾當中。子纓,那么謹慎穩重的一個人都能被刺客鉆了空子,青羽也僅僅是因為運氣好才躲過一劫,現在自己還能再派兵去往神池嗎?萬一再發生意外怎么辦?
    等到翌日早朝,唐寅把前方的傳書交給眾大臣傳閱,隨后說道:“子纓現在受了重傷,天鷹軍只能回撤,諸位都說說吧,現在我國還能派哪支軍團去接替天鷹軍?”
    大臣們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如果是普通的征戰,大不了就是下面的將士們會出現傷亡,而對陣神池,下面的將士們不會有事,危險的是軍中主帥。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風國的將帥也就那么十幾位,若是都死光了,以后誰還能率領風軍將士去征戰沙場?
    見眾人都垂著頭不言語,唐寅挑起眉毛,問道:“難道你們就推選不出一個能替換天鷹軍的軍團?”
    “大王!”張哲出列,說道:“臣以為,圍困神池,實乃不智之舉,兇險太大,而收效甚微……”
    不等他說完話,唐寅已不耐煩地連敲桌案,說道:“張大人,你就不能說點有實際意義的意見嗎?不圍困神池,難道要直接出兵攻打不成?”簡直就是廢話!他在心里嘟囔一聲。
    在張哲看來,直接出兵攻打都要比圍而不攻來得穩妥。他還想要說話,這時候,梁啟跨步出列,毛遂自薦道:“大王,末將愿率三水軍前往神池,接替天鷹軍。”
    見梁啟站出來請纓,唐寅的臉色立刻緩和了許多,不無擔憂地說道:“三水軍早已疲于征戰,才剛休養一段時間,現又要出征,能行嗎?”
    梁啟正色說道:“大王放心,末將必不辱使命!”
    “恩……”唐寅陷入深思,沒有立刻回話。他也在考慮要不要派梁啟去往神池。
    在風軍的這些統帥當中,他最為看重的就是蕭慕青、梁啟、子纓三人,子纓現已受傷,再把蕭慕青和梁啟都放在神池,萬一他倆又有個三長兩短,那自己的腸子都得悔青了。
    看唐寅臉色時陰時晴,梁啟也多少能明白一些他的心思,他正色說道:“大王,末將此次前往,必定加倍小心,絕不會再給神池的刺客可乘之機。”
    唐寅苦笑,難道子纓不夠小心嗎?想要防住神池的刺客,可不單單靠小心就夠的。
    見唐寅還在猶豫,這時,站于朝堂最后面的任笑跨步走出來,向唐寅拱手說道:“殿下如果不放心梁將軍的安全,就由在下陪同梁將軍一同前往吧!”
    聽聞這話,唐寅眼睛頓是一亮,有任笑保護梁啟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只是,任笑只一個人,又能對付多少神池的高手呢?
    任笑停頓了片刻,又說道:“如果常先生也能同往的話,那更是萬無一失了。”
    別看常封是皇甫秀臺的徒弟,但他這個靈武瘋子絕對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勢頭,就目前來講,常封的實力是不如皇甫秀臺,但相距遠沒有人們想像中那么大,任笑之所以推薦常封,一是讓梁啟的安全更有保障,其二,也是因為有常封在,他心里更有底。
    唐寅心思轉了轉,然后面露笑意,點頭應道:“好吧,就由三水軍接替天鷹軍,另外,任公子和常先生隨三水軍一同前往!”
    “是!”梁啟和任笑雙雙拱手應了一聲,而后各自退回原位。
    等散朝后,唐寅還特意把梁啟、任笑和常封三人召來,又對他們細心叮囑一番。
    子纓遇刺之事對于風國而言是個噩耗,但同一時間,卻有人很是興奮。
    袁千依的四名侍女壓抑不住臉上的喜色,快步走進金寧宮的大殿,來到袁千依近前后,春兒激動地低聲說道:“小姐,風軍前方出事了,天鷹軍的主帥子纓遇刺,據說傷勢嚴重,天鷹軍要撤離神池了,還有,川軍的兩個主帥也遇刺了,據說正帥衛衡已死,副帥金卓也有性命之危。”
    等她說完,袁千依身子頓是一震,抬頭疑問道:“當真?”
    “當然!我是從大殿侍衛那里打聽來的,消息絕對可靠。”
    春兒正色說道:“風川兩國不知死活,竟然敢對神池動兵,死了也是活該,小姐啊,我們的動作也得快一點,不然圣王怪罪下來,我們都得受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