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883

  ,
    第八百八十三章
    肖敏、傲晴、江半雪三人與十數名大漢在茶館的二樓動起手來,殷柔不會靈武,也看不出來場上誰占優勢,誰處劣勢,只看到一片的混亂。【】
    正在她驚慌失措之時,袁千依眼珠轉了轉,站起身形,同時拉住殷柔的手,低聲說道:“這里太亂了,我們先出去躲一躲!”
    “可是小敏她們……”
    “她們靈武高強,妹妹不必擔心,倒是有我們在場,弄不好反而會拖累她們。”袁千依小聲勸道。
    一旁的春、夏、秋、冬四女連連點頭,應道:“是啊,如果小姐被他們抓住做了人質,那可就糟糕了。”
    殷柔想了想,覺得她們說得也對,自己在這里根本幫不上忙,而且還是個累贅。她點點頭,說道:“那……我們就先出去吧!”
    袁千依拉著殷柔,貼著墻邊,慢慢移動到樓梯口,然后快速地下了樓。
    她們才剛剛下來,就在樓下聽動靜的店小二眼睛突的一亮,急忙迎上前去,低聲急道:“幾位小姐,快到后院去!”
    他不知道樓上是什么情況,只以為她們是從那群地痞惡漢手中僥幸逃出來的。春、夏、秋、冬四女心中暗喜,順水推舟地點頭應道:“好!小二哥請前面帶路!”
    店小二連忙應了一聲,快步向茶館的后門跑去。袁千依拉著殷柔跟上他,而春、夏、秋、冬四女相互看看,不約而同地把手伸進袖口中,取出特制的聚靈丹,快速地塞入口內。
    只要到了后院的無人僻靜處,她們便可趁機挾持殷柔回神池了。
    茶樓的后院面積還不小,左右有廂房,正前方有正房。店小二把她們直接領到柴房門前,小聲說道:“幾位小姐,先委屈你們一會,進柴放躲一躲!”
    沒等殷柔說話,春兒突然轉頭看向他們剛出的后門,驚叫道:“哎呀,他們追過來了!”
    殷柔和店小二同是一驚,本能的扭頭向后門看去。可是后門空蕩蕩的,哪里有那群惡漢的身影。可就在他二人分心的瞬間,春兒猛的向前沖去,肩頭惡狠狠地撞到殷柔的背上。
    她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身子已不由自主地向前飛撲出去,只聽咣當一聲,殷柔飛出去的身形撞開柴房的房門,直接摔進柴房之內。
    回過神來的店小二滿面驚駭,膛目結舌地看著春兒,叫道:“你……”
    他話才剛剛出口,冬兒手臂一揮,只見一道電光閃過,接著,店小二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在他的脖頸上明顯出現一條長長的紅線,停頓了片刻,猩紅的鮮血順著那條紅線汩汩流淌出來,只眨眼工夫,鮮血便把他的前衣襟染得通紅。
    再看冬兒,手中握有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她看都沒再看仍站在那里的店小二,目光看向柴房里,此時,殷柔受春兒的一撞之力,趴伏在地上,額頭紅腫,雙目緊閉,神智模糊,業已處于昏迷狀態。
    “哼!”冬兒冷笑出聲,她收起匕首,對袁千依說道:“小姐,大事已成,我們趕緊帶上王妃走吧!”
    “好!”袁千依點點頭,作勢向柴房里走去,可是她的腳才剛剛邁出去,猛然間,她抬起手來,在腰帶上一抹,竟然從中抽出一把長長的軟劍。
    這把軟劍就藏在她的衣帶之內,只有一指寬,柔軟如紙,但卻異常鋒利。
    毫無預兆,抽出軟劍后,她回手向后一掃,沙,軟劍破風,正在冬兒的脖頸處掠過。冬兒做夢也想不到,和她師出同門、自己低聲下氣伺候了數載的袁千依會突然對她下毒手。
    她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等電光掠過后,她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著袁千依,結結巴巴道:“小姐,你……你……為……為何如此……”
    話還沒有說完,她的脖頸突然斷開,人頭從肩膀上滾落下來,無頭的尸體還站在原地,就聽撲的一聲,滿腔的熱血從斷頸處噴射到空中。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春、夏、秋三名侍女完全驚呆嚇傻。她們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發生在自己眼前的這一切。
    “你……你為何要殺冬兒?”春兒第一個回過神來,身子突突直哆嗦,眼神中流露出驚駭和陌生。
    “要回神池,要回到圣王的身邊,那是你們的想法,但并不是我的意愿。”
    袁千依看著手中的軟劍,說話時,她的手掌散出白茫茫的靈氣,靈氣不停的和軟劍融合,轉瞬間,軟劍已靈化成靈劍。
    “所以……所以你就要殺了我們?”春兒下意識地倒退一步,眼中的驚駭之情更甚。
    “只要你們死了,就沒人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了。”她退一步,袁千依便向前跨一步。
    “你……你別忘了,還有寄翠……”
    “她已經先你們一步而去!”
    “什么?她已經被你殺了?!那……那還有圣王……”
    “誰會信呢?”袁千依笑了,慢悠悠地柔聲說道:“現在圣王說的話,還有誰會相信呢?”她臉上的笑意更濃。
    春兒像是剛認識袁千依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她,喃喃說道:“原來……你早已算計好這一切!袁千依,你以為你能殺得了我們三人嗎?論單打獨斗,我們是不如你,但我們三人合力,一定比你強!”
    袁千依還一本正經地點點頭,贊同道:“沒錯,如果你們合力,我確實打不過你們……”
    “既然你知道,那就把殷柔交給我們,你愿意留在風國做你的夫人,那你就繼續做吧,我們可要回神池向圣王交差!”春兒的情緒總算從慌亂中鎮定了一些。
    袁千依笑了,搖頭說道:“我不會把王妃交給你們,同樣,我也不能放你們走。”
    見春兒又要說話,她擺擺手,繼續道:“我是對付不了你們三個人,不過,前提是你們在恢復修為的情況下!”
    聽聞這話,春兒、夏兒、秋兒不約而同地倒吸口涼氣,三人暗暗調息,猛然發現自己體內的靈氣并沒有凝聚。
    三女大驚失色,自己剛才明明已經吃下聚靈丹,為何靈氣還未能凝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著她們臉上又驚又駭的表情,袁千依柔聲問道:“你們以為,昨天晚上,好端端的我為何要請你們吃酒?”
    春兒身子猛然一震,驚道:“你……你在酒中又下了另一種散靈丹?”
    “如果,你能把你的聰明真心實意地用在為我做事上,今天,你或許就不用死了!”
    時間緊迫,袁千依不想再繼續廢話下去,她話音剛落,全力向前一近身,直接竄到三女面前,靈劍如石火電光般揮了出去。
    快?袁千依的劍又豈是一個快字所能形容。
    靈氣無法凝聚的春、夏、秋三女,即不能罩起靈鎧,又無法完成兵之靈化,此時和普通人無異,這種情況下,又如何能抵擋得住袁千依的快劍?
    三個人,連丁點的反抗之力都未做出,皆是脖頸被靈劍挑開,叫聲也未發出來,相繼撲倒在地,身子趴在血泊中,只抽搐了幾下就沒了動靜。
    袁千依甩了甩劍身上的血跡,環視一眼地上的尸體,而后她無表情地走上前去,將四名侍女身上暗藏的匕首翻出,連同她自己所用的軟劍一并投進院內的水井中。
    確認再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后,她走回到柴房里,取出早已經準備好的特制散靈丹,仰頭服下,接著走到柴房的墻壁前,深吸口氣,用力向前一撞,就聽咚的一聲,她的額頭結結實實地撞到墻壁上,袁千依眼前一黑,險些當然昏死過去,她搖搖晃晃地倒退兩步,然后緩緩躺在殷柔身邊,裝出和她雙雙暈死過去的假想。
    茶館二摟的混戰并沒有持續多久,那十數名惡漢便皆被肖敏、傲晴、江半雪打翻在地,等解決掉這些惡漢之后,再找殷柔和袁千依,哪里還有二人的身影?
    發現殷柔和袁千依雙雙不見了,這可把肖敏三人嚇得不清,她們急忙跑下樓,看到樓下的掌柜,異口同聲地急問道:“我家小姐呢?”
    掌管的怯生生地向樓上望了望,沒見那些地痞跟下來,疑問道:“他們……”
    “我問你,我家小姐哪去了?”
    “啊,是……是被小店的伙計領到后院了……”
    “該死的!”肖敏狠狠推開掌柜,咬牙切齒地說道:“我家小姐要是有個意外,你就得被碎尸萬段!”扔下狠話,她箭步流星的向茶館后門奔去。
    沖出后門,來到后院,舉目向里面一瞧,肖敏、傲晴、江半雪三人無不被嚇得魂飛魄散,后院里倒了一地的尸體,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
    仔細觀瞧,店小二的尸體在其中,袁千依四名貼身侍女的尸體也在其中,而殷柔和袁千依業已不見蹤跡。
    此情此景,讓肖敏的腦袋嗡了一聲,險些當場急暈過去。她身子打晃,好在傲晴和江半雪及時伸手把她攙扶住,不然她得癱坐在地上。
    “小姐和夫人定是被賊人給虜走了……”說話之間,肖敏的眼淚簌簌流淌下來。
    “不要急,我們先看看是什么情況!”江半雪還算冷靜,她快步來到院中,蹲下身子,仔細查看尸體身上的傷口。
    好快的劍啊!江半雪通過尸體上的傷口可以判斷出來,下手之人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