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84

  ,
    第八百八十四章
    江半雪正皺著眉頭琢磨著,眼角余光正好瞥到躺在柴房里‘昏迷不醒’的殷柔和袁千依二人。她急忙站起身形,邊跑過去邊喊道:“王妃、夫人!”
    聽聞她的驚呼聲,肖敏和傲晴同是一震,難道王妃和夫人并沒有被劫走?二人緊跟著江半雪也沖進柴房里。進來之后,三人定睛一看,不約而同地倒吸了口氣。
    只見殷柔和袁千依倒在一起,二人雙眼緊閉,動也不動,也不知是生是死。
    江半雪率先蹲下來,先是探了探殷柔和袁千依的鼻息,又摸摸她二人的脈門,隨后長長松了口氣,抬頭對臉色煞白的肖敏和傲晴說道:“別擔心,王妃和夫人只是昏迷過去,并無性命之危!”
    肖敏和傲晴又驚又喜,分別扶住殷柔和袁千依,正如江半雪所說,她二人只是昏迷而已,氣息勻稱,脈象也平穩,并沒有受重傷的跡象。
    “王妃!王妃醒醒,王妃快醒醒!”肖敏扶著殷柔,連連呼喚。
    原本昏過去的殷柔微微皺了皺眉頭,稍等片刻,她幽幽轉醒,抬起手來,下意識地揉了揉陣陣疼痛的額頭,呻吟出聲,接著,睜開眼睛,看到自己正躺在肖敏的懷中,她疑惑不解地問道:“小敏?我……我怎么了?”
    看到殷柔醒來,肖敏悲喜交加,忍不住又哭又笑,連聲說道:“王妃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她也很想知道王妃和德容夫人到底在后院這里發生了什么事,不過見殷柔一臉的茫然,她也無法再繼續追問,總之王妃沒事就是不幸中的大幸。
    很快,袁千依也慢慢‘蘇醒’過來,和殷柔的表情一模一樣,她也是滿臉的迷惑與茫然,眼神渙散又空洞地看著四處。
    透過肖敏等人之間的縫隙,她猛然看到柴房外的尸體,激靈靈打個冷戰,下意識地尖叫出聲,臉色也瞬間變得慘白,驚呼道:“春兒……”說著話,她掙扎著站起身,踉踉蹌的蹌要往外跑。
    傲晴急忙把她拉住,神情黯然地低聲說道:“夫人,春兒姑娘她們……還望夫人節哀!”
    袁千依和春、夏、秋、冬四名侍女關系親近是宮里人都知道的,平日里,主仆五人形影不離,親密無間,現在四女都已慘死,傲晴還真怕袁千依會受不了打擊。
    果然,聽傲晴說讓她節哀的時候,袁千依整個人呆在那里,身子仿佛被抽干力氣似的,搖晃幾下,接著軟綿綿地癱軟下去。
    “夫人——”傲晴急忙把她攙扶住。
    袁千依扭頭看著傲晴,沒有說話,但豆大的眼珠如斷線珍珠,簌簌流淌下來,她表現出來的那種無言的悲痛感恐怕任誰見了都會打心眼里感到心疼。
    她倒也不是完全裝出來的,畢竟春、夏、秋、冬四女在她的身邊太久了,要說毫無感情也是不可能的,只是在今時今刻她別無選擇,只能除掉她們來保全自己。
    其實,袁千依要想殺掉她們很容易,在王宮里就完全可以做到,不必如此的麻煩,但有一點,王宮之內若是死了四名宮女,而且還是她德容夫人最近親的宮女,一定會驚動很多人,甚至還可能會驚動到唐寅,事情深查下去,必然會牽扯到她的身上,甚至連她是神池細作這一點也極有可能被一并查出來。
    袁千依不能也不敢冒這個險,所以才以挾持殷柔作為借口,把四女騙出王宮,造成她們是遇刺而亡的假象,如此一來,沒人再會懷疑她,人們只會把她和殷柔一起當成受害者。
    她的計劃不能說天衣無縫,但在她看來,這至少是最行之有效的,當然,那批地痞惡漢的出現純屬意外,也正是因為他們的出現,才給了她對四女下手的好機會。
    此時,袁千依默默地流淚,殷柔也跟著她一塊哭,肖敏、傲晴、江半雪在旁不知該如何相勸,面面相覷,束手無策。
    不知過了多久,茶樓外面的集市突然一陣大亂,無數的風軍蜂擁而至,將偌大的茶樓團團包圍。
    附近的百姓們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人們紛紛圍攏過來,在軍兵的外面一個個挑腳張望。
    很快,人們看到沖入茶館里的軍兵撤出,同時還帶出幾名女子,由于被眾多軍兵護得死死的,看不清楚她們具體的模樣。
    出了茶館之后,幾名女子直接上了馬車,由大批的軍兵護衛著,快速離去。
    所過的時間不長,又有軍兵從茶館里出來,并抬出數具被白布包裹住的尸體,看不清楚尸體的樣子,單白布單都被染紅好大一片。
    再接下來,退出的軍兵又押出一群人,其中有茶樓的掌柜,還有一干在當地橫行霸道慣了的地痞無賴。為首的那名大漢被五花大綁著,向臉上看,鼻青臉腫,須發凌亂,好不狼狽,雖說是被軍兵押著,但他的嘴巴可沒閑著,連聲叫道:“誤會,這一定是誤會,我可是中尉府的人,你們抓了我就等于是和中尉府作對!”
    沒有人接話,甚至都沒有人多看他一眼,周圍的軍兵們陰沉著臉,像拖死狗似的把他硬拉到茶館外。
    周圍看熱鬧的百姓們議論紛紛,討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而集市里的許多商販則在暗暗拍手稱快。
    這名為首的惡漢名叫萬葛,乃當地有名的惡霸,因為幼年習過靈武,而且學的還不錯,便在這里開起武館,廣收學徒,結朋交友,久而久之,萬葛的人脈越來越廣,在他的手底下也漸漸有了一大群追隨者。
    由于他結交廣,又是當地的地頭蛇,對該地的一切都了如指掌,風國遷都鎮江后,中尉府自然而然地看中了他,雖未把他征召進中尉府當差,但也把他列入到中尉府的線人之內。
    自從有了中尉府做靠山,他們這些人更是有所倚仗,膽子更大,肆無忌憚的在當地橫行霸道,豪取強奪,這片集市就是他們平日主要的活動地點。
    集市中,無論小商小販還是大商戶,想在這里賣東西就必須得向他們交納保護費,如果有人膽敢不從,輕者被他們打傷,重者則被打殘甚至打死。
    因為有中尉府護著,官府也不敢輕易招惹他們,一旦出了事,也就睜只眼閉只眼的算了,這又更加助長了萬葛的氣焰,在當地欺男霸女,無惡不作,簡直成了土皇帝。
    集市的商販們對他早已恨之入骨,但又拿他無可奈何,現在看到他被官軍所擒,心中又哪會不高興?
    來的這支軍兵可不是普通的官兵,而是王宮侍衛。王宮侍衛們可不管你是誰的人,膽敢行刺王妃和夫人,還殺了四名宮女,怎么可能會輕饒了他們?
    殷柔和袁千依喬裝改扮,偷偷出宮游玩的事,唐寅是知道的,下面的侍衛們已向他稟報了,他并沒有馬上派人去追,其實他也能夠理解殷柔和袁千依的心情,終日待在王宮里,與世隔絕,寂寞又無聊,既然今天想出去游玩,他就不攔阻了,只是安排侍衛在兩個時辰之后再接她們回宮。
    結果,在這兩個時辰內卻發生了這樣的變故,這是唐寅也始料不及的。
    當殷柔和袁千依回宮時,唐寅已在王宮的宮門口等候多時,看到她二人只是額頭有傷,并無大礙后,他方長松口氣,懸到嗓子眼的心總算落了下去。
    他一手拉著殷柔,一手拉著袁千依,關切地問道:“傷得怎么樣?還痛不痛?”
    殷柔嚶嚀一聲,撲進唐寅的懷中嗚嗚大哭起來,袁千依比她堅強許多,眼圈紅暈,只是默默地流淚,當然,這也符合她一貫獨立的性格。
    唐寅輕輕扶了扶殷柔的后背,知道她是被嚇壞了,柔聲說道:“沒事了,不用怕,沒事了。”說著話,他又看向袁千依,說道:“我一定會把兇手揪出來,還春兒她們一個公道。”
    他對春、夏、秋、冬四個侍女印象還不錯,感覺幾個丫頭都挺機靈的,就這么無辜被害,實在可惜,無論于公于私,他都要把此事查個水落石出。
    又低聲細語地安撫殷柔和袁千依好一會,唐寅方向肖敏和傲晴使個眼色,示意她倆送二人回寢宮休息。
    江半雪本來也要跟隨她們而去,唐寅把她叫住,目送殷柔和袁千依的身影消失,他臉上的表情立刻被陰霾所取代,疑問道:“到底怎么回事?柔兒和千依為何會遇襲,春兒她們又是怎么遇害的?究竟是誰下的毒手?”
    江半雪沉吟許久,緩緩搖了搖頭,說道:“此事……詭異!”
    “什么意思?”唐寅不解地看著她。
    江半雪把整件事的經過原原本本地向唐寅講述一遍,最后,她說道:“表面上看,襲擊王妃和夫人的賊人應該和那些地痞是一伙的,但是,我有仔細查看尸體的傷口,兇手顯然是一等一的高手,應該不會和地痞無賴為伍,再者說,如果賊人的目標是王妃和夫人,為何只殺了侍女和店伙計,而未傷王妃和夫人的性命呢?我實在想不出來賊人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么!”
    唐寅聽得認真,等江半雪說完,他揉著下巴問道:“會不會是賊人在殺害春兒她們之后,還未來得及對柔兒和千依下手,你們就到了,驚走了他?”
    江半雪點頭應道:“是的,大王,這也有可能,只是,賊人如此厲害,真的會被我們區區三名女子所嚇跑嗎?敢對王妃和夫人下手,膽量會這般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