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85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唐寅若有所思地琢磨片刻,問道:“那依你之見呢?”
    江半雪幽幽說道:“依屬下看,賊人似乎就是想殺春、夏、秋、冬四女,但又不想讓王妃和夫人知道他是誰,所以先把王妃和夫人擊昏,然后才痛下的殺手。【】”
    唐寅忍不住笑了,搖頭說道:“春兒她們只是個侍女而已,又一直待在宮中,會和誰結下如此之大的仇怨?”
    江半雪咬了咬嘴唇,說道:“屬下不知。”
    唐寅話鋒一轉,問道:“和你們動手的那些地痞又是怎么回事?”
    “據說,那些地痞是在當地開武館的,平常就橫行霸道,欺壓百姓和商販,這次遇到王妃和夫人,那些賊人起了色心,所以便……聽說,他們還是中尉府的眼線。”
    “哦!”唐寅點點頭,說道:“既然是中尉府的人,那就交由中尉府去處置吧,讓中尉府看著辦好了。”
    江半雪沒有再應話,這些事也輪不到她來插嘴過問。
    唐寅命令侍衛們把萬葛那群地痞押解到中尉府,由中尉艾韋全權處理。
    在中尉府的大牢中,萬葛連聲含冤,正在他不停叫嚷的時候,艾韋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他,萬葛像找到主心骨似的,急忙叫道:“艾大人,您可算來了,小人冤枉啊,你快把小的放了吧!”
    “呵呵!”艾韋笑了,氣笑的,他走到萬葛近前,拉了把椅子坐了下來,慢悠悠地說道:“你冤枉?那本官豈不是更冤?萬葛,你知不知道,這次就是因為你,連本官都險些受到牽連,被罷官免職啊?”
    萬葛怔住,眼睛瞪得像銅鈴似的,艾韋可是堂堂的中尉,誰能有那么大的本事罷他的官?他疑問道:“艾大人,這到底……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原來你到現在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艾韋差點哈哈大笑兩聲,他搖頭說道:“你知道你在茶館里調戲的人是誰嗎?”
    “小人不知,是……她們是誰?”
    “本官告訴你,一位是王妃,一位是德容夫人!”艾韋看著萬葛,幽幽嘆了口氣,本來,這些地頭蛇對中尉府還是很有用處的,但現在是保不住他們了。
    聽聞他的話,萬葛的腦袋嗡了一聲,身子一軟,當場就癱了,要不是被綁在木架子上,他這時候就得趴到地上。呆了好半晌,他連忙抬起頭來,看向艾韋,尖聲叫道:“小人不知啊!小人如果知道那是王妃和夫人,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無禮,艾大人,您得救救小人啊,艾大人,看在小人一直盡心盡力為您做事的情分上,您這次就救救小人吧!”
    “萬葛啊,有時候不知道并不能算為理由,這次不是本官無情不想救你,而是本官實在無能為力,本官唯一能為你做的,就是保全你家人的性命,不讓他們因為此事而受到牽連。”
    艾韋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萬葛再頭腦簡單也能明白自己會落得個什么樣的下場。他鼻涕眼淚一起流了下來,嗚嗚大哭起來。
    唉!艾韋站起身形,拍拍萬葛的肩膀,然后什么話都未再說,轉身走了出去。臨出牢房前,他對獄卒低聲交代道:“用鴆酒吧!”
    獄卒愣了愣,明白了他的意思,連連點頭,拱手應道:“是!大人!”
    這次袁千依四名侍女被殺的事,查到最后也未能查出真兇是誰,只能以不了了之收尾。另外,唐寅現在的心思不在鎮江這邊,全放到了神池上。
    現在唐寅已打算親自去往神池,和廣玄靈做最后的了斷。在他動身之前,還特意給肖軒寫封書信,邀請肖軒也一并去往神池。
    只有兩國的君主都到場,方能表明風川兩國鏟除廣玄靈的決心,也能讓下面的將士們更加堅定,這回就是要與神池決一死戰。
    接到唐寅的傳書后,肖軒和川國的大臣們商議了一番,最后決定,接受唐寅的邀請,去往神池,與他匯合。
    隨著唐寅和肖軒親臨神池,兩國囤積在神池邊境的兵力又大副增加。
    風國這邊有平原軍、三水軍、飛羽軍以及隨唐寅一同前來的直屬軍,川國那邊則有第二、第六、第七軍團,以及隨肖軒一同前來的第一軍團。
    可以說現在的風川兩國精銳兵力盡出,兵力合到一起已接近百萬之眾。這么多的軍隊,等于是在神池外布起一層鐵桶陣,縱然神池的靈武高手再多,想突破出去也難如登天。
    隨著風川兩國的出兵越來越多,神池內部也漸漸變得人心惶惶。
    神池境內多山林、溝嵌,耕地極少,幾乎是沒有,神池的糧食以及日常生活所需基本都是靠外部供給,現在被風川百萬大軍圍困,等于是切斷了神池的一切補給來源,如果短時間內兩國能退兵,倒也沒什么,但現在看來風川兩軍根本沒有近期退兵的意思,甚至連兩國的君主都相繼抵達軍營,看架勢是打算和神池打長期的消耗戰,如此一來,神池內的人還哪能泰然處之?
    現在,許多的神池人也開始懷疑天子頒布的詔書內容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假,那沒什么好說的,自己就該和圣王站在一起,共御強敵,可萬一詔書的內容是真的呢?那自己還站在圣王那一邊不就等于助紂為虐,自取滅亡嗎?
    神池人心思變的情況也讓廣寒聽有所察覺,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他可以不在乎,但長老院里的長老們必須得人心穩定,一旦長老有變,對目前的神池打擊可就太大了。
    這日清晨,廣寒聽親自來到長老院。平時,他很少會出現在長老院里,神池的大小事務他也很少*心過問,但今時不同往日,他必須得親自走一趟了。
    長老院并不在神池城內,而是位于神池山的山頂,一座規模宏偉壯觀,由純石料打造而成的殿宇。
    外面看上去雄偉高大,里面的空間也寬闊,尤其是議事大廳,差不多有籃球場大小,地面鋪著光滑如鏡的大理石,十數根兩人多粗、三丈開外的石柱豎立其中,上面雕刻有瑞獸、神像,栩栩如生,威嚴肅穆。
    在議事大廳的四周有石桌石椅,長老們坐于其中,而在大廳的正中央,擺放著一座碩大又精致的石椅,那是神池圣王專署的座椅,也只有圣王才有資格坐在這把石椅上。
    等廣寒聽進來時,大廳里已坐滿了長老,除了‘叛徒’皇甫秀臺和金宣不在外,神池的長老們都已到齊。
    看到圣王來了,長老們紛紛起身,拱手施禮,齊聲說道:“微臣見過圣王!”
    廣寒聽面帶微笑地向眾人擺擺手,示意他們都坐,不必拘束多禮。
    他走到大廳的中央,環視在場的眾人,微微一笑,說道:“今天真是難得啊,各位長老都已到齊。”
    大廳里鴉雀無聲,誰都沒有說話。廣寒聽笑道:“你們繼續議你們的,不要因為本王到了就都不說話了。”
    又沉寂片刻,一名長老拱手說道:“圣王,微臣一直有一事不明。”
    廣寒聽看向說話的那名長老,含笑道:“原來是于長老,有何事不明,請講當面!”
    這名長老名叫于佐,他正色道:“皇甫長老和金長老為何會叛離神池,改投風國?皇甫長老與風國可是有不解之仇,金長老又是皇甫長老的師妹,他二人應與風國不共戴天才對,怎會突然改投了風國呢?”
    于佐的疑問也正是許多長老的不解,和風國仇恨最深的皇甫秀臺竟然會轉投風國,實在匪夷所思,難道真如傳言中說的那樣,是他二人發現了圣王的秘密,才不得不轉投風國的?
    廣寒聽聞言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本王已經說過了,皇甫秀臺和金宣被風國花重金所收買,難道,于長老不相信本王?”
    于佐說道:“皇甫長老和金長老都非貪財之人,何況,殺侄之仇、奪妻之恨,又豈是靠區區金銀就能了結的?”
    廣寒聽揚起頭來,反問道:“那依于長老之見他二人又是為何背棄神池,轉投風國呢?”
    于佐說道:“臣以為,傳言就是最合理的解釋,皇甫長老和金長老或許發現了圣王某些秘密,為圣王所不容,所以只能逃離神池,向風王尋求庇護。”
    “無稽之談!”廣寒聽哼笑出聲,他直視于佐,一字一頓地問道:“本王會有什么秘密是怕人發現的?”
    “也許,天子詔書并非無的放矢。”
    “如此來說,于長老也懷疑天下間確有所謂的靈魄吞噬,本王就是五百年前的廣玄靈?”
    還沒等于佐繼續回話,大長老高歌站起身形,沉聲喝道:“于長老,不得在圣王面前無禮,還不向圣王認錯?”
    于佐身子一震,看向高歌,沉默好半晌,他長嘆了一聲,什么話都未再多說,默默地坐了回去。
    在大長老當中,于佐最敬佩的人就是高歌,公正無私,品行端正,現在連高歌都站出來呵斥他,他感覺自己已無話再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