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96

  ,
    第八百九十六章
    高歌經過與眾長老的商議,最終決定請風王發出邀請,引廣寒聽出城,而后他們再打探禁地幽殿。【】
    不過高歌萬萬沒有想的是,本已接到他的邀請卻遲遲未來的鳳夕已先他一步去往幽殿打探。
    平日里,幽殿的大門都是關閉著的,還有專人看守,除了廣寒聽外,旁人根本進不去,只有在送食材、衣物及日常生活用品所需的時候,幽殿的大門才會打開。
    今天傍晚,剛好又到了外界給幽殿送東西的時候,這對鳳夕而言也是個能混入幽殿的絕佳機會。
    他早早的埋伏在去往幽殿的必經之路上,等到天色漸黑的時候,一隊車隊行了過來。車隊總共是三輛馬車,車上堆得滿滿的,有箱子又有袋子,也看不出來里面裝了些什么東西。
    走在馬車旁邊的有不到十人,這些人皆為廣寒聽的門徒,可算是他最貼心的心腹。藏于暗處的鳳夕看得真切,等馬車快行到他藏身之地的時候,他快步走了出來。
    車隊旁的數人被突然出現的鳳夕嚇了一跳,不約而同地停下腳步,同時為首的一名中年人沉聲喝問道:“什么人?”
    “是我!”鳳夕面不改色不緊不慢地走上前去。那中年人拿著火把向前面照了照,看清楚來人是鳳夕后,他面露驚色,忍不住問道:“鳳長老?鳳長老怎么會在這里?”
    要知道外人是進不得禁地的,連靠近禁地都不被允許。鳳夕面無表情地說道:“本座當然是奉圣王之命而來。”
    “哦?”中年人暗暗皺眉,自己并沒有接到圣王的告知啊!心里奇怪,但他可不敢表現在臉上,小心翼翼地問道:“不知圣王讓鳳長老來此是所為何故?”
    “現在正是我神池風雨飄搖之時,圣王擔心某些人心存它想,暗通敵國。”鳳夕的為人本就冷,如果說話時再用上陰森的口氣,更讓人感覺不寒而栗。
    中年人以及其他人皆激靈靈打個冷戰,誤以為圣王是派鳳夕來調查他們的。中年人急忙拱手說道:“鳳長老,在下對圣王對神池絕無二心,圣王……圣王是不是誤會了什么……”說話時,他的聲音都在微微顫抖著,可見對廣寒聽的畏懼之深。
    “圣王讓本座來查的不是你們,而是幽殿里的那些人。”
    鳳夕這么說可是極為冒險的。幽殿到底是神池物資的囤積之地,還是暗藏有圣王秘密培養的修靈者,他現在也不敢確定,他這么說,即是在試探,也是在碰運氣。
    本來中年人還對鳳夕有所懷疑,但一聽他這話,心中的疑慮頓時打消。幽殿里藏有修靈者一事可是絕密,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若非圣王告訴的鳳夕,他也不應該知道此事。
    中年人松了口氣,而后又皺著眉頭喃喃說道:“幽明、幽暗可都是圣王一手篩選和訓練出來的忠貞之士,他們……應該不會對圣王存有二心吧?”
    鳳夕臉上不動聲色,暗中卻吸了口氣。
    原來唐寅所言不假,幽殿里還真有幽明和幽暗這兩個組織。他微微瞇縫起眼睛,說道:“圣王有對本座說,暗系修靈者不可信,也不可不防。”
    聽他這么講,中年人更是對他的話信以為真。知道幽殿里藏有修靈者一事的人已經很少了,而知道其中還有暗系修靈者的人則更少,此等絕密,只有圣王最貼心的心腹才會了解。
    另外,圣王也確實有在他面前不僅一次提過,暗系修靈者是可重用,也很好用,但卻不能不提防。中年人心中暗嘆口氣,圣王還是不信任幽暗的那些人啊!
    他沒有多說什么,輕輕點下頭,說道:“既然是圣王之意,鳳長老就去查吧!”
    見自己說出暗系修靈者時,對方的臉上連一丁點驚訝的表情都沒有,單憑這一點,鳳夕便已可以判斷出來,恐怕真的不幸被風王言中了,神池內還真有暗系修靈者,而且就藏身于幽殿之內。
    他的理性已經告訴他此事十之**是真,但在感性上,鳳夕還是不愿相信,不愿相信神池內確有暗系修靈者,更不愿相信圣王是天子詔書上所說的那種卑鄙無恥的小人。
    這時候,他本可以選擇退走,但他并沒有這么做,而是打算親自進入幽殿,要親眼看到暗系修靈者。
    他深吸口氣,對中年人說道:“這等事,不能明察,只能暗訪,這也是本座在此等你的原因。”
    “鳳長老的意思是……”
    “本座隨你等一同進入幽殿。”鳳夕死氣沉沉地說道。
    聽他這么說,中年人才猛然注意到鳳夕穿著普通的布衣布褲,和他們的打扮差不多。他苦笑道:“原來鳳長老是要喬裝混入幽殿……”
    “怎么?你有異議嗎?”鳳夕陰笑著問道。
    不知道是他的笑太陰森,還是周圍的氣溫突然驟降,中年人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戰,忙拱手說道:“在下不敢,鳳長老,請!”
    鳳夕混入車隊當中,跟隨他們一行人去向幽殿的正門。鳳夕沒有廣寒聽的手諭,但中年人身上有,還有可進入幽殿的令牌,另外,他和幽殿的守衛也都很熟悉了,守衛們并沒有仔細盤查,便打開殿門,放他們進入。
    在神池做了十余年的大長老,鳳夕還是第一次進入神秘的幽殿。他也沒想到幽殿內竟是如此的別有洞天,其建造時工程之浩大,令人咋舌。
    看到幽明所在的那座巨大的山洞就夠令人震撼的了,但不可思議的是,幽殿內部還不止這一層,在幽明的下面竟然還有一層,那正是幽暗的所在之地。
    幽暗所在的山洞已是深入山體之內,里面陰冷、潮濕又昏暗,寒氣*人,每隔好遠方能在墻壁上看到火把,在微弱火光的影射之下,人影晃動,時隱時現,真仿佛陰曹地府一般。
    見到鳳夕不停的向四周張望,那中年人低聲含笑問道:“鳳長老是第一次進來吧!”
    鳳夕回過神來,他不動聲色地說道:“以前雖有聽圣王時常提起,但身臨其境確實還是第一次,這里……比本座想像中大得多。”
    中年人和其他眾人邊抗著雜物往幽暗的倉庫走,邊低聲說道:“這才哪到哪啊,在幽暗的下面還有洞府呢!”
    鳳夕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下面還有洞府?那里又是什么地方?不會真會通往地府吧?他狀似隨意地問道:“那里又是什么地方?圣王并未向本座提起過。”
    “哦!”中年人應了一聲,連連擺手,賠笑道:“是在下失言了,不說也罷,鳳長老可是要在幽殿里逗留一段時間?在下得提醒鳳長老,幽暗以下的地方千萬別去,不然讓圣王知道,可是會……”說到這里,他猛然頓住,似乎回想起什么往事,不由自主地打個冷戰,再不敢多言半句。
    鳳夕心中好奇不已,幽暗之下究竟是個什么地方會把他們嚇成這副模樣?等會自己非得打探個清楚不可。
    心里這么想,他當然不會表現在臉上,他冷冰冰地說道:“什么地方可以去得,什么地方又去不得,圣王早有交代。”
    “是、是、是!是在下多嘴了!”中年人和同伴走到一處石洞前,停下腳步,他們才剛剛站定,從石洞里走出數人,這些人皆是黑衣黑褲打扮,一個個臉色慘白,面無表情,舉目看向中年人。
    中年人收起在鳳夕面前的低微姿態,揚起頭來,傲氣凌人地說道:“這是圣王派我等送來的米面、衣褲等物,你們還用不用再查點一下?”
    “不必。”為首的那名黑衣人語氣平淡地說道。
    “那就簽收吧!”中年人從懷中掏出單據,遞給黑衣人。
    后者接過,只是大致看了兩眼,然后向身邊的同伴點點頭。一名黑衣人快速地返回洞里,時間不長,他從石洞中返回,同時還拿出一支蘸了墨的筆。
    黑衣人抓過筆來,在單據上隨手畫了一個圓,便算是簽了字,而后把單據遞回給中年人。中年人接過的同時哼笑一聲,什么話都未在多說,揮手道:“我們走!”
    在他們交接貨品的時候,鳳夕一直在旁仔細觀察,并且暗暗使用出洞察之術,他現在可以斷定,這些黑衣人確是暗系修靈者沒錯。
    而且通過他們與圣王門徒的交接,顯然雙方都已十分熟悉,由此也可以判斷出來這些暗系修靈者居住在幽殿里的時間肯定不短了。
    鳳夕此時的心情可謂是跌倒谷底,他做夢都想不到,圣王竟然真的有暗中培養暗系修靈者,背棄神池的祖訓,并將神池一步步地推到深淵的邊緣。
    在場的黑衣人可都是暗系靈武高手,鳳夕的氣息只是稍亂,立刻被他們所察覺。
    幾人的目光一同向鳳夕投去,而后又同是一皺眉,對正準備轉身離去的中年人問道:“他是誰,怎么以前從沒見過他……”
    這些暗系修靈者在神池是最見不得光的人,平日里他們所能活動的范圍只限于幽暗這座巨大的山洞,自然不認識鳳夕。
    中年人停下身形,回頭看眼黑衣人,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不該你知道的,就別多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