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897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扔下這一句,中年人頭也不回的走了。【】鳳夕跟隨中年人走了一段,出了那些黑衣人的視線之后,他停下腳步,對中年人說道:“你們先出去吧,本座還得留下來處理些事情。”
    中年人明白地點點頭,忍不住再次提醒道:“鳳長老可要小心啊,幽暗之下萬萬不可冒然進入……”
    鳳夕反問道:“難道本座不知?”
    中年人自討個沒趣,縮了縮脖,不再多言,又沖著鳳夕拱了拱手,然后帶上其他人向外走去。
    他們一行人離開幽殿,在回去的路上,一名門徒皺著眉頭說道:“真是奇怪,鳳長老是什么時候與圣王的關系變得如此親近?還被圣王派入幽殿調查細作。”
    中年人聞言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是啊,據他所知,圣王和鳳夕的關系十分疏遠,甚至平日里圣王能提到他的次數都屈指可數,這次怎么會突然告訴鳳夕關于幽殿的事,而且還派人來密查細作呢?
    見他眉頭緊鎖,那名門徒小聲問道:“其中……不會有問題吧?”
    “有什么問題?”中年人下意識地看了他一眼,沉聲說道:“鳳長老對幽殿的一切都那么清楚,若非圣王告訴他,他又是從何而知?”
    那門徒小聲說道:“不管怎么樣,我還是覺得把鳳長老留在幽殿內不妥,萬一要發生了意外怎么辦?我們要不要去問問圣王的意思?”
    中年人點點頭,覺得他說得也對,幽明或許知道鳳夕的身份,但幽暗的人可都不知道他是誰,若是見到他在幽暗里亂逛,一言不合動起手來,可就大事不妙了。
    他沉吟片刻,甩頭說道:“好吧,你等隨我去王宮面見圣王!”
    且說鳳夕,他現在已對幽殿有了大概的了解。在幽殿的第一層,是幽明,其中的修靈者皆為光明系修靈者,他們的活動范圍也不僅僅是幽殿,時常會離開這里外出,執行圣王交待的任務。
    幽殿的第二層則為幽暗,其中的修靈者為清一色的暗系修靈者,具體的人數鳳夕判斷不出來,不過根據幽暗的面積以及石窟的數量,想來幽暗的人數也不會太少。
    圣王對幽暗限制的較為嚴苛,嚴令禁止他們外出,若無特殊情況,他們的活動范圍只能是幽暗這一層,甚至都不能去往上一層的幽明。
    至于幽暗再往下,鳳夕也不清楚那里到底是個什么地方,現在,他想要去打探的正是幽暗之下。
    幽明通往幽暗的通道很寬敞,坡度也不是很陡峭,即便光線昏暗了一些也不是太難走。
    但幽暗通往下一層的甬道可完全不同,狹窄異常,黑暗無光,僅能容一人通行,地面也因為潮氣的關系又濕又滑,而且坡度陡峭。
    即便像鳳夕這樣的靈武高手走在其中都得是小心翼翼,不然隨時都有滑倒的可能。他正摸索著向里面走著,忽聽后身傳來低沉的聲音:“幽寒禁地恐怕不是閣下能來的地方吧!”
    聽聞話音,鳳夕身子猛然一震,急忙轉回頭,向后觀瞧。只是甬道里太黑,那人所處的位置又是逆光,鳳夕看不清楚他的模樣長相。“你是誰?”
    “同樣的問題,我也正想問閣下。”那人的雙眼異常晶亮,在黑暗之中就好像兩顆閃閃放光的寶石。
    “本座乃神池長老,鳳夕!”鳳夕報出自己的名號。
    那人怔了怔,隨即笑了,說道:“原來是大長老,失敬、失敬,不過,在下還得勸告大長老一句,幽寒禁地并不是你能去的地方,神池內,除了圣王,再沒有第二個人進去后還可以活著出來,在下的意思想必鳳長老應該已經明白,言盡于此,告辭!”
    想不到那人說走就走,扔下這一句話后,身形突然一虛,隨著周身上下散出一團黑霧,人業已憑空消失不見,好像他由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似的。
    鳳夕微微瞇縫起眼睛,他是沒有特意散出靈壓,但他也知道,自己周圍的靈壓絕對不弱,而在自己的靈壓之下對方仍能用出暗影飄移來去自如,其修為之高深,不容小覷。
    他不知道這名暗系修靈者是誰,但對方既然對他沒敵意,他也沒心思追查下去。鳳夕凝視甬道的入口良久,最后把心一橫,決定還是繼續走下去,把幽殿探查個明白、徹底。
    越望甬道的深處走,空間便越黑暗,地面的坡度也越陡峭,更要命的是,氣溫開始驟降,他在呼吸時口鼻已能噴出明顯的白霧。
    不知又過了多久,連修為那么精湛的鳳夕都受不了甬道中的冰寒,迫不得已,他只能罩起靈鎧,并于靈鎧上覆蓋靈冰幻甲來抵御寒氣。
    此時,再向左右的墻壁看,上面都是寒霜,低頭看腳下,堅冰光滑猶如鏡面。
    好一處怪異的冰寒之地!難怪剛才那名暗系修靈者會稱呼這里為‘幽寒禁地’。如果自己不是水系修靈者,如果自己的修為再差那么一點,此時恐怕也要被凍僵了。
    鳳夕本能地打了個冷戰,繼續向里面走去。
    甬道仿佛永無盡頭似的,鳳夕高一腳低一腳,也不知走了多久,感覺再這么走下去,連自己的靈冰幻甲都已抵御不住寒氣,自己要被凍僵在這里,正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細微的亮光。
    黑暗當中,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光亮都顯得異常醒目。鳳夕眼睛頓是一亮,精神大振,不由自主地加快腳步,向前方急行過去。
    光線越來越足,越來越明亮,當鳳夕好不容易走出甬道的時候,抬頭一瞧,頓時間整個人愣在原地,兩眼瞪得滾圓,身子動也不動,呆若木雞。
    甬道之外是一座巨大的溶洞,但與幽明、幽暗不同的是,這里完全是個冰的世界。在山洞的上方,鑲滿了珍奇的寶石,閃閃放光,將偌大的溶洞照得亮如白晝。
    溶洞之內,隨處可見巨型的堅冰,有些冰塊呈柱狀,由溶洞的頂部一直垂到地面,有些冰塊則呈瀑布狀,放眼望去,由上而下的整整一面的冰幕,異常壯觀。
    神池位于南方,屬溫熱潮濕之地,一年四季都見不到雪,更別說冰了。
    看著眼前這一切,鳳夕久久回不過神來,他從不知道,神池內竟然還有如此冰天雪地之處,神池山內竟會如此的別有洞天。
    這里就是圣王打造的‘幽寒禁地’?太不可思議了。鳳夕如失魂落魄似的走進溶洞里,來到一根冰柱前,忍不住抬手摸了摸。
    覆蓋著靈冰幻甲的手掌與冰柱摩擦時發出輕微的沙沙聲,掌心所觸碰到的實物也在向鳳夕證明他所看到的這一切都是真實的,而非幻象。
    他繼續向前走去,腳下是冰,四周是冰,眼前的一切都是冰,這偌大的溶洞已完全被冰所覆蓋。
    猛然間,他在溶洞的正中央發現一只巨大的冰塊,這只冰塊有經過人工打磨,他快步走到近前,定睛仔細一瞧,原來冰塊已被打磨成一把巨大的冰椅,上面精雕細琢,花案精美,紋路清晰,雕刻的祥鳥瑞獸栩栩如生。
    可能是這里的一切都太震撼了,也可能是一路走來的精神高度緊張讓鳳夕過于疲憊,他不由自主地坐在冰椅上,同時忍不住長長吁了口氣。
    他整理一番自己的心緒,無意中抬頭向前觀望,坐在冰椅上的身軀險些滑下來。只見冰椅對面的冰幕當中竟然有一人,一位素衣素裙、美若天仙的女子。
    她是被封在冰幕當中,整個人懸浮于空中,雖說是被凍結在冰內,但看上去卻像是活生生的,好像隨時都可能會睜開眼睛從冰幕當中走出來似的。
    冰幕中有人就夠震撼的了,而更令鳳夕驚駭的是,冰幕中的這個女人竟然和公主殷柔長的一模一樣,就像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眉眼唇鼻、臉型甚至那超凡脫俗的氣質,完全一致,簡直就是一個人。
    如果不是確認殷柔現在還好端端地待在風國的王宮里,他真要懷疑圣王抓了殷柔,將她封于冰內。
    鳳夕從冰椅上站起,看著對面冰幕中的女子,膛目結舌,久久回不過來神。
    像!太像了!世上怎會有如此相像的兩個人!鳳夕以前有見過殷柔,那時候還是在上京,雖說當時殷柔年歲尚小,但她的美貌已足夠讓鳳夕銘記一輩子的。
    “她,很美,是吧?!”溶洞內傳來平平淡淡地說話聲。
    正處于極度震驚中的鳳夕沒有反應過來,本能反應地點點頭,說道:“是很美……”話才一出口他立刻意識到不對勁,身子明顯抖動一下,緊接著,扭頭尋聲望去。
    只見一身白衣的廣寒聽從甬道中緩緩走出來,他沒有看鳳夕,雙眼癡迷地看著凍結于冰內的女子,幽幽說道:“她……是本王最心愛的人,為了她,本王什么都可以不顧、不要,哪怕是最好的朋友、兄弟!”
    說話時,廣寒聽直直走向冰幕,他的目光由始至終也沒有離開冰幕中的那名女子片刻。
    鳳夕則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嘴巴張大,想要說話,但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ps:祝所有的書友們新年快樂,也很感激書友們陪《唐寅》這本書走了這么久,愿大家在一三年心想事成,身體健康!說起來,這章是本年的最后一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