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98

  ,
    第八百九十八章
    廣寒聽站在冰幕前,揚頭望著其中的女子,過了良久,他方收回目光,慢慢轉回身形,凌厲的目光挑起,落在鳳夕的臉上,柔聲問道:“鳳長老說是本王派你來的幽殿,還要你查幽殿里的細作?”
    鳳夕沒想到圣王會來得這么快,他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支支吾吾地半晌沒說出話來。
    “鳳長老應該知道,私入禁地將要受到什么樣的懲罰吧!”廣寒聽說話時,目光變得更加陰冷。
    鳳夕打了個冷戰,同時又后退一大步。他深吸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接著,對上廣寒聽的目光,正色說道:“圣王為何不先解釋一下幽殿內為何會有暗系修靈者?”
    廣寒聽笑了,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道:“鳳長老又是從何得知幽殿內有暗系修靈者的?”
    “風王!”鳳夕沉聲說道。
    “哦!看起來,那天晚上你沒有和高長老去行刺風王,而是和風王聊了許多不該聊的家常。”唐寅是暗系內宗修靈者,又和幽暗的人接觸過,知道幽暗藏于幽殿這件事倒也不足為奇。廣寒聽仰面而笑,話鋒一轉,幽幽說道:“你可知道,數百年來進入此地的人屈指可數,除了本王之外,其他人,都已經死了。”
    鳳夕臉色頓是一變,不由自主地大聲質問道:“你……你真的是五百年前的廣玄靈?真的用靈魄吞噬活到今日?”
    廣寒聽垂下頭,喃喃說道:“靈魂不滅,輪回不止,周而復始,永存于世,這就是——靈魄吞噬。”
    說著,他抬頭看眼鳳夕,笑吟吟的表情難掩得意之色,道:“這很玄妙吧!雖說本王已不記得運用過它多少次,但仍覺得它無比玄妙。”
    他轉回頭,看向冰中女子,臉上的笑容又慢慢消失,緩緩長嘆一聲,說道:“本來,你也可以和我一樣,永生不滅,可你卻寧愿躲在冰里……”
    他話還沒有說完,身后突然傳出沙的一聲金鳴聲。轉回頭一瞧,只見鳳夕的手上已多出一把明晃晃的靈劍,與此同時,他周圍的氣流開始迅速的旋轉,那是散出靈壓的反應。
    廣寒聽表情平淡地看著鳳夕,慢悠悠問道:“鳳長老可是要對本王出手?”
    “你根本就不配做神池的圣王!我等統統都瞎了眼才把你這陰險的小人奉為圣王!”
    鳳夕現在明白了一切,那種被人欺騙、受人愚弄的恥辱感化為熊熊燃燒的怒火,蓋過心頭的恐懼感,他的雙眼都在跳動著火光。
    廣寒聽對他的怒火視若無睹,低下頭來,看著他那對保養著極好、潔白如玉的雙手,淡然說道:“本王在這里已經好久沒碰上一個可以說話的人了,本來還想與你多說一會……”
    不等他說完,鳳夕暴喝一聲:“你的話就留給閻王去說!”說話之間,他向前竄出,手中的靈劍突然覆蓋起一層冰霜,向廣寒聽的胸口直刺過去。
    看著鳳夕的靈劍刺過來,廣寒聽微微側身,動作從容又隨意的便把靈劍的鋒芒讓開。
    當靈劍從他身側掠過時,他的手稍微抬起,手指只是輕描淡寫的向外一彈,指尖不偏不倚,剛好彈在靈劍的劍身上。
    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脆響,靈劍上的冰霜碎裂,如同有一層晶瑩剔透的寶石從劍身上散落下來似的,受其勁道,靈劍向旁偏出,持劍的鳳夕也忍不住橫著退出三步。
    他難以置信地看向廣寒聽,持劍的手掌都在微微地哆嗦著。
    這只是廣寒聽的一指彈力而已!其實,他二人修為上的差距早已顯而易見,在幽寒禁地,鳳夕需要罩起靈鎧和冰甲方能抵御住這里寒氣的侵襲,而廣寒聽卻連靈鎧都沒有罩起,只穿著一件淡薄的白杉,和在其他的地方一樣,根本看不出他有感到寒冷的跡象。
    “鳳長老的靈武已屬不錯,只是,與本王比起來還差得很遠。”廣寒聽淡漠地說道:“如果鳳長老帶著這一身靈武所學死在這幽寒禁地,實在可惜,本王可以為你開一次特例,只要今后鳳長老能嚴守秘密,對今日之事只字不提,并能盡心盡力的為本王做事,本王可以不殺你,而且還會更加重用于你,不知鳳長老意下如何?”
    “哈哈!”鳳夕聞言,氣極而笑,搖頭說道:“廣玄靈啊廣玄靈,老夫現已知道你所做過的這些丑事,你還奢望老夫能受命于你?簡直是癡人說夢!”
    廣寒聽毫不意外地點點頭,他就知道,以鳳夕的性格一定會給他這樣的回答。他再次低頭看著自己干凈又潔白的雙手,喃喃說道:“真是可惜,今夜,神池又要折損一位大長老。”
    “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說話之間,鳳夕施放出靈冰地界。
    如果在其他的地方,他還真就未必有勇氣與廣寒聽一戰,但在幽寒禁地,這個到處都是冰的地方,他的靈冰地界可以發揮到極至,這也讓他有信心與廣寒聽一較高下。
    意念之間,廣寒聽背后的地面突然升出冰刺,速度之間,仿佛離弦之箭,由下而上,直向廣寒聽的后心斜刺過去。
    冰刺竄起的快,可廣寒聽的速度更快,也沒看到他在那里做出什么動作,人卻如鬼魅似的滑出數米,剛好避開冰刺的鋒芒。
    “愚蠢的人總會做出最愚蠢的選擇。”廣寒聽周身上下散出白茫茫的霧氣,純白色的靈鎧在他身上凝聚。
    看得出來,廣寒聽已要用出真本事,鳳夕加起十二分的小心,意念轉動,這次在廣寒聽的周圍一下子竄起十數根冰刺,齊齊向他刺去。
    “哼!”廣寒聽哼笑出聲,雙膝微彎,緊接著騰空躍起,一下子跳起兩米多高。
    可是他的身形還停留在空中,在他頭頂上方的溶洞頂部突然伸出來一根冰錐,冰錐自洞頂斷落,掛著勁風直直墜向廣寒聽的頭頂。
    這就是靈冰地界的可怕之處,在靈冰地界之內,施放者就是這里的神,可以*控一切。
    只聽咔嚓一聲,墜落下來的冰錐正刺在廣寒聽的頭上,將他還懸在半空中的身軀直接砸落在地。
    鳳夕心中一喜,暗道一聲機會來了,不等廣寒聽從地上爬起來,他的靈氣再次散發出去。這回,廣寒聽身下的堅冰突然凸起,開始時是像一個火山口把他圍在其中,隨著凸起的堅冰越來越高,只眨眼的工夫,便把廣寒聽整個人包裹于其中。此時再看,廣寒聽已被完全封在堅冰之內,其狀和那冰中的女子一樣。
    見狀,鳳夕的嘴角下意識地挑起,他做夢都想不到圣王會被自己如此輕易的打敗。
    他手提著靈劍,一步步向被冰封住的廣寒聽走去,幽幽說道:“你的靈武和修為是我所望塵莫及,可是你太大意了,在這里,我的靈冰地界可以發揮到最強……”
    他話還沒有說完,突然,前方的冰塊傳出咔嚓一聲的脆響,緊接著,冰塊中出現一條長長的白色裂痕。鳳夕臉色頓變,暗叫一聲不好,他剛舉起靈劍,正要發難,可就聽嘭的一聲悶響,封住廣寒聽的冰塊四分五裂,爆炸開來,與此同時,強大無比的勁氣以廣寒聽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散。
    鳳夕受其勁氣的沖力,雙腳摩擦著冰面,足足退出十數米遠才勉強把身形停下來,抬頭再看,原本趴在地上的廣寒聽緩緩站起身形,活動活動胳膊,伸了伸腿,又扭扭脖子,哪有半點受傷的意思,身上的靈鎧完好無損,動作從容又隨意。
    “你……”
    “區區的靈冰地界又怎能傷得了本王?”廣寒聽把身上殘留的冰渣滓震落,而后抬頭看向鳳夕,含笑說道:“想勝本王,就拿你的真本事出來!”
    鳳夕暗暗吸氣,他自己最清楚自己所施放的靈冰地界。靈冰地界里的冰刺可不是普通的冰塊,其中暗含著他散出的靈氣,堅硬程度即便不如靈兵,但也差不到哪去。
    可是他施放的靈冰連廣寒聽的靈鎧都未能擊破,而且在把他封入靈冰之內的情況下他還能破冰而出,這得是擁有多高的修為能做到這一點啊!鳳夕只是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見他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怔怔發呆,廣寒聽笑了,說道:“既然鳳長老不想出招,那就由本王先來吧!”說話之間,他身形前傾,也沒他蓄力,人已直直向鳳夕掠去。
    他的速度之快,真好比一顆流星,十多米的距離,眨眼就到,手上的靈鎧化為一把長長的手刀,順勢向鳳夕的頭頂劈去。
    好快!鳳夕心頭一顫,根本來不及擎劍招架,只能側身飛撲出去閃躲。
    咔嚓!廣寒聽鎧之靈變化成的手刀沒有砍中鳳夕,卻砍在地面的堅冰上,隨著一聲脆響,地面的堅冰立刻裂開一道數米長的縫隙。
    雖說他的手刀不是靈兵,只是靈變后的靈鎧,但他的修為太深,靈鎧的堅硬程度業已堪比靈兵。
    撲出好遠的鳳夕狼狽地穩住身形,轉回身,怒視著廣寒聽,全力大吼一聲,手中靈劍光芒四射,施展出兵之靈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