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99

  ,
    第八百九十九章
    鳳夕心中有數,用尋常的本事對陣廣寒聽,根本沒有勝算,要想取勝,就得與對方拼命才行。
    他施展出兵之靈變后,靈劍化為無數條銀蛇,于空中匯聚在一起,如同奔騰的江水,呼嘯著廣寒聽襲去。
    廣寒聽依舊是從容不迫的姿態,抽身而退的同時,快速地蹲下身形,雙手向地面一扣,十指深深嵌入地面的堅冰內,隨著他一聲暴喝,雙臂向上一提,地面上一塊兩三米寬的巨大堅冰竟被他硬生生掀起。
    掀起的堅冰與迎面飛來成百上千的銀蛇撞到一起,耳輪中響起一陣嘭嘭嘭的悶響聲,鳳夕的兵之靈變將那面巨大的冰塊擊了個粉碎,而后靈劍去勢不減,繼續射向廣寒聽。
    不過,趁著冰塊阻擋靈兵的瞬間,廣寒聽業已抽出佩劍,并抖手將其靈化。
    他單手持靈劍,隨意的向外一揮,就聽嗡的一聲,一道長長的靈波激射而出。這道巨大又狹長的靈波將千百條銀蛇撞得向四面八方飛射。
    可是令廣寒聽也沒有想到的是,散開的銀蛇沒并沒有落地,而是紛紛在空中打了個旋,然后又由四面八方繼續向他射過來。
    呦!廣寒聽稍感意外,鳳夕的兵之靈變還是頗有些過人之處的嘛!他微微一笑,只是單腳輕點下地面,整個人又再次向后飛躍。
    啪、啪、啪——由周圍分射過來的銀蛇全部擊打在他剛才所站立的地面上,直擊得冰屑橫飛,迷霧繚繞,再看地上,成百上千的銀蛇又合眾為一,重新化為一把靈劍,深深地插入堅冰之內。
    廣寒聽退得快,鳳夕的速度也不慢,靈劍剛恢復原態,他人也跟了上來,一走一過之間,插于地上的靈劍已被他抓起,三步并成兩步,追到廣寒聽近前,靈劍斜劈下去。
    暗道一聲來得好!廣寒聽橫劍招架。當鳳夕的靈劍馬上要碰到他的劍時,隨著霞光一閃,靈劍再次分裂開來,化成無數的銀蛇,有的銀蛇散開,向廣寒聽的周身射去,有的銀蛇則順著廣寒聽的靈劍向上爬,去刺他持劍的手掌。
    能把兵之靈變運用得如此嫻熟,收發自如者,恐怕普天之下也沒有幾人能做到。既然是廣寒聽也在暗暗點頭,心中贊嘆一聲不錯!鳳夕的靈武絕對堪稱是一等一的。
    面對著鳳夕的兵之靈變,廣寒聽不敢大意,他又一次抽身后退,同時手腕連抖,將爬上他靈劍的銀蛇紛紛甩掉。
    此時他業已退到溶洞的邊緣,再往后退,身子已抵住洞壁上的堅冰。
    鳳夕緊咬牙關,喝道:“我看你還往哪里跑?!”他控制著兵之靈變后分化出來的無數條銀蛇,全力追擊廣寒聽。
    嘭!廣寒聽后退的身軀重重撞在冰塊上,可是并沒見他如何蓄力,人已不可思議地緊貼著冰面快速地向上竄去。此時再看他,好似壁虎一般,順著光滑如鏡的冰面不斷向上攀升。
    隨著他不斷的攀升,銀蛇也不停地釘在他的腳下,發出一連串啪啪啪的脆響聲。他向上攀升了五六米高,銀蛇在冰面上也釘出一條五六米長的銀線。
    沖到冰面前的鳳夕抬頭向上望了望,喊喝一聲,運足全力,騰空躍起,在他上竄的過程中,原本釘于冰內的銀蛇紛紛退出,云集他的掌心,重新化為靈劍。
    他這一跳,已直接躍過廣寒聽,頭頂都快碰到溶洞的頂部,等他下落時,他雙手持劍,大吼一聲向下砍出一記重劍。
    這一劍的力道之大,簡直已成氣吞山河之勢,靈劍在下劈的過程中發出令人窒息的沉悶聲,雖說距離地面還有數米,但靈壓業已將地上的冰塊壓了個粉碎。
    廣寒聽而已無從閃躲,只能橫劍招架。
    咔嚓!靈劍與靈劍結結實實的碰撞到一處,爆發出晴空炸雷般的霹靂聲,整座溶洞都在為之震顫。
    廣寒聽的身子如同流星似的急速向下墜落,摔在地面上,發出轟隆一聲的巨響,不僅地面上的堅冰被他砸開,連堅冰下的巖石都被他撞出一個一米多深的大凹坑。
    這就是鳳夕全力一劍的威力,駭人聽聞,那幾乎已不是人類所能擁有的神力。
    啪!鳳夕從空中飄落在地,看著地面上出現的大深坑,他亦是連連喘息,汗珠子順著他的面頰不停滾落,靈鎧內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
    連續施展兵之靈變,又連續全力出招,太消耗靈氣和體力。不過,他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廣寒聽似乎已被他打敗了……
    他心里還正琢磨,忽聽坑內突然傳出啪的一聲輕響,緊接著,一只罩著靈鎧的手掌從坑內伸出,抓住坑沿,而后,廣寒聽從坑里緩慢地趴了出來。
    到了坑外,他先把手中的靈劍向地上一插,隨后垂下頭,連續拍打身上的冰屑和石屑,直至靈鎧上再未粘有雜物,他這才停止拍打的動作,然后抬起頭來,看向目瞪口呆的鳳夕,含笑說道:“很久了,已經很久沒有人可以把本王*得如此狼狽。”說話時,他把插在地上的靈劍重新握起,繼續說道:“你讓本王難得的燃起斗志,單憑這一點,本王會賞你個痛快!”
    現在,鳳夕是真的傻眼了,他甚至都不禁懷疑眼前的廣寒聽究竟是人還是怪物。
    自己已經把壓箱底的本事都用出來,可卻連廣寒聽的一根汗毛都傷不到,自己與廣寒聽之間的差距到底得有多大?廣寒聽的修為究竟已高深到什么地步?
    見他直勾勾地瞅著自己,怔怔發呆,廣寒聽笑意更弄,慢悠悠說道:“看起來,鳳長老的本事已經用得差不多了,現在,該是輪到本王出手的時候了。”
    說話間,他抬起手中的靈劍,另只手捏住靈劍的劍尖,看上去他只是輕輕一折,就聽咔嚓一聲,靈劍由中折斷,他扔掉靈劍的后半截,只是用食指和中指夾住靈劍的前半段,而后一步步地向鳳夕走過來。
    鳳夕還從未見過這樣打仗的,有劍不用,卻只用半截,他的眼中不自覺地流露出驚訝之意。
    看著廣寒聽與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他深吸口氣,再次用出兵之靈變,大喝著將手中的靈劍甩飛出去。
    靈劍在空中飛行的過程中分散開來,化為千百條銀蛇,好似銀河一般向廣寒聽席卷過去。
    可這一次廣寒聽沒有再退,身形在地上畫出一道弧線,讓過銀蛇鋒芒的同時,人業已站到了鳳夕的面前。
    由于他的身法速度太快,看上去就好像是使用了暗系靈武的暗影飄移似的,直接閃到鳳夕近前。
    本來廣寒聽還距離自己有段距離,可一眨眼,他竟然出現在自己面前,鳳夕嚇得渾身一哆嗦,急忙又控制著空中飛射的銀蛇反折回來,偷襲廣寒聽的背后。
    廣寒聽腦后如同長了眼睛,腳下一個滑步,由鳳夕面前直接閃到他的背后,如此一來,反射回來的銀蛇不再是擊向廣寒聽,而變成擊向鳳夕自己。
    他大驚失色,頭發絲都快豎立起來,意念轉動之間,急忙收劍,飛回的銀蛇在即將擊中他的一剎那,還原成靈劍,鳳夕還沒來得及松口氣,位于他背后的廣寒聽業已向他攻出致命的一擊。
    指縫間的半截靈劍無聲無息地刺向鳳夕的后心,速度并不快,只是他兩人的距離太近,當鳳夕意識到不好的時候,靈劍的劍尖業已觸碰到他背后的靈鎧。
    哎呀!鳳夕大驚,出于本能反應,身子全力向旁閃躲。沙!靈劍在他的靈鎧上劃出一道半尺多長的大口子,只差毫厘就把靈鎧切開,傷到他的皮肉。
    驚魂未定的鳳夕臉色頓變,本能的向后急退。廣寒聽哼笑一聲,猛然間指縫中的靈劍精光一閃,突然變成了水銀一般的液體,與他手掌上的靈鎧迅速融合。
    融合了靈劍的靈鎧變得精光閃閃,廣寒聽抬出手來,毫無預兆,指尖的靈鎧突然射出,探出有數米之長,分刺鳳夕的周身要害。
    兵鎧靈合!鳳夕急忙揮劍格擋,隨著當當當一連串的脆響聲,刺向他的靈鎧全部被靈劍擋開。
    廣寒聽并沒有趁勢繼續出招,雙手下垂,指尖處的靈鎧一直頂到地面上。
    他看著鳳夕,正色說道:“鳳長老,本王現在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順本王者生,逆本王者亡,難道,你就不再重新考慮了嗎?”
    “廣寒聽,我與你勢不兩立!”鳳夕大吼一聲,又要發動兵之靈變,可猛然間,在他腳下的地面射出兩根尖刺,就聽撲撲兩聲,兩根尖刺刺穿他腳底的靈鎧,連帶著,將他的腳面也一并刺透。
    鳳夕忍不住痛叫出聲,在地上站立不住,一屁股坐了下去。
    沙!兩根尖刺又縮回到地下,這時候,廣寒聽方把下垂的手掌抬起,同時彈掉指尖靈鎧上的血跡,幽幽說道:“本王已經給了你機會,而你自己不想要活路,也就怪不得本王無情了。”說話之間,廣寒聽的背后發出撲撲兩聲悶響,巨大的羽翼由他背后生出,羽翼扇動之間,他的身形騰空而起,懸浮于空中,隨著他手臂向下一揮,指尖處的靈鎧再次射出,這回是直取鳳夕的喉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