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00

  ,
    第九百章
    鳳夕的雙腳已被廣寒聽的靈鎧刺傷,行動不便,此時廣寒聽又用出殺招,他無奈之下也只能用出鎧之靈變,生出雙翼,與廣寒聽在空中廝殺。【】
    他二人同是生出羽翼,如果兩只怪鳥在空中盤旋,時而合到一起,時而又分開,武器碰撞時所發出的脆響聲不絕于耳。
    其實廣寒聽要勝過鳳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過他先前的偷襲得手漸漸發揮出作用,在兩人廝殺的過程中,鳳夕的雙腳不停的滴淌出鮮血,短時間內倒沒什么,可時間一長,任誰都受不了。
    漸漸的,鳳夕因失血過多而變得體力不濟,氣喘連連,反觀廣寒聽,依舊是那么從容不迫,他也不急于一下子就將鳳夕致于死地,更像是在貓戲老鼠,盡情的戲弄自己的獵物。
    兩人你來我往,足足戰了五十多個回合,鳳夕已意識到再這樣打下去,自己就算不死在廣寒聽的手上也得被他活活累死不可。
    他心中萌生退意,突然急攻數劍,*退廣寒聽,而后調轉回頭,急扇羽翼,直向甬道那邊飛行過去。
    “想跑?可沒那么容易!”廣寒聽嗤笑一聲,隨后追了上去,距離鳳夕還有好遠,他指尖處的靈鎧射出,直取鳳夕的后心。
    他快,鳳夕也不慢,身形在空中突然下墜,整個人幾乎是貼著地面向前飛行,同時也把廣寒聽的一擊避開。
    沒等廣寒聽繼續發難,他散出靈氣,施放出靈冰地界,溶洞頂端突然間生出數根尖銳的冰錐,等廣寒聽飛過時,冰錐一同斷落,向廣寒聽猛砸過去。
    后者哼笑著,身形微微一晃,將斷落下來的冰錐一一閃開,緊接著,他又出手如電,風馳電掣般扣住兩根冰錐,雙手向外一揮,兩根冰錐被他甩飛出去,反砸向鳳夕的后背。
    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業已飛到甬道口附近的鳳夕被這兩根冰錐砸得結結實實,隨著脆響聲,他翻滾落地,又向前轱轆出數米,一頭撞在溶洞的洞壁上,將洞壁都撞開一個大凹坑。
    鳳夕只覺得胸口發悶,嗓子眼發甜,隨后哇的一聲噴出口血水。
    他掙扎著剛剛站起身形,一道電光襲來,他還沒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覺肩頭一陣巨痛,轉頭一瞧,廣寒聽射出的靈鎧已刺透他的肩胛骨,將他死死的釘在洞壁上。
    強忍著劇痛,鳳夕大吼一聲,輪起手中的靈劍,砍向對方的靈鎧,希望能把靈鎧斬斷,可是廣寒聽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他的靈劍還沒有斬落,對方的靈鎧又再次射來,這一回是直接釘在他持劍的手腕上。
    咣當!鳳夕手掌無力地松開,手中劍掉落在地上,他痛得身子突突直哆嗦,艱難地抬起頭來,看向飄浮在空中的廣寒聽,聲音顫抖著說道:“原來……你和皇甫一樣,都是金屬性的修靈者……”
    “呵呵!”廣寒聽愣了一下,接著忍不住樂了,搖頭說道:“死到臨頭,還在說這些無用的廢話,你這個人,還是真難交談啊!”
    能把兵鎧靈合用到這般程度的,恐怕也只有金屬性的修靈者了。鳳夕吞了口唾沫,咬牙說道:“你雖能殺我……但你殺不光所有的神池人……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你必會死在神池人的手上……”
    “哈哈——”廣寒聽聞言仰面大笑,說道:“本王能看到你是怎么死的,而你卻永遠也看不到本王的那一天,這對本王而言就已經足夠了。”
    “廣寒聽,你也不會得意得太久……”
    “其實,你本可以成為本王的左膀右臂,隨本王共享榮華富貴,可惜,你太蠢了,看不出來本王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神池。千百年來,神池培養的靈武高手不計其數,但卻只能困在這處彈丸之地,難道,你不覺得這太不公平了嗎?只有君臨天下,那才是與神池相匹配的身份!”
    鳳夕難以置信地看著廣寒聽,喃喃說道:“瘋子,你竟然還想君臨天下,簡直是瘋了……”
    “瘋了?哈哈,本王最終會成為皇者,而你,卻只能埋骨于此,這就是你等卑賤之人與本王的差別所在!”
    說話之間,廣寒聽的臉色陰冷下來,他猛的收回靈鎧,接著,手臂又向外一揮,只見電光閃過,鳳夕的人頭滾落于地。
    撲!鮮血噴出,將洞壁上潔凈透明的冰面染紅好大一片。
    廣寒聽看了尸體一眼,收起靈鎧上的羽翼,由空中飄落下來,接著,他散掉身上的靈鎧,頭也不回地說道:“看夠了嗎?還想躲到什么時候?”
    偌大的溶洞里此時除了廣寒聽和地上的尸體外,再無第二個人,他的問話更像是在對鬼說的。不過,隨著他的話音,由甬道口內緩緩走出一人,凌夜。
    長年生活于地下,凌夜早已適應了冰寒之氣,可是進入幽寒禁地,仍被凍得渾身直哆嗦。
    他走出來后,頭都不敢抬起,躬著身拱手道:“屬下參見圣王!”稍頓,他忙又解釋道:“屬下并非有意闖入禁地,冒犯圣王,而是擔心圣王有失,所以才……才斗膽……”
    不想聽他的解釋,廣寒聽邊整理身上的衣服,邊緩聲問道:“你可知道,本王為何要把你等安頓在幽明、幽暗這兩地?”
    “這……屬下不知,還請圣王明示。”
    “本王就是要你們替本王守護幽寒禁地,可是今日,這么一個大活人闖進來,你們卻絲毫沒有察覺,實在令本王太失望了。”
    廣寒聽終于轉回身形,冷冰冰的兩眼直視凌夜,幽幽問道:“本王不禁要懷疑,是你等太疏忽大意,還是有意放他進來。”
    凌夜身子一顫,想都沒想,撲通一聲跪伏在地,急聲說道:“是……是屬下確實未能察覺,屬下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放生人進入禁地,還望圣王明察……”
    見他那副嚇得魂不附體的樣子,廣寒聽臉上的冷意消失,他淡然一笑,揮手說道:“起來吧!本王也只是隨口一說罷了,不過你也要給本王記住,今日之事,只此一次,日后若是再有人進到這里,本王便唯你是問!”
    “是!圣王,屬下以后一定小心戒備,絕不再讓今日之事發生。”凌夜顫巍巍地站起身,小心翼翼地說道。
    “恩!”廣寒聽滿意地點點頭,他雙手向身后一背,邁步往凌夜那邊走了過去。
    凌夜躬著身子連連向旁退讓。廣寒聽走過他身邊時腳步未停,直接向外走去,同時頭也不回地說道:“把尸體處理干凈,本王不想在這處圣潔之地看到有一絲一毫的污穢之物。”
    “是、是、是,屬下明白,屬下明白!”凌夜連連點頭應道。
    直到廣寒聽的身形在甬道里消失,連腳步聲都聽不到了,凌夜這才挺直身軀,長出口氣,然后抬起胳膊,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幽明、幽暗的人都是廣寒聽一手挑選又一手培養起來的人,他們對他存在一種天生的畏懼感,凌夜當然也不例外。
    確認圣王確實是走了,凌夜轉頭看向地上的尸體,心中忍不住暗暗嘆了口氣。
    本以為放鳳夕進入幽寒禁地,讓他知道一切,能把廣寒聽的所作所為公之于眾,從而讓他眾叛親離,被驅逐出神池,自己也就徹底解脫了。
    可是沒想到,自己的一廂情愿反而害了鳳夕,堂堂的大長老,就這么無聲無息的死于幽寒禁地,只怕,連個知情的人都沒有,外界的人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鳳夕的下落。
    他猜得沒錯,沒人知道鳳夕死于幽寒禁地,鳳夕的神秘失蹤,讓本就人心惶惶的神池更加雪上加霜,而后還謠言四起,皆傳鳳夕是怕遭受池魚之殃,故而逃離了神池,現已投奔到風川二國那邊。
    這個傳言讓許多神池人激憤萬分,對風川兩國也更加敵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