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901

  ,
    第九百零一章
    鳳夕神秘失蹤,活不見人,死不見尸,這讓高歌的心頭蒙起一層陰影。【】高歌明白,傳言不可能是真的,鳳夕絕對不會叛逃到風川兩國那邊,倘若如此,他也就不會在風營里那么執著的要殺風王了。鳳夕的失蹤只有一個解釋,他發生了意外,而能讓鳳夕發生意外的人,恐怕全天下也只有一個人能做到,圣王廣寒聽。
    高歌為了此事還有專程去找廣寒聽,詢問他是否知道鳳夕的下落。廣寒聽表現得滿臉茫然,表示他也不知,而且已經派出人手去全力查尋鳳夕的下落了。
    廣寒聽這么說,高歌也沒有辦法,只能無功而返。回到自己家中,高歌坐立難安,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鳳夕在此時此刻失蹤太過蹊蹺。
    正當他在房中心情煩亂地來回徘徊時,高府的一名仆人急匆匆地跑了進來,說道:“老爺!”
    “什么事?”
    “老爺,有人在門外放了一封信。”仆人說著話,拿出一只信封,必恭必敬地遞給高歌。
    高歌一皺眉頭,接過信封,低頭看了看,上面只寫著高長老親啟的字樣,并沒有署名。
    他疑問道:“什么人送來的?”
    “小人不知。”仆人搖頭道:“小人聽到有人敲門,可出去一看,外面根本沒人,只是在府門前放了這封信。”
    高歌點點頭,對仆人揮手說道:“好了,你回去吧!”
    “是!老爺,小人告退。”
    等仆人走后,高歌將信封拆開,從里面抽出信紙,展開一瞧,上面只有簡單的五個字:鳳夕已遇害。
    看罷之后,高歌臉色頓變,鳳夕遇害?鳳夕竟然死了,這是什么時候的事?堂堂的大長老怎么可能會被殺?這究竟是真還是假?
    高歌呆站在原地久久沒有回過神來,不過了多久,他忙把信紙拿起,仔仔細細的又看一遍。區區五個字,當然一目了然,他這回查看的是筆跡。
    他越看越覺得筆跡眼熟,沉思好一會,他猛然想起,當初于佐曾接過神秘人的傳書,而那封書信的筆跡和這封書信的筆跡是一模一樣。
    送信之人應該是風王安插在神池內的細作!高歌心頭一顫,不由得倒吸口涼氣,倘若是這樣的話,那么此信的內容十之**就是真的了。
    而能致鳳夕于死地的,只有圣王,可是圣王又為何要殺鳳夕呢?
    其中有太多的疑問高歌想不明白,但有一點他十分清楚,就是鏟除廣寒聽一事業已刻不容緩,不然,接下來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被他害死呢,包括自己在內。
    想到這里,高歌急忙取出火折子,將書信燒掉,接著走到桌案前,快速地寫下一封書信,疊好之后,他叫來一名心腹家仆,將書信交給他,令他立刻去往風營,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封信親手交給風王。
    那名家仆連連點頭應是,等高歌都叮囑完,他拱手施了一禮,拿著書信轉身快步離去。
    按照高歌的意思,這名家仆騎快馬出了神池城,直奔風營而去。路上沒有發生意外,長話短說,等天近傍晚的時候,他來到風營的大門外,將來意向看守營門的風軍說明。
    風軍守衛沒敢耽擱,立刻把消息稟報給唐寅。此時,唐寅正在中軍帳,他也是剛剛接到的飛鴿傳書,知道了鳳夕被廣寒聽所殺的事。
    鳳夕被殺一事對唐寅而言也是個噩耗,要知道高歌、鳳夕這些人都可算是他在神池內的潛在幫手,日后也都有可能會助他一臂之力鏟除廣玄靈,現在鳳夕死了,估計高歌也會很危險,極有可能成為廣玄靈下一個殺害的目標,如果高歌再被殺,那么有實力與廣玄靈相抗衡的人就沒幾個了。
    唐寅正與眾人商議要不要派人潛入神池營救高歌的時候,風軍侍衛進來稟報,有一人自稱是高歌的家仆,前來送書信于大王。
    聽聞這話,唐寅精神一振,忙道:“快帶他進來!”
    “是!”侍衛轉身跑了出去。所過時間不長,高府的家仆被侍衛領了進來。那名家仆看一眼居中而坐的唐寅,接著快步走上前去,屈膝跪地,說道:“小人參見風王殿下。”
    唐寅擺了下手,說道:“起來吧!”等家仆站起身后,他問道:“你家主人的書信在哪?”
    “在這!”家仆忙把書信從懷中取出。阿三走過來,接過書信,先是捏了捏,又反復看了看,確認沒問題這才交給唐寅。后者將書信打開,攏目細看。
    信中的內容不多,只是要唐寅邀請廣寒聽出城談判,高歌和其余的長老可借此機會進入幽殿一探究竟。若其中真的藏有暗系修靈者,他們便可以此為由,彈劾廣寒聽,并把他驅逐出神池,以后,廣寒聽的是死是活便與神池無關,無論風川兩國想怎么處置他,神池亦不會再插手過問。
    看罷之后,唐寅瞇縫起眼睛,陷入深思。
    過了許久,他長長吐出口濁氣,對那名家仆柔聲說道:“你家主人的意思,本王知道了,你先在我營中住下,等本王考慮好了,你再把本王的答復回傳給你家主人。”
    “是!風王殿下!”那名仆人恭恭敬敬地應了一聲,隨后被侍衛帶了出去,安頓在風營內休息。
    等他走后,唐寅將高歌的書信交給眾人傳閱。等在場的人們都看過一遍后,唐寅隨性地側坐在塌上,慢悠悠地問道:“列位以為如何啊?”
    梁啟第一個站出來表示反對,他拱手說道:“大王,末將以為不妥,廣玄靈的靈武高深莫測,大王若與他面對面的談判,無疑是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廣玄靈的手上,這……太冒險了。”
    他的話得到在場眾人的一致認同,即便是皇甫秀臺和金宣也在默默地點頭,認為讓唐寅和廣玄靈面對面的談判確實過于兇險。
    聽聞梁啟的話,又看清眾人的態度,唐寅噗嗤一聲笑了,說道:“我倒是覺得高長老這個注意不錯!兇險是兇險了一點,不過收益也同樣巨大,讓神池人知道廣玄靈暗中干的那些勾當,會使他瞬息之間身敗名裂,只要廣玄靈被神池驅逐出去,只剩他一個人,也就沒什么可怕的了。而且,我也很想和廣玄靈見見面呢……”
    一別五百載,唐寅很想看看現在的廣玄靈到底變成了什么樣子。
    “可是,萬一廣玄靈要對大王出手……”
    “梁啟,別忘了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何況,”說著話,唐寅笑吟吟地看眼皇甫秀臺和金宣,說道:“還有皇甫長老和金長老會助我一臂之力,我又有何好怕?!”
    聽聞他的話,皇甫秀臺和金宣只能抱以苦笑。如果真動起手來,他二人就算加到一起在廣玄靈面前恐怕連自保的能力也沒有,就更別說去幫唐寅一臂之力了。
    這時候,青羽站出來說道:“如果大王執意要與廣玄靈判斷,那么就得帶上川王,這樣大王的安全才會更有保證。”
    川國是沒有那種頂尖級的修靈者,但好在人夠多,川國的修靈者只能用數量龐大來形容,尤其是川國王宮侍衛中的靈箭手,箭法精湛,令人防不勝防,有川王在,不求能嚇住廣玄靈,但至少可以保障唐寅的安全。
    “恩!”眾人紛紛點頭,覺得青羽所言有理,如果能拉上川王一起與廣玄靈談判,那就可確保大王萬無一失了。
    唐寅眼珠轉了轉,隨即仰面而笑,說道:“看起來,我得要到川營走一趟了。”說著話,他挺身站起,望了望營外,感覺現在趕到川營還來得及,隨即邁步向外走去。
    梁啟急忙追上唐寅,在他身邊低聲說道:“大王,末將仍覺得不妥,現在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個高長老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是真的想幫我們鏟除廣玄靈,還是另有目的……”
    唐寅邊走邊含笑道:“還能有什么目的?”
    “為廣玄靈引出大王!”梁啟一字一頓地說道。
    唐寅身子一震,轉頭看向梁啟,過了一會,他笑呵呵地搖搖頭,說道:“他不會。”
    “人心隔肚皮,大王又怎知他不會?”
    聳聳肩,唐寅樂道:“直覺。”
    梁啟眉頭擰成個疙瘩,直覺又怎么能作為判斷一個人好與壞的依據呢,這也太兒戲了。
    蕭慕青跟了上來,同樣低聲說道:“大王,末將也覺得梁將軍所言在理,此事,還應再仔細斟酌,千萬草率不得啊!”
    梁啟和蕭慕青都可算是唐寅的老部下了,對他的忠心自然毋庸置疑,唐寅也明白,他二人是打心眼里在乎自己的安危。
    他來到帳外,停下腳步,幽幽說道:“有時若想成大事,就只能冒險一試,我們不也一直都是這么走過來的嘛!”
    “但今時不同往日……”
    “都一樣!你們也不必把廣玄靈想得那么可怕,如果他真有那么厲害,為何不直接殺進風川兩軍大營,將我與肖軒致于死地?廣玄靈的靈武再高,他究竟還是個人,勝不過千軍萬馬。”
    蕭慕青和梁啟互相看看,最后皆不言語了。看得出來,大王是打定了主意要按照高歌的計策行事,自己再勸只怕也是白費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