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05

  ,
    第九百零五章
    高歌和聶震你一言,我一語,互不相讓,爭執不下。【】長老們也認為他倆說的都有道理,不知道該支持誰好。
    最后還是廣寒聽沉聲說道:“好了,不必再爭,既然川王和風王希望與本王一見,那么,見面的地點就定在中頤山巔好了,諸位長老意下如何?”
    他所說的中頤山位于神池邊境,并不是很高,山也不陡,在遍布高山峻嶺的神池,中頤山屬于毫不顯眼的小山丘。中頤山并不是戰略要地,雖位于神池邊境,但風川聯軍并未占領此山,它距離風川聯軍的大營也不遠,相隔只有十里左右,在此山山下,即有風川聯軍的崗哨,也有神池的崗哨,相對來說,算是一處比較中立的地方。
    他說完話后,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高歌,看他作何反應。
    高歌心思轉了轉,點頭應道:“圣王所言也有理,中頤山非險地,又無山林,只是一禿山,無法設伏,在中頤山上會面是再好不過了,只是,不知道川王和風王會不會同意。”
    聽他這么講,廣寒聽心中頓是一動,看起來,川風二國并不是要把自己騙入川營,好設計謀算自己,那么,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正在他充滿疑問之時,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來潛入幽殿的鳳夕。難道,肖軒和唐寅這次邀請自己會面并非是要暗算自己,而是要把自己騙出神池城,好給高歌那些長老們創造一個硬闖幽殿一探究竟的機會?!
    想到這里,廣寒聽暗暗點頭,這可算是最合理的解釋了。
    旁人不知道廣寒聽此時在想什么,聽聞他的話,不約而同的大點其頭,聶震也贊同道:“選在中頤山上會面甚好,如果川王和風王不敢來,那說明他兩人心中有鬼,不見也罷。”
    看到眾長老們都不再有異議,廣寒聽在心里冷笑一聲,不動聲色地說道:“既然大家都不反對,就這么定了吧!”說著話,他對左右的侍從說道:“召田慕云進殿!”
    隨著侍從的唱吟,等在大殿外的田慕云重新走了進來。他站在下面,對坐在王位上的廣寒聽拱手說道:“不知圣王現在是否已有決定?”
    廣寒聽笑了笑,說道:“三日后,上午辰時,本王將于中頤山巔與川王和風王會面,麻煩田先生將本王的話轉告給你家大王和風王。若無其它的事情,田先生可以回去了。”
    田慕云頓是一皺眉頭,廣寒聽竟然把會面的地點改成了中頤山。他狐疑道:“若是小人沒有記錯,中頤山可是一座禿山……”三國的君主要會面,怎能把地點設在一座禿山上呢?!
    廣寒聽笑道:“正因為那里是一座禿山,無法設伏,這樣,可令赴會的雙方都很放心,不是嗎?”
    “這……圣王……”
    “不必再說,本王心意已決,川王和風王若同意,就于三日后在中頤山與本王相見,若不同意,本王看,大家也就沒有會面的必要了。”
    聽他說得果決,田慕云不再多言,拱手施了一禮,說道:“是!小人必會把圣王的話轉告給我家大王和風王殿下,小人告辭!”
    “不送!”廣寒聽隨意地揮了揮袖子。
    田慕云退出大殿,回川營復命。等他走后,聶震起身跨前幾步,問道:“圣王,您認為川王和風王真有議和之意嗎?”
    鬼才會相信他們要議和呢!心里是這么想,嘴上并沒這么說,廣寒聽斜目睨了高歌一眼,含笑說道:“川王和風王究竟意欲何為,等見面之時自會知曉。”
    高歌低垂著頭,沉默未語。其實廣寒聽去不去川營都無關緊要,只要他能離開神池城就可以,不過他也在擔心川王和風王敢不敢到中頤山與廣寒聽會面。
    且說田慕云,返回川軍大營,見到肖軒,把廣寒聽話一五一十的講述一遍。
    肖軒聽后,不由得倒吸了口氣,要他在川營與廣寒聽會面,他心里還能有點底,但要去中頤山,他可就心存顧慮了。
    他沉思片刻,對下面的侍衛急聲說道:“立刻去請風王,快去!”此事他一個人做不了主,還得與唐寅商議商議。
    侍衛領命而去,快速地奔往風營。唐寅來得很快,他在風營里也正等肖軒這邊的消息呢。在中軍帳內見到肖軒,唐寅問道:“肖王兄,廣玄靈同意前來赴約了嗎?”
    肖軒先是讓唐寅入座,而后說道:“孤找王弟來就是為了此事……廣玄靈是接受了邀請,只是,他把會面的地點改在了中頤山。”
    “中頤山?”唐寅想了片刻才記起這個地方,疑道:“就是距離川營不足十里的那個中頤山?”
    “正是。”肖軒連連點頭,然后眼巴巴地看著唐寅。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中頤山就是座不起眼的禿山,廣玄靈為何要把會面的地址選在那里?”
    肖軒還沒說話,田慕云接話道:“是廣玄靈怕我方有詐,不敢來我方軍營,他也知道,大王和風王殿下同樣不會去神池城與他會面,所以就折中選定了中頤山,他說中頤山是禿山,一目了然,在那里,雙方皆不能設伏,也就沒什么好擔心的了。”
    “哦!”唐寅這才明白廣玄靈的意思,噗嗤一聲笑了,幽幽說道:“常言道,人越老越精,此話不假啊!”
    天下之大,恐怕還沒有誰能活得比廣玄靈時間長呢,五百多年的閱歷,足可以讓一個蠢蛋變成一個機靈鬼,何況,廣玄靈本就是個聰明絕頂又城府深沉的人。
    “王弟,依你之見,我們……還要不要與廣玄靈會面?”
    “當然要!會面的地址在哪,無關緊要,重要的是引廣玄靈出城,既然他選定了中頤山,那就中頤山好了,正如他所說,那就是一禿山,我們也同樣不怕神池設伏。”
    “可是……不在軍營內,孤的心里……實在沒底啊!”肖軒憂心忡忡地說道。
    這沒什么好丟人的,他一點靈武都不會,卻要和靈武的第一高手面對面的會談,膽怯也實屬正常。
    唐寅含笑安慰道:“肖王兄不必擔心,即便是在中頤山,你我也可以把川風大營里的靈武高手都帶過去,何況,中頤山距川營不足十里,大軍只要做好準備,即刻就能趕到,量他廣玄靈也不敢輕舉妄動。”
    聽他這么一說,肖軒緊張的心情總算緩和了一些。他緩緩點頭,應道:“王弟所言,也有道理。”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廣玄靈恨我,遠勝于恨肖王兄,屆時若真動起手來,我可是首當其沖呢!”
    肖軒苦笑,這倒是實話,如果真動手,唐寅肯定是廣玄靈首要的擊殺對象。
    他見唐寅樂呵呵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地擔心害怕,不禁好奇地問道:“難道,王弟就一點也不怕嗎?”
    “哼!”唐寅嗤笑出聲,喃喃說道:“我與廣玄靈之間早晚必有一戰,就算他不找我,我也得去找他呢……”
    肖軒聽完傻眼了,唐寅還要親自與廣玄靈一戰?那不是自己找死嗎?他的靈武再厲害再高強,還能強得過活了五百年的廣玄靈嗎?他忍不住勸道:“王弟千萬不要沖動……”
    “放心吧,這次會面還不是動手的時機,他欠我的,我會要他一點一滴的償還。”
    要廣玄靈身敗名裂只是第一步,讓他被逐出神池也不是唐寅的最終目標,他最想要的就是,手刃仇敵,一雪前恥。
    為了三日后的中頤山會面,風川聯軍以及神池方面都開始做起籌備。首先,川軍的一個兵團駐扎到中頤山的山腳下,并放出眼線、暗哨,確保神池方面不會在山上動手腳。
    同樣的,神池也派出大批的人員在中頤山下戒備,防止風川聯軍做手腳。
    雙方那么多的人員云集中頤山,自然時有相遇,但又都心照不宣的不主動找對方的麻煩,各行其職,兩邊人倒也相安無事。
    時間飛逝,三天轉眼即過。到了雙方會面的當天,廣寒聽一大早便起了床,由紫月、白凡、飛蓮三女伺候著穿戴整齊。
    等吃過早膳,廣寒聽發現一直未見碧菡的身影,隨口問道:“碧菡呢?”
    “回稟圣王,碧菡這兩天身體不適,昨晚就臥床不起,婢女……要不要現在回去叫她?”白凡小心翼翼地說道。
    “不必了,就讓她留在宮中好好休息吧!”廣寒聽面無表情地說道。
    紫月、白凡、飛蓮三女互相看了看,誰都沒有再多言。他們四名侍女中,與廣寒聽關系最親近的就屬碧菡。她不僅是侍女,也是侍妾,時常要侍寢的。
    從今日這事也能看得出來,圣王對碧菡果然非比尋常。紫月不以為然,倒是白凡和飛蓮心里酸溜溜的,感覺不是個滋味。
    出了寢宮,廣寒聽坐上馬車,由一干侍衛隨行,直奔宮外而去。
    剛出宮門,就見外面黑壓壓的站了一大群人,仔細一瞧,皆是神池的長老們。圣王要去赴約,長老們又哪能放心得下,紛紛趕到王宮,欲隨同廣寒聽一并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