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06

  ,
    第九百零六章
    廣寒聽坐在馬車里,把窗簾撩起一條縫隙,向外面望了一眼,隨即又把窗簾放下,問道:“長老們都聚在宮外作甚?”
    馬車旁的白凡低聲回道:“回稟圣王,長老們擔心圣王只身赴宴太危險,故要隨圣王同往!”
    “告訴長老們都回去吧,這次,本王是去與川王和風王商談,而非要動用武力,無須太多人陪同。【】”
    “這……”別說長老們不放心他的安全,即便是白凡也不放心。
    她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地說道:“圣王,川王和風王意圖不明,還是多帶幾名長老隨行吧,萬一發生意外,也好能有個照應……”
    不等她把話說完,馬車里傳出冰冷的話音:“難道本王自己不能應對嗎?休要再多言,把長老們都打發回去!”
    “是!圣王!”白凡無奈,只好轉身走到眾長老近前,福禮說道:“各位長老,你們的好意圣王心領了,圣王說,此次赴約,只為議和,而非動武,去的人多,反而顯得我神池量小,所以,還是請諸位長老都先回去吧!”
    眾長老們面面相覷,聶震站出來說道:“那怎么可以!白凡姑娘,你再向圣王說一說,就算長老們不全去,至少也得帶上我們大長老啊!”說話時,他還回頭瞅瞅高歌和東方夜懷。
    高歌和東方夜懷只是來走個過場,做做戲給人看的,當然不是真想陪廣寒聽一同去赴會。見聶震看向自己,二人皆為接話。
    白凡對聶震一笑,搖頭說道:“圣王已經決定了,婢女也不敢再勸,聶長老還是請回吧!”
    “唉!”聶震重重嘆了口氣,搖搖頭,不再說話。
    眾長老們紛紛趕來,而廣寒聽卻坐在馬車里連面都沒露,看起來也顯得太不盡人情,這讓紫月、白凡、飛蓮三女心中也十分詫異,感覺圣王與平時行事的習慣似乎不太一樣。
    廣寒聽一名長老都未帶,隨行的只有三名貼身侍女以及二百名的王宮侍衛,出了神池城,直奔中頤山而去。
    此時的中頤山上下已呈現出兩極化,靠近神池的那一面冷冷清清,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而靠近川營的那一面,則密密麻麻站滿了風川聯軍。
    放眼望去,從山頂到半山腰再到山腳下,兵甲如林,旌旗昭彰,盔明甲亮的將士們人山人海,分不清個數。
    此時,唐寅和肖軒都已到了中頤山的山頂,這里的面積不小,是一片開闊的空地。風川聯軍已于山巔打好木樁,覆蓋棚頂,搭建起一座簡易的帳篷。
    帳篷里面的座位分左右擺放,唐寅和肖軒并肩坐于左手邊的座位,對面的座位則是空的,那正是為廣寒聽所準備。
    靠唐寅而坐的有皇甫秀臺、金宣、任笑一干人等,靠肖軒而坐的則有川國的護將和護衛。
    向帳篷的外面看,風川兩國的侍衛們將帳篷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而且這些侍衛都是修靈者,隨便挑出一位,都有一身不錯的修為和出類拔萃的靈武。
    兩國的侍衛當中,風國這邊除了王宮侍衛外,還混入了都衛營的精銳,暗箭人員三五成群,斜挎戰刀,不時的巡邏而過。川國那邊的人員則是以王宮侍衛、忠烈營和司禮營為主。
    忠烈營、血衛營、司禮營在川國并稱為三大營,血衛營的人員多為外國人,說白了就是一支傭軍組織,其中將士又多為神池子弟,在川國明確向神池宣戰后,血衛營基本已被廢掉,名存實亡。
    另外的忠烈營和司禮營則是純由川人組成的兩個組織,忠烈營名聲顯赫,廣為人知,其中高手如云,功績輝煌,可是在川國的三大營里最可怕的卻是司禮營。
    司禮營掛名于宗伯府門下,看上去像是專司負責司儀、禮節等事務,實際上它的性質卻和風國的暗箭、暗影一模一樣,專門為川國的君主打探情報并排除異己,是個名副其實的暗殺組織。
    其實,各國皆有這樣的組織存在,只不過稱呼不同罷了,風國直接一些,把暗箭擺起明面上,而川國則委婉一點,將其掛在宗伯府。
    為了這次與廣寒聽的會面,風國和川國精銳之士盡出,光是云集在山巔上的修靈者就數以千計。
    在有如此嚴密的保護下,肖軒仍顯得坐立難安,心神不寧,他伸長著脖子向外望了望,然后低聲對唐寅說道:“上山守衛的人數是不是……太少了點?”
    唐寅樂了,再多的話,人都要被擠下山了。他笑道:“肖王兄,我覺得人不是少了,而反是多了,人多也未必好事,一旦生亂,難以施展。”
    肖軒哦了一聲,不再多言。他向外面眺望好一會,忍不住又對唐寅道:“王弟,廣玄靈為何還未到?他不會是不來了吧?”
    唐寅望望外面剛剛升起的日頭,淡然道:“時間還未到,肖王兄稍安勿躁。”
    “哦!”肖軒又應了一聲,不再多問。
    唐寅含笑看了他一眼,無奈地搖了搖頭,拿起茶杯,慢條斯理地喝起茶來。
    又等了半刻鐘左右,突然有兩名風國和川國的侍衛一同跑進來,兩人分別來到唐寅和肖軒近前,雙雙說道:“稟報大王,神池圣王已到山下。”
    唐寅聽后,眼睛一亮,喃喃說道:“來的還挺準時的嘛!”
    肖軒則臉色微變,問報信的侍衛道:“廣玄靈帶來多少人?”
    “回稟大王,看上去,只兩三百人的樣子。”川國侍衛低聲答道。
    “只兩三百人?”肖軒一怔,下意識地看向唐寅,似乎在詢問他廣玄靈怎么帶這么少的人前來赴約。
    唐寅明白他的意思,笑道:“廣玄靈這是在向我們表明,他不是來動武的。”
    聽他這么說,肖軒的心情總算安穩了一些。他點點頭,說道:“如此甚好。”
    他身子向上挺了挺,想要站起身,但見身旁的唐寅坐得安穩,沒有任何要迎出去的意思,肖軒挺起的身子又收了回去。
    時間不長,廣寒聽的馬車上到山巔。女侍衛們站立于馬車的兩旁,廣寒聽由馬車里緩緩走了出來。
    終于能見到傳說中的神池圣王,周圍的風川兩國侍衛們都看得目不轉睛,無數道目光一同集中在廣寒聽的身上。也直到這時,唐寅和肖軒才從帳篷里走出來。
    肖軒對廣玄靈的心情只是忌憚而已,但唐寅的心情則復雜許多,可謂是五味俱全,五百年來的恩恩怨怨又豈是用寥寥數語所能形容。
    不過在他看到廣寒聽后,唐寅又不由得大失所望。
    眼前這個人已和他印象中的那個廣玄靈毫無相識之處,不僅模樣天差地別,連氣質也有了太大的變化,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熟悉感,完全是一個陌生人。
    “圣王,多年不見,風采依然啊!”肖軒爽朗地哈哈大笑一聲,迎上前去。他以前和廣寒聽見過兩次面,相互之間談不上有多熟悉,但也勉強算故交。
    “川王殿下也是一點都未變嘛!”
    廣寒聽輕飄飄地從馬車上走下來,沖著肖軒含笑點點頭。說話的同時,他的目光又自然而然地看向肖軒后面的唐寅,笑問道:“想必這位就是風王殿下吧!”
    唐寅暗暗皺眉,從廣寒聽身上他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靈壓,但也僅僅是很強而已,遠沒達到恐怖的地步。
    可轉念一想,心中又了然,按照皇甫秀臺所說,廣玄靈自身的靈壓已能收發自如,他這次來擺明了是不想動武,有意減弱靈壓的散放也有可能。
    他淡然而笑,慢步上前,拱手說道:“久仰神池圣王的大名,今日有幸得見,實乃三生有幸啊!”
    “哈哈——”廣寒聽仰面大笑,說道:“風王殿下實在太過獎了,本王可消受不起啊!”
    “圣王,帳內請!”
    “請!”
    不管雙方的關系如何交惡,但身為國君,表面上的禮儀還得要過得去,互相寒暄也是必不可少的。
    進入大帳里,唐寅、肖軒和廣寒聽各自入座。雙方的隨從們則各自站立兩旁。唐寅和肖軒的身后,幾乎是人滿為患,反觀對面的廣寒聽,身后只有三名侍女,顯得孤零零的,但在場的眾人可沒有一個敢小瞧這位神池的君主。
    廣寒聽端坐皇甫秀臺和金宣不約而同地垂下頭去。
    不知道是因為離開神池太久還是因為了解了廣寒聽的真面目,對面的廣寒聽讓他二人有種陌生感,即便如此,在廣寒聽的直視下,二人仍是心跳加速,不由自主地躲避他的注視。
    皇甫秀臺沒有開口,金宣則說道:“多謝圣王還有掛念,皇甫長老與本座在風國一切安好。”
    “哦!如此,本王就放心了。”
    說得真好聽,當時你可是下的死手呢!金宣目光一凝,沉默未語。當時若非師兄趕到,自己現在還焉有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