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07

  ,
    第九百零七章
    廣寒聽的目光從皇甫秀臺和金宣二人身上移開,又看向任笑,幽幽說道:“笑兒,本王當初真是后悔讓你去云游四方,沒想到你云游到風國,就再也不肯回到本王的身邊了。【】
    任笑苦笑。回去?回去讓自己有做你傀儡的機會?他欠身說道:“笑兒多謝父王多年來的栽培,風王殿下對笑兒很好,禮遇有加,笑兒還想在風王殿下身邊多留一段時間。”
    廣寒聽幽幽說道:“人各有志,長大的,翅膀也硬了,便想展翅翱翔,本王想攔也攔不住。”
    明知道廣寒聽收自己做義子是不按好心,但聽了他的話,任笑仍是臉色一紅,沉默未語。
    見廣寒聽似乎有把自己身邊的人都念叨一遍的趨勢,唐寅端起茶杯,慢悠悠地說道:“川王和本王今日請圣王來此,可不是為了請圣王來敘舊的。”
    聽聞唐寅的話,肖軒在旁暗暗咧嘴,忙向唐寅暗使眼色,示意他說話不要那么強硬。廣寒聽目露精光地看向唐寅,但笑未語。他臉上是笑,心中卻恨得牙癢癢。
    皇甫秀臺、金宣、任笑等人的叛離,說白了,歸根結底就出在唐寅身上,他是造成神池目前這種困境的罪魁禍首。
    廣寒聽凝視他好一會,噗嗤一聲笑了,好奇地問道:“風王以前是不是有見過本王?”
    唐寅心中猛然一動,難道,廣玄靈看出來自己就是嚴烈了?他又暗暗搖頭,應該不會,此事廣玄靈不可能知道,這個世上除了自己也再沒有第二個人知曉此事。
    他不動聲色地笑了笑,問道:“圣王為何這么說?”
    廣寒聽淡漠地說道:“風王看本王時眼神中所流露出來的恨意,似乎與本王有某種的深仇大恨,可本王實在記不得以前哪里得罪過風王。”
    得罪?唐寅笑了,氣笑的,他與廣玄靈之間的仇恨又豈是‘得罪’二字所能囊括?!他淡然說道:“圣王并未得罪本王,但得罪了肖王兄倒是真的。”
    “哦?”廣寒聽滿臉茫然地轉目看眼肖軒,問道:“不知風王此話怎講?”
    你還是那么會演戲,這一點倒和五百年前一個德行!唐寅說道:“圣王先是派人潛伏于川國王宮當中,后又派人行刺肖王兄的掌上明珠紅袖公主,難道,這些都不算得罪嗎?”
    他的話讓肖軒也漸漸收斂臉上的笑意,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廣寒聽。
    廣寒聽愣了愣,仰面而笑,搖頭說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啊!”
    唐寅笑問道:“聽起來,圣王是不承認了?”
    “非本王所為,風王又讓本王承認什么?”廣寒聽問道:“既然說是本王指使的細作,潛伏于川王宮內,那就請把細作帶到此地,讓她與本王當場對質!”
    肖軒說道:“細作已死,是被……”
    不等他把話說完,廣寒聽又繼續道:“既然說是本王派出的刺客欲加害紅袖公主,那就把刺客的供詞拿于本王過目!”
    肖軒眉頭緊鎖,沒有再說話。細作死了,刺客也死了,如何能當場對質?又如何能*出供詞?廣玄靈敢這么講,就是吃準了己方手上沒有證據,實乃可惡至極!
    唐寅說道:“細作早已被圣王派出的刺客所殺,而行刺紅袖公主的那些刺客又都是死士,在被俘之前,皆已服毒自盡……”
    廣寒聽打斷道:“如此來說,都是死無對證了?空口無憑,毫無證據……”
    “本王當然有證據!”唐寅瞇縫著眼睛說道。
    “哦?風王的證據在哪里?”
    “就在這!”說話之間,唐寅突然伸出手掌,就聽呼的一聲,他的掌心里燃燒起一團黑色的火焰。“有數名刺客死于本王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之下,我想,圣王也應該知道靈魂燃燒的功效吧?”他散掉掌心里的黑暗之火,回手點點自己的額頭,幽幽說道:“刺客們記憶都在本王的腦子里,他們是受何人指使,難道本王會不知?”
    廣寒聽臉上的笑意僵了僵,而后聳肩說道:“本王還是那句話,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空口無憑,不足為證!”
    唐寅哈哈大笑,搖頭說道:“不見棺材不落淚,五百年來,一點都未變!”
    廣寒聽猛然瞇縫起眼睛,眨也不眨地凝視著唐寅,過了半晌,他一字一頓地問道:“你、究、竟、是、誰?”
    說話時,他周圍的靈壓突然增強,那一瞬間,他面前的桌案都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向前推動似的,前移好大一塊。
    他的靈壓散放出來,皇甫秀臺、金宣等人不約而同地站起身形,也紛紛散出靈壓,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與此同時,后面的侍衛們紛紛抬手抓住肋下的佩刀、佩劍,一時間,咔咔咔的脆響聲不絕于耳。
    剛才還在談笑風生,可轉瞬間風云突變,雙方劍拔弩張,激戰一觸即發。
    肖軒見狀,冷汗流了出來,故作輕松地悠然一笑,對廣寒聽說道:“這位當然是風王了,不然還會是誰呢?”
    廣寒聽陰冷的目光注視唐寅許久,這才緩緩移到肖軒的臉上,而后,他嘴角挑起,似笑非笑,身上的靈壓也隨之弱了下去。
    他一回收靈壓,皇甫秀臺等人隨之重新落座,后面的風川侍衛們也將握于刀柄、劍柄的手慢慢放了下去。
    肖軒在心里長出這口,攤開手掌,掌心里都是冷汗。
    廣寒聽不在就此事多言,正色說道:“這次本王前來,不是來向兩位解釋什么的,本王希望,兩位能收回各自的軍隊,休要在進犯神池!”
    “那不可能!”唐寅拒絕得干脆。
    “不知風王是想怎樣?”廣寒聽凝視著他。
    “要我等退兵,也可以,不過,圣王至少需答應我們兩點要求。”
    “請講!”
    “第一,圣王退下神池的王位,第二,圣王離開神池,保證今后與神池再無瓜葛!”
    此話一出,廣寒聽身后的三名侍女臉色同變。
    這根本就是荒唐又無理至極的要求,無論換成誰都不會接受,就連暗中站于唐寅那邊的紫月都感覺唐寅太咄咄*人,簡直就是沒給圣王留有任何的退路。
    廣寒聽仿佛聽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似的,身子后仰,放聲大笑,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漸漸收住笑聲,搖頭說道:“看來,風王和川王邀請本王前來,毫無談和之意,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多留了。”說著話,他挺身站起。
    “圣王要去哪?”唐寅沒有攔阻他離去的意思,坐在那里,只是笑吟吟地喝著茶,看都沒看廣寒聽。
    “多說無益,本王當然是回神池城!”
    “恐怕要讓圣王失望了,現在的神池城,圣王怕是已回不去了!”唐寅含笑說道。
    “哦?”廣寒聽轉過身形,瞇縫著眼睛直視唐寅,問道:“怎么,難道風王還要強留本王不成?”
    “不是本王要強留你,是神池人已不可能再接受你這位圣王了!”
    “唐寅,你休要在此妖言惑眾!”白凡忍不住跨前一步,抬手怒指唐寅,厲聲喝道。
    “放肆!”白凡只是一侍女,卻直言唐寅名諱,在場的風人目露火光,齊聲怒喝,同時向前邁出一步,甲胄的摩擦聲嘩啦啦的聲響一片。
    唐寅倒是不以為然,抬起手來,向后揮了揮,示意眾將士無須動怒。他樂呵呵地看著廣寒聽,說道:“你暗中培養的那些暗系修靈者就藏身于幽殿當中吧?如果不出意外,現在,神池的長老們業已闖進幽殿,將你做的那些見不得光的勾當早已看得一清二楚,廣玄靈,你認為你還能回得去神池,繼續做你的神池圣王嗎?”
    哎呀!白凡、飛蓮二女身子一震,險些當場癱坐在地上。
    直到此時她二人才明白,這次唐寅和肖軒邀請圣王根本不是為了什么議和,用的是調虎離山之計,將圣王引離神池,再指使高歌那些長老們去硬闖幽殿。
    好一個陰險又卑鄙的唐寅啊!白凡和飛蓮又驚又嚇又氣,身軀亂顫,牙關咬得咯咯作響。
    廣寒聽卻沒什么反應,仍是一臉的平靜,他慢悠悠地說道:“本王早就懷疑高歌、鳳夕等長老暗中與你私通,看來,本王懷疑得沒錯,果真是如此!”
    “是啊,只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現在你該考慮的是,神池的長老和民眾在知道你的所作所為后會做何反應!”唐寅終于放下茶杯,笑看著廣寒聽,不僅臉上是笑,連眼中都透出濃濃的笑意,這一刻,他已等得太久了,久到長達五百年。
    唐寅想在廣寒聽的臉上看到他的驚慌失措、如喪考妣,可是,廣寒聽的反應卻令他失望了。
    廣寒聽目光柔和地看向唐寅,眼神中竟然還流露出憐憫之意,仿佛是在看一個無比可憐的人。
    他幽幽說道:“風王,本王可以告訴你實情,幽殿里并沒有你所說的暗系修靈者,有的,只是神池所囤積的糧食和雜物,如果有哪位長老硬闖進去,他會毫無發現,而且還犯下了私闖禁地的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