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08

  ,
    /a
    第九百零八章
    唐寅凝視著廣寒聽,心里也在暗暗琢磨他說的這些究竟是真是假。【】
    那些暗系修靈者絕對藏身于幽殿之內,他點他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如果他們現在不在幽殿里,那么就只有一種解釋,廣寒聽事先已知道了一切,悄悄把幽暗轉移到了別處。
    但是這可能嗎?自己這邊不會走漏消息,難道是高歌走漏的消息?唐寅暗暗搖頭,此事不僅僅關系到高歌個人的生死,也關系到神池的生死存亡,他不會這么不謹慎的。
    想到這里,他雙目一瞇,對上廣寒聽的目光,幽幽說道:“到了現在,你還在虛張聲勢!”
    “本王是不是在虛張聲勢,相信過不了多久自會知曉。”廣寒聽臉上的笑意漸濃。
    他此時所表現出來的那份輕松和胸有成竹絕不是靠裝能裝出來的,是由心而發,也正因為這樣,唐寅的中里反而開始沒底了。
    他很清楚,廣玄靈這個人狡猾多端,城府深不可測,只要高歌那邊稍微有個疏忽,整個計劃都有可能敗露。
    他緩緩站起身形,似問非問地說道:“你已事先轉移走了那些暗系修靈者?”
    “根本就不存在的人,又何談轉移?”廣寒聽輕描淡寫地回道。
    “呵呵——哈哈——”唐寅先是輕笑,接著又仰面大笑起來,搖頭說道:“五百年了,雖然你的模樣變了,但內心還是那么的陰險狡詐,這,倒是一點都沒變!”
    此話一出,別說得意不已的廣寒聽愣住,就連肖軒以及在場的其他人也同是一怔,紛紛把充滿狐疑的目光投向唐寅。
    他這么說是什么意思,難道,早在五百年前他就認識廣玄靈?他也活了五百年不成?
    廣寒聽下意識地握緊拳頭,一字一頓地問道:“風王此話怎講?”
    “廣玄靈,你可還記得當年的嚴烈?”
    “嚴烈?”廣寒聽如同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似的,有那么一瞬間,他的眼神中流露出迷茫不解之色,雖然他很快又恢復鎮靜,不過卻未能逃過唐寅的眼睛。*/*
    廣玄靈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忘記嚴烈的名字,而剛才他眼神中所流露的茫然也不像裝出來的,這又是怎么一回事?
    唐寅眼珠轉了轉,心中突然一動,跨過桌案,邁步向廣寒聽走過去,笑呵呵地說道:“圣王該不會連當年親如兄弟的故友都不記得了吧?”
    “本王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廣寒聽的心向下一沉,舉目看著一步步向自己走過來的唐寅,本能的挺直身軀,面帶傲色,冷眼瞅著他。
    唐寅走到廣玄靈近前,站定,兩眼眨也不眨地注視著他,越看他越覺得不對勁。廣寒聽的臉色與脖頸的顏色有細微的差別易容術!唐寅腦海中猛然閃過這個詞。
    見唐寅和廣寒聽近在咫尺面對面地站在一起,肖軒也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形,急聲喚道:“王弟不可沖動……”
    看架勢,唐寅似乎已惱羞成怒欲和廣玄靈動手,這可不是明智之舉,肖軒的心都隨之提到了嗓子眼。
    同樣的,皇甫秀臺和金宣等人也齊齊繞過桌案,站到唐寅的背后,如果此時唐寅執意要動手,他們也只能孤注一擲、奮力一搏,與唐寅并肩和廣玄靈死戰。
    另一邊,白凡、飛蓮、紫月三女同樣走到廣寒聽的身后,目光如電,冷冷打量著周圍的眾人。
    現場的氣氛又變得急轉直下,緊張到了極點,活像個火藥桶,只要有丁點的火花就能將其點燃引爆。
    廣寒聽仍是滿臉的平淡,環視四周,最后,目光落回唐寅臉上,笑問道:“怎么?風王殿下可是要在這里與本王動手?”
    “不、不、不!”不等唐寅說話,肖軒連連擺手,干笑道:“這次我們請圣王前來,只是為了商談,可沒有動武之意!”
    他的話即是在安撫廣寒聽,也是在提醒唐寅,此時此地,不宜與廣玄靈交手。
    唐寅微微一笑,點頭應道:“肖王兄說的沒錯,我們請圣王來此是為了商談,不過,如果來的人不是圣王,那可就另當別論了!”
    此話一出,令在場眾人的臉色同是一變。
    不是圣王?那眼前這個人是誰?就連皇甫秀臺、金宣、任笑等人都聽得迷糊了,眼前這人明明就是廣寒聽,神池的圣王,怎么可能會有假?
    廣寒聽先是眨眨眼睛,接著哈哈大笑起來,搖頭說道:“怎么?風王以欲加之罪*不了本王就范,現在又換了個說法,誣陷本王不是圣王?風王不覺得這太可笑了嗎?”
    “可笑嗎?那你就證明給本王看!”
    毫無預兆,唐寅話音還未落,猛然伸出手來,一把扣住了廣寒聽的脖頸,同時另只手抬起,狠狠向廣寒聽的臉上抓去,喝道:“本王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許人也!”
    他的出手太快也太突然,廣寒聽真就被他死死抓住了脖子,不過他反應也快,當唐寅的另只手抓過來時,他縮于袖口中的手猛的向上揮出,與此同時還帶出一道電光。
    唰!唐寅意識到危險,抽身而退,那道電光幾乎是擦著他的手指掠過。
    再看廣寒聽手中,已多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唐寅的目光落在他的匕首上,含笑道:“原來堂堂的神池圣王竟是靠著匕首防身的!”
    這一下,現場一片嘩然。誰能想到,風王唐寅竟會突然向圣王廣寒聽出手,更沒有想到的是周圍的風人和川人傻眼了,皇甫秀臺、金宣,甚至連廣寒聽的貼身侍女白凡、飛蓮、紫月也都傻眼了,人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集中在廣寒聽身上,大眼瞪著小眼,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你,不是圣王,你究竟是誰?”唐寅一字一頓地問道,說話時,他身子前傾,一步步向‘廣寒聽’走過去。
    “本王的身份,無須向你解釋!”‘廣寒聽’依舊是高傲地揚著頭,不過還是下意識地把抓著匕首的手背于身后。
    “你不說,本王就把你打回原形!”唐寅話音未落,人已消失不見,再現身時,業已出現在‘廣寒聽’的身后,雙手齊出,猛擊他的后心。
    ‘廣寒聽’暗道一聲好快,暗系修靈者果然詭異!他不敢怠慢,使出全力的向前竄去。
    他的身法也夠快,剛好把唐寅的雙拳躲開,可是,就在他避開唐寅一擊的同時,正前方的金宣突然向前進身,‘廣寒聽’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金宣業已來到他的近前,手掌順勢在他臉上一劃,就聽沙的一聲,‘廣寒聽’的臉皮竟被金宣硬生生地一把抓了下來。
    “哈?”
    場內響起一片吸氣之聲,再看‘廣寒聽’,業已失去原來的模樣,露出一張白皙又清秀的臉龐。這哪是神池的圣王,明明就是一女子嘛!
    皇甫秀臺、金宣、任笑見狀,臉色大變,此人不是圣王身邊的貼身侍女之一嗎?
    一旁的白凡、飛蓮、紫月三女看清楚‘廣寒聽’的模樣后,亦是不約而同地驚呼道:“碧菡?”
    無論是風人、川人還是神池人,都萬萬沒有想到,圣王竟然是由碧菡易容裝扮的,這太出人意料,也太不可思議了。
    白凡滿臉驚訝,不由自主地跨前一步,結結巴巴地驚道:“碧菡,你……你……怎么會是你?”
    裝扮成廣寒聽的人正是他的侍女之一,碧菡。現在身份業已暴露,碧菡也沒什么再隱瞞的了。
    她先看向白凡三女,恢復本來的女子聲音,柔聲說道:“別怪我騙你們,這是圣王的意思!”
    說著話,她又看向唐寅,含笑說道:“風王殿下好眼力,不過,也僅僅是眼力好罷了。你以為你們會用調虎離山之計,難道圣王就不會用金蟬脫殼之計嗎?”
    唐寅心頭一顫,金蟬脫殼?廣玄靈果然已知曉了一切!他緩緩瞇縫起眼睛,上下打量著碧菡,慢悠悠地問道:“你現在似乎很是得意。”
    “當然!”碧菡忍不住仰面大笑,直笑得花枝亂顫,五官扭曲,喘息著說道:“那些圖謀不軌的長老唐寅連連點頭,好高明的廣寒聽,好高明的手腕,連自己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間。
    他心生感嘆的同時,對碧菡搖頭道:“那你知不知道,你裝扮成圣王,就等于是替他來送死?這不僅會害死你自己,也會害死你們所有人!”說話時,他抬起手來,環指白凡三人。
    白凡、飛蓮、紫月臉色頓變,身軀震顫,向后退了一步。而碧菡的臉上卻依舊充滿笑意,她揚起下巴,傲氣十足地說道:“為了圣王,為了神池,死又何懼?今日,我代圣王來赴約,根本就沒有打算再活著回神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