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09

  ,
    /a
    第九百零九章
    碧菡說得決絕,也讓白凡和飛蓮心中有股說不出來的滋味。【】
    唐寅看了碧菡身后的三女一眼,幽幽說道:“你不怕死,可是你有沒有問過她們,是不是也和你一樣不怕死?”
    碧菡頭都沒有回,斬釘截鐵地說道:“身為神池人,又是圣王身邊的人,當然早已做好隨時為圣王獻身的準備!”
    唐寅無話可說,對碧菡這種忠烈之人他也沒什么好說的。他轉頭看向肖軒,詢問他的意思。
    知道圣王是假冒的,肖軒的心里多少松了口氣,但臉色卻是難看至極。
    廣玄靈用個侍女來糊弄自己,這簡直就是對自己莫大的羞辱,他咬牙切齒地狠聲說道:“既然你們想死,本王就成全你們!來人——”
    “小人在!”周圍的川國侍衛們齊齊跨前一步,插手施禮。
    “拿下她們,死活不計!”肖軒沉聲說道。
    “遵命!”川國侍衛們齊聲喝道,緊接著,一擁而上,將碧菡、白凡、飛蓮、紫月四女圍在當中。
    帳篷內一動武,外面的風川兩國將士們也跟著把碧菡帶來的那二百名王宮侍衛團團包圍。
    就在川國侍衛要對碧菡四女圍而攻之的時候,唐寅突然抬起手來,喝道:“等一下!”
    川國侍衛們一愣,緊接著,不約而同地后退兩步,滿臉不解地看向唐寅。唐寅面無表情地轉身走到肖軒身邊,低聲說道:“肖王兄,不能殺她們。”
    肖軒皺著眉頭說道:“廣玄靈如此戲弄羞辱你我,難道還要放過她們不成?”
    “必須得放,我們不能因小失大!”碧菡、白凡、飛蓮三女在唐寅眼中無足輕重,但紫月不同,如果把三女都殺掉,只放紫月一人回去,廣玄靈不懷疑才怪。
    為了掩護紫月,為了繼續把她安插在廣玄靈的身邊,這口氣,他也只能咬牙忍下去。
    肖軒也知道紫月的事,經唐寅這么一提醒,他恢復理智,暗暗點頭,是啊,如果殺了碧菡三女,那么紫月也回不了神池了,只為了解一時之氣,卻要失去這么重要的一名細作,實在得不償失。請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訪問我們
    |
    )
    他想了片刻,點點頭,低聲說道:“就按照王弟的意思辦吧!”
    唐寅和肖軒商議妥當,重新走回來,在碧菡、白凡、飛蓮、紫月四女面前站定,邪笑著說道:“你們都不怕死是嗎?那本王就偏偏不讓你們死,本王要讓你們親眼看著廣玄靈是怎么死無葬身之地的。”說著話,他揮手道:“放她們走!”
    川國侍衛們同是一皺眉頭,面面相覷,最后一同看向川王肖軒。后者微微點下頭,示意眾人可以按照風王的命令行事。
    見大王已默許風王的話,眾侍衛不敢再怠慢唐寅慢悠悠地說道:“現在,你們可以走了。”
    碧菡、白凡、飛蓮三女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風王和川王就這么輕易地放她們走了?難道其中詐?
    只有紫月心中最清楚唐寅和肖軒為何這么做,她不動聲色地拉拉碧菡的衣袖,低聲說道:“現在不走,還等待何時?”
    碧菡好像沒聽到她的話,站在原地動也未動,她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唐寅,沉聲說道:“風王殿下,你要殺便殺,又何必戲弄我等?”
    唐寅淡然而笑,說道:“君無戲言,既然本王說要放你們走,就絕不會再殺你們!”
    聽聞他的話,見碧菡仍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連白凡和飛蓮二女都急了,在她身后連連拉她的后衣襟,低聲急道:“還等什么?趕快走啊!”
    碧菡終于動了,雖說目光依然落在唐寅的臉上,但腳下已緩緩邁步,向外面走去。
    果然,在她們向外走的過程中,無人對她們出手,也無人上前攔阻,風川兩國的侍衛們站立兩旁,皆用凌厲的目光瞪著她們。
    眼看著碧菡四女走到外面的馬車旁,與王宮侍衛們匯合一處,然后調轉方向,原路下山,皇甫秀臺和金宣走到唐寅身邊,輕聲說道:“殿下實在不該讓她們走,她們都是廣玄靈的貼身侍女,也是他的左右手,現在不除掉她們,以后也是禍害!”
    唐寅微微搖頭,幽幽嘆道:“殺掉她們很容易,可是再想讓紫月回到廣玄靈的身邊也就沒有可能了。”
    恩,這倒是不假!皇甫秀臺和金宣點了點。
    突然想起什么,金宣急聲說道:“殿下得趕快想個辦法營救高長老,現在廣玄靈就在城中,倘若高長老真的去硬闖幽殿,那就是死路一條!”
    唐寅仰起頭來,喃喃說道:“恐怕,現在已然來不及了。”
    其實他根本不在乎高歌的死活,他若活著,當然對自己有用處,若是死了,也等于削弱了神池的實力,他現在最擔心的是凌夜。
    發生過這次的事后,廣玄靈更會加倍小心,做足偽裝,而他秘密培養的那些暗系修靈者就是他最大的死穴,也是最直接最致命的證據,一旦被人發現,他在神池的一切都將化為烏有,以廣玄靈的個性,必定會防患于未然,唐寅猜測,包括凌夜在內的暗系修靈者恐怕都難逃廣玄靈的毒手,殺人滅口,永絕證據,這也是目前的廣玄靈最有可能做出來的事。
    神池城內。
    唐寅的猜測沒錯,現在再想營救高歌已然來不及了。親眼看到圣王的馬車離開神池,以高歌、東方夜懷為首的一干長老立刻趕到高府,密商接下來的行動。
    一名長老“不行,再等等!”高歌搖首說道。
    “高長老要等到什么時候?”
    “一個半時辰!”高歌推算著時間,說道:“再過一個半時辰,圣王差不多已到中頤山,那時我們再去幽殿,即便有人去向圣王報信,一去一回也得花上不少時間,圣王趕不回來,也就無法攔阻我們了。”
    眾長老紛紛點頭,應道:“高長老所言極是。”
    高歌話鋒一轉,正色道:“等進入幽殿,碰到暗系修靈者后,各位長老務必要留下活口,萬萬不可將其全部殺光!”
    眾長老點頭道:“高長老放心吧,真碰上暗系修靈者,我們又豈能讓他死無對證!”
    高歌說道:“這些暗系修靈者都是死士,隨身攜帶有劇毒,一旦服下,即刻斃命,諸位長老也要小心提防他們自盡。”
    “我等記住了。”
    眾人在高府耐心逗留了一個多時辰,看時間已差不多,高歌率先挺身站起,其余的眾長老見狀,急忙也紛紛站起身形。
    高歌環視眾人,一字一頓地說道:“諸位長老可要考慮清楚,此事行動,兇險異常,隨時都有性命之危,現在退出可還來得及!”
    有名長老仰面而笑,說道:“高長老多慮了,我等現在既然已在此地,就已把生死置之度外,高長老你就放心吧!”
    “沒錯!”眾長老紛紛應道。
    聽他們這么說,高歌反而猶豫起來,了解內情的就他們這些人,一同去硬闖幽殿禁地,萬一發生了意外怎么辦,到時,神池內連個知道整件事情來龍去脈的人都沒有,神池的民眾仍要被廣玄靈蒙騙下去,最后也將全部成為他的殉葬品。
    想到這里,高歌看向東方夜懷,說道:“東方長老就不要去了。”
    此話一出,在場的長老們都愣住了,在這個關鍵時刻,箭都上弦馬上要射出去了,高歌卻突然要把東方夜懷排除在外,這不等于自斷手臂嗎?
    “高長老……”
    眾長老紛紛上前勸說,高歌擺擺手,環視眾人,苦笑道:“大家誤會了,我之所以要留下東方長老,是怕事情有變啊!幽殿禁地,我等誰都沒進去過,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況,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機關和暗藏的靈武高手,萬一……萬一有去無回,神池連個了解內情的人都沒有,只會當我等失蹤,那我們豈不是要步鳳長老的后塵,平白無故地背上罵名?”
    聽聞他的話,眾人不約而同地倒吸口涼氣,這倒是他們所沒有想到的。仔細琢磨,高歌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直到現在都沒人清楚鳳夕的具體下落,流言飛語把他說成是個在神池眾人一同點頭,贊同道:“高長老所言有理,我們是應該留下一個人,東方長老是大長老,所說的話也最有威信,理應留下。”
    東方夜懷還是樂呵呵地笑面,慢條斯理地說道:“高長老也是大長老,那為何要留下老夫,而不留下高長老呢?”
    “哎呀,東方兄,我們現在還爭什么,爭誰該留下誰不該留下還有意義嗎?”高歌搖頭苦笑。
    “當然有意義,這么大的事,要老夫置身事外,就等于說老夫不如你,老夫可是不服啊。”東方夜懷笑呵呵地說道。
    高歌和東方夜懷認識的時間最久,對他也最了解,別看這老頭子長著一副福相,總是笑呵呵的像個活神仙,實際上脾氣執拗得很,要是說服不了他,他會和你一直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