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911

  ,
    第九百一十一章
    高歌鞭打守衛的首領,只是兩鞭抽下去,那老者渾身的靈鎧盡被擊碎,趴在地上,連噴數口鮮血,業已站不起來。
    這還是高歌手下留情,沒有使出真正的實力,不然他現在又焉有命在?
    眼看著老者被高歌打得奄奄一息,周圍的守衛們總算回過神來,有三人大喝一聲,一同向高歌沖了過去。高歌冷哼,手腕抖動,長鞭橫掃出去。
    就啪的一聲脆響,長鞭打在那三名守衛的腰身上,三人前沖的身形齊齊向后倒飛,落地后,肚腹處的靈鎧盡碎,里面的衣服都被燒化成灰,肚子上留下一條長長的燒痕,還冒著青煙,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皮肉燒焦的氣味。
    說來慢,實則極快,只是眨眼的工夫,老者和三名守衛皆傷在高歌的手里,臥地不起。
    其余的守衛們面面相覷,誰都不敢再輕易上前了,人們明白,自己上去也沒用,自身的靈武和高歌比起來,簡直是有天壤之別。
    高歌環視周圍眾多的守衛,散掉鞭上的火焰,而后又將長鞭恢復成原形,甩手將靈劍丟到一旁,然后沉聲說道:“立刻打開幽殿,如若你等再敢推三阻四,可休怪本座手下無情!”
    守衛們暗暗咧嘴,他們不是高歌的對手,但是如果聽從他的命令,打開幽殿,放長老們進去,等到圣王回來,他們也同樣是死罪。眾人一個個頭冒冷汗,不知該如何是好。
    見他們皆不為所動,高歌點點頭,說道:“看起來,你們是鐵了心的要和本座作對,既然如此,本座今日便成全你們!”說話之間,高歌把自己的佩劍抽了出來。
    這把劍并不長,卻足有三指寬,看上去又短又寬,劍身呈暗褐色,上刻有細細的紋路,在陽光的映射下,不時有流光異彩閃過。此劍名為‘赤血’,乃當今的名劍之一。
    看到高歌亮出他的赤血劍,守衛們臉色頓變,不約而同的倒退一步。看得出來,高歌此時已動了真火,要拿出真本事了。
    正在高歌提著赤血劍向眾守衛緩緩走過去時,突然之間,忽聽側方有人含笑說道:“高長老好大的威風啊!”
    聽聞話音,高歌以及長老們臉色同是一變,下意識地扭頭尋聲望去。只見圣王廣寒聽在大長老聶震以及房錚、戴興等一干長老的簇擁下緩步走了過來。
    看到廣寒聽,高歌以及隨他一同前來的長老們腦袋嗡了一聲。圣王不是去中頤山赴約了嗎?為何會在這里?人們目瞪口呆,看著走到近前的廣寒聽久久回不過神來。
    環視呆若木雞的長老們,廣寒聽臉上的笑意更濃,柔聲問道:“怎么?諸位長老不會連本王都不認識了吧?亦或是,你們業已不認我這個圣王了。”
    此話一出,令高歌等人身軀一震,人們驚出一身的冷汗,互相看了看,接著,齊齊躬身施禮,說道:“微臣參見圣王!”
    廣寒聽點點頭,目光落在高歌身上,笑問道:“高長老來此,又打傷禁地的守衛,意欲何為啊?”
    “這……”別看高歌在守衛們面前可以威風八面,目中無人,但在廣寒聽面前,立刻矮了一大截,這正是他所說的尊卑有別。他低垂著頭,支吾未語。
    “高長老身為我神池的大長老,不會不懂神池的規矩吧,私闖禁地的后果,也應該不會不知道吧?”廣寒聽仍是樂呵呵地看著他。
    高歌皺了皺眉頭,把心一橫,拱手說道:“回稟圣王,臣等聽說幽殿禁地內藏有暗系修靈者,故,臣等才冒死特來查看有無此事。”
    “哦?暗系修靈者?”廣寒聽仰面大笑,說道:“在神池,暗系靈武乃禁武,暗系修靈者被視為邪門歪道,斷不能容忍,堂堂的禁地之內,又怎能藏有暗系修靈者?此等無稽之談,高長老也會相信嗎?”
    高歌明白,今日若不能把藏于幽殿內的暗系修靈者揪出來,此事絕不能善了,自己不會有好結果,與自己一同前來的長老們也必定會受殃及,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奮力一搏!
    想到這里,他把腰身挺直,幽幽說道:“俗話說的好,無風不起浪。無緣無故,又怎會有人傳言禁地之內藏有暗系修靈者?為了終止謠言,以正視聽,還望……還望圣王能下令打開幽殿,讓臣等進去一探究竟!”
    廣寒聽淡然說道:“這么說,高長老是連本王的話都不相信了?”
    高歌說道:“不是臣不信,而傳言猛于虎,還請圣王網開一面,容臣等一查!”
    他話音剛落,身后那十數名長老也齊齊拱手說道:“還請圣王網開一面!”
    廣寒聽看著眾人,目露幽光,沒再說話。
    一旁的聶震看眼眾長老,再瞧瞧廣寒聽,突然跨步上前,沉聲喝道:“大膽!你等當著圣王的面無視神池法令,還要硬闖禁地,難道是不要命了嗎?”
    聶震這么說,也不全是為了討好廣寒聽,而是真想救眾長老。不是說他有多高尚,而是目前神池的長老已經不多了,皇甫秀臺叛逃,鳳夕神秘失蹤,現在大長老就剩下他和高歌、東方夜懷三人,如果高歌再因硬闖禁地之罪被圣王處死,大長老就只剩兩人,以后還怎么和風川聯軍抗衡,他是討厭高歌,排斥高歌,但目前的局勢又讓他離不開高歌。
    高歌看向聶震,冷哼出聲,像聶震這種心胸狹小,平日里只知一味討好圣王的小人,他打心眼里瞧不起。
    他沉聲說道:“如果禁地之內確實藏有暗系修靈者,那么,天子詔書的內容便不是無的放矢,此等大事,又豈能含糊?聶長老還想終日渾渾噩噩到什么時候?”
    聶震是好不容易才發了一次善心,卻被高歌當成驢肝肺,被罵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最后氣得一甩袍袖,把頭扭向別處,不再看他。
    廣寒聽笑看著高歌,慢悠悠地問道:“高長老今日是非要進禁地不可了?”
    “正是!”高歌現在也豁出去了,重重地點下頭。
    “本王已經說過,禁地之內絕不會有暗系修靈者。”
    “但傳言也未必就是錯的。”
    “好。”廣寒聽點點頭,雙手向身后一背,說道:“如果禁地之內,確有暗系修靈者,本王自愿受罰,禪位于賢達,不過,若是禁地之內沒有暗系修靈者,高長老你又待如何?”
    “如果禁地之內沒有暗系修靈者,臣愿以死謝罪!”高歌說得斬釘截鐵。
    廣寒聽深深看了高歌一眼,緊接著,轉回身形,揮手道:“打開大門,讓高長老和諸位長老進去一看究竟!”
    聽聞這話,在場的長老們紛紛倒吸口涼氣,想不到,圣王還真的會打開禁地,放高歌等人進去,即便是高歌也沒想到廣寒聽會如此容易的妥協。
    不過,越是如此,高歌的心里反而越無底。廣寒聽真敢開放幽殿,難道里面確實沒有暗系修靈者?不對啊,此事風王沒有必要騙自己,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高歌心里七上八下的時候,廣寒聽緩緩開口說道:“高長老,本王最后一次提醒你,擅入禁地者,論罪當誅,你若現在止住還來得及,若是執意要進禁地,最后毫無發現,本王能容你,但神池的法令可容不了你。”
    如果廣寒聽不這么說,高歌還有些猶豫,聽他這么講,高歌眼中精光一閃,拱手說道:“多謝圣王提醒,臣今日進入禁地,為的就是證明圣王的清白、神池的清白,哪怕因此而丟了性命,臣也在所不惜!”
    “好!高長老,請吧!”廣寒聽轉過身形,率先邁步向幽殿走去。
    等他來到幽殿的大門近前,左右的守衛們急忙拉起機關,把幽殿的大門打開。隨著嘎吱嘎吱的聲響,兩扇巨大的銅門緩緩開啟。
    在場的長老們眼睛瞪得一個比一個大,即便對于他們來說,幽殿也是個無比神秘的地方,里面到底隱藏著什么,又是什么樣的場景,眾人皆很好奇。
    可惜的是,銅門內是一條幽深又冗長的甬道,站在門外,連點皮毛都看不清楚。
    廣寒聽邁步走進甬道之內,而后站定,頭也不回起說道:“高長老不是要一探究竟嗎?那就進來吧!當然,如果還有哪位長老想一探究竟的,也盡管進來!此話一出,站在門口的聶震等長老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進入禁地可是死罪,他們不敢冒這個險。高歌分開眾人,邁步走了過去,在走到銅門前時,他還是身形微頓,猶豫了片刻,而后,深吸口氣,大步流星地走了進去。
    高歌一進去,與他同來的那十數名長老也要一同跟進入,高歌猛然想什么,回頭說道:“只陳長老和呂長老隨老夫進去就好,列位且在外面等待消息。”
    他現在也得為眾長老考慮,萬一在幽殿之內找不到暗系修靈者,他不能讓眾長老陪著自己一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