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13

  ,
    /a
    第九百一十三章
    冰寒之地又怎能住人?陳樺心中暗嘆一聲,看來,這次的行動是徹底失敗了,幽殿之內并無暗系修靈者,或者說,就算是有,也早已被圣王轉移到了別處。請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訪問我們
    |
    )
    高歌和呂健也有同樣的想法,但他們已無回頭路可走,事到如今,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下去,把幽殿徹底打探清楚,死也要死個明白。
    又走了好一會,甬道里的氣溫已開始讓人無法承受,墻壁、地面全是結冰,不得已,高歌和陳、呂兩人只能罩起靈鎧,抵御強寒,反觀廣寒聽,好像沒事人似的,依舊勻速又平穩地向前走著。
    過了許久,一行人終于走到甬道的盡頭,來到幽殿的冰寒之地。
    到了這里,高歌、陳樺、呂健三人的反應和當初鳳夕進來時是一模一樣,直看得膛目結舌、目瞪口呆,站在冰窟當中,整個人都看呆了。
    “這里,便是幽殿的第三層,也是最后一層,各位長老,你們認為這里可會藏有暗系修靈者?”廣寒聽緩緩走到冰窟正中央的冰座前,緩緩坐了下去。
    高歌三人總算回過神來,互相看了看,皆未說話。
    這里的空間雖然不小,但相當多的一部分都被堅冰所占據,加上光線充足,可謂是一目了然,別說藏人,這里連只蒼蠅、蟑螂、老鼠都不會有。
    因為他們三人身上覆蓋著靈鎧,廣寒聽也看不見他們此時是個什么樣的表情,不過猜也能猜出個大概。他笑看著高歌,問道:“高長老,現在你又待如何?”
    高歌緊緊咬著牙關,過了好一會,他把心一橫,將自己的赤血劍抽了出來。見狀,陳樺和呂健二人急忙上前,把高歌拉住,急聲說道:“高長老,不要啊!”
    不管高歌現在是要自裁以死謝罪還是要奮力一搏與圣王拼命,那都不是他二人想看到的。高歌晃動身軀,把陳樺和呂健二人推開,接著,他低頭看了看手中的赤血劍,仰天長嘆一聲,說道:“圣王,臣今日未聽圣王勸阻,擅入禁地,依照神池律法,當處極刑,臣愿自裁謝罪!”說話之間,他猛的把赤血劍橫在脖子上。
    “高長老……”陳樺和呂健大急,還想撲上前去把他攔住,廣寒聽突然說道:“等一下。”
    高歌疑惑地看向廣寒聽,不明白他為何也要攔阻自己。廣寒聽淡然一笑,說道:“高長老這次之所以要執意進入禁地,想必也定是受了小人挑唆的緣故。”
    “是、是、是,圣王所言極是,高長老他……他確實是誤信傳言,還望圣王能網開一面,饒過高長老這次吧!”陳樺和呂健二人雙雙屈膝跪地,向前叩首。
    廣寒聽看都沒看他倆,目光落在高歌的身上,幽幽說道:“日前別看他說得好聽,但意思人人都明白,廣寒聽是要拿高長老的家人來脅迫他,要他以后不敢再和他作對,只能服從他的命令行事。
    高歌那么聰明,又哪會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圣王,臣的家人自會有臣來照顧,就不勞圣王費心了。”
    “可是高長老若死了,又怎么去照顧家人呢?”
    “臣早已安排好了,這一點也不勞圣王惦掛。”
    廣寒聽又直勾勾地盯著高歌好一會,這才收回目光,慢條斯理地彈著指甲,說道:“如此來說,高長老還是不信任本王,還是把本王視為敵人,視為是神池的敗類。”
    高歌正色說道:“圣王若是這么想,臣亦無話可說。”
    點點頭,廣寒聽突然挺身站起,邊向高歌走過去,邊說道:“高長老,本王也不是個冷酷無情之人,可以給你一次自救的機會,只要你能在兩刻鐘內戰勝本王,哪怕是戰成平局,你擅入禁地的罪過便可一筆勾銷,本王以后絕不會再提,如果你輸了……”
    “那臣也無話可說,更當自裁謝罪!”
    高歌斬釘截鐵地說道。想不到廣寒聽還會給自己這樣的機會,他當然不想錯過,雖說取勝的機會很渺茫,但戰平的希望總還是有的,何況只是堅持兩刻鐘而已。
    一旁的陳樺和呂健聞言變色,高歌要和圣王決斗,那不等于是找死嗎?兩刻鐘的時間是不長,但天下又有誰能在圣王面前堅持兩刻鐘而不敗呢?
    “高長老,萬萬不可沖動啊!”二人急得抓耳撓腮,低聲呼道。
    “這是我們唯一能自救的辦法了,老夫只能冒險一試!”說話間,他緩緩抬起手中的赤血劍,抖手將其靈化,毫無預兆,就聽呼的一聲,赤血劍上突然燃燒起熊熊的烈焰。
    廣寒聽面露微笑,背于身后的雙手終于伸了出來,與此同時,周身上下有白茫茫的霧氣散出,眨眼工夫,凝化成靈鎧。罩好靈鎧后,他仰頭說道:“高長老,你可以出招了。”
    “圣王,請恕臣得罪了。”高歌也不客氣,斷喝一聲,持劍沖向廣寒聽,距離對方還有數米遠,他凌空斬出一劍。
    當赤血劍在空中閃過時,突然像皮筋似的變長,足足伸展出三米開外,變成了一條又長又堅韌又鋒利得削鐵如泥的火鞭。
    對于高歌見到高歌的劍突然變為鞭子,他并不感意外,身子向后稍微一退,接著亮出靈劍向空中一挑,劍尖正點在鞭頭處,將呼嘯掃來的火鞭彈開。
    高歌也不收鞭,邊大喝著邊向前近身,火鞭好似火蛇一般由空中反折回來,向廣寒聽的腰身纏去。
    廣寒聽都沒有屈膝蓄力的動作,人已如火箭似的直直上向竄起,反折回來的火鞭纏空,可是火鞭立刻又跟著向上而去,改纏廣寒聽的腳踝。
    后者大喝一聲來得好,腰眼用力,身形在空中翻轉,使他頭下腳上,并順勢點出一劍。
    啪!向上急竄的火鞭被靈劍點了個正著,但不可思議的是,火鞭這次并沒有被彈開,反而順勢向上纏繞,將廣寒聽手中的靈劍纏了好幾圈。
    暗道一聲機會來了!下面的高歌猛然收鞭,同時大喝道:“碎!”
    咔嚓!隨著清脆的斷裂聲,廣寒聽的靈劍足足被火鞭斷成數十截,像雪片一般由半空中散落下來。
    不遠處的陳樺和呂健看得直咧嘴,高歌可不僅僅是修為深厚,這一身好本領,當真是出類拔萃,世間罕見,能將靈劍發揮到如此極至者,恐怕也只有他高歌了。
    當然,高歌的武器能絞碎了廣寒聽的武器,并不代表高歌的修為強過廣寒聽,而是他所用的武器乃曠世神兵赤血劍,可廣寒聽所用的只是一把普通的佩劍而已。
    見廣寒聽手中已無武器,竄起到半空中的身子又已下墜,高歌心中一喜,使出全力,輪起火鞭,準備給廣寒聽最后一擊。
    可就在這時,以廣寒聽的身軀為中心,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浪突然擴散開來,在相對封閉的冰窟之內,發出嘭的一聲悶響。
    這股氣浪太強了,即便是距離好遠的陳樺和呂健二人都被波及到,被沖撞得連連后退,而與廣寒聽近在咫尺的高歌更是首當其沖,身子突然離地而起,向后彈飛出去。
    這道強大的氣浪正是廣寒聽一瞬間爆發出來的靈壓,如果修為稍微差點,都無須再用他出手,單是這股靈壓便足可以把對方震斃。
    在高歌身軀倒飛出去的同時,散落下來的碎劍仿佛被賦予了生命似的,殘片紛紛化為一把把飛刀,呼嘯著向高歌的周身飛襲過去。
    哎呀!高歌心頭大驚,人還沒有落地,手中的火鞭已開始連揮。
    耳輪中就聽叮叮當當的脆響之聲不絕于耳,再看高歌的四周,爆發出無數團火星子,射向他的靈劍殘片四處飛射,或是釘在周圍的冰上,或是彈落在地。
    嘩啦啦、撲通!
    殘片最終散落滿地,高歌倒飛的身形也落到地上,從外面看倒沒什么,實際上,靈鎧之內,剛才他若不是拼盡全力,必然會被飛射過來的靈劍殘片所傷,想不到,劍已破碎仍能被廣寒聽當成武器來用,靈武之高深莫測,已駭人聽聞。
    “高長老真是好身手啊,這么多年來,能打碎本王武器者,你是第二人!”廣寒聽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雙手,似笑非笑地說道。
    高歌瞇縫起眼睛,忍不住問道:“那……第一人又是誰?”
    “還記得五十年前的公叔敵嗎?”
    “劍皇公叔敵?”
    廣寒聽點點頭,轉身向冰座走了過去,同時輕描淡寫地說道:“當年,他有來神池,向本王挑戰,本王的劍便是被他的劍所斷!”
    “最終的結果是……”
    “他的劍,成了幽殿的鎮殿之寶!”說話之間,廣寒聽的手緩緩插入冰座之內,隨著嘎嘎的脆響聲,冰座先是出現龜裂,而后塊塊破碎,散落滿地,而后,他于冰座之內慢慢抽出一把怪狀的兵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