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914

  ,
    第九百一十四章
    廣寒聽所說的公叔敵是早些年前鼎鼎有名的修靈者,之所以稱他為劍皇,不是說他的靈武有多高強,而是他所用的劍有‘劍皇’的美譽。
    公叔敵的劍是一把組合劍。組合劍有兩種,一種是鴛鴦劍,劍體可一分為二,既能分開使用,也可合到一起用,另一種是子母劍,劍體分為母劍和子劍。公叔敵所用的劍皇就是一把子母劍。
    廣寒聽的手掌插碎冰座,在冰座的最底部緩緩抽出一把巨劍。這把劍足有半尺多寬,接近六尺長,劍身也厚重,單是目測,此劍至少也得有數十斤重。
    這么大的一把巨劍,平常人連拿都拿不動,更別說使用了。
    可是廣寒聽單手抽出巨劍,握在掌中,仿佛輕若無物一般。他兩眼放光地打量著劍身,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紋路,仿佛在欣賞一件曠世珍寶似的。
    他喃喃說道:“此劍名為劍皇,是一把子母劍,母劍一把,子劍七把,分別是劍魂、劍魄、劍離、劍心、劍首、劍靈、劍脈。等會交手之時,高長老可要多加小心了。”
    高歌下意識地倒退一步。當年公叔敵之所以能名聲顯赫,全因此劍,現在此劍落入廣寒聽之手,威力更會倍增,自己的勝算只怕更加微乎其微了。
    別說高歌心寒,一旁的陳樺、呂健二人也是心涼半截,圣王的靈武本就已天下無敵,現在又有‘劍皇’在手,高長老怕是要兇多吉少啊!
    不過他二人干著急也沒辦法,即說不上話,更插不上手。
    廣寒聽拖著巨劍緩緩向高歌走過去,同時說道:“高長老,請出招吧!”
    高歌吸氣,平復一番起伏不定的情緒,而后目光一凝,手中的火鞭橫掃而出,抽向廣寒聽的腰身。廣寒聽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只是把手中的巨劍猛的向地上一插,就聽咔嚓一聲,巨劍的鋒芒沒入地面有五寸多深。緊接著,就聽啪的一聲脆響,火鞭的鞭頭正抽在巨劍的劍身上,火星子濺起多高。高歌意念轉動之間,火鞭突然又延伸出好長,順勢纏繞住巨劍。
    他使出全力,向回收鞭,想把廣寒聽的巨劍硬奪過來,后者悠然而笑,只單手抓著劍柄,任由高歌如何用力,他的手掌都未松動半分。
    知道廣寒聽的修為太高,與他較勁,自己占不到任何便宜,想著,他意念又動,火鞭再次延伸,只見火鞭的鞭頭好像有生命似的,順著巨劍的劍身飛快地向廣寒聽的手掌鉆去。
    高歌所用的火鞭可不是真的鞭子,而是由赤血劍靈化而成,鞭頭其實就是劍尖,真要是被它刺中,即便是廣寒聽那么深厚的修為也抵御不住,手掌得被刺出個窟窿。
    暗道一聲不錯!廣寒聽沒有松開劍柄,另只手在巨劍的劍身上一抹,快如閃電般抽下一把短刃,在火鞭的鞭頭馬上要刺中他的手掌時,他將短刃向外一揮,就聽當啷一聲,鞭頭被硬生生的彈開。
    不再給高歌繼續發難的機會,廣寒聽手臂一揮,掌中的短刃脫手而飛,直向高歌的喉嚨射去。
    這把短忍命為劍離,并不長,大小如匕首,刃身上有大大小小的窟窿,飛行時,空氣穿過這些窟窿時發出長短不一的哨音,亂人心神。
    短刃飛來的速度太快,以至于高歌都來不及細想,他下意識地收回火鞭,向后連退,同時揮舞鞭子,打向短刃。當啷!火鞭打在短刃上,將短刃彈飛起好高。
    他還沒來得及松口氣,廣寒聽已把整把巨劍向他拋了過來。
    巨劍在空中打著旋,快要接近高歌時,巨劍的劍身內突然傳出咔嚓咔嚓的脆響聲,高歌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巨劍分散開來,一分為七,一大六小。
    高歌心頭大驚,哪里敢怠慢,蓄起全身的力氣,雙腳用力一蹬地面,彈跳而起。
    他快,可廣寒聽的速度更快,雖說他是先拋出的巨劍,但卻快如閃電一般追了上來,伸手抓住一把分裂出來的子劍,向上一拋,射向高歌的腳心。
    大喝一聲來得好!高歌人在空中,手臂甩動,火鞭掛著勁風掃向射來的子劍。
    當啷!子劍被打開,可是接下來又有數把子劍被廣寒聽拋過來,高歌使出吃奶的力氣才把這些射來的子劍一一擋開。
    而這時他的力氣已盡,身形由半空中急墜下來,就站在下面的廣寒聽嘴角挑起,不知何時,母劍業已在他的手上,他雙手持劍,凌空猛的向上一揮,就聽嗡的一聲,狹長的靈波掛著刺耳的呼嘯,掃向高歌。
    高歌業已無法躲閃,危急時刻,他將火鞭恢復成靈劍,運足靈氣,向下釋放出十字交叉斬極。
    嗡!漫天的靈刃飛射下來,將廣寒聽射出的那道靈波擊了個粉碎。廣寒聽冷笑一聲,等到高歌的身形落到自己的頭頂上方時,掄起母劍向上挑去。高歌急忙立劍招架,耳輪中就聽當的一聲巨響,回音于冰窟內久久不散,那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勁風像是刮起一股颶風,直吹得冰窟內滿天冰屑。
    高歌下落的身形受反彈之力,又飛到空中,廣寒聽單腳一跺地面,人也跟著彈跳而起,掌中的母劍在空中劃出一道直上直下的光痕。
    這時,他手里的母劍就像變成一塊巨大的吸鐵,將先前被打飛的七把子劍全部吸回,隨著叮叮當當的脆響,子劍和母劍重新結合,化為完整的巨劍,廣寒聽揮舞著巨劍,一口氣向高歌連斬十三劍。
    高歌咬緊牙關,也還了十三劍。二人的出手都快極,只見空中兩人的身影好像化為兩條蛟龍,根本分不清楚誰是誰,只能聽到一連串的脆響聲和連續閃爍著火星子。
    兩人由空中打到地面,又由地面打到空中,只是眨眼的工夫,二人已站了不下百余個回合。
    其實,高歌的靈武和鳳夕是在伯仲之間,只不過高歌自身的火屬性比較克制廣寒聽的金屬性,也正因為這樣,廣寒聽雖用出十成的本事,仍遲遲未能戰下高歌。
    遠處的陳樺和呂健二人也是看得驚心動魄,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過了多久,陳樺最先回過神來,對身邊的呂健急聲說道:“呂長老,兩刻鐘快到了吧?”
    聽聞他的話,呂健身子一震,默默推斷了一番,連連點頭,說道:“沒錯,兩刻鐘馬上就到。”
    他二人在推算著時間,戰場上的廣寒聽和高歌又何嘗不是如此。眼看著時間要到,自己仍未能拿下高歌,廣寒聽雙目一瞇,使出了十二成的本事,這也是他最大限度的全力一擊。
    戰場中,廣寒聽的出招突然加快,快到讓高歌都感到應接不暇,被廣寒聽的猛攻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廣寒聽意識到機會來了,他再次變招,將手中的巨劍甩向高歌。巨劍飛出的東西,劍身內彈簧彈射的嘎嘎聲不斷,七把子劍一同散出,廣寒聽竄上前去,雙手扣住兩把子劍,雙雙向高歌的胸口插去。
    好快!高歌驚出一身的冷汗,急忙后向急退。
    可是他才退出兩步,廣寒聽手中的兩把子劍竟然不可思議的突然急速的延伸出去,就聽撲撲兩聲,兩把子劍的鋒芒正中高歌的左右雙肩。
    嘭!高歌的身形重重撞在冰窟的洞壁上,再看他的肩頭,兩把子劍業已貫穿他的肩胛骨,由他身后探出,并深深地釘入洞壁之內,等于是把他釘在冰上。
    廣寒聽雙手一抖,又是撲撲兩聲,延伸出去的子劍恢復常態,與此同時,母劍和另外五把子劍亦由空中一一落下,釘在他周圍的地面上。
    他低頭看著手中的兩把子劍,含笑說道:“此二劍名叫劍魂、劍魄,可長可短,變化萬端,神鬼莫測。”
    高歌站立不住,身子順著洞壁緩緩滑坐在地,看他背后的冰面,留下兩道觸目驚心的血痕。他吞了口唾沫,散掉身上的靈鎧,而后喘息著抬起頭來,看向廣寒聽,咧嘴笑了。
    廣寒聽愣了愣,疑問道:“高長老在笑什么?”
    “老夫……并非敗于你手,而是……敗于劍皇之下,老夫死亦能瞑目了……”
    聽聞這話,廣寒聽臉色變得陰沉又難看,他兩眼閃爍著精光,過了好一會,他方慢悠悠地說道:“高長老的靈武在五位大長老中堪稱數一數二,不等他把話說完,高歌仰面大笑,搖頭說道:“你認為老夫真的在乎大長老的虛名嗎?老夫只在乎神池會不會被奸人所害!如果活命的代價就是做你的爪牙,讓神池做你的殉葬品,老夫現在寧愿一死!”
    他說得決絕,也說得廣寒聽徹底放棄最后的希望。
    他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高長老就兌換你的承諾吧!”說完話,他提起母劍,收回七把子劍,而后轉過身形,拖著巨劍緩緩向陳樺和呂健二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