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15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哈哈——”高歌連聲大笑,他抓緊手中的赤血劍,慢慢抬起,將劍身從頭到尾地看了一遍,眼神中所流露的盡是戀戀不舍之情。【】
    這把赤血劍已跟了他大半輩子,有赤血在手,他在少年時便已戰無不勝,難逢敵手,只可惜,今日赤血敗于劍皇之下,這平生唯一的一場敗績也將成為自己的最后一戰。
    他收斂笑聲,仰天長嘆一聲,而后把心一橫,猛的抬起赤血劍,橫架于自己的脖頸上,他兩眼怒視著廣寒聽的背影,大聲喝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今日你能躲過,但早晚有一天你的所作所為都將被公之于眾”第十集第九百一十五章說話間,他手臂用力,將赤血劍狠狠抹了下去。
    “高長老不要……”
    陳樺和呂健還想沖上前去攔阻,但走向他倆的廣寒聽把巨劍一橫,攔倆的去路,慢悠悠地說道:“人無信不立,既然高長老當初已許下承諾,現在當然得兌現”
    被他這么一攔,陳樺和呂健再想沖過去攔阻高歌也徹底來不及了,只聽噗嗤一聲,赤血劍的鋒芒割斷主人的喉嚨,鮮血飛濺三尺,當啷,劍身摔落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響。
    “高長老”眼睜睜看著高歌自盡身亡,陳樺和呂健聲淚俱下,二人像被一瞬間抽干力氣似的,雙雙跪坐在地,放聲大哭。
    廣寒聽回頭撇了尸體一眼,還裝模作樣地吸了吸鼻子,傷感道:“可惜了,高長老擁有這一身的靈武,不圖回報神池,卻白白死于禁地之內,唉”
    說著話,他目光下垂,看向跪地大哭的陳樺和呂健二人,目光突然一冷,沉聲問道:“陳樺、呂健,你二人可知罪嗎”
    他的喝問讓兩人身子一顫,雙雙止住哭聲,接著抬頭看看廣寒聽,第十集第九百一十五章又對視了一眼,兩人回手抽出佩劍,架于自己的脖子上,異口同聲道:“臣愿隨高長老,以死謝罪”
    說著,兩人雙雙把佩劍用力抹下去。
    當、當廣寒聽將手中的巨劍隨意地向外一揮,隨著兩聲脆響,陳樺和呂健二人手中的佩劍被打飛出好遠。兩人心頭一驚,下意識地看向廣寒聽。
    廣寒聽幽幽說道:“今日,我神池已折損一名大長老,本王不希望再有人死在本王的面前。”
    圣王不殺自己陳樺和呂健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久久回不過神來。
    廣寒聽心中冷笑一聲,淡然問道:“幽殿之內,可有暗系修靈者”
    陳、呂二人雙雙搖頭。“天子詔書以及近些日子的傳言究竟是真是假”
    “是……是假的……”陳、呂二人跪在地上,低聲說道。
    不管今日廣寒聽是不是早有準備,或者說預謀,總之,他倆在幽殿當中確實沒有發現暗系修靈者,至少現在還沒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證明圣王有暗中秘密培養暗系修靈者。
    廣寒聽點點頭,又問道:“那么,擅入禁地者該不該殺”
    “該殺……”陳樺和呂健的話音更低了。
    “你二人說得沒錯,是該殺,但是,本王今日不殺你二人,并非你二人無錯,而是希望兩位長老能夠戴罪立功,盡心盡力的為神池、為本王抵御強敵,以后,也萬萬不可再被那些子毋虛有的流言飛語所蒙蔽,不要再步上高長老的后塵了”說到這里,廣寒聽將巨劍背于身后,仰面而嘆。
    他這番話,無論怎么聽都像是出自一位仁義之君的口,要說陳樺和呂健不受感動那是不可能的。二人一同向前叩首,顫聲說道:“微臣……微臣叩謝圣王不殺之恩……”
    “本王雖不殺你二人,但你二人也要記住,今日在幽殿內的所見所聞,不得傳出去半個字,如果你二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到時,也就休怪本王無情了。”廣寒聽柔聲警告道。
    陳樺和呂健低聲說道:“今日所看到的一切,微臣絕不外傳。”
    “希望如此,你二人也要牢牢記遵日的保證。”廣寒聽邁步向外走去,同時說道:“把高長老的尸體抬出去吧”
    “是”陳樺和呂健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二人來到高歌的尸體近前,看到老頭子直到死都是怒瞪著雙眼,他二人悲由心生,不由自主地又落下淚來。
    呂健散掉自己身上的靈鎧,將外衣脫下來,小心翼翼地包裹住高歌的尸體,然后重新罩起靈鎧,與陳樺抬著尸體緩緩向外走去。
    在向外走的過程中,后面的陳樺突然輕咦了一聲。呂健不解地轉回頭看向他。陳樺抬頭望著一旁的冰壁,眼睛眨都不眨,整個人都呆住了。呂匠著他的目光望過去,只見冰壁之內竟然還冰封著一名女子。剛才他倆太關注廣寒聽和高歌的惡戰,并沒有仔細觀察冰窟,現在他倆才發現原來這里還有一個人,或者說是死人。
    不知道那女子被冰封在這里多久了,但保存得依然十分完好,不僅衣服毫無破損之處,甚至在她白皙的皮膚上還能看到些許的紅暈。整個人就像在冰里睡著了似的。
    看清楚那女子的模樣,呂健不由得嘆道:“好美啊……”
    “是很美,美的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可是呂兄,你不覺得這女子很像一個人嗎”陳樺幽幽說道。
    經他這么一提醒,呂健目露驚光,脫口說道:“是公……”
    “噓”陳樺打斷呂健下面的話,正色說道:“到此為止,今日你我二人所看到的一切絕不能再讓第三個人知曉,不然,高長老就是你我的前車之鑒”
    呂健點點頭,嘆息一聲,而后又忍不住看向冰壁中的女子,心中暗道:像太像了簡直就是一個人嘛
    邊向外走著,呂健忍不住又低聲問道:“公主現在當真在風國”
    陳樺苦笑,小聲說道:“鬼知道。如果公主確實還在風國,那可就真的是活見鬼了。”說到這里,他二人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寒戰,再不說話,默默地走出冰窟。
    當他二人抬著高歌的尸體走出幽殿的時候,外面的天色業已昏暗下來,可是長老們卻無一人離開,全部聚在外面等著呢。
    見到陳樺和呂健出來了,眾長老們一擁而上,異口同聲地問道:“怎么樣幽殿之內可有暗系修靈者”
    陳樺和呂健默默搖頭。見狀,有的長老們長松口氣,而有的長老們則是把心提到嗓子眼。聶震便屬后者,他沉聲問道:“那……高長老呢”
    聽他問起高歌,陳樺和呂健的眼淚又落下來,默默地把尸體放下,垂首站立一旁。只看他倆的動作和表情,人們的心頭立刻蒙起一層陰影。
    聶震緩緩走到尸體前,蹲下身形,伸出手來,慢慢拉扯包裹尸體的衣服。很快,衣服被他拉下一角,剛好露出高歌蒼白無血的臉,還有他脖頸上那道深可及骨的傷口。
    “高長老——”看到尸體正是高歌,許多長老驚呼出聲,紛紛撲上前去。
    聶震也傻眼了,一屁股坐到地上,久久說不出話來。以前,他是恨高歌,恨不得一下子把他扳倒,恨不得讓他立刻從這個世上消失,但那是在神池太平的前提下,他對高歌的憎恨也屬私恨,而現在則不同,神池內憂外患,形勢危急,高歌的死對神池而言,無疑是自斷一條膀臂,也讓他生出一股滅頂之災、大難臨頭之感。
    “高歌不聽勸阻,擅入禁地,現已以死謝罪,希望各位長老皆能以此為戒,再不可藐視神池律法,犯此大忌”
    隨著冷冰冰的話音,廣寒聽慢悠悠地從幽殿內走出,環視一眼在場的長老們,而后向左右的守衛甩了下頭。
    守衛們會意,扳動機關,推動銅門,將幽殿的大門緩緩關閉。
    “高長老雖然有錯,但歸根結底也是為了神池,傳本王令,后葬高長老于神池山下,諸位長也都回去吧”說完話,廣寒聽未再逗留,邁步離去。
    他前腳剛走,聶震便騰的一下從地上竄起,箭步沖到陳樺和呂健二人近前,一手將陳樺的衣領子抓住,沉聲喝道:“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幽殿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陳樺被他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說道:“正……正圣王所說,高長老是……是自裁謝罪……”
    “高長老確是自殺的”
    “是……是的……”
    聶震慢慢放開陳樺,低下頭,看著地上的尸體又不再說話。高歌就是這樣的人,如果他在幽殿里真的未能發現暗系修靈者,以他的性格確實會以橫劍自刎的方式來給圣王一個說法。
    只是堂堂的大長老,最后卻落得這樣悲慘的下場,連一向與高歌不合的聶震都有唇亡齒寒之感。他喃喃說道:“高歌,是被活活死的呀……”說著話,他嘆息著落寞地走開了。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