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17

  ,
    【網.】第九百一十七章
    廣寒聽把碧菡留下,讓她仔細講述見到風王和川王時的情景。【】且說白凡、飛蓮、紫月三女,出了大殿后,返回她們的住處。
    走出不遠,紫月停下腳步,對白凡和飛蓮說道:“白姐、蓮姐,我等等再回去!”
    白凡和飛蓮不解地問道:“小月,你要去哪?”
    “我……我想等碧菡姐……”紫月實在想不出其它的理由,只能把借口扯到仍留在大殿內的碧菡身上。
    飛蓮皺著眉頭說道:“等她作甚?人家還把我們當成姐妹嗎……”
    不等她把話說完,白凡冷著臉拉住她的手,說道:“既然紫月要等碧菡,我們就先回去吧!”說完話,硬拉著飛蓮大步走開了。
    “白凡,你拉著我做什么?”被白凡拖走的飛蓮不滿地抱怨道。
    “你還沒看出來嗎?現在碧菡得勢,紫月要去討好人家,難道你也想和紫月一樣,去討好碧菡?”白凡冷哼一聲。
    飛蓮眨眨眼睛,喃喃說道:“不會吧,小月不是這樣的人啊……”
    “人總是會變的!”白凡冷著臉說道。
    看著白凡和飛蓮拖拖拽拽的離去,紫月暗嘆口氣,隨后振作精神,快步向王宮外走去。還沒有走到王宮的大門,便看到靈延和龍丘在前方并肩而行,邊走二人還在邊討論著什么。
    “靈大人、龍大人!”紫月快步追上去,開口喚道。
    靈延和龍丘一愣,停下腳步,轉回頭一瞧,來人原來是紫月。對于圣王的貼身侍女,二人可不敢存有絲毫的怠慢,雙雙拱手說道:“原來是紫月小姐!”
    紫月沖著二人微微一笑,而后又特意向左右望了望,見附近沒人,這才走上前去,低聲說道:“幽暗向來謹慎,觀察入微,極難對付,兩位大人在下毒之時,務必得小心,絕不能讓他們有所察覺,不然,若是逃走一人,對圣王所造成的危害將難以估量,兩位大人恐怕就……”她故意沒把話說完,讓靈延和龍丘自己去琢磨。
    聽聞她的警告,二人身子同是一哆嗦,忍不住暗暗咧嘴。以為紫月前來警告是圣王的意思,靈延和龍丘正色說道:“請紫月小姐轉告圣王,屬下定竭盡全力,確保萬無一失。”
    “兩位大人除了下毒外,也得另做安排!”
    靈延和龍丘眨眨眼睛,沒太明白她的意思,低聲問道:“紫月小姐的意思是……”
    “于宴會外多安排些人手,以備不患之需。”紫月正色說道。
    龍丘連連點頭,應道:“紫月小姐放心,靈大人和屬下會安排妥當的。何況,堅固,內外皆為巨石堆壘而成,進去容易,想出來可就難上加難了。”
    ?是諸余山禁地!原來,圣王是把凌夜他們秘密轉移到了諸余山!紫月沒話找話說了這么多,總算套出了她想要的線索。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她還特意說道:“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從現在開始,兩位大人就得在諸余山內外嚴密布防了!”
    靈延和龍丘連連點頭,拱手含笑說道:“多謝紫月小姐提醒,我等明白。”
    “如此,婢女也就不打擾兩位大人了,婢女告退!”說話間,紫月低身福禮。
    “哎呀,紫月小姐實在折殺在下了。”靈延和龍丘急忙拱手還禮。
    在靈延和龍丘身上不留痕跡的套出幽暗現在的藏身之處,紫月的心思開始快速運轉起來,思量如何能把消息盡快傳到凌夜那里。思前想后,她決定自己得親自到諸余山走一趟。
    她先是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紙筆,快速地寫好一封書信,吹干墨跡,小心翼翼的疊好。
    而后,她走到房間的里屋,來到梳妝臺前,上面擺放著一只小竹籠,里面裝著一只徹體鮮紅的松鼠。
    她打開竹籠的小門,里面那只通紅的松鼠立刻竄了出來,順著紫月的胳膊飛快地爬上她的肩頭,時而在左,時而在右,活躍異常。
    紫月輕輕撫摸著松鼠的絨毛,等它安穩下來,她將事先疊好的書信取出,系于松鼠的身上,隨后,她將松鼠揣入懷中,向外走去。
    諸余山對于旁人來說是個進不得的神秘禁地,而對于紫月這位圣王身邊的貼身侍女而言,進入諸余山則不受任何的限制。
    看守諸余山山門的守衛并不多,只有兩人而已,不過諸余山內可是密布了崗哨和暗哨,想不被人察覺的潛入進去幾乎沒有可能。
    守山門的二人都認識紫月,看到她,兩人雙雙抱拳施禮,含笑說道:“呦,是紫月姑娘來了。”
    紫月淡然一笑,柔聲問道:“靈大人和龍大人都回來了嗎?”
    “啊,回來了,兩位大人剛剛才進去!”一名守衛不疑有它,點頭應道。
    “那就好,我正有事要找兩位大人。”說著話,她邁步向里面走去。
    兩名守衛也不攔阻,當紫月從他二人面前走過的時候,他倆還躬身致意了一下。
    進入諸余山,紫月健步入飛,等她走出兩名守衛的視野后,她身形一轉,快速地下了山道,閃入路邊的密林當中。進入林內,她立刻頓下身形,仔細向四周觀察,確認附近無人,她這才解開胸襟的衣扣,從懷中掏出那只紅艷的松鼠,她雙手微微合攏,捧著松鼠,喃喃低語道:“夜的生死就靠你了,快去找夜!”
    說著話,她把松鼠放到地上。那只松鼠仿佛能聽懂人話似的,嘰嘰地叫了兩聲,而后飛快地鉆進密林深處。
    放走了松鼠,紫月把衣扣重新系好,接著像沒事人似的從密林中走出來,原路返回。見她剛進山就出來了,兩名守衛不解地看著她,疑問道:“紫月姑娘找到兩位大人了?”
    “沒有,我突然想到此事也不必非要麻煩兩位大人,所以,不找也罷。”紫月輕描淡寫地說道。
    兩名守衛不解地互相看了一眼,疑問道:“不知紫月姑娘要托兩位大人辦什么事?”
    “其實也沒什么,我就是喜歡奇花異草,想拜托兩位大人能在山中采集一些。”
    兩名守衛聞言笑了,說道:“小人還以為是多么大不了的事呢,紫月姑娘放心,此事包在我兄弟二人身上。”
    紫月聽后立刻喜笑顏開,說道:“如此就拜托兩位小哥了,過后來宮中找我時,我必有重謝。”
    看著她嬌美的笑顏,兩名守衛臉色同是一紅,急忙說道:“紫月姑娘太客氣了。”
    “對了,我這次可是偷偷從宮中跑出來的,兩位小哥千萬不要對別人說起我有來過禁地!”
    “姑娘放心,我們對誰都不會說,就算圣王問起,我們也說不知道。”兩名守衛拍著胸脯保證道。
    “那就多謝兩位小哥了!”紫月嫣然一笑,而后又特意向左右瞧瞧,神秘兮兮地低聲說道:“記得回城之后來王宮找我。”她的話說得曖昧,也勾人遐想。
    “……”直至紫月已走出兩名守衛的視線良久,他二人才戀戀不舍地把目光收回來,皆有飄飄然之感。
    圣王的貼身侍女,平日里可是高高在上,連正眼都不會多瞧他們一下,想不到紫月今日會對他二人如此熱情,似乎還有求歡之意,兩人的心里都是癢癢的。
    以凌夜為首的幽暗現在就在諸余山內,他們藏身于諸余山后山腰的一座山洞里,洞口不大,所在的位置也很隱秘,周圍還長滿草藤,即便有人走近都難以發覺。
    不過洞中倒是很寬敞,也非常干燥,地上鋪著厚厚的草甸,百余名黑衣人此時正坐于其中。沒有人說話,甚至連人們的喘息聲都聽不到,整個山洞寂靜得可怕。
    凌夜坐于洞口處,依靠著洞壁,閉著眼睛,似乎正在睡覺。這時候,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緩緩走到他的身邊,蹲了下來,低聲說道:“夜,我們要在這里住到什么時候?”
    聽聞他的話音,凌夜緩緩睜開眼睛,嘴角挑了挑,說道:“住不習慣?”
    “是啊,外面太吵鬧。”其實,深山老林之中和吵鬧根本粘不上邊,有的也僅僅是風聲和鳥蟲的叫聲,即便如此,對于幽暗的人而言也夠吵鬧的了,要知道他們平日里所住的地方是一點雜音都沒有如同無聲世界的幽殿,他們自小就生活在“我也不知道我們要在這里呆多久,那得看圣王的意思。”凌夜拍拍年輕人的肩膀,無奈而笑。
    “好端端的,圣王為何要把我們安置在諸余山?”另有一名三十出頭的幽暗人員充滿疑問地說道。
    “這,恐怕只有圣王才知道吧!”
    “圣王沒有告訴你?”
    “我知道的,并不比兄弟們多。”凌夜聳肩道。
    “這就奇怪了,平時圣王都會把事情向你交代清楚,這次怎么連你也什么都不知道呢!”眾人面面相覷,皆面露不解之色。
    凌夜心中又何嘗不奇怪,只是沒有表現出來罷了。他是幽暗的頭領,也是下面兄弟們的主心骨,無論到什么時候,他都得表現的比旁人冷靜和鎮定。
    “到底怎么回事,我想過不了多久,我們便自會知曉。”凌夜低聲說道。
    -網-已經更換域名為本章節由網書友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