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20

  ,
    【網.】第九百二十章
    龍丘低下頭,看看小腹處探出的劍尖,然后抬起頭來,看向對面的凌夜,顫聲問道:“你……你是為何……”
    凌夜沒有回答,回應他的是周圍的幽暗人員。【】眾人紛紛抽出佩劍,默不作聲地圍攏上前,只是一瞬間,龍丘就被淹沒在人海當中。
    只見人群里寒光閃爍,血箭不時噴射到空中,劍鋒入體的悶響聲連成一片。
    時間不長,一名幽暗人員從人群中鉆了出來,手中還提著一顆血肉模糊的斷頭,他來到凌夜近前,將血淋淋的斷頭向前一遞,說道:“夜,龍丘的腦袋在此!”
    凌夜接過斷頭,瞇縫著眼睛瞧了瞧,然后冷哼一聲,隨即把外衣脫了下來,將斷頭包裹住,系于腰間。
    他環視幽暗眾人,正色說道:“龍丘已死,我們再無回頭路可走,現在,我們得馬上離開神池。”
    殺掉龍丘,凌夜多少也有些私心。他是按照唐寅的意思回到神池做細作的,現在性命攸關之際,他的細作已經做不下去了,只能逃離神池,去找唐寅避難。
    帶上幽暗的全體弟兄,可算是一件功勞,不過在他看來,似乎還不太夠,現在加上幽明頭領龍丘的腦袋,兩個功勞合到一起,想必已夠風王接納自己的了,當然,只要風王能接納他,也就可以接納幽暗的所有人了。
    幽暗眾人齊齊應道:“夜,你下令吧,我們都跟著你走就是了!”
    “好!”凌夜點點頭,隨即快速地發號起司令。
    幽暗又不是第一次行動,凌夜也是經驗豐富的老手,他先派出十數名幽暗人員出山洞,到周圍打探,如發現附近藏有暗哨,一律鏟除。
    等先前打探的人員返回之后,他這才帶上幽暗的主力人員走出山洞,由諸余山的后山向外逃去。
    幽暗的行動很快,手法也高明,一路上無聲無息的拔掉許多暗哨,不過,還是有暗哨躲過了他們的殺戮,將幽暗外逃的消息迅速傳回到同在諸余山的幽明那里。
    此時,靈延正在幽明,坐等龍丘回來呢,聽有人來報,幽暗突然殺了龍丘,現正全力逃出禁地時,靈延以及幽明人員臉色同是大變。
    幽暗竟然把龍丘殺害,而且還要逃出禁地,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靈延愣了片刻,隨即打了個冷戰,若是讓幽暗逃進神池城內,那一切可都完了。
    想到這里,他騰的站起身形,對周圍的幽明人員大聲喝道:“絕不能放幽暗的人離開禁地,你等隨我去追!”
    說著話,他又對報信之人急聲道:“速速把這里的情況傳報給圣王,快去!”
    “是!”探子應了一聲,轉身就要走。
    “回來!”靈延沉聲道:“幽暗的人都在住在后山,現在他們要跑,也定會從后山往外逃,你立刻飛鴿傳書后山的守衛,讓他們無論如何也得把幽暗攔下來,不,不是幽暗,我們神池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幽暗,那是一群授命于風川二國秘密潛入我神池禁地、居心叵測的暗系修靈者,一旦遭遇,格殺勿論!”
    “是!靈大人!”探子再次應了一聲,風風火火地快步走了出去。
    靈延的應變能力很強,在他的調動之下,探子分頭傳出消息,一邊傳給王宮內的廣寒聽,一邊是傳給鎮守后山的禁地守衛。
    而靈延自己則臨時接掌幽明的指揮權,率領幽明上下百余人傾巢而出。
    且說以凌夜為首的幽暗人員,從半山腰的山洞一直沖到山腳下的密林當中,再往前走,便可走出諸余山地界。
    可就在這時,忽聽前方的樹林中響起一陣嗖嗖的破風聲,走在最前面的凌夜暗叫一聲不好,側頭喝道:“有埋伏,快躲——”
    他話音還未落,數十支靈箭已飛射到近前,凌夜抽出佩劍格擋,隨著叮叮當當數聲,五、六支靈箭落在他的腳下。
    再看他身后的幽暗人員,有些反應快的直接以暗影飄移閃躲開,有些則和凌夜一樣,抽出佩劍撥打箭矢。
    一輪箭雨過后,幽暗的人群里也傳出一聲慘叫,其中一人大腿中箭,靈箭的勁道之大,將他的大腿射穿,箭尖由腿后探了出來。
    “阿容!”左右的幽暗人員紛紛驚叫出聲,拉著他連連后退,另有數人箭步擋到他的前方,防止對方的第二輪箭射。
    不過,第二輪靈箭并沒有射來,隨著一陣沙沙聲響,數十名身罩靈鎧的修靈者從密林中走出來。
    為首的一位,身材高大威猛,手持鏈子錘,圓球一般的錘頭為實鐵打造而成,靈化后,上面還生出許多的尖刺,看上去格外駭人。
    這人望著對面的凌夜等人,抬手一指,喝道:“爾等大膽,竟敢闖入禁地,玷污我神池。報上名號,大爺錘下不收無名之鬼!”
    凌夜聞言差點忍不住笑了,他先沒理他,而是回頭問道:“阿容傷得怎么樣?”
    “夜,阿容傷得不輕,恐怕走不了了……”
    “那就背著他走,這次,我們不能扔下一個兄弟!”現在誰要是被留下來,那就是十死無生了。
    凌夜斬釘截鐵地說了一聲,然后方看向對面的修靈者,大聲說道:“我等乃圣王麾下的幽暗,閣下不會不知吧?”
    “幽暗?還圣王麾下?哈哈……原來近期對圣王不利的謠言皆是因你等而起,現在死到臨頭,還要嫁禍圣王,可惡至極!”
    說著話,他側頭說道:“兄弟們,現在我們碰上了敗壞圣王聲譽的罪魁禍首,絕不能放跑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人,上!”
    他們氣惱,可是幽暗的人更氣惱。他們為圣王做了那么多的事,流了那么多的血汗,現在倒好,他們在神池的存在被抹得一干二凈,好像神池內壓根就沒有他們這些人似的。
    對方的態度也讓幽暗眾人對廣寒聽對神池更加絕望,眾人雙目通紅,齊齊吶喊一聲,持劍迎了上去,與對面的修靈者們戰到一處。
    這些修靈者皆為禁地的守衛,論靈武,個個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別看幽暗人多,但想戰下他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為首的那名修靈者未找旁人,直奔凌夜而去,沖到凌夜近前后,將手中的靈錘輪圓了,對準凌夜的腦袋惡狠狠砸了下去。
    凌夜倒也強硬,身為幽暗的頭領,他又怕過誰?他未躲未閃,橫起手中的佩劍硬接對方的重擊,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巨響,那名修靈者的重錘結結實實地砸在凌夜的佩劍上,一時間,空中仿佛飄下片片的雪花,再看凌夜手中的靈劍,被砸了個粉碎,而凌夜自己則像發射出去的炮彈,身形向后倒飛出去。
    嘭!倒飛的身形撞到樹干上,隨著咔嚓一聲脆響,一人多粗的樹干竟被他硬生生撞斷,他人也反彈落地。
    這就是鎮守后山守衛頭領全力一擊的威力。真可謂是單膀一晃千斤力,雙膀一晃力無窮,如同山神顯靈一般。
    “嘿嘿!”一擊把凌夜震飛,并把他的靈劍震碎,守衛頭領怪笑一聲,提著鏈子錘又向倒地不起的凌夜沖了過去。
    其實凌夜并沒有受傷,被震得有些頭暈倒是真的,他也沒想到對方的力氣會這么大,簡直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
    他趴在地上喘息著,同時側耳聆聽著對方沉重的腳步聲,感覺對方已快到自己近前,他的手在后腰上快速的一摸,一把圓盤般的輪刀出現在他的掌中。
    他信手向外一揮,輪刀脫手而出,發著嘶嘶的尖叫,幾乎是貼著地面向對方的腳踝射去。
    守衛頭領一怔,下意識地穩住身形,并抬起腿來,想把貼地飛來的輪刀踩在腳下,可是,他的腳還未來得及踩下去,輪刀突然改變方向,向上斜射,直切他的下顎。
    這突如其來的變態可把他嚇得不輕,他本能反應的將靈錘向外一揮,同時驚叫道:“什么鬼東西!”他這輩子還從未見過如此怪狀的武器。
    當啷!由下而上斜飛過來的輪刀被靈錘擋開,本以為這樣就已經防住了凌夜發出的暗器,可哪里想到,被彈飛出去的輪刀又由半空中反折回來,這次是射向他的脖頸。
    暗叫一聲好厲害好詭異的暗器!守衛頭領不敢大意,使出全力,再次把輪刀撞飛出去。
    這回他不等輪刀再飛回,三步并成兩步,竄到凌夜近前,提腿一腳,向他的腦袋重重踩了下去。
    “老子先要你的命,看你還怎么耍花樣!”
    本是趴在地上的凌夜突然向旁一翻滾,避開對方的一腳,緊接著,身子從地上竄起,仿佛靈猴一般跳到守衛頭領近前,雙拳齊出,猛擊他的胸口。
    守衛頭領也不避讓,迎著凌夜的拳頭反出兩拳,想與他來個硬碰硬。知他力大,凌夜不與他力拼,身形提溜一轉,繞到守衛頭領的背后,立掌為刀,猛插他的后心。
    “哼!”守衛頭領冷笑出聲,頭也沒回,下面向后反蹬一腳,狠踢凌夜的*,如果凌夜不躲閃,就算他的手刀能插中對方的后心,他的*也得被對方踢碎。
    凌夜仍不與對方硬碰硬,再次轉動身形,由又守衛首領的身后轉回到他身前。本章節由網書友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