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921

  ,
    第九百二十一章
    “鼠輩去死!”守衛頭領伸出大手,抓向凌夜的脖子。【】哪知凌夜的身形太快、太靈活,由他的腋下又鉆了過去,繞到他的背后。
    守衛頭領被凌夜這種繞來繞去的打法氣得哇哇怪叫,半轉回身,想繼續伸手去抓凌夜,可是,他的胳膊卻沒能伸出去。
    直到此時他才猛然發現,自己的身子不知何時已被纏繞兩圈鎖鏈,將他的兩只胳膊死死鎖住。
    “啊——”守衛頭領驚叫出聲,可是這時候他再想掙脫開鎖鏈,已然來不及了。毫無預兆,凌夜拉著鎖鏈的掌心里突然燒著黑色的火焰,黑火順著鎖鏈一直燒到守衛頭領的身上。
    黑火蔓延的速度太快,只是眨眼的工夫,守衛頭領的周身上下已皆被黑色的火焰所覆蓋。
    “黑暗之火?暗系內宗修靈者?”
    守衛頭領大驚失色,不過,在黑暗之火的焚燒之下,他周身的靈鎧迅速地開始由固態變為氣態,化為絲絲的靈氣,很快,他渾身的靈鎧皆被燒化,黑暗之火直接燒到他的肉身。
    “哎呀——”守衛頭領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大量的靈氣由他體內源源不斷地散發出來,龐大的身軀撲通一聲撲倒在地。
    正所謂咬人的狗不叫,與他對戰當中,凌夜一直處于被動,可是他一個反擊,便取了對方的性命。
    吸干空中靈氣的同時,凌夜猛的一收手臂,隨著鎖鏈的嘩啦聲,尸體被鎖鏈硬生生的切斷成兩截。沒有鮮血噴灑滿地的觸目驚心,尸體內的血液仿佛全被抽干了似的。
    守衛的頭領被凌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殺,這令幽暗眾人士氣大振。人們齊聲吶喊,紛紛收起佩劍,亮出輪刀,一時間,輪刀在空中上下翻飛,來回穿梭,不時有守衛中招倒地。時間不長,在幽暗人員的猛攻之下,后山守衛開始抵擋不住,丟下十數具尸體,其余人等紛紛向密林深處撤逃。
    看到后山的守衛全部撤走,凌夜長吁口氣,他對周圍眾人急聲說道:“帶上受傷的兄弟,趕快走!”現在他們逃離神池的事情已經暴露,片刻都耽擱不得。
    “是!”幽暗眾人齊齊答應一聲,背上受傷人員,跟隨凌夜,繼續向山外急行。
    不過他們走出沒多遠,就聽后方有人大叫道:“神池禁地可不是你等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隨著嘹亮的話音,只見靈延率領著人數眾多的幽明人員從后面追了上來。
    論個人的修為,幽明只在幽暗之上,絕不在幽暗之下,現在幽明已然追趕上來,再想擺脫他們,可不那么容易。有人快步沖到凌夜身旁,急聲說道:“夜,是幽明的人追上來了!”
    “幽明?來的好快啊……”凌夜吸了口氣。平日里,和幽暗接觸最多的就是幽明,對幽明的實力,凌夜也再了解不過。他皺起眉頭,問道:“帶隊的是何人?”
    “是靈延!”那名幽暗人員低聲說道。
    “是他!”凌夜收住腳步,沉吟片刻,轉回身形,分開己方眾人,從人群里快步走出來。
    他剛出人群,靈延便縱身竄到他的近前,與此同時,跟上的幽明人員呈扇形散開,向幽暗眾人緩緩圍攏。
    “靈延,你我二人平日里一向河水不犯井水,這一次,我也不想與你動手,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凌夜凝視著靈延,沉聲說道。
    “哈哈——”靈延仰面大笑,搖頭說道:“凌夜,你等背叛神池,背叛圣王,真的認為自己還能逃得掉嗎?放下武器,散掉靈氣,投降吧,圣王或許還能網開一面,饒你們不死。”
    凌夜聞言也笑了,反問道:“你可知我們為何要殺龍丘?”
    聽聞他的話,周圍幽明眾人臉色同是一變,一個個目露兇光,身上皆散發出濃烈的殺氣。靈延沒有接話,只是瞇縫著眼睛冷冷凝視著他。
    “你和龍丘奉圣王之命,欲設宴毒殺我等的事,龍丘都已經說了,你現在還要告訴我圣王會給我等一條活路嗎?”凌夜厲聲質問道。
    呦!龍丘竟然把此事都說了,他死了倒也算他活該!靈延揚起頭來,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沒錯,圣王是要除掉你們,但這也不能怪圣王,要怪,就怪你們是暗系修靈者,見不得光的,現在暴露,圣王要除掉你們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如果你們還忠于圣王,就應該體諒圣王的難處,自行了斷,為圣王分憂解難!”
    凌夜怒火中燒,雙目都快噴出火光,他不由自主地跨前一步,厲聲喝道:“我等是人,不是牲畜……”
    不等他說完,靈延擺手打斷道:“暗系修靈者和牲畜又有何區別?你等能茍且偷生到今日,已是深受圣王的恩澤,現在受形勢所迫,圣王要把你等的性命收回去,又何錯之有?”
    凌夜不再說話,他已無話可說,原來在神池人的眼中,暗系修靈者是如此的不堪,簡直連畜生的不如。
    他緩緩抬起手中的輪刀,幽幽說道:“誰生誰死,我們也只能在戰場上見分曉了。”
    靈延笑呵呵地問道:“你想與我動手?”說著話,他又搖了搖頭,嘟囔道:“愚蠢之人,往往都有不自量力的毛病,也罷,既然你要求死,我靈延就成全你!”
    他緩緩抽出肋下的佩劍,倒提在手中,向身后一背,傲然道:“凌夜,你出招吧!”
    對于靈延,凌夜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他是圣王手下的密探頭領,專司負責打探情報,在神池,屬最神秘的人物之一。
    凌夜和他時常碰面,幽暗每次執行任務的時候,情報大多都是從靈延那里得到的,但他從來沒見過靈延與人動手,他的靈武究竟如何,凌夜知道的還真不多。
    他深吸口氣,向背后的幽暗眾人揮了揮手,示意他們統統后退,讓開場地。幽暗眾人會意,人們緩緩后撤。
    毫無預兆,凌夜猛然大喝一聲,手中的輪刀脫手而出,直取靈延的脖頸。后者站起原地,動也沒等,只是等輪刀飛到他近前,距離他的脖頸只有三寸的時候,背于身后的靈劍才突然揮出,就聽當啷一聲脆響,輪刀被彈飛出去好遠,受到鎖鏈的拉力,連凌夜的身形都為之一踉蹌。
    呀,靈延好高深的修為!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只接觸一招,凌夜已能判斷出來,靈延的修為絕對要在自己之上。
    他才剛剛穩住身形,還沒來得及控制輪刀繼續攻向靈延,后者業已箭步來到他的近前,手中的靈劍向前連刺,一口氣,攻出一十三劍。
    靈延的出招太快,冷眼看去,好像他長了十三條手臂,拿著十三把靈劍,同時向凌夜周身刺去似的。
    暗叫一聲厲害,凌夜哪敢大意,抽身而退,跳躍之間,足足退出三米開外,與此同時,控制著輪刀回切靈延的腦后。
    靈延的背后好像長了眼睛,頭都沒回,將靈劍向后一背,就聽當啷一聲,襲向他后腦的輪刀正切在靈劍上,火星濺起多高,輪刀又再一次被彈開。
    看出凌夜身手敏捷,想用招式勝他不太容易,靈延眼中精光閃爍,手中的靈劍乍現出光芒,靈亂極被他施放出去。
    漫天的靈刃呼嘯著刮向凌夜,后者反應也快,控制靈刀在空中旋轉一圈,掛住一支樹干,緊接著,凌夜的身形騰空而起,快如閃電般竄上高高的樹干,將靈亂極的靈刃全部避開。
    靈延冷笑出聲,連氣都沒換一口,立刻又向上施放出靈亂極,繼續擊向凌夜。
    凌夜身子向后一仰,從樹干上直挺挺地落下來,就聽場上響起一陣脆響聲,老樹的半邊枝干都被密集的靈刃絞碎,漫天的殘枝亂葉紛紛散落下來。
    “我看你還能躲到什么時候!”靈延片刻都不停頓,又一次對準凌夜施放靈亂極。
    他的修為太深厚,靈亂極這種頂級技能像普通的招式一般被他隨意的連續施放,毫不給凌夜喘息之機。
    如此難纏的光明系修靈者,凌夜也是首次遇到,感覺再這么被動挨打下去,自己早晚要傷到對方的手上。
    想到這里,他把心一橫,手中的輪刀突然射出刺人眼目的精光,緊接著,巨大的幻象在他頭頂上方幻化而生。
    這巨大的幻象足靈亂極的靈刃沒有打中凌夜,全部被幻象擋了下來,它速度不減,仍是向對面的靈延飛撲過去。
    “幽魂血刃狂暴!雕蟲小技,也敢拿出來獻丑?!”說話之間,靈延將手中的靈劍高高舉起,隨著霞光萬道的乍現,他也完成兵之靈變,而后,將靈劍凌空虛斬下去。
    嗡!靈劍下落,發出令人胸口發悶的悶響聲,同一時間,巨大的靈劍由空中幻化出來,直直落下,砸向凌夜幻化出來的幻象。
    當啷!咔嚓!
    靈劍結結實實地砸在幻象身上,那巨大又令人不寒而栗的幻影竟被靈劍連人帶刀的劈成兩半,而后,幻象的身影漸漸變虛,最后消散無形。
    幽魂血刃狂暴竟被一擊打散,別說在場的幽暗眾人都傻眼了,就連凌夜也驚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是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