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22

  ,
    【網.】第九百二十二章
    一擊打碎凌夜的幽魂血刃狂暴,靈延手中靈劍的光芒也漸漸散去。他低頭看著手中劍,似笑非笑地說道:“像你我這種出身平凡的人卻能在圣王身邊做事,深得圣王的重用和信任,靠的是什么?實力和忠心。凌夜,以前,你雖然沒什么實力,但好在還有一顆忠心,現在,你卻連忠心都沒有了,圣王留你還有何用?今日,你若自行了斷倒也落得個痛快,若是和你的人想繼續頑抗下去,你們最終只會死得很慘,甚至可能還會生不如死。”
    聽聞他的話,幽暗眾人一同流出冷汗,腳下也不由自主地齊齊后退一步。
    旁人或許不知道圣王折磨人的手段,但幽暗的人可都了解,而且他們也曾遵照廣寒聽的命令讓很多人都生不如死。
    凌夜凝視著靈延,過了許久,他猛然大喝一聲:“撤!”
    他的命令讓幽暗眾人身子同是一震,緊接著,眾人紛紛掉轉身形,向樹林深處跑去。凌夜沒有像其他人跑的那么快,而是緊緊盯著靈延,緩緩后退。
    靈延哼笑出聲,說道:“今天,你們幽暗的人一個都別想跑掉,包括你凌夜在內!”說話間,他向前一揮手臂,喝道:“追!絕不能放跑一人!”
    說話間,靈延率先向凌夜沖了過去,人未到,靈壓先至,想把凌夜困于自己的靈壓之內,限制住他的暗影飄移。
    不過凌夜也是早有準備,趁著對方靈壓迎面撲來的一瞬間,他借助靈壓的沖力,全力向后飛躍,人還在空中,輪刀向外揮出,飛旋的輪刀劃開靈延的靈壓,直擊他的面門。
    靈延立劍格擋,哪知輪刀要接觸他靈劍的一瞬間,突然下沉,改襲他的小腹。
    好狡詐的暗系修靈者!靈延大喝一聲,縱身躍起,與此同時,又凌空向凌夜虛斬數劍。唰、唰、唰!三道靈波隨著他的揮劍激射而出,分襲凌夜的上、中、下三路。
    凌夜深吸口氣,施展暗影飄移,只見他身形一虛,再現身時,人已在數丈開外的樹梢上。
    而后,凌夜不再和靈延纏斗,人在樹梢之間連續跳躍,幾乎是足不粘地的消失的茂密的叢林中。
    “我看你能逃到何地!”
    靈延氣得大叫一聲,隨后窮追不舍。暗系修靈者在林中穿行有很大的優勢,可幽明的人也不白給,依仗深厚的修為,緊緊追著幽暗不放,雙方時不時的還發生短暫的交手。
    以凌夜為首的幽暗人員一路向北逃竄,可惜的是,他們的逃亡之路并不太平,除了背后一直跟隨的幽明外,前方還時不時的有人堵截,幽暗邊打邊撤,其人員也不時的出現死傷。
    同一時間,幽暗叛逃的消息也傳回到王宮之內。
    廣寒聽聽聞此事后,亦被驚出一身的冷汗。如果幽暗逃進神池城內,被長老們接觸到,尤其是與高歌交好的那些長老,那自己在神池的基業可就全都毀了。
    但是此事他又不好親自出面處理,如果他表現得太緊張,反而容易引人懷疑。他思前想后,最終派人去請聶震。在他看來,由聶震去處理此事是再好不過的了。
    首先聶震聽話,其次,聶震身為大長老,能耐自不用多說,對付凌夜那些暗系修靈者綽綽有余。
    很快,聶震趕到王宮。見到廣寒聽后,他快步上前,拱手施禮,說道:“微臣參見圣王!”
    “聶長老聽說了嗎,諸余山禁地混入了風國派來的暗系修靈者,現已被看守禁地的守衛察覺,正在發生激戰。”廣寒聽慢條斯理地說道。
    聶震聽聞臉色頓是一變,風國派出的暗系修靈者竟然潛入了諸余山禁地,這太不可思議了,他們是怎么進去的?再者說,諸余山又不是什么要地,只是圣王閉關修煉的地方,風人冒這么大的風險潛入又能有什么意義?
    他搖頭說道:“微臣還不知此事。”
    廣寒聽淡然說道:“這些風國的暗系修靈者十分厲害,本王擔心禁地守衛對付不了他們,聶長老,你代本王走一趟吧,務必要把這些膽大妄為的暗系修靈者統統消滅,一個不留,明白嗎?”
    “是!微臣這就去諸余山!”
    “等一下!”廣寒聽雙手扶住桌案,緩緩站起身形,侍侯左右的碧菡四女急忙上前攙扶,廣寒聽擺擺手,讓她們退開,而后走下臺階,來到聶震近前,含笑看著他,意味深長地柔聲說道:“等你見到那些暗系修靈者后,不必多說廢話,速戰速決就是了。要知道暗系修靈者狡猾多端,極善于蠱惑人心,聽他們的話聽多了,對聶長老沒有好處,高長老的前車之鑒,聶長老可要多加注意啊!”
    聶震身子一顫,急忙躬身說道:“圣王提醒的極是,微臣記住了,等微臣碰到那些暗系修靈者后,定將他們的人頭帶回獻于圣王!”
    “很好,聶長老這么說,本王也就放心了,快去吧,記住,不能放跑一人!”
    “是!微臣這就動身。”說完話,聶震站起原地沒有動,面有難色,欲言又止。見狀,廣寒聽樂了,說道:“聶長老還有話要問本王?”
    “這……微臣有一事不明,還請圣王賜教。”
    “你說吧。”
    “既然是風國派出的暗系修靈者,那么一定是風國的暗箭,只是……他們為何要潛入諸余山禁地呢?”
    廣寒聽愣了愣,隨即一笑,說道:“諸余山禁地在我們看來沒有什么,但對神池以外的人而言,那里可有無數的無價之寶!”
    “哦?圣王的意思是……”
    “。”廣寒聽淡然說道。
    聶震眨眨眼睛,而后恍然大悟地應了一聲,再次拱手說道:“微臣明白了,圣王放心,禁地內的東西,微臣斷然不會讓其落入外人之手。”
    廣寒聽滿意地點點頭,說道:“如果神池的長老們都能像聶長老這么忠心耿耿、盡職盡責,我神池又何至于落到今日這般田地。好了,聶長老快去吧!”
    “是!圣王,微臣先告退!”聶震躬身后退兩步,接著,轉身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看著聶震離去的背影,廣寒聽微微瞇縫起眼睛,同時緩緩抬起手來。碧菡四女急忙快步上前,齊聲問道:“圣王有何吩咐?”
    廣寒聽回頭環視她們一眼,慢悠悠地問道:“說起來此事也真是奇怪,凌夜又是怎么知道本王設宴是要下毒殺他們?”說話時,他凌厲的目光在四女身上掃來掃去。
    碧菡、白凡、飛蓮、紫月四女互相看了看,最終,還是碧菡開口說道:“圣王,報信之人不是說,是……是龍丘龍大人向凌夜透露出的此事嗎?”
    “然后他又被凌夜所殺?”廣寒聽仰面而笑,幽幽說道:“本王麾下,會養此等的蠢材嗎?龍丘是如此愚笨之人嗎?”
    “那……圣王的意思是……”
    “本王懷疑,是有人事先向幽暗透漏了風聲,所以幽暗早已有所警覺,當龍丘去找他們通知此事時,才引起他們的殺心!”廣寒聽兩眼直視著碧菡。
    碧菡怔了片刻才猛然領會廣寒聽的意思,她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坐在地,連聲說道:“婢女不敢,圣王,婢女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私通幽暗,還請圣王明察!”
    她的話,也讓白凡、飛蓮、紫月三女身形一顫,緊接著,也一同跪了下來,齊聲說道:“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也絕非婢女所為,請圣王明察秋毫!”
    廣寒聽冷冷凝視著四女,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方擺手說道:“本王亦只是隨口一說,你們都先起來吧!”如果不是事情太詭異,廣寒聽也不會懷疑到自己身邊的這四名侍女頭上。
    一直以來,她們都是他最信得過的人,在她們面前,他也沒什么秘密可言,當然,也正因為這樣,一旦她們當中出現叛徒,那才是最可怕的。
    “碧菡留下,你們三人隨聶長老一同去趟諸余山,不必與幽暗的人動手,你們只需盯緊聶長老就好。”廣寒聽淡然地說道。
    “是!圣王!”四女紛紛從地上再起身形,白凡、飛蓮和紫月快步離去。
    等她們走后,廣寒聽看向碧菡,疑問道:“碧菡,最近白凡、飛蓮、紫月這三個丫頭可有異樣之處?”
    碧廣寒聽笑了,把碧菡拉起來,說道:“你們的忠心,本王當然了解,只是,人心很容易生變,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嘛!你們四人當中,本王最信任的就是你,以后,你要替本王多留意她們的舉動,一有反常,馬上報于本王,可好?”
    碧菡沒有應話,只是默默地點點頭。
    且說白凡三人,出了大殿后,正要往外走,紫月突然低聲驚呼,急聲說道:“白姐、蓮姐,我得先回房一趟!”
    “怎么了?”白凡和飛蓮皺著眉頭問道。
    紫月玉面一紅,輕聲說道:“月事。”
    白凡和飛蓮立刻明白了,前者翻了翻白眼,不耐煩地說道:“你快一點!若誤了事,我們可要跟你一并受罰的!”
    -網-已經更換域名為本章節由網書友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