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924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唐寅本身就是暗系內宗修靈者,自然是再清楚不過暗系內宗修靈者的破壞力有多大。.==由網友上傳==////對凌夜,他只有兩個手段可用,要么收為己用,讓他死心塌地的為自己做事,要么,殺掉他。
    他們三人離開風營,秘密潛入神池去救援幽暗,程錦和樂天等人不敢隱瞞,立刻分頭派人去通知各軍的軍團長。
    沒過多久,平原軍主帥蕭慕青、三水軍主帥梁啟、直屬軍主帥舞英以及飛羽軍主帥青羽相繼趕到中軍帳。
    蕭慕青來到后,看到程錦等人,立刻質問道:“你們怎能讓大王只身潛入神池,怎么不攔阻大王?再者說,幽暗是個什么東西,凌夜又是何人?”
    程錦、樂天等人低垂著頭,皆未語言,后還是尹蘭低聲說道:“回稟蕭將軍,幽暗和凌夜的事一時間也解釋不清楚,總之是對付廣玄靈很重要的人。大王執意要去,我等……想攔也攔不住,大王的脾氣蕭將軍也應該很清楚,而且,大王并不是一個人去的,還有帶皇甫長老和金長老……”
    “大王走了多久了?”看蕭慕青急得臉紅脖粗,梁啟拍下他的胳膊,示意他先不必慌張。
    “有……一個時辰左右。”
    “諸余山又位于神池何處?”青羽接話問道。
    “在這!”尹蘭走到地圖前,伸手指了指諸余山的所在方位。
    蕭慕青看罷,火氣又冒了上來,厲聲說道:“那可是位于神池腹地,就算大王身邊有兩名神池的長老,你們就敢保證你二人一定能保護得好大王嗎?你們敢保證他二人不會突然生變,擒下大王向廣玄靈去邀功嗎?”
    在他的連番質問下,程錦、樂天、尹蘭等人的臉sè加難看。本來他們就已經夠擔心的了,再被蕭慕青這么一念叨,眾人的心都從嗓眼里蹦出來。
    程錦上前兩步,拱手問道:“蕭將軍,那……現在依你之見呢?派人追回大王?”
    “晚了!大王都出去一個多時辰了,若要生變,現在去阻止還來得及嗎?”蕭慕青瞪了程錦一眼,側頭喝道:“來人!”
    隨著他的話音,從外面走進來一名平原軍護衛,hā手施禮,說道:“將軍有何吩咐?”
    “傳我將令,大軍起程,即刻ǐ進神池!”蕭慕青沉聲說道。
    在場眾人臉sè同是一變,程錦急忙攔阻道:“等一等!”叫住那名平原軍護衛,他對蕭慕青急聲說道:“大王可沒有下令進軍神池啊,蕭將軍你是要善作主張?”
    一旁的梁啟和青羽則眼睛同是一亮,異口同聲道:“蕭將軍的決定沒錯,現在我軍正應該ǐ入神池!”
    程錦看看蕭慕青,再瞧瞧梁啟和青羽,有些糊涂了。如果說蕭慕青急的昏了頭腦,那也就罷了,怎么連梁啟和青羽也一塊和他昏了頭呢!
    青羽一笑,兩眼放光地看著蕭慕青,說道:“現在要助大王一臂之力,大軍ǐ入神池就是好的辦法,如此一來,可把神池的注意力吸引到我方大軍身上,亦可為大王創造許多的便利。”
    “沒錯,神池的人數就那么多,只是我們這邊能多吸引一些神池人,大王那邊就會少一些壓力!”梁啟大點其頭。
    對于蕭慕青的機智和應變能力,梁啟和青羽也是打心眼里佩服,平原軍能成為風國的頭號軍團,又豈是靠單純的勇猛所取得的?
    聽完他二人的解釋,程錦這領會蕭慕青的意思,他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隨即向蕭慕青拱手道:“蕭將軍誤怪,是末將誤會了!”
    “少說廢話,立刻進軍神池!”蕭慕青向手下的護衛甩頭,讓其趕去傳他的將令。與此同時,梁啟、青羽、舞英也紛紛叫來自己的親兵副將,傳令手下,揮師進入神池。
    將令傳達下去后,風營內一時間就如同炸了鍋似的,人喊馬嘶,隨著各處營打開,平原軍、三水軍、飛羽軍、直屬軍的將士們開始源源不斷地涌入軍營,向神池境內進發。
    風營這邊出現異動,川營那邊也得到了消息。剛剛吃過晚膳的肖軒正在寢帳里來回散步,突然聽聞手下軍兵來報,稱風國的四個軍團同在調兵遣將,ǐ入神池境內。
    肖軒聽后身軀頓是一震,風國出兵了?怎么都沒和自己打聲招呼?風軍這究竟是yù意何為啊?他急忙派人去往風營,詢問究竟是怎么個情況,另外,他又讓人召集軍中眾將,趕到中軍帳議事。
    川國的傳令兵騎著馬如走馬燈似的不斷進入風營,而后又不斷的從風營返回。他們所帶來的消息都差不多,并沒有見到風王,現在指揮風軍的是平原軍主帥蕭慕青。
    肖軒皺著眉頭,看著下面的一干川將,疑問道:“風軍突然ǐ入神池,究竟是所為何故啊?”
    “依末將來看,十之**是今日圣王用替身赴約之時惹腦了風人,風人也只是虛張聲勢罷了,真要與神池決一死戰的話,必然會通知我軍,一同出兵……”
    一名川將言之鑿鑿地分析道,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外面有人高呼道:“報——”
    隨著話音,一名川兵跑了進來,氣喘吁吁地說道:“報大王,風國平原軍的第一、第二、第三兵團皆已進入神池,余下的七個兵團業已整裝待發!”
    “報——”又有傳令兵跑了進來,急聲說道:“稟報大王,風國三水軍的第一兵團以于古松嶺一帶攻入神池地界!”
    “報——”
    先前派出的傳令兵一個接著一個的返回,帶回的消息都一樣,全是風國各軍各兵團進入神池的消息。
    肖軒聽得膛目結舌,好半晌他回過神來,環視下面的諸將,疑問道:“現在,你們還認為風人是在虛張聲勢嗎?”
    “這……”川將們面面相覷,眉頭皆擰成個疙瘩。
    如果說風軍只出動一兩個兵團,那或許是為了嚇唬嚇唬神池,可是現在,風軍的四個軍團齊動,又由各個不同的要點攻入神池,這哪還是什么虛張聲勢,這已經是實攻神池了。
    “沒道理,這沒道理啊……”剛說話的那名川將滿臉莫名地連連搖頭,喃喃說道:“風人要強攻神池,怎能不通知我方呢?難道風人是想單干?這實在沒道理啊!”
    肖軒瞪了他一眼,隨即ǐ身站起,正sè說道:“既然風國已經出兵神池,我軍也不能落于人后,傳孤令,我軍亦協同風軍,出擊神池!”
    “末將遵命!”肖軒發話,下面的眾將齊齊hā手施禮,領命而去。
    風軍的出兵只是為了牽制神池,將神池的人盡可能的吸引到邊境這邊來,好為唐寅營救幽暗的行動創造便利,可是風軍的異動所引發的直接的連鎖效應就是引得川軍一并出兵,而且川軍的出兵可不是為了牽制誰,而是實打實的真攻。
    風川兩軍共同發兵,分從南北,雙雙攻入神池境內,消息很也傳進了神池城的王宮里。
    現在,廣寒聽還在等待消滅幽暗的消息呢,可沒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風川聯軍會突然發難,大舉來攻。
    聽前方傳報,兩軍都出動了大部分的兵力,來勢洶洶,頗有氣吞山河之勢,看起來像是要一鼓作氣拿下神池,廣寒聽的心可是一下提到了嗓眼,他在王宮里也坐不住了,立刻令人趕召集神池的眾長老前來王宮緊急議事。
    讓廣寒聽去與人單條決斗可以,讓他使個yī謀詭計也可以,但是現在要面對數以萬計的正規軍軍團,他也是慌了手腳,不知該如何應對。
    等眾長老都到齊后,廣寒聽將前方傳回的緊急軍情拿出,jā于眾長老傳閱,同時問道:“諸位長老,現在風川聯軍大舉入侵我神池,不知列位有何良策可破敵?”
    一干長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未言語。當神池鼎盛之時,要破風川聯軍,還何需用旁人出手,只五位大長老攜下弟足矣,可現在呢,五位大長老僅僅剩下聶震和東方夜懷兩人,而聶震又被圣王派去剿殺什么hú入神池的暗系修靈者,東方夜懷又告病未來,這下倒好,五位大長老一個都未到。
    見眾人皆沉默不語,廣寒聽猛的一拍桌案,問道:“平日里,你們一個個皆能言善道,現在怎么都不說話了?神池危難之際,你等也都變成了啞巴不成?”
    眾人被廣寒聽訓斥得臉sè一陣紅,一陣白,好不尷尬。這時候,戴興站起來拱手說道:“圣王,以目前的局勢,要破風川聯軍,只能由圣王親自前往了。”
    “哦?”廣寒聽瞇縫著眼睛,凝視戴興。
    戴興正sè說道:“其實川軍不足為慮。川軍的戰力主要是倚仗大型的輜重,而我神池境內多溝壑山嶺,大型輜重難以搬運,至少在短時間內難以派上用場,所以,大王只需集中jī力,對付入侵的風軍就好。川軍那派,只派些許長老及其徒弟足可抵抗一段時間。”
    vd/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