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26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山林之中,凌夜與數十名幽暗人員躲藏在一處洼地。【】眾人趴伏在草叢之中,連大氣都不敢喘。過了許久,見沒有人追上來,眾人這才長出口氣。
    一名青年蹭到凌夜身邊,低聲問道:“夜,你的傷怎么樣?”
    凌夜的臉色略顯蒼白,額頭布滿著虛汗,他緩緩搖了搖頭,說道:“沒事。”
    “夜!”另有一名大漢爬了過來,說道:“我們從后山這邊跑不出去了,實在不行,就只能從前山那邊跑了。”
    凌夜沉思片刻,搖頭說道:“不行,前山的山林太稀松,我們更無躲藏之地,要跑,就只能從后山這邊跑!”
    大漢皺著眉頭說道:“可是……我們已經傷亡了很多兄弟,現在連大長老聶震也到了……”
    這也正是最讓凌夜深感頭疼的地方,如果換成旁人那倒也好說,而來人偏偏是聶震,神池內最頂級的木系修靈者。在山林之中,聶震的靈武也可以發揮到極至。
    凌夜目光幽深地喃喃說道:“實在不行,我們只能化整為零,分頭突圍,能跑多少算多少……”
    他話音還未落,耳輪中突然響起嘹亮的大笑聲。“本座可以告訴你們一句實話,今晚,你們誰都別想逃出諸余山!”
    聽聞話音,凌夜等人身軀同是一震,眾人紛紛抬頭向四周張望,尋找說話之人,可是洼地的周圍靜悄悄、空蕩蕩,哪里有半條人影?
    凌夜咬著牙艱難地從地上站起,一只手下意識地捂住小腹的傷口處,大聲喝問道:“究竟何人在裝神弄鬼,站出來說話!”
    “哈哈——”空中再次響起大笑聲,笑音時遠時近,時東時西,飄忽不定,即像近在咫尺,又像遠在天邊。
    正當凌夜瞇縫著眼睛到處巡視的時候,身邊的一名幽暗人員大叫道:“在哪!”
    順著那人手指,凌夜舉目望去,只見一名須發皆白、身穿青衣的老者由樹林之中緩緩走出來。
    他的身法異常輕盈,走路時動作的幅度不大,一步跨出,卻足有兩三米遠,整個人就如同是在草叢上飄行。
    看清楚來人的模樣,凌夜臉色也為之一變,驚道:“聶震!”
    “不錯,爾等竟然還知道本座的名字。”
    老者輕飄飄地走到洼地的邊緣,站定,目光下垂,俯視著身在洼地之中的幽暗眾人,嘴角揚起,幽幽說道:“爾等好大的膽子,竟敢擅闖禁地,真當我神池無人了嗎?”
    “聶長老,我等并非擅闖禁地,之所以會在此地,是被圣王安置于……”凌夜正色說道。
    “哈哈——”不等他把話說完,聶震仰面大笑,連連點頭,說道:“圣王所言果然沒錯,爾等暗系修靈者狡猾多端,能言善辯,死到臨頭還不忘挑撥離間,今晚,本座要帶爾等的腦袋回去給圣王一個交代!”
    幽暗眾人無不暗暗搖頭,其中一人怒火中燒,對凌夜厲聲說道:“夜,沒什么好說的了,現在無論我們說什么他們都不會相信,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與他拼了!”
    說話之間,這人手持輪刀,咆哮著向聶震沖了過去。
    “高翔,不可沖動……”凌夜想攔住他,可惜還是慢了一步,只見那名幽暗人員身形如電般沖向聶震,人未到,輪刀先至,掛著刺耳的哨音,在空中打著旋襲向聶震。
    聶震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只是等輪刀飛至近前,他才將手中劍向上抬了抬。
    當啷!輪刀正擊在他的佩劍上,受反彈之力,向外斜飛出好遠,而這時,那名幽暗人員距離聶震已只剩十步之遙。
    只見聶震動作輕緩地抬手按住身旁的樹干,也沒見他有什么動作,由樹干到枝葉竟然一同閃現出流光異彩,那名幽暗人員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樹上的葉子紛紛散落下來。
    此時的場景煞是迷人,散落下來的葉子都閃爍著晶亮的光點,漫天飛舞,真仿佛無數的繁星墜落人間似的。
    可是,幽暗的人無暇欣賞,凌夜恍然意識到什么,眼睛猛然瞪大,叫道:“高翔,小心——”
    不過他的提醒還是晚了一步。空中像是突然掛起一股勁風,飄落的葉片一同向那名幽暗人員刮了過去。那人目光中流露出詫異之色,本能的意識到危險的臨近,他下意識地倒退半步,與此同時,周身上下散出黑色的霧氣,想以暗影飄移閃躲開,可惜,在濃重的靈壓下他的暗影飄移未能用出,而此時葉片已飛到他的近前。
    原本柔軟的葉片現在卻變得硬如鋼片,齊齊射在他的身上,耳輪中就聽一陣咔咔的脆響聲,可憐這名幽暗人員,連點還手之力都沒做出來,渾身上下的靈鎧皆被葉片擊碎,葉子深深釘入他的身上,每一片都深可極骨,再看他,人站在那里,身上卻像長滿了樹葉似的,變成了樹人,綠蔥蔥的一團。
    撲通!那人先是跪坐在地,緊接著,身子直挺挺地向一旁翻倒,沒有叫聲,也沒有任何的掙扎,當場斃命。
    “高翔!”眼睜睜看著一名兄弟死于聶震手上,而且還死得如此之慘,凌夜和幽暗眾人的雙目充血,又有三名幽暗人員大喝一聲,掄刀沖向聶震。
    “飛蛾撲火!”聶震冷笑出聲,他仍是動也不動地站起原地,可是以他為中心,周圍地面的草叢開始閃現出光點,而且閃現光點的草叢在迅速的向外擴散,面積越來越大,越來越廣,等那三名幽暗人員沖進閃現光點的草叢中時,地面的草藤像是一下子變成了活物,將他們的雙腳死死纏出,而且還快速地向上生長,將他們的身子纏了一圈又一圈。
    剛開始,三名幽暗人員還沒往心里去,區區的草藤他們又哪會放在眼里,認為自己只稍微用力就能掙脫開,可是等他們發力的時候才猛然發覺,這些草藤已變得異常柔韌,簡直像鋼鎖似的,自己根本掙脫不開。
    三人臉色同是一變,他們還想要輪刀切斷草藤,可是纏住他們的草藤突然縮緊,就聽撲通、撲通、撲通連續三聲悶響,三人的身軀皆被草藤拉拽到地上,三人的身影也消失在茂密的草叢中。
    此情此景,讓幽暗眾人看了都不由得為之膽寒,頂級木系修靈者的可怕此時已盡顯無遺。凌夜再也忍不住了,大叫一聲,沖了上去,打算把被困的三名同伴救出來,可到了近前他才發現,地上已根本沒有三人的身影,只剩下三團模糊的血肉,三人的身軀業已被草藤硬生生的勒成碎塊。
    “聶震——”凌夜眼珠子都紅了,沖著聶震咆哮一聲,不管不顧地向他沖了過去。
    “又來一個找死鬼!”聶震嗤笑著,故伎重演,依舊是控制草藤去纏繞凌夜。
    可是當草藤纏繞住凌夜的時候,他的周身呼的一下散發出黑色的火焰,原本亮晶晶的草藤在黑火的焚燒下,散發出絲絲的靈氣,光點迅速消散,草藤也隨之變回原形。
    想不到對方能用出黑暗之火,聶震也頗感意外,疑惑道:“呦?竟然還有暗系內宗修靈者!你該不會就是風王唐寅吧?”
    凌夜也不答話,渾身上下布滿黑暗之火,大叫著沖到凌夜近前,輪刀連斬,唰唰唰一口氣連續攻出十數刀。
    他的出手已經夠快了,但是仍快不過聶震。后者連劍都未拔,抓著劍鞘,手腕翻轉之間,將凌夜攻出的十數刀一并擋了下來。
    他笑吟吟地說道:“看來,本座得留下你這個活口了!”
    在聶震的印象中,天下間的暗系內宗修靈者只有風王唐寅一個,而且廣寒聽派他來的時候已經交代了,這些暗系修靈者皆是風國派來的,這就更讓他確認對方是唐寅沒錯。
    自己若能擒下唐寅,帶回神池城,這得是多大的功勞啊,屆時連風川聯軍都得不攻自破,自己也將成為力挽狂瀾的救世主,被永遠的記錄在神池的史冊上。
    聶震是越想越興奮,越興奮出手也越快,手中的佩劍向凌夜身上連點,恨不得一下子就把他擊倒在地。
    隨著凌夜和聶震展開激烈的交戰,幽暗人員也相繼加入戰團,眾人對聶震發起凌厲的圍攻。
    也直到這個時候,聶震才罩起靈鎧,并將手中的佩劍拔了出來,與周圍的幽暗人員戰到一處。
    凌夜和幽暗都屬最出類拔萃的暗系修靈者,可是在聶震面前,其差距之大猶如天壤之別,這正是神池大長老的可怕之處。
    聶震的為人是不怎么樣,平日里對廣寒聽阿諛奉承,背地里卻陰險毒辣,使用各種手段排除異己,十足的兩面三刀,小人行徑,但是這些并不影響他的靈武修為,能在高手如云的神池脫穎而出,成為萬里挑一的大長老,他又怎會是泛泛之輩?
    就當聶震與凌夜等人激戰正酣之時,突然之間,斜刺里又突然穿過來一道人影,與此同時,一道長長的電光劃破長空,直向聶震的腦袋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