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927

  ,
    /a
    九百二十七章
    好快!不僅來人的身法快,出劍也快,十數米的距離一閃即至,從幽暗的人群縫隙中直接穿過,一口氣沖到聶震的近前,靈劍掃向他的腦袋。【】
    聶震心頭一驚,急忙立劍招架,就聽當啷一聲刺耳的金鳴聲,火星子都漸射起好高,受其沖力,連聶震身形搖晃,不自主地倒退兩步。
    “什么人……”他脫口叫道。可是他還沒來得及去打量對方的模樣,對方的快劍又至,隨著電光閃過,劍鋒橫切到他的脖頸前。
    聶震無奈地再次立劍格擋,當啷,比剛才的金鳴聲更加響亮,聶震的身形又連退三步。
    “你……”
    對方根本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靈劍再次襲來,這回是直刺他的喉嚨。
    由于劍速太快,連聶震都感覺自己若是躲閃恐都有被刺傷的危險,仍只能立起手中劍,以劍面硬當對方的劍刺。
    當啷!聶震手中的靈劍都被刺出明顯的弧度,身形晃動,又退兩步,這回他可不給對方繼續搶攻的機會了,穩住身形后,他蓄力又向后一躍,足足竄出數米遠,這才停下身形,攏目仔細打量來人。
    來人是一席黑色的靈鎧,手中提著一把墨黑的靈劍,和凌夜等人一樣,同是暗系修靈者。隨著他快速的退開,那人也沒有再繼續搶攻,回頭對凌夜等人喝道:“你等快走!”
    旁人不知道這位突然出現的暗系修靈者是誰,但凌夜的身形卻為之一震,心中驚叫道:風王?!
    他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自己陷入絕境、被困于諸余山禁地之時,風王竟會突然出現,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還等什么?快跑啊!”來者確是唐寅沒錯,他凝視著對面的聶震,頭也不回地厲聲喝道。
    凌夜終于回過神來,心中五味俱全,也說不出來這個什么感受。
    培養己方數十年的圣王現在要致己方于死地,而與自己只有一面之緣、連交情都談不上的風王卻在為難之際冒險深入諸余山來救援自己,這份恩情他又哪能承受得起?
    他對身邊的幽暗眾人說道:“你等速速向北走!”
    “夜,那你呢?”
    “我留下擋住聶震!”
    “不行!要走我們就一切走……”
    “少廢話!再羅嗦,我們就誰都走不了了,快走!”凌夜沖著眾人厲聲叫道。幽暗眾人互相瞧瞧,而后紛紛跺了跺腳,一同向北面的密林中跑去。
    等他們走后,凌夜深吸口氣,大步流星地走到唐寅身邊,站定,與他并肩面對聶震。
    緊盯著聶震的唐寅目光流轉,瞥了他一眼,幽幽問道:“你怎么不走?”
    “我愿留下,與殿……與你同生共死!”在聶震面前,凌夜不敢稱呼唐寅殿下,那也等于是在害他。
    唐寅聞言,嘴角挑起,笑了,低聲說道:“看來,我沒有白來,也沒有救錯人!”說話之間,他把手中劍緩緩抬了起來,說道:“我主攻,你在旁助我!”
    他話音未落,人已竄了出去,手中劍直取聶震的面門。看著唐寅飛撲出去的身影,凌夜心中頗受感動,不過此時也不是感慨的時候,他一抖手臂,手中的輪刀懸浮于空中,飛快地旋轉著,緊接著,飛射出去,由唐寅的身側掠過,直取聶震的小腹。
    聶震被唐寅的突然出現打了個措手不及,現在他穩住了心神,通過洞察,也能探出唐寅的修為遠不如自己。
    他冷哼出聲,先是撥打開凌夜的輪刀,而后又架住唐寅的靈劍。
    “你是何人?報上名姓!”
    唐寅根本不答話,回應聶震的是抬手的一拳。聶震也強硬,同樣抬起拳頭反擊。啪!二人的拳頭在空中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這時候,二人修為的高下立判。
    聶震站在那里動也沒動,身形都未晃,反觀唐寅,不由自主地倒退兩步,拳頭也下意識地放了下去,如果仔細看,便可發現他手掌上的靈鎧皆是細細的裂紋,剛才兩人硬碰硬的一擊險些把他手掌上的靈鎧全部打碎。
    “你不說,本座便抓你回去問個清楚!”聶震沉喝一聲,縱身撲向唐寅,手中的靈劍點向他的眉心。不等唐寅招架,凌夜的輪刀又至,橫掃聶震的肋下。
    后者的變招也快,收劍斜挑,彈飛輪刀的同時,腳下猛踢一腳,擊向唐寅的小腹。后者身形提溜一轉,由聶震的身前直接閃到他的背后,手中靈劍順勢刺向他的后心。
    好詭異的身法!聶震的修為是遠在唐寅之上,不過論身法和身手,他可就比不上唐寅了。聶震盡力閃躲,先讓開靈劍的鋒芒,隨后抬個胳膊,回肘后擊,猛撞唐寅的面門。
    知他修為深厚,出擊的力道也大,唐寅微微側身,單手向聶震的手臂上一搭,使了個巧勁,借力打力,順手再往回一帶,聶震的身形竟被他一塔一拽之力扯飛出去。
    恐怕連聶震自己都沒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被對方摔飛出去的。好在老頭子反應夠快,在身形落地前的一瞬間,單手支撐地面,腰身用力,一個翻身,站立未倒,不過受其慣性,還是本能的倒退數步。
    心中暗道一聲僥幸!聶震目露驚光地看著唐寅。身為堂堂的大長老,若是被一名暗系修靈者摔倒在地,他以后怕是都沒臉見人了。
    唐寅得理不饒人,不給聶震喘息之機,如影隨形的再次近身,靈劍在上面連刺,擾亂聶震的視線,下面卻狠狠撩起一腳,猛踢聶震的*。
    聶震身形后撤,單腳一跺地面,腳下的草藤立刻閃起無數的光點,并快速地擴散開來。旁邊的凌夜看得真切,大叫道:“小心,那是木系靈武……”
    他話音未落,唐寅腳下的草藤快速地生長起來,瞬間纏住他的腳踝,并順著他的雙腿向上攀爬。
    “快用黑暗之火!”凌夜急聲叫喊。
    受凌夜的提醒,唐寅意念轉動之間,周身上下燃起一層黑色的火焰,受黑暗之火的焚燒,草藤內的木之靈氣立刻消散,失去靈氣的支撐,草藤立刻化為原形。
    又一名暗系內宗修靈者!這下連聶震都被搞糊涂了,天下不是只有唐寅一個暗系內宗修靈者嗎?怎么今日自己一下子就碰到了兩名,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頭子正感震驚之時,唐寅已箭步上前,手中劍依舊不離他的要害。唐寅的出手比凌夜更快更犀利,一招接著一招,一招快過一招,而且時不時的劍走偏鋒,令人防不勝防。
    在唐寅的搶攻之下,聶震也深感不適應,被*得連連后退。現場叮叮當當的脆響聲不絕于耳,火星不時地閃現出來。唐寅一口氣攻出二十多劍,聶震也整整被他*退了十大步。
    等到唐寅力盡,他的搶攻才終于告一段落,此時再看聶震,身上的靈鎧觸目驚心地留下七、八道劃痕,雖然都不深,并未切開他的靈鎧,但從中也不難判斷他剛才的處境之險。
    好霸道的身手!聶震這輩子除了廣寒聽還沒服過誰,今天唐寅的快劍算是讓他開了眼界,連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如果不比修為,單比身手的話,自己不是眼前這位暗系修靈者的對手。
    他上下打量著唐寅,幽幽說道:“不錯!天下間能有閣下這等身手者,怕是已不多了,可惜,你今日碰到了本座,這只能怪你自己倒霉了。”
    說話間,聶震手中的靈劍光芒大盛,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拿出自己的真本事。
    看出聶震已起了殺心,凌夜不敢再在旁助攻,搶步來到唐寅身邊,與他并肩站到一處。
    隨著聶震的靈劍光芒越來越盛,劍身也開始發生變化,劍身在拉長的同時,劍鋒兩側亦生出無數根倒刺。
    “擊!”聶震突然低喝一聲,手中的靈劍向唐寅橫掃了過去。
    唐寅深深吸了口氣,運足全力,硬擋對方的靈劍,當他的劍與聶震的劍接觸到一起的瞬間,他心中暗叫一聲不好,因為聶震的劍毫無力道,軟綿綿的像是一根鎖鏈。
    果不其然。聶震的劍被格擋后,竟不可思議的發生彎折,彎折的那部分劍身狠狠地抽打在唐寅的胳膊上。啪!唐寅的手臂處發出一聲脆響,靈劍上的倒刺順勢插入唐寅的靈鎧之內,緊接著,聶震向后猛的一收劍,就聽沙的一聲,唐寅臂膀處的靈鎧竟被靈劍的倒刺撕下巴掌大的一塊,連帶著,連靈鎧內的衣服和皮肉也一并被扯下來。
    唐寅受這一擊之力,身子橫著踉蹌出數步,流淌出來的鮮血瞬間便把他的整條胳膊染紅。
    聶震收回靈劍,掛在上面的靈鎧化為霧氣,只剩下一片血糊糊的皮肉。
    他抖動手臂,將皮肉甩掉,而后兩眼冒著兇光看向唐寅,幽幽說道:“你若再敢抵抗下去,本座便讓你嘗嘗扒皮抽筋的滋味!”
    臂膀上的皮肉被硬生生的撕下一塊,換成旁人,早就疼得滿地打滾了,可唐寅卻像沒有感覺似的,站起那里,聲都未吭一下,看也沒看傷口,身子前傾,雙目閃爍出綠光,直勾勾地盯著聶震還有他手中靈變后的靈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