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29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可惜,仇恨是殺不死人的,如果目光可以變成刀子,現在的靈延早就被凌夜瞪得碎尸萬段了。【】
    此時,靈延和凌夜的打斗更像是貓戲老鼠,他并不想干脆低落的把凌夜殺掉,而是在極盡所能的羞辱凌夜,他沒有什么特殊的目的,這只是讓他感到很開心很興奮而已。
    就在他不斷戲耍凌夜之時,突然之間,他眼前的世界變得黑漆漆的一片,周圍的打斗之聲也一瞬間全部消失,整個世界像是一下子掉入了萬丈深淵,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寂靜得可怕。
    這……這是怎么回事?靈延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他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慌張地向四周張望。可是,他什么都看不見,低下頭來,他甚至都看不到自己的身體。
    現在他的眼睛里所能看到的只有無窮無盡的黑暗。
    同一時間,正與靈延對戰的凌夜不自覺地皺起眉頭,對面的靈延好像突然換了個人似的,站在那里,動也不動,原本不斷從他口中吐出的戲謔之言這時候也全都消失,整個人看上去就像化成了石雕木塑一般。
    靈延這又在耍什么鬼把戲?凌夜不管他要干什么,舉起手中的輪刀,對準靈延的胸口惡狠狠地砍了下去。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靈延好像沒看到輪刀砍來,躲也不躲,擋也不擋,就眼睜睜看著輪刀砍到自己近前。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輪刀正劈在他的胸口,刀鋒切開他胸前的靈鎧,直直刺入他的皮肉中。
    如果凌夜沒有受傷的話,他全力的一刀足可以把靈延劈成兩半,可是現在,他已沒有那樣的力氣,輪刀僅僅是撕開對方的靈鎧,傷及對方的胸前皮肉而已。
    身上的刺痛感讓靈延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同時他也意識到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事。
    是暗影幻獄!自己現在一定是陷入到暗影幻獄當中了!
    可是,凌夜已身負重傷,還在全神貫注的和自己對戰,根本使用不出暗影幻獄,而其他的幽暗人員修為又達不到施展暗影幻獄的程度,難道,附近還有頂尖極的暗系修靈者不成?
    暗叫一聲自己大意了,現在他也沒時間再去細想,第一時間向外施放出靈壓,與此同時,他猛的向前一伸手臂,手掌準確無誤地扣住對面凌夜的脖子,咬牙獰聲說道:“你們以為用區區的暗影幻獄就能打敗本座嗎?本座先要你的命!”
    說話之間,他五指回收,再看凌夜,脖頸處的靈鎧已明顯被捏得變了形,發生扭曲。
    就在凌夜的脖頸要被靈延捏斷的時候,斜刺里猛的竄過來一人,一走一過之間,靈劍在空中拉出一條長長的烏黑光線。
    撲!那道人影在靈延的身側掠過,黑色的光線也從靈延的脖頸處一閃而過,原本死死捏著凌夜脖頸的手慢慢松開,緊接著,靈延的身形不由自主地來回搖晃。
    隨著他身形晃動,腦袋竟從肩膀上滾落下來,沒有鮮血噴出,有的只是白蒙蒙的霧氣從他斷頸處散發。
    撲通!無頭的尸體直挺挺地摔倒在地,快要被捏得窒息的凌夜下意識地彎下腰身,大口大口地吸著氣,同時,身體也本能的吸食著由靈延尸體上所散發出來的靈霧。
    于暗中施放暗影幻獄的是唐寅,關鍵時刻對靈延發起致命一擊的還是唐寅。
    他很聰明,雖然是和凌夜一同進的戰場,但他卻沒有和凌夜一并去戰靈延,而是躲藏于暗中,靜靜地等待機會。
    當靈延盡情戲謔凌夜的時候,也正是他最放松最忘乎所以的時候,唐寅看準了機會,突然施放出暗影幻獄,先將靈延困于其中,凌夜的出刀雖說只是傷到靈延,但卻讓他分了心,唐寅這才趁機沖出來,一劍削掉靈延的腦袋。
    看著凌夜貪婪地吸食著從靈延身上散發出來的靈氣,唐寅沒有去爭著與他分食,就目前的情況而言,凌夜也比他更需要靈氣來抑制身上的傷勢。
    靈延死得太快,也太出人意料,在場的無論是幽明還是幽暗都沒想到靈延會突然被斬殺,只是一剎那,場上的局勢便發生逆轉,幽暗人員士氣大振,而幽明人員則是心驚膽寒,氣勢快速地低落下去。
    獨自吸食了靈延的凌夜臉上總算恢復了幾分血色,身上的傷口也全部止住血,體力又重新回歸,他先是感激地看眼唐寅,沖著他重重點下頭,而后振作精神,對周圍的幽暗眾人大吼道:“靈延已死,兄弟們,隨我一齊沖殺出去!”
    “殺——”士氣高漲的幽暗人員齊聲吶喊,跟隨凌夜對幽明展開的犀利的反擊。
    失去領頭人的幽明漸漸抵擋不住,何況幽暗當中還加入了唐寅這個可怕的敵人。隨著激戰的加劇,幽明人員相繼潰逃,紛紛鉆進密林當中。
    唐寅、凌夜以及幽暗眾人也不追擊,打跑幽明后,繼續全力向北面突圍。剛開始他們還算順利,只是遭遇到小股人員的堵截,可是越往北走,堵截的人員數量也越多。
    看得出來,神池的人也都意識到他們要由北突圍的意圖,開始紛紛向這邊云集過來。
    當唐寅一行人沖到諸余山后山邊緣的時候,這里已站滿了神池子弟,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將出山的道路照得亮如白晝,這些人里,既有禁地守衛又有幽明人員,另外還有許多的聶震門徒弟子。
    遠遠的看到前方有這許多的敵人,隱藏于林中的幽暗眾人不約而同地心涼半截,現在他們已戰至筋疲力盡,實在沒有信心能突破這許多人的堵截。
    “夜,我們沖過去與他們拼了吧!”
    “不行!”不等凌夜說話,唐寅突然開口說道。幽暗人員并不知道他確切的身份,但也能猜出個大概,人們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地看著他。
    “強行沖過去,等于是自尋死路,到最后,我們恐怕一個都活不成。”
    凌夜疑問道:“那殿下的意思是……”
    “留下一部分人吸引對方的注意,另一部分人繞行過此地逃出去!”唐寅瞇縫著眼睛,心思邊轉動邊低聲說道。
    聽聞他的話,凌夜和幽暗人員心頭皆是一驚。留下來吸引對方的注意?那就相當于留下來送死啊!
    沉默了那么片刻,有一名幽暗人員突然沉聲說道:“我愿留下!”他的話不是對唐寅說的,而是對凌夜說的。
    隨著他一開頭,又有數名幽暗人員紛紛接道:“我也愿留下!”
    唐寅見狀苦笑,搖頭說道:“你們留下,又能吸引對方多久的注意力呢……”他話音還未落,猛然收住聲音,兩眼閃爍著綠光,直勾勾地凝視前方。
    看出他的異樣,凌夜問道:“殿下,怎么了?”
    “有人過來了。”唐寅輕聲說道。
    幽暗眾人身軀同是一震,急忙趴伏到地上,抬頭向前仔細觀瞧。過了好半晌,人們終于看到前方有點點的火把亮光,似有大批人員正向己方這邊移動。
    人們暗暗咧嘴,下意識地抬起輪刀,準備向對方發動致命的一擊。要知道在光明系修靈者面前,他們根本無法躲藏,就算藏到再隱蔽,只要進了對方的洞察范圍之內,人家也能把他們找出來。而要在此時此刻服下散靈丹,散掉靈氣,哪又太不現實,太過兇險。
    唐寅向眾人無聲地擺擺手,示意他們先不要動手,而后壓低聲音,對凌夜說道:“我們必須得躲一躲。”說著話,他向左右巡視,問道:“這里的西面是什么地方?”
    “西面?西面是乾坤山……”
    “那里的地形如何?”
    “哦……乾坤山多叢林、山澗,不過……”
    “好了,既然對方已意識到我們要由北突圍,并做好準備,我們就往西走,先進入乾坤山再說!”只要有山林,只要地勢夠復雜,在唐寅看來,那就是好的隱蔽之所。
    聽唐寅說要進乾坤山,眾人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冷戰,凌夜急忙把唐寅拉住,急聲說道:“殿下不可,乾坤山……乾坤山不是我等能去得的地方……”
    “這又是為何?”他們連禁地都進了,難道乾坤山比禁地還兇險嗎?
    “那是圣山!山上有圣廟,其中住有圣女!”凌夜顫聲說道:“若是冒進圣山,冒周圍的幽暗眾人亦地連連點頭,表示凌夜說的沒錯。
    唐寅則差點笑出聲來,旁人信這一套,他可不信,什么圣山、圣廟又圣女的,在他眼中,那只不過是普通的山、廟、人而已。
    他冷笑著說道:“如果上天真會懲罰人間,那么早就該懲罰到廣寒聽的頭上了。現在可是生死攸關之際,你們還相信這子烏飄渺的神鬼之說不成?”
    凌夜和幽暗眾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有接話。
    “好了,就算真的會受到懲罰,也會先罰到我身上,你們又怕什么?!隨我走!”說著話,唐寅毛著腰,敏捷地站起身形,向西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