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30

  ,
    第九百三十章
    唐寅和凌夜等人為了躲避搜索過來的神池人員,向西面潛行過去。【】
    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搜索過來的神池人員身上,但卻漏了附近的神池暗哨。他們正悄悄向西移動時,忽聽不遠處的樹梢上傳來尖銳的叫聲:“敵人在這!敵人都在這里……”
    凌夜身子猛然一震,想都沒想,手中的輪刀惡狠狠甩了出去。
    嗖——掛著刺耳的哨音,輪刀穿過茂密的枝葉,狠狠釘在樹干上,與此同時,樹梢上也響起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緊接著,一條人影從高高的樹上大頭朝下的摔了下來。
    嘭!尸體落地發出一聲悶響。凌夜第一時間殺掉暗哨,不過暗哨先前所發出的叫喊已引起神池人員的注意,大批的神池高手開始向他們這邊飛奔過來。
    形跡已然暴露,唐寅和凌夜等人也顧不上那么多了,一個個使出全力,向諸余山的西面快速地沖去。
    一路上,他們遇到不少的禁地守衛,但是守衛的人數并不多,而且又分散,對他們并未造成多大的威脅。一行人狂奔有半個多時辰,終于沖出諸余山禁地,進入到乾坤山地界。
    到了這里,凌夜等人本能的變得小心翼翼,臉上也隨之生出敬畏之色。唐寅可沒管那么多,問凌夜道:“你可知道圣廟在哪?”
    凌夜下意識地打了個冷戰,驚訝道:“殿下不會是要去闖圣廟吧?那可萬萬使不得啊……”
    不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已揮手打斷道:“我與圣廟內的圣女也算有些交情,到了那里,她自會助我們脫困!”
    凌夜和周圍的幽暗人員聞言都有些傻眼,風王和圣女還有交情,這怎么可能呢?風王可從沒來過神池,而圣女又從未出過神池,兩個人根本不會有交集,又何談交情?
    唐寅這么說,即對也不對。他是沒和神池的圣女見過面,當然也談不上認識,不過,在任笑的口中,他可聽說了不少關于圣女的事,現在,他和任笑是至交,而任笑又和圣女是兩情相悅,算起來,他和圣女也確實稱得上有些瓜葛。
    “殿下……”凌夜滿臉為難地看著他。
    “現在說不清楚,等到了圣廟后,我再向你解釋,現在我們得趕緊到圣廟去躲一躲!”唐寅執意要進圣廟避難也是有原因的,像凌夜這些與神池格格不入的暗系修靈者都對圣廟如此的敬畏,其他的神池人也就可想而知了,他們不敢也不可能追殺己方貿然闖入圣廟,所以就目前來看,進圣廟避難是最安全的。
    在唐寅的一再要求下,凌夜無奈,只能把死馬當活馬醫了,帶著唐寅和幽暗眾人直奔乾坤山的圣廟。
    乾坤山并非孤山,而是一片山脈,而圣廟就位于主峰的山頂上。這是一座規模宏大、氣勢磅礴的殿宇,和長老院一樣,以石料為主建構而成,就算歷經千年也依舊結實。
    其實,平日里圣廟一帶是有神池護衛保護的,閑雜人等根本難以靠近,而今晚,為了擒拿幽暗一干人,神池把鎮守圣廟的守衛也一并調到了諸余山禁地,這才給了唐寅等人長驅直入,直接沖到圣廟近前的機會。
    夜色中,站在圣廟的大門前,即便是唐寅都忍不住吸了口氣,高高的險峰之巔,能建造起一座規模如此之大的殿宇,真堪稱是人類的奇跡。
    知道追兵就在后面,唐寅也沒時間多細瞧,他大步流星走到圣廟的大門前,咚咚咚,連敲三下殿門。
    時間不長,殿門一側的小門走開,從里面走出一位白衣的妙齡女子,看上去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手中還提著一只精致的小燈籠。白衣少女出來后,見到唐寅等人被嚇了一跳。
    他們一個個皆是身罩黑色的靈鎧,而且靈鎧上血跡斑斑,有些還直往下滴著血珠。白衣女子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恐怖的場面,小嘴張開,驚呼出聲,本能的倒退兩步,接著欲轉身跑回去。
    唐寅哪回給她逃離的機會,一個箭步跟上前去,伸手把妙齡少女的手腕抓住,同時說道:“小姑娘不要害怕,我等是來找圣女的!”
    聽聞他的話,白衣少女非但沒有安心,臉上更顯出驚恐之色,她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大膽,你放肆!”
    雖說她只是圣廟中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侍女,但畢竟也是圣廟里的人,平日里很受人尊敬,就算是長老來了,見到她都會客客氣氣,哪有像唐寅這樣敢粗魯地抓著她不放的。
    唐寅可沒時間和她廢話,回頭向后面瞧了瞧,然后對凌夜等人甩下頭,不由分說地硬拽著白衣少女,將她強拉進圣廟里。
    事到如今,凌夜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唐寅了,不過在進入圣廟之前他還是謹慎地向幽暗眾人使個眼色,并目光下垂地看了看地面,示意眾人把地上的痕跡都處理干凈,別留下任何的線索。
    幽暗眾人心領神會,人們紛紛抹去地上的腳印,并將滴淌在地的血跡一一擦拭干凈,這才由側門進入圣廟中。
    “你們到底是誰,你們究竟要干什么?”白衣少女大急,一邊扭動胳膊,一邊提起小腳,連踢唐寅的腿。
    她不是修靈者,她那點力氣對唐寅又哪構成威脅?后者被她吵鬧的心煩,抓著她的手腕微微向外一送,他是沒使多大的力氣,可是白衣少女卻噔噔噔的連退數步,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她難以置信瞪著又圓又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唐寅,喃喃說道:“你……你敢打我?”
    “是你自己沒有站穩!”唐寅無奈地搖了搖頭,走上前去,抓著白衣少女肩膀處的衣服,又把她硬生生地提了起來。
    而后,他放開手,正色說道:“我等有要事見圣女,你快快進去稟報!”
    白衣少女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猛然尖叫一聲,轉身向大殿后側的小門跑去,邊跑還邊大叫道:“有歹人硬闖圣廟了,快來人啊,有歹人硬闖圣廟了!”
    唐寅眉頭擰成個疙瘩,若非有事要求到人家頭上,他手中的靈劍恐怕早甩出去將聒噪的白衣少女當場刺斃了。隨著白衣少女的尖叫聲傳開,時間不長,從大殿兩側的側門一下子沖出來十多名手持長劍的白衣女子。她們的打扮相同,清一色的白裙白袍,發髻高挽,雖不華貴,但卻靈動、圣潔,讓人產生一種高貴感。
    “爾等好大的膽子,竟敢擅入圣廟,罪無可恕!”一名年紀稍長的白衣女子向前跨出幾步,沖著唐寅等人厲聲喝道。說話時,她兩眼射出精光,環視唐寅眾人。
    看罷,她面露驚色道:“暗系修靈者?你們不是神池的人!”
    唐寅上前兩步,為了表示自己沒有敵意,還特意散掉身上的靈鎧,說道:“我們是誰并不重要,我們來此也沒有冒犯之意,只是想見見圣女而已!”
    那白衣女子樂了,冷笑,她幽幽說道:“你等暗系修靈者竟敢闖入圣廟之內,這本身就是對圣廟的玷污,還說沒有冒犯之意?再者說,圣女又豈是你等想見就能見到的?”
    說著話,她向左右沉聲喝道:“把他們擒下,若有抵抗,殺無赦!”
    她話音才剛落,身后便有一名白衣女子嬌吒一聲,飛身沖到唐寅近前,手中的靈劍直取唐寅的喉嚨。此時唐寅身上連靈鎧都沒有,若真是被她一劍刺中,當場就得斃命。
    凌夜等人看得清楚,不約而同地驚叫道:“殿下小心……”
    唐寅倒是不慌不忙,微微側身,放過靈劍的鋒芒,而后猛的向前跨出一步。他和那名白衣女子的距離本就不遠,隨著他一步跨出,兩人幾乎都要臉對著臉的貼到一起。
    白衣女子驚叫出聲,還沒來得及收劍再攻呢,唐寅肩膀晃動,就聽嘭的一聲,他的肩頭正撞在白衣女子的胸口上,后者身子后仰,一連退出數步,若非有兩名白衣女子出手及時,將她托住,她非得坐到地上不可。
    她的胸口被唐寅撞得又悶又疼,玉面隨之變得通紅,也不知道是羞還是氣的。她怒極叫道:“賊子大膽!”說著話,她提劍又想沖過來,而就在這時,大殿后有人大聲唱吟道:“圣女到!”
    白衣女子身子一震,急忙收起靈劍,躬身退回到人群里。唐寅和凌夜等人紛紛舉目向大殿里端唐寅看罷,暗暗點頭,任笑的眼光還真是不錯,雖說還看不到廬山真面目,但想來也差不到哪去。
    他站在原地正發著感慨,以凌夜為首的幽暗人員不約而同地單膝跪地,齊聲說道:“小人拜見圣女!”
    他們突然行此大禮,讓在場的一干白衣女子們都有些詫異。為首的那名女子亦是怔了一下,走到唐寅等人面前后,她向凌夜諸人微微擺下手,示意他們都起來。
    “圣女怎么出來了?這里太危險,這些人來意不明,又是暗系修靈者,怕是會對圣女不利!”那名年長的白衣女子走到圣女近前,低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