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32

  ,
    【網.】第九百三十二章
    夏瑤笑了笑,搖頭說道:“殿下的好意,夏瑤心領。【】神池高手眾多,他們現在恐怕還不知道殿下的真實身份,所以未盡全力,可一旦殿下帶夏瑤一起離開,神池的高手們必定會紛紛趕來奮力攔截,那夏瑤豈不是害了殿下?能知道任公子現在平安無事,夏瑤已經很安心了。”
    聽她這么講,唐寅亦無話可說,雖然不想示弱,但他也不得不承認夏瑤說的這些并非沒有道理,如果神池真用出全力攔截他,別說他帶不走夏瑤,他自己也別想再離開神池。
    見唐寅皺著眉頭未再說話,夏瑤微微一笑,欠身說道:“殿下請安心在這里休息,圣廟之內,即便是神池的長老來了也不敢貿然闖進來……”
    她話音剛落,從外面急匆匆跑進來一名侍女,她先是看了唐寅等人一眼,然后快步來到夏瑤身邊,低聲說道:“圣女,陳藐大人在外求見!”
    夏瑤收斂笑意,沉吟片刻,點點頭,說道:“我這就去。”說完話,她對唐寅道:“夏瑤去去就回。”
    等她帶著侍女離開,唐寅問凌夜道:“陳藐是什么人?”
    凌夜想了好一會,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應該是看守圣山的守衛頭領。說來也奇怪,我們一路走來,竟然沒有碰到過看守圣山的守衛。”
    “沒什么好奇怪的,因為他們都被調到諸余山圍攻我們了。”唐寅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
    凌夜等人倒吸口氣涼氣,沉思片刻,急聲說道:“那陳藐現在求見圣女,該不會是察覺到我們已逃進圣廟了吧?”
    唐寅苦笑道:“十之**。”說著話,他挺身站起,邁步向外走去。
    凌夜心頭一驚,急忙也跟著站起身,問道:“殿下要去哪?”
    “得看看外面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凌夜想了想,正色說道:“我隨殿下一起去!”
    還真被他們猜對了,陳藐前來就是追蹤唐寅、凌夜等人所至。此時,圣廟之外密密麻麻站滿了神池子弟,一根根火把連成一片,像是給地面鋪起一層火毯似的。
    當夏瑤在眾多侍女的簇擁下從圣廟里走出來時,見到的就是這般場景。看到圣女出來,外面的神池子弟們齊齊躬身失禮。
    站于最前面的陳藐也不敢怠慢,沖著夏瑤必恭必敬地躬身說道:“小人參見圣女!”
    “陳大人不必多禮。”夏瑤現在又重新罩起輕紗,語氣輕柔,對陳藐擺了擺手,隨后,她又故作不解地問道:“陳大人帶這許多人前來圣廟,可是有事?”
    “圣女不知?”挺直身軀的陳藐目露疑惑之色。
    夏瑤不解地問道:“不知什么?”
    陳藐清了清喉嚨,正色說道:“回稟圣女,今日,風國派出一批暗系修靈者突然闖入諸余山禁地……”
    不等他把話說完,夏瑤輕聲打斷道:“那又和我有什么關系?”
    “哦……”陳藐下意識地回頭瞧瞧,面帶難色地說道:“根據探子所報,那些風國的暗系修靈者現已逃入圣廟之內。”
    “笑話!圣廟里怎么可能會進風人?簡直是無稽之談,你等速速離去,若是冒犯了圣靈,你等恐怕就要遭受天譴了!”說著話,夏瑤再未看他,轉過身形,打算返回圣廟。
    陳藐攔也不是,不攔也不是,站在那里,左右為難。正在這時,后面的人群里有人突然長笑一聲,緊接著,大長老聶震在一干門徒弟子的簇擁下慢慢走了出來。
    “圣女請留步!”
    聽聞話音,夏瑤回頭一瞧,見來人是聶震,她暗暗皺眉,怎么連大長老都來了!她停下腳步,輕輕地點下頭,說道:“原來是聶長老。”
    “圣女,那些暗系修靈者逃入圣廟一事乃探子親眼有見,斷不會有假,此等大事,想來,探子們也不敢撒謊。”
    當聶震走到夏瑤近前時,后者才看清楚聶震竟然有傷在身,胳膊上纏著繃帶,面頰上也帶著劃痕,似乎剛剛經過一場惡戰。
    夏瑤頗感驚訝,聶震可是大長老,一身的靈武所學堪稱獨步天下,究竟何人能傷到他?難道是風王他們?這不可能啊。
    心里暗暗好奇,不過她可沒有表現出來,她含笑反問道:“聶長老的意思是,探子不敢撒謊,那就是我在撒謊嘍?”
    聶震在旁人面前或許能擺擺威風,但在圣女面前,還是不敢太過無禮。他賠笑著說道:“本座當然沒有這個意思,只是,圣廟這么大,而伺候圣女的侍奉又不足百人,難免會有疏漏之處,萬一賊人悄悄躲藏進去而未被察覺,那豈不是連圣女也都有危險了嗎?”
    聽他說得在情在理,夏瑤問道:“那依聶長老的意思……”
    “請圣女打開圣廟,讓我等進去搜查,沒有賊人當然是最好,萬一真查出賊人,也等于是防患于未然,幫圣女逃過一劫了!”聶震正色說道。
    他覺得他的態度已經夠客氣了,可哪知道仍引起夏瑤的反感。
    后者沉聲說道:“放肆!堂堂的圣廟,豈是你等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嗎?即便是圣王來此,若無我的允許,也不能擅入,聶長老實在太不知輕重了吧!”
    聶震可是大長老,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平日里誰敢對他這么無禮,又有誰敢這么和他說話,何況對方還只是個二十出頭的黃毛丫頭。他剛和皇甫秀臺惡戰過一場,兩人是各有損傷,最后以皇甫秀臺的主動撤離而告終,他本就憋著一肚子的惡氣和怒火,現在又被夏瑤當眾訓斥,老頭子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身子突突直哆嗦。
    如果不是顧及夏瑤圣女的身份,這時候他早就翻臉了。他握緊拳頭,過了好半晌,方凝聲說道:“如果本座今日非要進圣廟呢?”
    “你敢?”夏瑤原本輕柔的語氣一下子變得尖銳起來,她怒視著聶震,冷聲道:“擅入圣廟比擅闖禁地罪名更甚,聶長老若是真敢這么做,凡神池子弟,人人皆當誅之!”
    此話一出,連陳藐都下意識地后退數步,本能地拉開自己與聶震的距離,同時抬手握住佩劍的劍柄,兩眼眨也不眨地盯著聶震。
    夏瑤說的沒錯,擅入圣廟比闖入禁地的罪名要大得多,闖入禁地,如果圣王開恩,或許還能留一條活命,而擅闖圣廟,那可是對神池圣靈的侮辱,即便圣王出面都沒有。
    何況陳藐本就是鎮守圣山的守衛頭領,他的職責就是保護圣山、圣廟和圣女的安全。
    別說陳藐被聶震的氣話驚出一身冷汗,連聶震的門徒弟子們也都被嚇得一哆嗦,紛紛上前,低聲勸說:“師尊,萬萬不可沖動啊,擅入圣廟可是要抄滿門的死罪,師尊可要以大局為重啊!”你不怕死,我們可還怕死呢!這才是一干門徒的心里話。
    聶震也只是說說而已,真要他硬闖圣廟,他也沒那個膽量。
    他看看夏瑤,再瞧瞧周圍的眾人,重重地跺了跺腳,揮手道:“先把圣廟給本座圍起來,就算是一只老鼠也不能放跑,本座這就回城去面見圣王,請圣王的手諭!”
    說完話,他還沒忘狠狠瞪夏瑤一眼,而后獰笑著說道:“圣女最好祈禱圣廟之內沒有賊人,不然,圣女恐怕就有包庇賊人的不潔之罪了,那可是要被處罰火刑的!”
    “多謝聶長老好心提醒,圣廟乃圣潔之地,斷不會藏有賊人,我又有何好怕?!”
    “好、好、好,本座這就去請圣王手諭!”我倒要看看你的嘴還能硬到什么時候!聶震不再耽擱,轉身分開后面的門徒弟子,大步流星地向山下走去。
    “聶長老慢走,我不送了。”
    “哼!”聶震以鼻子的哼哼聲回應夏瑤。
    見老頭子負氣而走,夏瑤也不在廟外久留,步伐平緩地走回到圣廟之內。
    她剛回到圣廟,外面的眾人便在聶震弟子的指揮下全部動了起來,眾人分散開,將偌大的圣廟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別看夏瑤表面強硬,其實她心里也沒底,如果聶震真的請來圣王手諭,執意要進圣廟,她也攔不住,到時風王被發現,不單單是自己性命難保的問題,關鍵是會害了風王。
    進入大殿,夏瑤眉頭緊鎖,低頭沉思,這時,唐寅和凌夜雙雙走了過來。看到他二人,夏瑤緊張地說道:“殿下怎么出來了?現在外面都是搜捕殿下的人,殿下得趕快回去藏好。”
    剛才他們在外面談話唐寅和凌夜都有聽到,后者低著頭,沉默不語,不知他在想什么,唐寅說道:“聶震想進來搜查是嗎!”
    “殿下放心,我會盡力攔著他們……”
    “如果聶震帶來廣寒聽的手諭,你想攔也攔不住,何況,他們現在已把圣廟團團包圍,我們早晚都會被他們發現,到時,也必然會牽累到你頭上。”
    唐寅皺著眉頭對凌夜說道:“趁著現在聶震不在,我們得趕緊離開這里!”本章節由網書友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