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33

  ,
    【網.】第九百三十三章
    “不行!”夏瑤身子一震,急忙攔阻道:“雖說現在聶震不在,但外面的高手依然眾多,貿然出去,等于是自尋死路!”
    沉默不語的凌夜亦是連連點頭,開口說道:“是艾殿下,現在出去,我們根本走不掉(,”
    “難道,還要被困死于此不成?”唐寅瞇縫著眼睛沉聲說道
    “不會的!”凌夜連連搖頭,正色說道:“我有辦法!”
    “哦?”唐寅好奇地看著他,問道:“你有什么辦法?”
    “殿下請隨我來!”說話間,凌夜轉身向大殿的里端走去
    唐寅和夏瑤皆是滿臉的不解夏瑤是圣女,是圣廟的主人,她很清楚圣廟內并無通往外界的暗道,她實在想不出來凌夜會有什么辦法脫困
    凌夜沒有去其他的地方,而是直接回到偏殿,隨后,他把所有的幽暗人員聚在一起,與他們低聲商議著什么唐寅和夏瑤站在一旁,不知道凌夜要干什么
    等了好一會,見凌夜和幽暗眾人仍說個沒問,唐寅忍不住問道:“凌夜,你說你有脫困的辦法,究竟怎么做?”
    凌夜和幽暗眾人似乎也商議妥當,相互看看,相繼點點頭,凌夜走回到唐寅近前,拱起手,一躬到地,動容道:“我等一直以圣王馬首是瞻,本以為圣王對我們亦是以誠相待,只是沒有想到,我等在圣王眼中如芻狗,而風王殿下與我等萍水相逢,卻能在危急之際舍命相救,我等感激不粳無以回報,只能以死助殿下脫困!”
    唐寅沒太聽明白他的意思,皺起眉頭,問道:“凌夜,你這話是何意?”
    凌夜說道:“我們若一同突圍,誰都跑不出去,只會被人家個個擊破,與其如此,不如把我等的性命就交于殿下一人,殿下的脫困,也就相當于我等的脫困了!”
    “你是要……”
    “犧牲獻祭!”凌夜一字一頓地說道
    唐寅聞言,臉色頓變,他現在終于明白凌夜所說的突圍之策了,就是利用死亡獻祭來瞬間提升他的修為,助他逃出去
    死亡獻祭是暗系修靈者的天賦技能,和光明系靈武中的洞察一樣,只要修煉暗系靈武,自然會這種技能
    不過死亡獻祭卻太少有人會去用它,它是罕見的犧牲類技能,以犧牲自己去提升旁人,而且還得是心甘情愿要一個人心甘情愿的去死,以達到提升旁人實力的效用,這太難了
    當然,死亡獻祭的作用也是立竿見影,他可以讓施術者自身的靈氣成倍的增長,轉移到被施術者身上,唐寅的靈武基礎也正是通過死亡獻祭得來的
    可以說死亡獻祭即是一種自我的犧牲,也是一種自我的轉承,被施唐寅忍不住吸了口氣,看看凌夜,再瞧瞧其他的幽暗人員,疑問道:“這就是你們商議后的決定?”
    “是的,殿下!”凌夜堅定地說道:“殿下為了救我等能豁出性命,我們也愿意為殿下去死去犧牲我等……從未過過正常人的生活,也不明白多少道理,不過,我們還能分辨得清,誰對我們好,誰視我等如豬狗士為知己者死,能為殿下犧牲,我等……心甘情愿!”
    “我等心甘情愿!”凌夜身后的幽暗眾人異口同聲道,同時一個個眼巴巴地看著唐寅,眼神中也充滿著期盼
    幽暗人員的心理是正常人很難理解的,從小到大,他們都是見不得光的,仿佛是被全世界所遺棄的一群人
    雖然自小就被訓練成冷血又殘暴的殺人機器,但是他們也同樣需要認同感,只要有人能稍微對他們好點,都會讓他們銘記于心,何況唐寅和他們一樣,同是暗系修靈者,而且為了他們還不惜冒著生命危險親自進入神池相救,所以在只有一個人可以活命的時候,他們寧愿選擇犧牲自己而來保全唐寅
    他們越是如此,唐寅反而越不能接受,他搖頭說道:“不可,一定還有別的辦法!”
    “沒時間再想別的辦法了,何況,除此之外,再無良策!”凌夜跨前一步,急聲說道:“乾坤山距離神池城近在咫尺,聶震去去就能趕回,弄不好,圣王也會隨他一同前來,等到那時,就算我們用出獻祭都為時已晚,殿下,別再猶豫了!”
    他話音剛落,身后的幽暗眾人已齊齊單膝跪地,異口同聲道:“只要殿下能活下來,也就等于是我等還活著!”
    唐寅環視眾人,最后目光落在凌夜身上,湊到他近前,低聲問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死了,你讓紫月怎么辦?”
    “小人相信,殿下定會代我照顧好月兒!”
    “無論誰來照顧紫月,都不如你再拼一次!你們就隨我再拼這一次,闖出去!”唐寅凝聲說道
    凌夜搖頭,說道:“沒有機會,殿下剛才也都看到了,圍困圣廟的人數不下數百,現在若是硬沖,根本沒有活命的機會!”
    “……”唐寅無言以對凌夜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后側頭喝道:“沒時間了,兄弟們,我等即刻獻祭!”
    說話之間,他跪坐于地,雙手于胸前的衣襟上一抓,只聽嘶的一聲,衣服被他撤碎,他赤膊著上身,緩緩抬起手來,以指尖在胸前畫出一條長線
    隨著指甲劃過,皮膚上立刻出現一條長長的口子,鮮血流淌出來,他手指沾在前胸幽暗眾人也都和凌夜一樣,紛紛跪坐于地,撕掉上衣,于自己的胸前劃出口子,以手指沾著鮮血在地面繪畫獻祭的圖騰
    一旁的夏瑤不由得看傻了眼,她根本不明白他們在做什么,也不明白他們所說的獻祭是什么,不過,整個場面的血腥與詭異卻讓她有毛骨悚然之感
    “圣女,他們這是……”和夏瑤一樣又驚又怕的還有靜丹和佩蘭兩名侍女,她二人縮在夏瑤的身后,顫聲問道
    夏瑤自己都不明白又怎么可能回答她倆,不過,她本能的意識到眼前的情景非同尋常,拉著靜丹和佩蘭連連后退
    身在人群正中央的唐寅想攔阻凌夜眾人,可是,獻祭已然開始,想攔也攔不賺如果這時候破壞,只會讓凌夜一干人等白白送命
    所過的時間并不長,凌夜等人皆已畫好圖騰,這時候,眾人身下的地面紛紛乍現出耀眼的光芒,光芒越來越盛,越來越亮,到最后,側殿里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再看凌夜等人,身下緩緩升起圓形的光環,在光環內,皆有一顆巨大的六芒星,等光環升到眾人的頭頂上方后,不約而同的向唐寅飛射過去
    嘶——只是一瞬間,唐寅身上的衣物便化為烏有,連佩劍也咣當一聲從他身上掉落下來光環化為一道道的光柱,而唐寅就成了眾多光柱的核心
    那些光柱仿佛變為實體,將他一點點的拱離地面,讓他懸浮于半空當中此時的情景可謂是即詭異,又壯觀,凌夜等人身上皆散發著光芒,而光芒又全部集中于身在半空中的唐寅身上
    夏瑤三人在旁直看得目瞪口呆,膛目結舌,甚至都快忘記了呼吸,她們一輩子也沒見過這樣的場面
    撲!
    隨著一聲悶響,凌夜的胸前最先噴射出血霧,血霧順著他射出的那道光柱,源源不斷的向唐寅涌去,血霧漸漸將唐寅包圍,依附于他的肌膚上,頃刻之間便把他化為了血人
    緊接著,現場的撲撲之聲四起,幽暗眾人也和凌夜一樣,同是胸前的傷口處噴射出血霧,一股股的血霧又順著一道道的光柱向唐寅云集,時間不長,在空中業已看不到唐寅的身影,只能看到一只散發著暗紅色光芒的血球懸浮于空中
    血霧仍不斷的從凌夜等人身上噴出,好像永無止境,要把他們的血全部流干似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空中的血球越來越大,而凌夜等人的肌膚也越來越蒼白,到最后,幾乎變成了死灰色,人們的身體也有了明顯的變化,不斷的向內凹陷,冷眼看去,他們就如同埋藏于地下數千年的干尸,只剩下一層皮囊包著骨頭
    靜丹和佩蘭這時候撲通!一名幽暗人員最先獻盡體內的最后一絲精華,身上的光芒消失,整個人就像化為一堆白骨,癱倒在地
    而后,幽暗的人群里相繼有人精華殆粳倒地而亡過了有半盞茶的時間,偏殿內還能繼續獻祭的只剩下凌夜一人
    他的修為最深厚,所獻祭的時間最長,為唐寅提供的靈氣也最豐厚
    現在,仿佛連時間都已靜止,也不知過了多久,凌夜亦是緩緩地側倒在地,整個人亦只剩下一堆皮包骨
    幽暗人員的獻祭已完成,接下來,就是唐寅對獻祭的吸收,這也是整個死亡獻祭中最危險的一個過程[m)網]本章節由網書友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