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35

  ,
    第九百三十五章
    很快,又有數十名神池子弟聞訊趕了過來,人們把唐寅團團包圍,陳藐也從人群里快步走出來,看到夏瑤被唐寅夾于肋下,臉都快嚇綠了,怒聲吼道:“大膽賊子,竟然挾持圣女,還不快把圣女放開?”
    唐寅仰面而笑,轉目看向陳藐,悠然說道:“想救她,你得自己放馬過來!”
    陳藐握緊拳頭,凝視唐寅片刻,單腳猛的一跺地面,飛身向前竄去,手中的劍順勢直取唐寅的喉嚨。【】手打吧防盜章節現在圣女在對方手上,他不敢施放靈武技能,只能憑身手與對方一拼高下。
    單比身手的話,唐寅還從沒怕過誰,他微微一笑,身形好像陀螺,提溜一轉,由陳藐的身前直接繞到他的背后,同時一記手刀砍出,取陳藐的后腦。
    暗叫一聲好快,陳藐連頭都沒回,把手中劍背于身后。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唐寅的手刀結結實實砸在劍身上,受其慣性,陳藐不由自主地向前搶出三大步。
    見頭領吃虧,周圍的圣山守衛們紛紛吶喊一聲,一擁而上。其中一人手持靈槍,最先來到唐寅近前,二話沒說,抖槍就刺。
    他快,唐寅的速度更快,后者身如風中楊柳,擺動之間讓過靈槍的鋒芒,不等對方收槍,他抬手將槍身抓住,與此同時,下面一腳蹬出,正踢在對方的面門上。
    啪!那名守衛怪叫一聲,身子后仰著摔倒在地,再看他,面部的靈鎧業已被唐寅踢了個粉碎,滿臉都是血。
    他掙扎著還想從地上爬起,唐寅單手持槍,高高舉起,然后狠狠砸了下去。
    撲!這一槍,直把那名守衛的腦袋砸成肉泥,鮮血和腦漿都濺射出好遠。
    “殺——”另有數名守衛沖到唐寅周圍,有的用劍,有的用刀,各施全力,攻向唐寅的周身要害。別看唐寅一手還夾著夏瑤,但絲毫不影響他的身法和出手的速度。
    沉重的長槍在他手中輕若無物,仿佛化為一條靈蛇,上下翻飛,左右搖擺,隨著一連串叮叮當當的脆響聲,周圍襲來的數把靈兵被他紛紛擋開。
    剛接住這一輪的攻擊,就聽身后又有人大喝一聲,原來是陳藐反殺回來,他高高跳起,躍過一干守衛的頭頂,人還在空中,雙手輪劍,惡狠狠劈砍下來。
    見對方使出全力,唐寅眼中綠光一閃,站在那里不躲不避,單手橫起靈槍,硬接陳藐的全力一擊。
    等到陳藐的劍和唐寅的槍接觸到一起時,就好像晴空炸雷一般,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一時間,現場是飛沙走石、勁風呼嘯,唐寅腳下脆響聲不斷,地上的山石竟被他踩出一個半尺多深的大坑,石頭的裂紋都蔓延出數米開外。
    可再看唐寅,站在那里絲毫未損,他的周圍如同有一層保護罩似的,塵土和碎石皆難近他的身,將他和夏瑤保護的嚴嚴實實。
    反觀主動出擊的陳藐,倒是被震退出數步,持劍的雙手微微哆嗦著,仔細看,不難發現他虎口處的靈鎧已布滿條條的裂紋。
    好高深的修為啊!陳藐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普天之下,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暗系修靈者,實在是匪夷所思。此人的修為,只怕和長老院的長老們比起來都絲毫不差。
    他壓下心頭的驚駭,沒有再貿然沖殺上去,而是對左右喝道:“上!無論如何也要救下圣女,擒下此賊!”
    “殺——”眾守衛再次齊聲吶喊,一股腦的撲上前去。這回人們沒有再一味的使用武器,也不打算能一招致對方于死地。
    一名位于唐寅身后的守衛最先撲上前來,一把唐寅的腰身摟抱住,見到有機可乘,立刻又沖上來兩名守衛,分從唐寅的左右攻擊他的太陽穴。
    唐寅哼笑出聲,也沒見他有蓄力的準備,只是單腳輕踏下地面,整個人業已向前竄了出去,而那名在后面摟抱他腰身的守衛像是對他毫無影響,如同一條尾巴似的被他拖著走。
    嘭!閃過對方的攻擊,唐寅把手中的靈槍戳在地上,而后單手向后面一抓,將那名守衛的脖子扣住,冷聲道:“想死,我成全你!”
    說著話,他的手掌散出黑暗之火,頃刻間便讓那人陷入黑色的烈火中。
    黑暗之火焚化他的靈鎧,直將那名守衛燒得吱哇亂叫,那人放開唐寅,手腳揮舞著連滾帶爬的向己方同伴沖去,想求同伴的救援,可是在黑暗之火下,誰又敢上前去救他?
    人們如同見了鬼似的紛紛向后退讓,眼睜睜看著大量的霧氣從那名守衛身上散出,最后,他搖晃著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直挺挺地倒下,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也隨之戛然而止。
    現場的眾人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黑暗之火的恐怖也讓他們從心眼里生出寒意。唐寅吸氣,空中的靈氣好像有生命一般,凝聚到一起,然后順著他的鼻孔鉆入他的體內。
    “暗系內宗修靈者,老子和你拼了!”隨著一聲怒吼,一名神池子弟直沖沖地奔唐寅而來。后者冷笑著抬起手,黑蒙蒙的霧氣不斷從他掌心里散出。
    那名神池子弟不知道他又要用什么惡毒的技能,本能的放慢腳步,只見唐寅掌心里的黑色霧氣漸漸凝聚成一團,而后化為一只像袖箭一樣的東西,只有巴掌長,但卻極細,通體漆黑,黑得發亮。
    他還沒看明白怎么回事,唐寅猛的一抖手,黑色的袖箭業已飛射而出。
    那名神池子弟想要閃躲,可是袖箭的速度太快,根本沒給他閃躲的機會,隨著撲的一聲輕響,袖箭正中的心口窩。
    那人下意識地怪叫一聲,一屁股坐到地上,他本以為自己胸口受到攻擊,自己必死無疑,可是過了許久,他沒有感到身體有任何的異樣,他忍不住低頭看看,自己心口處的靈鎧和衣服確實破了一個大洞,可是卻沒有一丁點的鮮血流出,他的臉上流露出迷茫之色。
    他不明白唐寅在玩什么鬼把戲,可是有人看懂了。陳藐見狀,臉色頓變,驚叫出聲道:“是暗影魔種!那是暗影魔種!”
    那名神池子弟從地上爬起,帶著一腦子的茫然,看向陳藐,邊向他走去邊問道:“陳大人,小人……小人這是怎么了?”
    見他向自己走開,陳藐像是被什么東西咬了一口似的,連連后退,他表現得如此慌張,周圍人哪里還敢怠慢,也隨著他一同后退,一個個充滿戒備地看著那名神池子弟。
    “什么是暗影魔種?誰來告訴我,什么是暗影魔種?”他眼巴巴地看著周圍眾人,伸出手來,不停的向人們求助。
    “他被種了暗影魔種,別讓他靠近!”陳藐厲聲吼道。
    陳藐的話以及周圍人的態度快要把這名神池子弟*瘋,他沖著四周大叫道:“誰來告訴我,我到底怎么了……”
    他話還沒有說完,耳輪中突然想起嘭嘭、嘭嘭的擂鼓聲,只有他自己明白,那是他自己的心跳聲,而且心跳聲越來越快,越來越響,到最后,都幾乎分清個數。
    他急忙散掉身上的靈鎧,撕開身上的衣服,低頭再看,他的左乳處已變得一片漆黑,而且還在快速地擴散著。他瘋狂地抓著胸前的肌膚,想把黑色的印記抹掉,不過,卻是徒勞無功,哪怕他把皮膚抓破,抓得鮮血淋漓,黑色的印記依然存在,而且擴散得更快。所過的時間并不長,原本只是左乳處的黑色印記擴散到他的周身,整個人都變成了黑色,隨后,他的身體不可思議地開始膨脹,就如同一只人形的氣球被不斷的充著氣,越來越漲,越來越鼓,到最后,看上去就是一只黑色的大球上長了人頭和四肢。
    嘭!
    那具不堪重負的身體終于爆炸開來,黑色液體和血肉四處飛濺,落到地上,把地面的青石都燒出縷縷的青煙。
    好在陳藐提醒的及時,周圍人早已退得遠遠的,沒有人受到它的波及。
    這正是暗系靈武學中的暗影魔種,乃暗影魔咒的進階技能。
    暗影魔種可以被施放者種在敵人身上,而且不是立刻發作,發作的時間是由施放者控制的,如果施放者不讓暗影魔種發作,它可以一直潛伏于人體之內,且被種了暗影魔種的人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和正常人無異,可一旦發作,其效用和暗影魔陳藐身為鎮守圣山的守衛頭領,也是個見多識廣之人,第一時間把暗影魔種認了出來,也多虧有他的提醒才把神池這邊人員的損失降到最低。
    當然,唐寅用出暗影魔種也沒打算靠它能殺傷多少敵人,只是自身修為境界有了新的提升后他想試試暗影魔種的效果如此,結果,暗影魔種的威力和玄妙比他預想中要霸道得多。
    趁著把神池眾人都震懾住的機會,唐寅不再停留,夾著夏瑤,箭步向北面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