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37

  ,
    第九百三十七章
    陳藐沒太明白聶震這么問是何意,圣女不是被擄走的,難道還是主動跟人家走的不成?他呆呆地點點頭,說道:“是啊,圣女是被那賊人強行擄走的,聶長老為何有此一問?”
    “沒什么。【】”聶震不愿再多說什么,擺擺手,出了圣廟,他翻身上馬,甩動馬鞭,直奔山下而去。
    且說唐寅,他施展出鎧之靈變,從乾坤山的山崖順利飛落到山下。
    即便是以唐寅現在的修為,也無法長時間的施展鎧之靈變在空中飛行,何況他還帶著夏瑤,無形中也增加了不小的負擔。
    落地后,他輕輕放開夏瑤,見她臉色顯得蒼白,他問道:“你沒事吧?”
    夏瑤并未受傷,受到驚嚇倒是真的。剛才唐寅從懸崖上跌落下去時,她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在千鈞一發之際,唐寅的背后竟然生長出一對碩大的羽翼。
    現在她的腳終于能粘到地面,她忍不住長吁口氣,看向唐寅,強顏笑道:“殿下的靈武好生了得,若非有殿下,我恐怕就……”
    唐寅搖搖頭,幽幽說道:“如果不是凌夜他們的獻祭,現在,我也不可能擁有這么高深的修為。”
    他恐怕連做夢都想不到,這次深入神池救人,反倒讓自己突破了最難突破的靈空境,自身的修為達到一個全新又陌生的領域。
    更加機緣巧合的是,他并未能救出凌夜等人,倒是把任笑中意的女子,神池的圣女夏瑤帶了出來,真可謂是世事變化莫測啊!
    夏瑤不懂得唐寅所說的獻祭是什么意思,但也能猜出個大概,她看著唐寅說道:“既然他們幫了殿下這么大的忙,殿下就算帶不走他們的尸骨,也不應該將其扔在圣廟里不管啊!”
    唐寅輕嘆口氣,說道:“那只不過是皮囊而已,無足輕重,何況,他們也并沒有死,都活在這里!”說話時,他回頭點了點自己的胸口。
    夏瑤莫名其妙地看著他,正要繼續說話,唐寅擺手說道:“我們現找個地方休息一晚,等到明日再走。”
    “這又是為何?”現在神池的人還沒有追來,怎么不趁此機會趕快逃走,反而還要停下來歇息一晚呢?
    唐寅說道:“我帶你逃出圣廟的消息一定已經傳開,沿途必然會被神池的人所封鎖,我們想走也走不掉,與其白白浪費時間和體力做無用功,不如找個隱蔽之處好好休息,養足精力,等明日再想脫困的辦法。”
    覺得他說的也多少有些道理,夏瑤點點頭。唐寅向四周望了望,然后走到夏瑤近前,后者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唐寅已扣住她的腰身,飛身躍起,竄入不遠處的密林當中。
    唐寅善于追蹤,同樣的,他也善于反追蹤,所走過之處,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跡。
    他帶著夏瑤,幾乎是足不粘地,在樹梢上跳躍著前行。于密林當中穿行了好一會,他才從樹梢上跳下來,拉著夏瑤躲進一個不大的小山洞里。
    他讓夏瑤坐在里面,他自己則在洞口處盤膝而坐,低聲說道:“折騰了大半夜,想必你也累了,先在這里休息一晚吧!”
    夏瑤看眼唐寅,點點頭,輕輕應了一聲,而后慢慢躺了下來。由于山洞不深,里面還算干燥,也沒有異味,臟是臟了一些,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她躺在地上,看著唐寅的側臉愣神。
    首次見面的孤男寡女共處于小山洞當中,按理說她應該很害怕才對,不過她此時的心情卻很平靜,在唐寅的身上,似乎就是有一種能讓人安心的因子。
    不知過了多久,她回過神來,輕輕開口問道:“殿下睡了嗎?”
    唐寅依舊是閉著眼睛盤膝而坐,說道:“還沒有。我……正在想件事情。”
    “什么事?”夏瑤好奇地問道。
    “天下間,怎么會有長得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呢?!”他即像在問夏瑤,又像在喃喃自語。
    以前,他對幽殿的了解只限于第一和第二層,但是和凌夜的靈魂融為一處后,他也具備了凌夜的記憶,并且知道幽殿還有第三層,一處不可思議的極寒之地,那里沒有別的東西,除了冰還是冰,不過在冰里,卻封著一個天下間最美的女人,一個他再熟悉不過、和殷柔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水晶。
    這對他而言太震撼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足足過了五百多年水晶竟然還存在,而且有被封于神池的冰窟內。他不知道為何會如此,但是想來肯定和廣玄靈脫不開干系。
    此時,他的心里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就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要說兩個人長得相似,那很常見,但要說兩個人長的一模一樣,甚至連細微的差別都沒有,那恐怕是不可能的……”
    不明就里的夏瑤還很認真地幫唐寅做著分析。
    “確實是一模一樣,甚至,就連身上的痦子都相同。也許,人真的有前生和今世之分吧!”唐寅的臉上露出一抹苦笑。
    好在被封在冰窟里的只是具失去靈魂的軀體,不然,如果水晶還活著,他都不知道該如此去面對她,又如何去面對殷柔。
    夏瑤不解地看著他,越聽越迷糊,疑問道:“殿下此言可是有所指?”
    唐寅搖搖頭,淡然一笑,不想再繼續深說,道:“好了,你就當我在胡言亂語吧,早些休息。”說完話,他垂下頭,再不多言。
    夏瑤聽得云山霧罩,根本不明白唐寅到底想說什么,正要開口發問,見他已沒有再開口的意思,只好作罷,而后,疲倦地緩緩閉上眼睛。
    她不記得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當她醒過來時,是因為感覺臉上癢癢的。她緩緩挑起眼簾,只見赤膊著上身的唐寅就蹲在自己的身邊,溫熱的大手正輕輕捂在她的嘴上。
    夏瑤大驚失色,剛要驚呼,唐寅加重手上的力氣,將她的小嘴捂得嚴嚴實實,同時抬起另只手,豎立食指放在嘴前,做出禁聲的手勢,而后,他又向洞口外指了指。
    見狀,夏瑤睡意全無,一下子清醒過來,下意識地轉目看向洞外。
    此時天色已然大亮,昨晚進來的時候,她不記得洞口有草藤,可是現在洞口已被密麻麻的草藤遮擋住,只有些許的陽光透過草藤縫隙射進來。
    很快,她聽到外面傳來說話之聲。“圣女竟然在那么多圣山守衛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擄走,這太不可思議了!”
    “是啊,據說當時大長老也在場,我真是懷疑,他們是不是有意放走的賊人!”
    “哎,不要亂說話!傳到聶長老的耳朵里,你的腦袋可就不保了!”
    “這不是咱們兄弟幾個私下里說話嘛!說來也奇怪,那賊人竟然帶著圣女憑空消失了,聽說聶長老領著門徒弟子像瘋了似的搜了一整宿,毫無發現。看來,這次擄走圣女的賊人可不簡單啊,我神池,怕是要大難臨頭了!”
    “你怎么又胡言亂語?!”
    “本來就是嘛,圣女被擄走,這是對圣神多大的不敬,圣神不懲罰神池才怪呢!”
    “別說了,我們只管做好我們自己的事,別的那些,少管……”
    外面的說話聲由遠而近,最近時,似乎距離洞口都近在支持,夏瑤甚至能聽到他們踩過草叢所發出沙沙聲。
    不過,顯然這些人沒有發現在他們身邊的草藤后面還有個山洞,他們沒有片刻的停頓,直接走了過去,說話聲又由近變遠,到最后,什么都聽不見了。
    直至確認對方已經走遠,唐寅這才把壓在夏瑤嘴上的手移開,并對她抱歉的一笑,說道:“剛才我失禮了。”
    夏瑤急忙從地上坐起身,深吸口氣,搖頭說道:“形勢所迫,殿下不必自責。”
    “看起來,聶震很快也會搜到這里。我身上沒有散靈丹,強制收斂的靈壓能騙過這些普通的神池弟子,但絕對騙不過聶震,我們得趕快離開這里!”
    唐寅站起身形,隨手把夏瑤也拉了起來。
    夏瑤起身后,面色微紅,有些窘迫地把手抽回來。
    身為圣女,平日里她所接觸的人都是女子,還從未和男人如此親近過,包括任笑在內。唐寅倒是完全不在乎這些,現在他的精力都放他轉身走到洞口,先是側耳傾聽片刻,然后挑開草藤,緩緩走到洞外。
    他向四周望了望,目光所及之處,除了山林還是山林,向遠處觀望,山峰連著山峰,連綿起伏,一眼望不到邊際。
    他閉上眼睛,在凌夜和幽暗眾人的記憶中搜索這一帶的地形。冥思了好一會他才睜開眼睛,向山洞里的夏瑤招招手,說道:“我們得向南走!”
    夏瑤邊往外走邊詫異地說道:“這里距離北境比較近,而且,風營不是在神池的北面嗎?”
    “正因為如此,聶震必定會在北面布下重兵堵截我們,所以,我們得逆其道而行,向南走,去川營!”
    “原來是這樣。”夏瑤點點頭,走到唐寅的身邊。后者都是很自然地攬住她的腰身,接著,身形如電,在林中快速地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