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38

  ,
    第九百三十八章
    和唐寅預料的一樣,向南走,沿途所碰上的神池子弟還真就不多。【】一路無話,他和夏瑤在深山野嶺中穿行了兩天兩夜,終于抵達神池的南境。
    不過此時這邊的情況可是混亂不堪,侵入神池的川軍正和以東方夜懷為首的神池人交戰。
    其實,因為高歌的死東方夜懷早已心灰意冷,無意再為廣寒聽賣命,也不想和川軍對陣,但川軍可不是這么想的,既然決定大舉進攻,就絕不能手軟,數十萬的大軍分批分次的向前推進。
    剛開始,東方夜懷還只是以騷擾為主,盡可能的牽制川軍推進的速度,可是漸漸的,川軍也感覺到神池方面的反擊不強,似有示弱之勢。
    肖軒聚攏麾下的眾將一核計,猜測神池定是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抵御風軍那邊了,所以才對己方以牽制為主。
    想明白這一點,肖軒傳令下去,全軍全速推進,無論如何也要趕在風軍的前面攻到神池城。
    這時候,肖軒也是有私心的。無論是風軍還是川軍,誰能率先攻入神池城,誰就有機會把神池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上。
    如果以后風川兩國交惡,那么誰掌握了神池,誰將占據絕對的主動。也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在他得知風軍進攻神池后,也急忙調動川軍侵入神池境內。
    由肖軒親自統帥的川軍主力根本不受東方夜懷的牽制,長驅直入,直奔神池的核心——神池城。
    東方夜懷是對廣寒聽心灰意冷,但并不代表他能容忍神池城讓別國的軍隊踐踏,在東方夜懷的心里,廣寒聽是廣寒聽,神池是神池,兩者不能混為一談,更不能因為廣寒聽而讓神池毀于一旦。
    另外,與他一同趕過來的那些長老和他的門下弟子們也開始有了怨言。如果只是一味的退讓、牽制,根本阻擋不住川軍推進的步伐,繼續下去,用不了幾日川軍就會兵臨城下,到那時,神池也就危在旦夕。
    出于這些原因,東方夜懷只能改變戰術,放棄騷擾和牽制的戰術,決定正面阻擊川軍。
    當然,東方夜懷這邊的人手和川軍的兵力完全不成正比。川軍出動了三個軍團,上上下下有三十余萬眾,而東方夜懷這邊滿打滿算也才三千人而已,雙方人數的差距達到百倍。
    若是正面抗衡,東方夜懷毫無勝算,不過,神池地勢的險要倒是助了他一臂之力。
    由南境到神池城,必須得經過虎口澗,這是一條狹窄又幽深的山谷,兩邊是高聳入云的險山,中間為崎嶇的山路,地上全是巨石,人畜難行,川軍若想從此地通過,連軍中的輜重都得拆卸開,分批的運送過去。
    更主要的是,整個虎口澗是呈‘8’字形,兩邊寬,中間窄,在正中央的最窄處,并排走三人都顯得擁擠。如果這里的兩側山頂上有人鎮守,下面的人想要通過,那太難了。
    這么一處險地,東方夜懷看上了,川軍方面也注意到了。
    川軍的主力在距離虎口澗還有好遠的時候就派出兩萬人的先頭部隊,先行抵達虎口澗,將士們爬到虎口澗兩側的山頂上駐營,防止神池人占據此地,阻撓己方的推進。
    可以說川軍方面已經做到了防患于未然,結果,他們還是低估了東方夜懷的實力。兩萬人的駐軍,在第二天一大早就丟盔卸甲的敗退回川軍本陣。肖軒叫來率軍的將領一問才知道,昨晚,駐守山頂的川軍突然遭到神池人的偷襲,由于準備不足,加上來敵的靈武又太高強,川軍抵御不住,被打得暈頭轉向,最后死的死、逃的逃、降的降。
    好在神池那邊沒有妄動殺機,把投降的川軍士卒全部釋放,不然的話,也逃不回來這么多人。
    肖軒聽后,臉都氣白了,兩萬人的精銳大軍,竟然被區區幾千人的神池人殺得大敗,而且還是在占據地利的情況下。
    他重罰了率軍的將領,隨后,命令中將軍張松和偏將軍胡寧,統兵五萬,無論如何也要拿下虎口澗,為己方大軍的北進掃平障礙。
    張松和胡寧二將領命,點兵出戰。結果,他二人去得快,回來的也快,去時信心滿滿,回來時則是灰頭土臉。
    別看虎口澗的山頂上只有三千左右的神池人,但他二人所率的五萬大軍根本攻不上去,與其激戰了一整天,川軍將士連半山腰都沒攻到,反倒是自身損兵折將甚重。
    這一下可讓肖軒氣極,如果說己方第一波的兩萬大軍是被人家打了個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敗退回來倒也有情可原,但是第二波的五萬大軍都攻不下虎口澗,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肖軒下令,全軍起程,直沖虎口澗,不管占據虎口澗的敵人有多強,己方在今日必須得穿行過去。
    等川軍主力抵達虎口澗時,肖軒親自來到大軍陣前,向前眺望。
    沒看到過虎口澗,它對肖軒而言只是個普通山澗而已,現在親眼目睹,肖軒也忍不住倒吸口涼氣,暗道一聲:好個險峻之地啊!
    山澗兩側的高山怕是得有十多丈高,而且山勢陡峭,即便是在坡度最平緩的那邊,看上去都幾乎是直上直下,如此險要的地勢,真可謂是一夫擋關,萬夫莫開。
    此時,他也終于明白為何張松和胡寧這兩員大將統帥五萬的兵馬都打不下虎口澗了。
    上將軍楊召來到肖軒身旁,低聲說道:“大王,此地甚是險峻,如果不能殲滅兩側山頂上的敵人,我軍實難通過,可是,若要強攻,怕也不易啊!”
    “再難也得打!”肖軒沉聲說道:“我軍要想攻破神池城,就必須得通過虎口澗,別無它路;我軍若想趕在風軍之前抵達神池城,就必須得速戰速決,別無它法!”
    楊召面色一正,點點頭,說道:“末將知道了。大王,末將愿親率我軍將士打頭陣!”
    肖軒轉頭看看楊召,沉吟片刻,低聲說道:“楊召,你千萬不可大意,神池的人雖不多,但個個都靈武高強,進攻時,你若見局勢不對,立刻撤回,萬萬不可貪戰、戀戰!”
    “末將明白,大王盡管放心!”楊召插手領命。
    楊召是肖軒的心腹愛將之一,也是川國戰功顯赫的名將。
    他親自率領八萬人的川軍,對虎口澗左側的山峰發動起猛攻。別看楊召是平民出身,但也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了,經驗豐富,善于排兵布陣。
    他先于軍中挑選出身手矯健靈活的士卒,讓他們攜帶繩索打頭陣,無須一鼓作氣地沖到山頂,只需分段式的前進即可,每到一處,都要把繩索固定好,供后面的己方將士們做攀登之用。
    按照楊召的安排,川軍對虎口澗的左峰展開進攻。千余名川軍士卒輕裝上陣,沒有攜帶武器,一個個背著大捆的麻繩,率先向山上攀爬。
    他們只爬出五米左右,便紛紛停止下來,然后把身上的麻繩取下,一頭固定在山石上,一頭甩到山下,然后再繼續向山上爬。
    看到有繩索甩下來,川軍將士們蜂擁而上,手拉著繩索,向山峰發起沖擊。
    剛開始,他們還算順利,可是當那批身手矯健的川兵要接近半山腰的時候,山頂上突然傳起喊喝之聲,緊接著,數以百計的靈箭飛射下來。
    只是一瞬間,便有數十名川兵被靈箭射了個正著,紛紛慘叫著由山坡上翻滾下去。
    有些反應較快的川兵就地躲避,藏于山石之后。他們以為有山石做阻擋就能防住頭上射下來的靈箭,可是他們錯了。
    隨后而來的靈箭有些根本不走直線,是在空中畫著弧線飛射下來,繞過了山石,直接釘在山石后的川兵身上,有些靈箭是走直線,但是勁道太大,釘在石頭上,發出咔咔的脆響聲,稍微小一點的山石直接被靈箭穿透,連帶著,也將躲于后面的川兵一并射殺。
    只是幾輪靈箭射過,那千余名打頭陣的川兵就已沒剩下多少人,看到對方的箭陣太恐怖太霸道,人們失去了繼續攀爬的勇氣,紛紛丟掉身上的繩索,抱著腦袋往回跑。
    許多人都是跑出沒幾步,便被追蹤而至的靈箭射翻在地。
    這些川兵被一一射殺并沒有阻止后面川軍的推進,放眼望去,漫山遍野密壓壓的川軍正順著繩很快,山上的箭射停止,進攻的川兵們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呢,就聽山頂上傳來陣陣的轟鳴聲,與此同時,連山峰都在微微地震顫著。
    人們下意識地抬頭張望,緊接著,臉色無不大變。
    只見山頂上翻滾下來無數的巨石,有些巨石甚至都有一人多高,攜萬均之勢翻滾下來,所過之處,直壓得碎石迸射,土屑橫飛,聲勢駭人至極。
    川兵身處于山坡上,連躲避的空間都沒有,當巨石翻滾到近前時,許多人都是眼睜睜地看著巨石從自己身上碾過,面對著重達百斤、千斤的巨石,即便是身罩靈鎧的修靈者也抵御不住。